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開始,龐晴只是單單以為這林揚就是會唱搖滾罷了,結果林揚在《蒙面歌王》上邊的京劇唱腔震撼住了她。

後來龐晴單單以為林揚只了解一點京劇罷了,但在《明星訪談》上邊的《新貴妃醉酒》驚艷開場讓龐晴差點迷住。

就在龐晴以為這林揚會戲歌、會搖滾、會民謠的時候,眨眼《五環之歌》把她給洗腦了!

有的歌手會一種曲風就可以保持在歌壇地位,若是聲線有著獨有的魅力那麼沒有其它說的,只要堅持住肯定能夠成為頂尖。

重生小夫妻 但是林揚卻是多種曲風,聲線來回擴展,這讓龐晴即驚嘆又佩服!

剛剛林揚的開場歌曲《平凡之路》看著舞台上的緩緩唱來,龐晴想起了自己一路走來的艱酸,曾經剛出道當主持人的跌跌撞撞也是有些感慨。

林揚在唱歌的時候永遠是如此專註與深情!

就在龐晴覺得自己有一種老牛吃嫩草的衝動的時候,林揚稍後的各種玩笑則是讓龐晴也是笑的捧腹不已。

迷晴惑愛 對於《星空訪談》的四招總結簡直就是太精準了,看著連郭松都蹦不住了龐晴更是想大笑起來。

誰不知道郭松是央視的台柱子,多次主持大型晚會,據說今年的春晚也將讓郭松來頂替了,主持那麼多活動郭松從來沒有在現場出過差錯。

結果這個紀錄被林揚給打破了!

身邊的諸多同事也都是笑成狗了。

「笑死我了,郭老師也有今天啊。」

「松哥這下以後肯定不能再得瑟了。」

「哈哈,這期訪談倒真的是挺有意思嘛!」

「確實很有意思!」

……

賀爽看著現場也是哭笑不得:「這,這林揚還真的是讓我意外不已啊!」

一旁的總導演史弘道:「這小子竟然讓老郭也笑場了,哈哈,還真的是有意思啊!」

3分鐘后!

「開始!」

腹黑總裁請接招 錄製再次正式開始!

林揚繼續說道:「松哥,您自己說說是不是這個理?」

郭松臉上露出無奈與尷尬之色:「好吧,看來我這懷裡的照片是用不上了!」

說著,郭松竟然緩緩的從懷裡拿出來幾張照片:「那個,工作人員,把這照片拿下去吧,導演啊,咱們用不著了!」

如此嚴肅的一翻話再次引得現場的捧腹。

「我靠,我覺得林揚完全可以和郭松說個小品了。」

「不,可以說相聲啊,相比較於小品,我覺得兩人可以說相聲。」

「沒錯,簡直是自帶相聲光環啊!」

眾人是樂的不行,當然欄目組的人卻有些憂慮,製片主任說道:「賀制,會不會給林揚的鏡頭太多了?」

「不用擔心,林揚會調節的。」

賀爽卻是自信的說道。

「林揚會調節的?」

「不應該是郭松來調節嗎?」

「我靠,難道說場上還讓林揚來掌控不行?」

大家確實有些懵逼!

可是這時,台上的林揚說話了:「松哥,你知道你為什麼在我這玩不了套路嗎?」

郭松一副洗耳恭聽的樣子:「說說!」

「因為你採訪錯人了,你不應該先採訪我的。」

林揚笑了起來。

郭松眼睛一亮:「那應該採訪誰呢?」

林揚說道:「自然吳岳吳老師了!」

這時工作人員則是把鏡頭對準了吳岳!

吳岳顯然沒有料到話題跳的竟然如此之快,眨眼就到了自己這邊!

至於《星空訪談》的欄目組的小夥伴完全的驚呆了!

這林揚還真特么的是掌控全局了呢!

台上,郭松也是恍然大悟了起來:「是啊,我應該採訪吳老師,吳老師,請問一下,你……」

郭松還沒有說完呢,吳岳連忙擺手說道:「郭老師,你打住,我也沒有艱辛的童年啊!」

要知道,吳岳向來給大家的印象都是長者,而且一直以來不怎麼幽默會搞笑,再加上長的也有點點不太好看,因此大家對他的印象是呆板,哪怕在演唱會上想要烘托氣氛也顯得有些尷尬!

吳岳之所以能夠如此的風靡主要因為他的唱功,他的Live水準是頂尖的,絕對王者唱功!

可沒想到,吳岳竟然也是來這麼一句。

現場再次轟然大笑!

一旁的韓莎也是有些綳不住了,她本來以為這次的訪談是一個嚴肅的節目,但沒有想到如此的,如此的,對,如此的逗比!

郭松這時明白打鐵需趁早,於是他把目光望向了韓莎:「韓老師,您的童年有沒有點艱辛?」

韓莎正笑的時候被鏡頭這麼一掃有些錯愕道:」好像也沒有那麼艱辛!「

現場的觀眾看著韓莎本來在偷笑之際突然被問,不得不裝作嚴肅的樣子更是大笑了起來。

「我去,天後要不要這麼可愛?」

「哈哈,心疼主持人啊!」

「確實,莫名的感覺主持人好可憐啊!」

望著現場,賀爽心中則是長舒一口氣。

6次!

從《平凡之路》結束之後,現場自發的有6次大笑。

這已經開創了他們訪談紀錄了!

「梗不能貫穿整檔欄目,老郭,看你的了。」

賀爽心中即期待又忐忑的說道。 《星空訪談》在林揚開唱《平凡之路》拉開了序幕,在林揚和郭松的調侃下漸入佳境,不過正如賀爽所想的那般,一檔欄目,或者說任何一檔欄目都不可能單純的靠梗來貫穿到最後。

一些梗可以當作錦上添花之用!

所以郭松明白,《星空訪談》在改版之後開了一個好頭,如今他需要做的就是把這麼一個好頭給延續下去。

因此,郭松重新望向了吳岳說道:「吳老師,您年輕的時候曾經在酒吧當駐唱,那個時候好像翻唱過很多歌手吧。」

「是啊!」

吳岳這時彷彿想起了年輕時的經歷也笑道:「以前那個時候我就是背著一個吉它在酒吧里唱歌,但是卻不能唱原創歌曲,否則要被扣錢的。」

「啊?這是為啥?」

郭松有些不解。

「客人點歌曲,大家一起拿著啤酒瓶在桌子上敲個不停,然後我就唱大家所點的歌曲,原創歌曲誰喜歡呢?老闆也不讓唱。」

吳岳笑著解釋道:「這其實跟現在也一樣,不信你問林揚,他在酒吧敢唱原創歌曲嗎?」

這一句話倒是讓現場突然轟然大笑了起來。

吳岳有些不明所以,我這話有這麼好笑嗎?

顯然吳岳並不怎麼關注內地,或者說關注燕京,這些年,他都是來內地演出或者做節目罷了,對於內地了解的其實並不太多。

別的不說,若不是這次來錄欄目,吳岳都沒有注意到林揚。

並不是林揚現在在欄目上突然爆紅就整個娛樂圈皆知了,這種情況不會發生的,哪怕是四大天王也有人不是時時關注的,更何況是林揚呢?

吳岳當然不知道現場觀眾笑什麼!

郭松則是解釋道:「吳老師,您可能不了解,林揚在酒吧一直唱的是原創歌曲。」

「什麼?」

不單單吳岳有些驚訝,一旁的韓莎也有些錯愕。

酒吧駐唱一直唱原創?

這怎麼可能?

每位酒吧客人欣賞水平不一樣,但大家都是點歌點的自己喜歡的歌曲,你唱一首原創怎麼能夠引起共鳴呢?

這時,郭松則笑道:「我也知道兩位不相信,讓我們看看大屏幕!」

「讓我們一起搖擺一起搖擺,忘記所有傷痛來一起搖擺」

「小小的人兒啊窮開心啊!」

「你是個三十歲還沒結婚的女人!」

「曾夢想仗劍走天涯!」

「像曠野的玫瑰,用脆弱的花蕊!」

……

2分鐘的片段,有激情,有搞笑,有深情,有對於青春的呼喚,這2分鐘每首歌的歌詞都是一閃而過,不得不說吳岳真的是有些震驚了!

韓莎只是因為《蒙面歌王》總決賽了解了林揚,但也僅此而已,她今年籌備專輯,發行專輯,宣傳專輯早就已經累成狗了,哪還有閑心去操心或者娛樂其它事情。

林揚唱這麼多歌,竟然在酒吧里!

吳岳和韓莎都有些驚訝,寫歌多並不意外,吳岳可以隨時就寫幾首歌,但是寫出來讓觀眾喜歡的並不容易,尤其是第一次唱。

這就是為什麼原創難做的所在!

比如,你和別人說我這首歌多麼牛逼,我這首歌詞多好,曲多好,旋律多優美。

但是,抱歉,大家聽都沒有聽說過,怎麼去給你一起認同呢?

相反,你拿出來四大天王的經典歌曲,甚至不用說你,別人也會說這歌多牛,哪多好!

事情就是這麼一個事情,所以吳岳當初在寶島的時候最開始是不被人認同的,根本唱不了自己的歌,以前是這樣,現在同樣是如此。

「倒真是有點意思啊!」

吳岳現在對林揚的興趣是越來越大了。

雖然林揚能夠說一些梗,雖然林揚也是能夠引起場上的氣氛,但是不可能百分之80的鏡頭都給林揚,因此郭松重新聊起了吳岳。

在寶島的音樂史上,吳岳如今已經成為了一個標杆,而且他最出名的幾件大事之中,或者說吳岳最引以為傲的應該是就是聯合多位藝人把『台客』去污化。

最開始,『台客』這個詞是原本定義「外省人認為本省人粗俗」,是被大家當作特定族群的蔑稱,有如英文的黑人Nigger。

但是在90年代的時候,有不少的人開始把『台客』轉化為「粗俗沒水準的人」,並利用其媒體傳播優勢,使新台客成為一種流行術語和文化角度的生活型態。

當時的吳岳就是自稱為台客,他穿著黑衣,戴著墨鏡,告訴很多人,台客也可以很炫,很酷,甚至推廣了一張「台客製造——搖滾不分界『的專輯,可謂聲勢大振。

接下來的寶島其它歌手也是順勢加入,一眾歌手還辦了一場『新台客』演唱會!

如今的『台客』更多的表現了積極意義!

在和吳岳的聊天中沒有再以枯燥的煽情來想要感化觀眾,相反則是給大家一些不了解的人普及了一下什麼是『台詞』,還有一些『台客』的音樂。

當然,郭松也是讓吳岳唱了幾首歌曲,算是把現場的氣氛給完全的點燃了!

這一次,韓莎是來宣傳自己的新專輯《歸來》的,所以在和韓莎的聊天中自然也是談的是甜歌的發展史,從韓莎出道到巔峰,再到如今的有些下滑,當韓莎的聲音響起的時候,哪怕不喜歡甜歌的人也不由自主的有些沉醉在其中。

韓莎的嗓子不是那種甜膩到骨子裡,而是有點磁性,時而活潑,時而加著一絲哀傷。

空靈!

如果說讓林揚評價韓莎跟雷琳的嗓子的話,他自認現時段的雷琳不管是從唱功還是從其它方面都是遠不如韓莎。

可就是這樣,韓莎的新專輯依舊不容樂觀!

「雷琳的新專輯呢?還能殺出重圍嗎?」

林揚心中也是沒有底,經典的歌曲十年、二十年依舊不會失去熱度,可有些歌曲只可能在一段時間爆紅,在那個大環境下可以成功。

「那就讓市場來評價吧!」

這時想太多也是沒有什麼卵用,既然如此,就交給市場吧!

豪門公子買二送一 舞台上,韓莎的歌也唱完了!

今天《星空訪談》的主題是『詞曲界的狂歡』!

既然是『詞曲界』狂歡,那麼接下來才是重頭戲!

郭松也是笑道:「現在三位歌手我們算是已經聊完了,那麼接下來就要和9位詞曲界說一翻了,你們報仇的機會來了。」

這次的規則是這樣的!

9位詞曲者每個人手裡有一個按鈴,在郭松說開始之後,他們手裡則是啟動按鈴,然後最先按響的那位詞曲者則可以提一個構思,他們可以選擇讓三位歌手中的任何一位來回答,必須回答。

想想,是不是很爽?

哪一次不是詞曲者費盡心機的寫了歌曲,結果倒好,歌手各種不滿意要刪改!

這一次,『星空訪談』則是讓9位詞曲者當一次爺!

當規則說完之後現場也是討論了起來。

「這個可以有啊,就看誰急智了。」

「我去,這更困難啊,《蒙面歌王》的極限創作怎麼也有一天呢,這現場創作?」

「哈哈,我倒是很期待林揚,別忘記了,他在《明星訪談》和《快樂星期五》上邊的舉動啊。」

「想想林揚在『明星訪談』唱的『這位朋友是不是對爸爸有興趣』我就想笑啊!」

……

對於『星空訪談』搞這個觀眾自然是喜聞樂見的,大家看熱鬧不嫌事大,唯一有些遺憾的是這個只能讓9位詞曲作者來唱,至於觀眾們只能看熱鬧。

要是讓觀眾也可以提問就太好了。

台上,郭松嘿嘿一笑:「吳老師,韓老師,林揚,你們有意見嗎?」

「沒意見!」

吳岳年輕時混跡酒吧,這算啥。

韓莎也是並不怎麼在意,畢竟很多人都是更多的關注她甜歌天後的稱號,卻很多人忘記了她曾經被稱為最年輕的創作才女。

林揚則是抗議道:「我有意見!」

「恩?」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