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聲暴喝響起,從山谷那頭突然跑出一個身高近兩米的壯漢,雙手猛向上一提,在機甲的兩邊突然從地面上,涌出兩股粘稠的泥流,直接將機甲捆縛了起來。

“快點!”壯漢很明顯承受着巨大的壓力,臉色蒼白!雙手高高覺着,掌心冒着黃光。

壯漢說完,一股黑色濃煙出現在谷底,洶涌的朝着機甲涌去,看到黑煙,夜凌眉頭微皺,在他眼裏,這黑煙那是什麼黑煙,分明是由一個個細小的米粒般的蟲子組成!

“先生,機甲的防禦系統遭到損壞,有不明生物進入內部!”

“關機!”聽到夜靈的報告,夜凌直接下令關閉了機甲!機甲內部遭到入侵,這個時候關機也能將損失降到最低,以後修補起來,也能剩不少麻煩!

機甲關機,谷底的兩人自然是感覺到了,雖然兩人都沒有撤去自己的手段,但夜凌明顯能夠感覺到兩人鬆了一口氣!

“先生,找到他們的資料了,他們是劉建國的人!”


劉建國?夜凌眼神一寒,上次劉建國派人追殺自己的仇還沒報,現在又把注意打到了自己的機甲身上,真是找死! “毒王,你的速度比我快,你先帶着機甲走,我拖一拖龍組的人,老地方會合!”

壯漢悶聲悶氣地說了一句,打算讓毒王帶着機甲先行離開,毒王雖然不以速度見長,但卻比他快多了。

黑煙散去,一個身披黑袍的人進入了夜凌的視線,看來就是壯漢口中的毒王了。

毒王沒說什麼,徑直走到機甲旁邊,看了壯漢一眼,然後二話不說,扛起機甲就要離開這裏。

“怎麼拿了我的東西就想走?”見毒王要走,夜凌臉色一冷,直接從山頂跳了下來,攔住了毒王的去路。

“是你!”毒王還沒說話,黃岩也就是旁邊的壯漢卻先一步將夜凌認了出來,來的時候司令對他說過,如果可以就將夜凌帶回來,所以黃岩特別注意了夜凌。

“滾!”這時抱着機甲的毒王突然發難,手一擡一股由剛纔出現的那種米粒大小的飛蟲組成的蟲流直接朝夜凌噴了過來,速度極快。

黃岩眉頭一皺,毒王這種飛蟲的厲害他可是一清二楚,只要沾上一點,毒蟲就會進入你的身體,然後瘋狂繁殖,最後活生生你的吞掉一切,就連骨架也會成爲毒蟲的養分,再加上這種毒蟲分泌的劇毒,可以說在你沒死之前,絕對會讓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曾經就有三名A級異能者追殺毒王,被毒王用這種毒蟲折磨致死,最終得了毒王這個稱號,其厲害可見一斑!

黃岩見蟲流對夜凌奔騰而去,心道帶夜凌回去的任務怕是完不成了,就是給這小子收屍都不可能了,不由暗中嘆了一口氣。

看着奔襲而來的洪流,夜凌眉頭微皺,臉色有些凝重,這個毒王不愧是A級異能者當中的佼佼者,一出手就是殺招,心中也有了一點壓力,不過也只有一點而已,夜凌擡手一推,一股炙熱的火焰從掌心噴涌而出,直接將衝到夜凌身邊的毒蟲燒成飛灰,同時周身迅速出現一道高速旋轉的氣流,手中火焰一引,火借風力,將那些僥倖逃過焚燒的毒蟲再次燒成飛灰。

“你還擁有火系異能!”見夜凌使出火焰異能,黃岩瞪大了眼睛,夜凌擁有風系異能黃岩是知道的,但他沒有想到,夜凌竟然還擁有火系異能,這兩種元素系異能常人若是擁有一種,便已經是祖墳冒青煙天大的恩賜了,現在這兩種異能出現在同一人身上,如何讓他不驚。

“不行,此人今天必須死!”黃岩眼睛之中殺意一閃,便有了決斷,夜凌這種擁有雙系異能潛力無雙的敵人,絕對不能留在世上,所以黃岩選擇了出手,打算速戰速決,迅速解決夜凌。

毒蟲被殺,毒王怒火沖天,他沒想到夜凌竟然擁有對他剋制如此之大的異能,不過毒蟲雖然被殺了大半,毒王也不是就等於失去的戰鬥力,他可是被稱爲毒王的人。

“混蛋,給我死!”

毒王猛地伸出一隻手,在掌心凝結出一團墨青色的毒霧,然後朝夜凌狠狠丟了過來。

毒霧一出,夜凌便聞道了一股刺鼻的腥味,知道這毒霧非同凡響,不敢怠慢,急忙扔出了一個火球,半路打散了毒霧,同時招出一道急風,將散開的毒霧吹了回去。

“哼,如果只有這點本事,那你們可以死了!”

夜凌眼神一寒,雙拳猛地纏繞出一道火焰,對準毒王和黃岩衝了過去。

“別太囂張了!”黃岩把手猛地向上一提,一根粗大的石柱從地面快速升起,直衝夜凌撞了過來,夜凌急忙止住身形,同時對準石柱,一拳轟了上去,砰…碎石飛濺,石柱當場被轟碎,而這時黃岩和毒王兩人也來到了夜凌身邊,對夜凌展開了攻擊。

石柱被毀,在黃岩意料之中,一根小小的石柱怎麼可能會擋住A級異能者的攻擊,黃岩這樣做也不過是爲了阻擋一下夜凌的攻擊罷了。

“受死吧!”黃岩運用異能在雙臂上,凝聚出了一層石甲,不僅提高了防禦力,攻擊力也大大提升,一拳打出,力量何止千斤,夜凌知道黃岩拳頭的威力,沒有打算硬接,所以身形一轉,一拳帶着滾滾烈焰朝毒王轟了過去。

“找死!”毒王同樣在周身凝聚出了一層毒霧,這時見夜凌攻來,同樣一拳迎了上去。

砰…兩拳相撞,發出一聲悶響,緊接着咔嚓一聲,毒王的手臂竟應聲而斷。

“這麼可能!”毒王滿臉的不可置信,自己的手臂竟然被打斷了,可手臂上傳來的疼痛又由不得他不信,所以一時間有些愣神,夜凌抓住這一機會,一腳踢在毒王胸口,直接將將其踢飛,摔在一旁,鮮血狂噴,而這時黃岩的攻擊也到了。

夜凌正下方突然冒出兩根石柱,直衝夜凌下體而來,夜凌一個側翻剛要落下,地面又蹭蹭冒出了一大堆石刺,不得已,夜凌念動力一託直接懸浮在了空中。

“你以爲在天上就安全了了嗎?”黃岩見毒王被打成這番慘樣,怒不可遏,兩人相處多年,毒王不知道救過他多少次,這份恩情可比天大,因此黃岩決定要好好教訓教訓夜凌,給毒王出口惡氣。

黃岩右腳猛地向下一踏,地面上的石刺竟然凌空飛起,直衝夜凌而來,速度之快,簡直有些難以想象,但夜凌也不是吃素的,依靠風系異能,夜凌在空中如魚得水,在空中連續幾個靈活的翻轉,將那些石刺躲過,同時雙手不時地朝黃岩丟出一個火球,反擊一下,打亂他的攻擊節奏,消耗着他的體力。

而這時毒王也勉強恢復了一些,看着空中的夜凌,眼睛之中怒火翻騰,雙手一擡,密密麻麻的毒蟲從袖口飛出,再次朝夜凌而去,雖說夜凌擁有火焰異能,可以燒死毒蟲,但只要有一隻毒蟲可以進入夜凌體內,那他就贏了。

“給我去死吧!”毒王從來沒有如此恨過一個人,即使以前有人把他傷的更重,他心中也沒有這樣滔天的恨意,現在他只想把夜凌撕碎,如果現在有人能夠看到黑袍下面毒王的那雙眼睛的話,就會發現那是血紅的,野獸一般的眼睛。

毒蟲再次出現,夜凌自然是發現了,但這些毒蟲在毒王的控制下,不是一擁而上,而是四散開來,瀰漫在夜凌四周,天上地下前後左右都有,依靠火系異能和風系異能消滅這些毒蟲倒是不難,難的是在消滅這些蟲子的同時,還要躲避黃岩的攻擊。

再次的躲開一道石刺,卻發現毒蟲竟然來到了不足一米的位置,夜凌一驚,然後瞬間在周圍製造出一股強風,將靠近的毒蟲吹散,而這時黃岩抓住機會,一發石刺直衝夜凌後腦而來,尖厲的呼嘯聲響起,夜凌突然有一種毛骨悚然的感覺,關鍵時刻,夜凌腦袋猛的一偏,險之又險的躲過了石刺。

“你找死!”這一刻夜凌終於動了殺心,大仇未報,他怎麼可以死,所以磅礴的念動力噴涌而出,瞬間壓在了整個山谷之中。

轟…似乎天塌地陷了一般,整座山谷,直接下降了近一米,毒王更是在在這種巨大的壓力之下,直接爆成了一堆碎肉,而黃岩依靠着異能整個人陷在了土中,勉強保下了一口氣,但也是出氣多進氣少,眼看是活不成了。

“既然來了,還想走!”站在空中,夜凌猛地朝一個地方看去,然後瞬間消失在了原地,再次回到山谷的時候,手中卻多出了一個人。

“放開我!”抓着這名女孩,夜凌心中竟然有一種濃濃的負罪感,彷彿抓着她是一種天大的罪惡一般,這種感覺在她說話的時候更加強烈。

“有趣,有趣,竟然可以調動別人的情緒,”凌心然見夜凌說出了她的異能。眼神之中驚慌之色一閃而過,剛要說什麼,夜凌卻直接打暈了她,現在不是聽她廢話的時候,算算時間周鵬也應該要到了,夜凌必須抓緊時間,處理一下現場的情況了。

“夜靈,把這個女的關起來,”



“好的,先生!”

夜凌把話說完,擡腿走向奄奄一息的黃岩,同時山谷上方,龐大的海燕號解除隱身,漸漸顯露出來。

夜凌來到黃岩身邊,先用細胞再生給黃岩治療了一下,黃岩身上的土系異能是夜凌志在必得之物,所以這個時候夜凌可不會讓他死。

“S級!S級!”黃岩盯着夜凌,眼睛中的驚駭之色絲毫未減,不過夜凌可不想和他廢話,直接用念動力將他從地下拔了出來,然後交給夜靈控制的機甲,關在了海燕號上的囚牢裏。

“先生,有高能量生物體接近,”


“走吧!”

夜凌看着從不遠處趕過來的周鵬,然後頭也不回的進入海燕號,吩咐夜靈離開了這裏,這個時候,他可不想暴露海燕號的存在,該暴露的已經暴露的差不多了,該隱藏的自然是隱藏的!

“這裏到底發生了什麼?”周鵬看着那個被轟掉一半的山頭,和那些被巨石撞斷的樹木,瞪大了眼睛,接着又四處尋找了一遍,當看到那個下沉了近一米的巨大山谷時,更是到吸了一口涼氣。

“S級!” 發現了S級異能者,周鵬不敢怠慢,在山谷周圍仔細查看了一番之後,立刻回了龍組,這裏發生的情況他要立刻向上面彙報,S級異能者的出現絕對不是小事。

周鵬走後,又先後來了幾波人,不過在發現S級異能者蹤跡之後,又立刻離開了。

“水鬼,情況屬實嗎?”威金斯壓抑着心中的憤怒,臉色陰沉,這一次不僅沒有得到機甲,還損失如此慘重,讓他如何不怒,不過要是水鬼上報的情況屬實的話,那他面臨的懲罰就會降低不少。

“一個足球場大小的山谷整體下降一米,我覺得只有S級異能者能夠做到,你覺得的呢?”一艘輪船上,水鬼甩了甩頭上的長髮,湛藍色的眼睛裏閃過一絲鄙夷,對於威金斯這個部長,她可是一點好感也沒有。

S級?威金斯眼睛之中閃過一絲喜色,然後轉身回到了辦公室,他要把這個情況報告上去,將懲罰降到最低,同時也要問問上面怎麼樣把特奇救回來,畢竟A級異能者可是他這個分部的中堅力量,如果救不會來,那損失就大了!

“給他們兩個注射鎮定劑,”海燕號內,夜凌看着被關起來的特奇和黃岩,吩咐夜靈給他們注射了鎮定劑,現在系統在升級,無法使用吞噬功能,只能等到系統升級完成之後,再吞噬兩人的異能,因此夜凌只能先將兩人關起來。

“放開我!”凌心然惡狠狠地盯着夜凌,雙手用力地掙脫着手上的手銬,可是卻無濟於事。

夜凌擡頭看了她一眼,揮手調出一塊投影面板,將夜靈剛剛查到的關於凌心然的資料調了出來。

“姓名:凌心然!”

“民族:漢”

………………

資料顯示凌心然的家境不錯,有一個是董事長的父親,不過在兩個月前凌心然父親被一個市長陷害自殺之後,凌心然就失蹤了,具體去了哪裏,夜靈竟然沒有查到。

“查不到?有趣!”夜凌看着凌心然眼中閃過一絲好奇,要知道夜靈現在已經進化到了高級人工智能階段,在網絡上可以說出入如無人之境,什麼防火牆在她面前都是一層一戳就破的薄紙,可是就這樣,夜靈竟然還查不到這一個月凌心然的去處,這不讓夜凌感興趣都不成。

“你叫凌心然?”夜凌走到凌心然面前,看着這個惡狠狠地盯着自己的女孩,夜凌突然沒來由的感到一陣好笑。

“哼”凌心然冷哼一聲,然後道“你最好放開我,否則我一定會殺了你!”

“呦,好大的脾氣!不過我好像沒對你做什麼吧,你就想要殺我,是不是有點太霸道了”夜凌一臉玩味地看着凌心然,一隻手想要挑起她的下巴,不過卻被她用力的甩開了。

“不要碰我,臭男人!”凌心然把頭轉到一邊,眼睛之中閃過一道厭惡,冷冷地挺着一張俏臉。

“無趣”夜凌甩了甩手,走到一邊,又道“這一個月你去了那裏?是誰派你來對付我的?”

對於凌心然,夜凌有太多疑問,如果搞不清楚,會讓他寢食難安。

“哼!”凌心然將頭轉向一邊,一點回答夜凌的問題的意思爲沒有。

“還挺硬氣!”夜凌嘴角一翹,轉過頭,道“夜靈查一下離這裏最近的重刑犯監獄在哪?然後過去!”

“好的,先生!”

聽到夜凌說去重刑犯監獄,凌心然心中突然有了一種不好的預感,但即使是這樣,凌心然也沒有向夜凌屈服妥協的想法。

“你不說沒關係,我會有辦法讓你說的”夜凌看着凌心然玩味地笑了笑,然後起身離開了這裏。

幾分鐘後,夜凌手裏拿着一杯果汁再次出現在了凌心然面前。

“這下面是柳林路監獄,關押全是那些刑期二十年以上的重刑犯”

夜凌說着在凌心然面前調出一塊投影,將柳林路監獄的情景放在了她面前,現在正好是監獄裏的放風時間,所以操場上都是犯人。

看着投影,夜凌也在注視着凌心然,雖然凌心然依舊一句話也不說,但夜凌明顯注意到她的眼神有些變化。

“你說我要是把你脫光了扔到下面,會發生什麼?”

“你敢!”

把 她脫光了扔到下面,會發生什麼,凌心然就是用腳趾頭想都能想得到,所以在聽到夜凌要把她扔下去,凌心然是除了氣憤是真的有些懼怕了。

看着凌心然恨不得一口吃了自己的眼神,夜凌給出的迴應則是一抹陰陰的笑容。

“把她身上的衣服脫光,然後扔到操場,警衛阻止直接擊斃”說完,夜凌轉身離開,留下了在哪裏破口大罵的凌心然。

“混蛋,無恥混蛋!”

“你給我住手,混蛋!”

“停!”剛要出艙門的夜凌突然停了下來,轉身看着衣服被扒掉一半的凌心然,道“小靈掃描一下她,看看她身體有沒有東西,”

“好的,先生”抓着凌心然的機甲頭頂突然射出一道綠色光線,照在了凌心然的身體上。

“放開我,你這個混蛋!”凌心然紅着一雙眼睛,死死盯着夜凌,眼神之中恨意滔天,可說只要把她放開,凌心然絕對第一個殺的就是夜凌。

不管凌心然多麼恨自己,夜凌倒是一副無所謂的樣子,眼神平靜的望着她。

“先生,在她的心臟發現了一個內置裝置,並檢測出高能反應”

“高能反應?那也就是**嘍”夜凌想了想走到凌心然跟前,將手放在了她的胸口,正對着心臟的位置,夜凌的目的很簡單,就是將她身體裏面的東西取出來,不然那一天要是這個東西爆發,凌心然絕對會十死無生,雖然凌心然想要殺他,但夜凌卻不希望她死。

“混蛋,放開我,混蛋啊”見夜凌竟然把手放在她的胸上,凌心然簡直憤怒到了極點,拼命地扭動身軀,試圖將夜凌的手掙開,但是她這樣,卻讓夜凌的手一下一下的按壓着她的胸,煩不勝煩,最後乾脆夜凌直接用念動力禁錮她,然後用細胞再生異能控制住那個裝置周圍的細胞,將裝置包裹起來,整體一起移出體外。

“好了,你們繼續”夜凌看着手裏包裹着那個裝置的肉團,撤去了念動力,轉身又向艙口走去,機甲則是又開始解凌心然的衣服。


“等等,我說,我什麼都說”渾身上下被機甲脫的只剩下內衣之後,凌心然終於打算交待了,再夜凌要走出艙門的那一刻叫住了她。

夜凌嘴角勾起一抹笑容,一揮手,示意夜靈將她放開,然後道“收拾一下,帶她到客廳來見我,”說完夜凌頭也不回的走出了艙門,去了客廳。

凌心然見夜凌沒有回頭,心中暗送一口氣,現在她身上只穿着內褲,如果夜凌回頭看的話,她絕對會和夜凌不死不休。

回到客廳,不過幾分鐘,機甲便帶着凌心然走了進來,夜凌坐在沙發上,手一指旁邊的座位道“坐!不用客氣!”

凌心然一眼沒看夜凌,走到旁邊,坐了下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