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人繼續飛行,片刻時間,他們就已經看到鷹領了。

金大亞笑道:「果然,那裡已經是蠻人部落的落腳點,呵呵,這個部落好像不是很大。」

就算是一個不大的部落,也有五百人,其中能夠狩獵的蠻人,最少也有一百五十到兩百人,精銳蠻人應該也有三四十個。

雷星峰眯著眼睛,他說道:「這股蠻人必須要消滅掉,對虎崖堡威脅太大了。」嚴格說來,這些蠻人比鷹領當初的那些人威脅還要大,他如何能夠讓這些蠻人在這裡生活?

金大亞道:「這裡有兩條路,只要堵住這兩條路,他們無處可逃。」

雷星峰贊同道:「嗯,金叔,負責一條路,鷹叔負責一條路,堵住就行,如果他們要逃,來一個殺一個,呵呵,我負責殺入部落中。」他要親手消除這個隱患。

這時候,蠻人已經發現空中懸停的三人,發出一陣陣驚叫聲,不論是蠻人還是普通人,心裡都明白,能夠飛到天空中的人,那都是極其可怕的。

蠻人們開始慌張逃跑,蠻人雖然野蠻血腥和無比的彪悍,但是不代表他們不怕死,而且蠻人可不是野獸,他們也有自己的智慧,甚至他們擁有的智慧不下普通人,遇上這種可以飛到空中的人,他們根本就沒有想要抵抗,第一個念頭就是逃跑。

只是他們身體再強壯,戰鬥再勇猛,逃跑速度再快,也不可能和三個真人比較,尤其是兩個九環,一個七環的高階真人,對付他們實在是太容易了。

雷星峰直接飛到蠻人部落上空,凌空下擊,暴輪第一次大發神威。

轟!

只是輕輕一擊,暴輪就直接摧毀了兩座房屋,將裡面的人全都轟碎。

就像是空襲一般,雷星峰快速在空中盤旋,無數攻擊隨即落下,暴輪經過這段時間的修鍊,威力也增強很多,雷星峰本身也有試驗的打算,狂風暴雨般的攻擊,也就是幾分鐘的時間,就從頭到尾襲擊了一遍,所有的鷹領人留下房屋,統統化為灰燼,凡是被攻擊範圍籠罩的蠻人,沒有一個能夠逃走。

只有那些在附近活動的蠻人,在雷星峰發起攻擊的時候,他們才能逃開,沿著出去的路狂奔,然後就一頭撞向金大亞,或者撞上瘋鷹兩個殺星。


再勇敢的蠻人也被如此血腥瘋狂殺戮嚇住了,不少蠻人很罕見的跪下投降,金大亞和瘋鷹根本就不可能接受投降。

也就是片刻工夫,整個部落被屠戮一空,少數漏網的蠻人,雷星峰也就不再追殺,因為他知道,需要蠻人將消息傳出去,這樣就不會有蠻人部落遷移過來。

清理了鷹領的蠻人部落,雷星峰,金大亞,瘋鷹三人這才調轉方向飛回去。

雷星峰幹掉蠻人部落後,心情顯得很好,這個隱患隨著時間的增加,對於虎崖堡的傷害就會增大,等到蠻人部落壯大后,虎崖堡的居民,要麼搬遷,要麼就被困死,沒有第三條路可以走,一旦傳統狩獵場被擠占,他們就會一點點衰落下去,更何況隨時還會和蠻人發生戰鬥。

這也算雷星峰報答了虎崖堡的人,當初要不是他們的幫助,雷星峰兄妹真的可能就餓死了。

瘋鷹笑道:「這裡的蠻人也不算強啊……」

雷星峰道:「你當然不以為他們強了,你可是九環真人,好意思那麼說嘛,當初我剛開始修鍊的時候,才是百輪師,和蠻人交手,相當的吃力,嗯,我估計你也沒有這樣的經歷。」

瘋鷹道:「百輪師……好遙遠的記憶了,我當初晉級百輪師的時候……唉,忘記了,都不知道是什麼心情。」

金大亞嘆口氣,說道:「別說是百輪師了,我就連晉級到一環真身的真人,都不記得什麼滋味了,時間太久了啊,唉……」

雷星峰暗自嘀咕了一句:「靠,這是老年痴獃嗎?」他笑道:「記得那些有啥用,最好你們再次晉級,嘿嘿,達到真君,那才真的記憶深刻!」

金大亞和瘋鷹差點從空中栽落,兩人亂翻白眼,瘋鷹道:「阿峰啊,你不能這樣調侃我們,晉級真君……這道關卡,不知道擋住了多少天才的腳步,至於我們這些靠著印環衝擊上來的人,更是一點希望也沒有啊!」

雷星峰笑道:「只要活著,就有機會,這話是誰說的,我忘記了,但是我覺得很有道理。」

金大亞說道:「聽著就不靠譜,就像我……靠著印環活著,一旦沒有了印環,估計也撐不了多少年,我獲得希望,就是印環,而不是晉級,哎……晉級到真君啊……聽著就不真實。」

兩人大發感慨,一通數落,說的雷星峰啞口無言。

雷星峰說道:「好吧,我和大叔沒有共同語言!」

金大亞和瘋鷹頓時被打擊的張口結舌,這也太欺負人了,想想還是那句話,年輕真好!

……

回到獵人所在樹屋,雷星峰搶先落下,柯大山問道:「阿峰,有沒有看到蠻人?」

雷星峰還沒有說話,瘋鷹就說道:「殺光了!」


柯南山說道:「殺光了……殺了幾個啊?」

雷星峰道:「原來的鷹領,被一個蠻人部落佔據了。」這話一出頓時讓一幫獵人驚呆了,他們都是久居此地的人,聽到這個消息當然驚慌,這意味著以後永無寧日。

柯大山道:「早知道這樣,還不如讓鷹領的人居住……唉。」

金大亞不解道:「嘆什麼氣啊,那個蠻人部落被阿峰全部幹掉了,估計以後也不會有蠻人過來。」

獵人們驚喜交集, 文娛復興 ,贊道:「阿峰,好樣的!」

所有的人,臉上露出喜悅的笑容,這比收穫了大量獵物還要讓人興奮,這個蠻人部落拔除,虎崖堡就徹底安全了,眾人心裡都有一個念頭,以後打獵,最少不用擔心蠻人的偷襲了,因此人人對雷星峰心存感謝。

柯大山也笑道:「太好了,少了蠻人,獵物也會多起來。」

每個獵人心裡都很清楚,只有有蠻人在,那獵物會變得越來越少,然後蠻人部落就會遷徙,可是他們這些獵人拖家帶口的,想要遷徙幾乎是不可能的,這樣一來,生活就會變得極其困難,這次清除掉蠻人,這片土地就足夠養活虎崖堡的人,當然,在這裡生活依舊會很艱難。

雷星峰問道:「柯大叔,南山大叔,石叔,要不要跟著我遷到別的地方生活?」

………………

第一更。 柯大叔,柯南山和柯石都愣了一下,半晌,柯大山笑道:「阿峰,你有心了,呵呵,我在這裡已經習慣了,不想再動,這裡生活雖然辛苦,但都是我能掌握的,離開這裡……我都不知道該怎麼去做。」

柯南山也拒絕了雷星峰的提議,他覺得在虎崖堡生活很好,柯石搖頭道:「我就會打獵,其他都不會,所以……還是留在虎崖堡吧。」沒有人願意離開故土,他們都是普通人,和修鍊者不同,他們相當懼怕離開熟悉的地方。

雷星峰暗自嘆口氣,他說道:「好吧,我不勉強大家。」他相信自己可以提供好的地方,讓他們生活更加容易點,既然他們不願意,他絕對不會強求,這都是個人自己的選擇。

柯南山笑道:「阿峰,雖然我們不去,但是大叔還是謝謝你,呵呵,你的心意,大叔領了。」

雷星峰點點頭,說道:「我們回虎崖堡吧,還有一大堆蠻牛要處理。」

說到蠻牛,柯大山他們才想起來雷星峰殺蠻牛的驚人一幕,還有那些蠻牛突然消失的景象,其實他們一直想要問,卻又不知道從何說起,直到雷星峰自己說起這事來。

柯大山好奇道:「那些蠻牛在哪裡?」

雷星峰笑道:「我帶著呢,等回到虎崖堡就放出來。」

柯大山滿頭霧水,但是雷星峰就這麼說了一句,就不再解釋,他也就沒有繼續追問,也難怪雷星峰不說,主要是說了他們也不理解,當然,沒有修鍊過的人也沒法理解輪藏空間的存在。

柯南山笑道:「別管那麼多了,反正有阿峰收著,你還怕見不到那些蠻牛嗎?走吧,我們回去。」

……

回到虎崖堡,老族長鬍蒼崖親自迎接,他心裡雖然驚訝這麼多的獵人,只是扛了一些猛獸,還有就是野雞野兔珍羊之類的小動物,其他收穫完全看不到,可是他依舊很是熱情的迎接眾人。

當雷星峰將輪藏空間中的蠻牛放出來的時候,所有人都被嚇住了。

兩百多頭蠻牛,滿滿當當的鋪在地面,雷星峰說道:「這次要麻煩全堡的人,一起來收拾,呵呵,兩百多頭蠻牛,我看分成幾十個小組,另外搭起掛蠻牛的大木架,嗯,各家……除了孩子和老人,其他都要來幫忙。」

胡蒼崖可是老獵手了,而且曾經是最好的獵手,可他從來沒有見過,可以一次狩獵那麼多的蠻牛,這些蠻牛肉必須腌制起來,鮮肉根本就不能留存太久,搞不好就臭了,也顧不得驚駭和歡喜了,他立即開始吩咐,讓虎崖堡的居民全都出來幫忙。

其實都不用胡蒼崖吩咐,所有住家的人全都來了,沒法不來,太轟動了,這是虎崖堡成立到現在,從來沒有見過的景象。

巨大的木架搭建起來,一頭頭蠻牛掛在架子上,然後有獵手上前,開始解刨分割,一張張蠻牛皮有婦女去處理,大量的內臟用木盆裝起來,牛角也是好東西,一隻只牛角放在邊上,大塊大塊的肉切割下來,立即有人拿著岩鹽開始腌制,然後開始掛起風乾。

雷星峰,金大亞,瘋鷹等三人,被胡蒼崖請到家裡招待。

兩百多頭蠻牛雖然很多,但是靠著全堡的人,花費了一天時間,也就處理完了,剩下的都是無關緊要的。

這天,家家戶戶都在燉肉,熬煮蠻牛的大骨頭濃湯,整個虎崖堡充滿了濃郁的蠻牛肉的濃香味。

雷星峰只是收了一部分腌肉,和十來張蠻牛皮,其他全都讓胡蒼崖分配給全堡的住戶,每家都有幾百斤肉,還有幾百斤大骨頭,外加一些內臟。

整個虎崖堡就像是過節一般熱鬧,尤其孩子們更是開心,就算虎崖堡大都是獵戶,也不是家家都可以吃上肉的,能夠保證吃飽的,一般都是家裡的獵人,其他人大都比較艱苦。

雷星峰迴到自家小院,家裡的東西床鋪什麼的都還在,只是阿爺和小妹已不見蹤影。

嘆口氣,雷星峰坐在小院中發獃。

金大亞,瘋鷹,嗜虎三人各自坐在一邊戒備。

片刻,雷星峰說道:「唉,可惜阿爺沒有回來,如果能夠回來一趟,我就知道去哪裡找了。」

金大亞提醒道:「要麼你也留下一個地址,如果你家人回來,也可以找到你,最少也會有消息傳回來。」

雷星峰點點頭,他知道自家師門在這個大陸有代理,這個瘋鷹和嗜虎都知道,他讓嗜虎去告訴胡蒼崖,並且留下地址,一旦阿爺回來,就將地址告訴他。

刺魂 ,雷星峰留下這個希望,如果雷暴老人回來,一定會尋找過來。

金大亞說道:「阿峰,打算在這裡住多久?」

雷星峰道:「這裡不是久留之地啊,去接你家的金大胖吧,呵呵,我很是懷念這傢伙燒的菜,是一個人才啊。」

第二天,雷星峰等三人告辭離開,胡蒼崖心裡有點遺憾,若是雷星峰再居住一段時間,再去狩獵一次,估計今年的日子可就舒服了,不過他也明白,自己是留不住這樣的高手。

雷星峰又和柯大山,柯南山,柯石說了幾句話,四人這才飛到空中,快速離開。


……

「這是哪裡?」

雷星峰笑道:「這是大洪洞城。」他還記得當年離開虎崖堡后,曾經在這裡居住過一段時間,甚至還殺了一個大長老的重孫,惹出不少事情來。

大洪洞城有齊玄和杜洪辰,也算是兩個朋友了,當初為了保護雷星峰,齊玄還和內門大長老安子石衝突,最後還是阿爺出手,直接打殺了事,那時候,雷星峰就連密輪師都沒有達到,才開始修鍊沒有多久。

雷星峰腦海中突然閃過一個念頭,阿爺和大洪洞勢力的人認識,也許有聯絡也說不定,他說道:「嗯,我要去找個朋友問問情況。」

金大亞說道:「就在前面的大洪洞城嗎?」

雷星峰點頭道:「嗯,就在前面,我們直接飛過去。」從空中看,依稀還能辨別當初進城的路,雷星峰一馬當先,在前面領路。

四人就這麼飛入大洪洞城。

稍稍辨別方向,雷星峰就已經看到齊玄居住的地方。

四人從空中落下,周圍已經有了很多修鍊者,一個個眼裡閃爍著恐懼光芒,作為修鍊者,誰都知道能夠飛到空中,是什麼樣的概念,那絕對是極其厲害的高手,而且一次下來四個,太嚇人了。

都是一些百輪師,千輪師,還有少數幾個萬輪師,為首的是一個密輪師,以雷星峰現在的實力,再看他們,等級就太低了,幾乎一眼就能看穿他們實力,這裡甚至連一個真人也沒有。

雷星峰道:「齊玄大長老在嗎?」

那個密輪師緊張道:「請問……貴客是?」

雷星峰笑道:「別緊張,是朋友,不是敵人。」

瘋鷹笑嘻嘻道:「如果是敵人,這座城市就已經不在了,呵呵。」

那個密輪師嚇得一哆嗦,這話太他媽的混賬了,那意思就是,如果是敵人,他們已經將整個城市毀掉了,不過聽到雷星峰說是朋友,他也暗自鬆口氣,這要是敵人,他都不知道該如何是好了,說道:「四位前輩,我這就去稟報,請稍後。」

嗜虎道:「嗯,不錯,還算鎮定。」

那個密輪師踉蹌了幾步,走入房子中,瘋鷹和金大亞一副幸災樂禍的模樣,發出吃吃的笑聲,嗜虎說話的確很冷。

也就是片刻時間,從房間里出來幾個人,為首的就是齊玄,他身邊的人是杜洪辰,還有一個人,雷星峰也沒有想到,是杜洪辰的女徒弟文衍。

三人看到雷星峰都愣了一下,因為雷星峰的變化很大,從一個少年模樣,轉變成一個青年,但是他們都有一種極其熟悉的感覺。

齊玄試探道:「你是?」

雷星峰撓撓頭,很有點不好意思的說道:「我是……雷星峰,還記得嗎?」

這次不但瘋鷹和金大亞發出笑聲,就連嗜虎也忍不住要笑,這可是他說的朋友?竟然問朋友還記得他,簡直好玩極了。

雷星峰臉色微紅,這可有點出醜了,好在齊玄反應極快,當雷星峰報名的時候,他就已經反應過來,只是內心還有一點疑問,剛才來報告的人,特意提到,四人是從天空中落下的,他當然明白,能飛的修鍊者,一定是六環真身以上,四個六環真人過來,那是非常嚇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