三皇子把玩著令牌,對著身後一人嘿嘿一笑。

那人頭上戴著紫金冠,手持方天畫戟,身上披著冰冷戰甲,一股血腥狂暴之氣從他身上瀰漫而出!

他猩紅的眼眸透出股股嗜血之色。

但此刻,面對三皇子的問話,只是在咧著嘴傻笑。

與此同時!

擂台下的林雲手指輕輕一勾,那令牌便已經飛在了他的手中。

「雕蟲小技。」

六皇子見到林雲拿到令牌之後,不屑一笑,林雲的這種小把戲,自己早就看膩了。

隨即,六皇子淡金色眸子輕輕一閃!

那龍運令牌,便已經詭異的閃現在他面前!

而與此同時。

玄青大帝身旁那位太監再次高聲叫了起來!

「諸位皇子既然已經將護身龍運令牌拿到手,那麼我就宣布,這次龍運大比第一輪考核,正式開始!」

說完之後,只見那太監輕輕一揮衣袖,巨大的擂台瞬間光芒四散,一座巨大的靈陣浮現在了眾人眼前!

「第一輪,進入龍脈深處,斬殺吞噬精純龍氣的妖獸,誰擊殺的多,誰就可獲得本輪第一!」

「護身令牌隨身攜帶,方便計分,關鍵時刻可以救人一命,誰的護身令碎,誰就出局,計算分數!」

那名太監的聲音化作重重聲浪,朝著四面八方席捲而去!

而此時!

轟隆隆!

整個大陣也突然綻放光芒,竟是在空中,一共八個方位,投影出了八道不同的光幕!

而這八道不同的光幕。

竟是隨著八位參加此次考核的皇子們的位置變動,而變動。

可以將過程展現的的一覽無遺。

「哼哼,這便是本皇子最近精心研發而出的諸天直播大陣! 鳳儀中宮 此次考核中的所有過程,都能通過這諸天直播大陣觀看的一覽無遺!」

這時候,三皇子高高抬起頭顱,輕輕笑道。 大陣憑空出現的剎那,八位皇子已經同一時間深入龍脈,驚起一片塵囂!

龍脈之中,不間斷的傳出陣陣妖獸怒轟之聲。

考核在這一刻已然開始!

所有人緊張的盯著那八面光幕,果然不一會兒,光幕之中清晰的顯現出了各個皇子的身影,他們有些還沒深入龍脈,有些已然進入龍脈深處。

「陛下,三皇子的這面諸天萬法大陣,是否?」

王妃眼神不變,望向玄青大帝,言語之中充滿了試探的意味。

龍運大典向來隱秘,從來還未曾如此完全暴露過,畢竟這諸天萬法直播大陣,可真是太過於詭異了一些!

這一刻,包括王妃在內的所有人都在揣測,青玄大帝對此事的看法。

「無妨。」青玄大帝擺了擺手,「這幅大陣還是不錯,老三考核歸來之後,可以讓他來御書房與我談談。」

「是,陛下。」王妃恭恭敬敬的欠身,美目中有精光流轉,像是在推算什麼。

很快,兩人的談話便被四周驚嘆的聲音給掩蓋住了。

光幕上,很顯然已經有皇子進入了龍脈深處,正在與妖獸們對敵!

「快看,竟然是大皇子!」

「沒想到大皇子,年紀輕輕竟然已經踏足了神武境!」

「天吶,那是對敵的是火睛魔猿!」

「糟糕,火睛魔猿可是吞噬了龍氣的白猿,一雙魔睛可窺天地,實力與搬山境的武神高手一樣!」

有部分人已經認出了火睛魔猿,不自覺的倒吸一口涼氣,但是更多的是驚嘆大皇子的境界,他竟然真的已然進入神武境界,成為一尊武道神話!

武道之神為神話境,神話境又有十重!

分別是搬山、倒海、移星、抱月、六甲……

重重境界,之間差距,都比武王至武尊強大不知多少倍,每一重境界的實力更是一山更比一山高。

比如搬山境,那就是力大無窮,山都可以輕易搬動,用來作為兵器殺敵。

「一來我就遇見你,不知道是我好運,還是你倒霉。」大皇子語氣之中自信十足。

吱吱吱!

火睛白猿好像是聽懂了,氣得捶胸頓足,雙目不停的眨著,好像醞釀著火焰。

「出手吧!」

大皇子爆喝一聲,竟然搶先出手,他身體掠起,衝到了火睛白猿身側,突然轟殺出一拳,氣流滾滾,恍惚之間似刀似劍,竟是鋒利無比,割裂一切!

咦?

觀看的人群之中,突然發出了驚嘆聲。

所有人驚疑不定,下意識瞅了一眼青玄大帝,然後趕緊把目光縮了回來。

大皇子施展的招式,朝廷中的老臣沒有一個不認識,那是青玄大帝年輕時候上場殺敵時的天子拳,施展起來彷彿開闢了一條萬器通道,元氣化作無數的刀劍,能生生把人攪碎!

只不過,大皇子的功力有限,沒到青玄大帝那種攪碎千軍萬馬的境界。

吼!

火睛白猿眼神中噴出烈火,隔著光幕就能夠感覺到這烈焰的恐怖之處,那熊熊烈火之中,好像有數條小龍遊離在其中!

龍氣化技!

火睛白猿在龍脈深處修鍊,身體已經藏納了不少龍氣,一旦對敵龍氣自主運行,就好像是人類的武技,不用修鍊,就能夠上陣殺敵。

「死吧!」

大皇子欺身而上,身體靈巧的像一隻大貓,低頭便躲過了火焰,拳頭轟殺而上,打在了火睛白猿的後腦上。

元氣如鋼。

火睛白猿的腦袋瞬間被攪的稀碎,砰的一聲炸開,成為了一團血霧。

血霧之中夾雜著一道淡黃色的氣體,它一出現,不用指引直接附在了令牌上。

「老三,我看你這次憑什麼跟我斗!」大皇子死死的捏著令牌,看向三皇子所在的方向,掠身繼續深入。

場面看起來火藥味十足。

「大皇子的天子拳,已經初具實力,這次龍運大典,為他莫屬!」

「哼!我看未必,你們在看看五皇子。」

「五皇子的劍術,竟然也到了這種地步!」

群臣們盯著光幕,五皇子站在劍上,青衫獵獵作響,猶如傳說中的仙人超凡脫俗,可是他的身下,卻足足有六隻妖獸的屍體!

這些妖獸屍體顯然是被劍斬殺的,但身軀卻沒有任何殘缺,真正致命的是眉心不起眼的小洞。

意念化劍?!

所有人又是一陣駭然,這般的劍法,已經足以開宗立派了。

「大家快看,九皇子、七皇子、五皇子都行動了!」

提醒聲一響起,大陣的周圍明顯變得混亂無比,群臣們都搶佔著位置觀察著龍脈內部的情況,果然光幕上出現了極為皇子的身影,各個身旁都有已經死去的妖獸,有多又少,場面非常震撼。

被你寫進心坎裏 「咦?三皇子怎麼還沒動?」

「對啊,還有六皇子,八皇子都沒有動作,他們三個人是怎麼了?」

群臣心中狐疑,八皇子本身能力就不怎麼樣,不敢行動也是正常的,可六皇子是龍運大典的種子選手,還有那三皇子,最近更是境界飛漲,儼然就是一匹黑馬。

兩人不動,難不成是為了大皇子等人製造機會?

「賈文和先生,三皇子他怎麼不動?」有個好事的小太監連忙走了過去,臉上寫滿了不解。

他一發問,所有的目光唰聚集在了他身上,看得他心裡一陣發毛。

「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賈文和輕輕一笑,轉過頭問,「奉先,這事你怎麼看?莫不是也以為三皇子是庸才,不願作戰?」

奉先「哼」了一聲,冷哼道:「三皇子功碩古今,無人能與之匹敵!」

「哦?你這有些誇大了,那位也不能?」賈文和意有所指的笑著。

奉先看了賈文和一眼,知道對方說的是青玄大帝,悄悄的望了後者一眼,搖了搖頭,「以後之事,鬼神難說。」

「你知道我不信這個的。」賈文和搖了搖頭,看起來對這個答案不算滿意。

「你也知道我不想說這個。」奉先看了他一眼,把頭撇向了一邊。

話音落下的時候,兩位皇子終於動了。

他們邁動步子,各自的氣勢便已攀升到了極致,六皇子神情炙熱,猶如將軍陷陣,眼神之中殺意十足,走動起來體內血氣翻湧,吸引了不少妖獸。

這些妖獸圍了上來,竟然擺起了陣勢,不斷威逼,把圈子縮小,想要困住六皇子,將其圍殺!

「哈哈哈,你們這些畜生,跟我比又算的了什麼?」六皇子眉毛一挑,突然出手!

他威嚴十足,舉手投足之間身上罡氣盤踞,兩指探出竟然入刀似劍,嗖嗖嗖嗖數道元氣轟殺而出,竟然盡數誅殺!

另外一邊,三皇子也動了,他一邊走著一邊掂量著指尖的酒壺,好像是計算還剩下多少酒,不知不覺竟然也踏入妖獸的包圍之中。

吼!

領頭的妖獸不斷嘶吼著,咄咄逼人,好像要把他吃了才算完。

「煩煩煩!本殿下酒癮又上來了,早知道下回裝酒就不用這個破東西了,換成摘月壺,據說那東西可以裝三江之水,那樣酒就夠喝了。」三皇子腳步驟停,一抬頭正好看見妖獸咄咄逼人的樣子。

光幕前的人不由得捏了把冷汗。

這三皇子心也太大了,龍脈深處妖獸無數,竟然敢這般盲目行走?

很快,他們就對自己的猜測後悔了。

三皇子忽然出手,身旁竟然雷霆滾滾,所有的雷電都化為了鎖鏈,一下就將面前的妖獸束縛,收緊的片刻,妖獸就被擠壓成一道道的血霧。

「三皇子好強!」之前問話的小太監,忍不住發出驚呼之聲,可片刻之後,又震驚的看著光幕,「那八皇子,竟然好像在……在睡覺?我的天吶!」

什麼?!

眾人趕緊衝到八皇子的光幕之前,果然光幕里,那位眾人皆知的廢物八皇子,真的舒服愜意躺在草地上,眼睛閉起,正在打盹。

好一副旁若無人、悠閑自在的樣子!

敢在龍運大典之上睡覺,估計整個大玄帝國估計除了這廢物八皇子之外,也再無人可敢了! 「陛下,八皇子不顧龍運大典,竟然公然睡覺,此等行徑,真乃大不敬,大荒唐!我建議進入宗人府管教三年!」

王妃一見到這一幕,立刻站了出來,聲音冷厲。

自從林雲殺了她手下的人之後,她夜不能寐,就一直想找機會整治整治他。

可誰知道,這傢伙竟然目中無人到,竟然敢在龍運大典之上睡覺?

此情此景,簡直就是絕世良機!

「不,皇上,這事政兒並無……」月妃聽到這話,趕緊站出來辯駁。

可話到嘴邊了,她卻又再也不敢說出來什麼。

此時此刻,甚至就連她都在心中連連嘆息,只覺自己這皇兒屬實做的過分了。

「無關?堂堂龍運大典公然瞌睡,此等冒犯陛下之行徑,罪當問斬也不為過!」王妃眸中精光一閃即逝,轉頭道:「李公公,教而不嚴,這又是什麼罪過!」

李公公是青玄大帝身旁的紅人,不過私下裡誰不知道他早就站隊王妃!

此刻見到青玄大帝還未表態,他細小的眼睛轉了幾圈,趕緊站出來道:「根據陛下定下來的規矩,教而不嚴責地玄仗五十,打入靜思所!」

月妃聽到這話,頓時間嚇的一屁股坐在地上。

靜思所跟冷宮,那可是猶如千差萬別啊。

那裡之處,可都是一些入罪的妃子,各個瘋瘋癲癲,有些妃子還懂修行,時不時的就自相殘殺,是後宮最大的禁忌。

「陛下,請您判處!」王妃轉過頭,氣定神閑的說道。

青玄大帝臉色不變,看了一眼光幕中幾人,然後又望向幾位妃嬪,沉聲道:「政兒還未開始正式開始試煉,看看再說吧。」

月妃趕緊跪著謝恩,等在站起來的時候,衣衫都快濕透了。

「快看,八皇子坐起來了!」

「他在朝著龍脈內部走!」

「天吶,他簡直就是不知死活,竟然已經超過了九皇子!」

眾人忍不住驚訝,誰不知道,八皇子臉上寫著廢物兩個字?竟然敢孤身深入!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