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瞬間,風玫明顯察覺到有人攻擊她的意識海想要控制她的神智,但是,她可不是真正的葉輕歡,她的精神力是何其龐大?懶人聽書

她眼睛都不眨一下,只是一道精神力反撲過去。

鞏凡立即抱頭倒地,發出慘叫。

江寧:「……」

他垂眸看著風玫:「你做了什麼?」

風玫極為無辜:「他剛剛想控制我,被我反攻回去了。不過你放心,我知道你想自己親自報仇,沒下殺手。」

不然,她一下足以摧毀鞏凡的神智。

江寧看著鞏凡痛苦的模樣:「你這麼厲害?」事情好像也沒那麼棘手。

風玫點頭:「嗯,我很厲害的,放心吧,我能保護你。」

雖然場合不對,江寧還是想笑,她這一本正經的模樣真可愛。

心瞬間暖融融的,因確定父親死於鞏凡之手而心生的陰霾一瞬間都散去不少。

「那,這個你保存。」他將手中的瓶子遞給風玫,「我太弱了,很容易被他搶去。」

風玫嘴角一抽,倒是挺有自知之明的。

她接過瓶子,直接扔進了空間里,解決鞏凡,根本用不著這玩意。至於結束這末世……等她任務完成再說。

那邊鞏凡吃了這一下虧側底謹慎起來。

之前在鞏凡派喪屍追江寧時,風玫發現后也曾用精神力攻擊,但是那時候風玫只是抱著試探之意,威力很小,根本不曾被鞏凡放在心上,而現在…… 那功德殿長老震驚歸震驚,可是葉修拿出來的魔鏡石還是要給葉修換的。

「你這一下可是相當於一個靈元境巔峰弟子拚命的任務啊。」那長老感嘆道。

葉修微微一笑:「自己做到的這些事情,換作靈元境也不敢做啊。」

高投入才有高回報,加上任務所給的功德,葉修功德值已經從零變作了六十萬零五千。

領取完功德值后,葉修直接去了丹藥殿,將全部的功德換作了元靈丹,對葉修來說,法寶神通什麼都不太重要。

六萬多顆元靈丹,堆起來看著就如同一座小山一般,這麼多元靈丹,葉修就不信自己突破不了一重小境界。

領取完丹藥之後,葉修直接去了雋天豪的住處。

雋胖子一見到葉修,便是一臉的崇拜,說話的語氣都變了:「紅葉大哥,你是怎麼變得這麼強的?你是不是隱藏境界了?你一定是靈元境強者。」

雋胖子一臉的崇拜,那種眼神讓葉修都有些慎的慌。

「你趕緊離我遠遠的,別用哪種眼神看著我。」葉修一臉嫌棄,但是心中卻很是開心,畢竟二人經歷過了生死,所以二人的關係現在變得很是親近。

「你到底是什麼境界的啊?」雋胖子孜孜不倦的問著,彷彿非得打破沙鍋問到底。

葉修實在不知道該怎麼給他說,於是只能告訴他,讓他把自己當作一個魂元境巔峰的強者。

這可把雋胖子樂壞了,在內門之中,人員眾多,大部分都徘徊在空元境巔峰以及魂元境初期,而因為門派對子弟的約束不大,所以拉幫結派不再少數。

而胖子,因為自己懶,也是他不願意受人管制,所以就沒進任何一個幫派,在內門之中,他可以說是沒有什麼人脈,也經常受到一些人的欺負。

不過因為他實力不強,所以一直是敢怒不敢言。

如今他只是因為一次偶然的機會,竟然結識了葉修這個實力強勁的兄弟,這下他可以說不用再受到哪些人的欺負了。

「紅葉大哥,你這麼強,我有個想法,不知道你能不能答應我。」雋胖子忽然變的很靦腆。

葉修一臉怪異的看著他:「有什麼事你就說吧,別做出這個樣子,我對你那一身肥肉一點興趣都沒有,而且,你也不要叫我紅葉大哥,你可比我大幾百歲,我聽著彆扭。」

雋胖子嘿嘿一笑:「那我以後叫你葉哥好了。」

葉修一聽,這總比什麼「紅葉大哥」好聽一些。

「你愛怎麼叫隨你了,你剛說的是什麼想法?」葉修問道。

「葉哥你來的時間短可能不知道,我們內門的弟子都是拉幫結派的。」雋胖子說道。

葉修走到雋胖子的床邊坐了下來:「這和我有什麼關係?」

雋胖子趕緊跑到葉修身邊蹲了下來:「葉哥,如今新弟子剛入門,那些勢力一定會拉你入伙的,你實力這麼強,一定不會甘心當人家的馬前卒吧。」

葉修看了雋胖子一眼,微微的點了點頭。

雋胖子一見葉修這個樣子,瞬間心落下了一半:「這不就對了,在這內門之中,沒有什麼勢力或者沒有什麼背景,根本就是混不下去的,人家大勢力的,什麼都跟你爭,真正能賺到功德值的也就是那麼幾個任務,有可能你接任務人家也接,處處跟你作對,就算你潛心修鍊,也一樣擾的你不能安生。」

葉修一聽,眼前一亮:「你的意思是?」

雋胖子嘿嘿一笑:「沒錯,我的意思就是,我們也組個勢力,你看這宗門大比也快開始了,這最後的時間都是得爭,而且我們內門還有個排名。」

「什麼排名?」

「實力的排名。」雋胖子繼續說道:「排名越靠前,每年供應的元靈丹就多,排名第一的,每年就能得到一百萬的元靈丹供應,葉哥,你想想啊,一百萬,夠我們拼死拼活做多少任務了。」

雋胖子的話極具感染力,就算是葉修聽完也忍不住有些激動。

一百萬,自己這一次拼了命,也不過六萬多,就算是將所有的魔鏡石兌換了,也不過十萬左右,如果能得到第一名,自己得到的資源也是更多了,這絕對是有益無害啊。

「那你想怎麼辦?」葉修看出來了,雋胖子這傢伙絕對是個狗頭軍師,雋胖子可能早已經打算好了接下來該怎麼辦。

「葉哥,如今內門弟子排行上面前一百名幾乎都是被三大勢力包了,排名第一的周龍,是第一勢力文龍會的老大,前十之中有四位都是文龍會的,其他的還有落雨會,老大叫紀落雨,那天打我的月師姐就是落雨會的,而且她還是他們老大的親妹妹,全名叫紀落月,還有一個叫做宏門,老大是名叫朱宏,是個比較低調的人。」雋胖子給葉修講解著天君門內門中的勢力分佈。

當葉修聽見朱宏的名字時,心頭一顫,這不是把自己帶到天君門的那位朱師兄嗎,他竟然是內門三大勢力中的一位老大,那當時怎麼有內門弟子敢攔他。

於是葉修問道:「你認識一個叫孟瑞的嗎?」

雋胖子很理所當然的點了點頭:「當然認識,那個孟瑞是文龍會的二把手,實力一般,可是卻因為他的一個兄弟,突破到靈元境進入了核心弟子,所以可以說是在內門是無人敢惹。」

「原來是這樣。」葉修點點頭,他想起了當時孟瑞說什麼通知了一個姓趙的師兄,可能就是他那個兄弟吧。

「葉哥,我雖然沒有進什麼勢力,可是一直想又一個屬於自己的勢力,不受別人管制,奈何自己的實力太弱,在內門中都屬於中下游,就算是組建勢力,也只能是自取其辱,所以我想,葉哥你能不能組建一個勢力?」雋胖子說道。

葉修想了想,組建勢力到沒什麼,自己以前也有帶人的經驗,而且自己可以將整個勢力交給這個胖子,自己有必要的時候露一面,能省不少事。

「也行啊,不過我提前給你說好,我可能不會太管勢力中的事情,所以如果組建起來,一切事宜得交由你管。」葉修將預防針提前打好。

他本來以為以胖子的性格一定會推卸一下子,沒想到雋胖子竟然直點頭:「葉哥,沒想到你這麼懂我,我早就想手下管一幫人了,那樣多威風。」

看來胖子的惰性沒有他的官癮大啊。

既然已經決定了,自然不能只是說說而已,在弟子的公共活動區,這裡的人流量最大。

雋胖子有了葉修這個靠山,自然是臉皮又厚了一大截,不等葉修反應,直接用靈力凝聚出了一個牌子,然後問葉修:「葉哥,我們這個勢力叫什麼名字呢?」

葉修想了想,本來他想叫至天閣的,可是轉念一想,這有不少剛剛從外面招進來的新弟子,一定知道宙極皇朝至天閣的存在,自己如果再見至天閣,保不齊就會暴露自己是來自至天皇朝的身份,於是葉修思前想後,終於選定了一個名字:輪迴閣。

輪迴,取葉修力量的名稱,閣一字,葉修也想與王宇林的至天閣掛些勾。

於是,輪迴閣三個大字就出現在了雋胖子手中的靈力招牌上。

只見雋胖子將牌子往公眾區的中心廣場上一立,扯著嗓子就喊:「來來來,快來人那,新一代勢力輪迴閣強勢崛起,現在招收新弟子入閣,走過路過的千萬不要錯過啊!」

他這一嗓子還真是召開不少人,可是所有人的人都是來看熱鬧的,只有少數的幾個新入門的弟子一臉茫然的看著雋胖子。

「嘿,死胖子,這麼多天不見了,你的臉皮又厚了?這狗屁輪迴閣是誰的勢力,讓你們老大出來!」有一個綠色頭髮,長得瘦瘦弱弱的男子,一臉嘲諷的看著雋胖子,這個人的境界達到了魂元境初期,穩壓胖子一頭。

「綠狗,你別在這兒給我放屁,要麼閉嘴,要麼滾,在這兒撒什麼潑。」雖然雋胖子比這綠髮男子低一個境界,可是卻是絲毫不懼。

有了葉修這個靠山,他終於能揚眉吐氣一把了。

「死胖子你在找死嗎?」綠髮男子的臉瞬間陰沉了下來,平時他罵雋胖子十句,雋胖子都不敢回一句的,可是今天卻吃了熊心豹子膽,竟然敢這麼和他說話,這讓他如何忍的了?

只見綠髮男子一腳踹向了雋胖子手中的招牌。

「砰!」的一聲,雋胖子的靈力招牌就被這綠髮男子給踢散了。

「啊,葉哥救命啊!」雋胖子自然不是這綠髮男子的對手,一見綠髮男子動手了,立刻便向葉修呼救。

葉修也在一旁看著,雖然在雋胖子叫喊的時候自己都想裝作不認識他。

九爺夫人是大佬 可是如今,自己的門面都被這綠髮男子踢碎了,葉修自然是不能再看下去了。

只見葉修飄身到了雋胖子的身前,伸出一隻手,直接抓住了那綠髮男子踢來的腳。

「兄弟,踢人招牌是不對的。」話音一落,那綠髮男子如同炮彈一般被葉修一把甩了出去。 只一下,鞏凡便意識到風玫的精神力遠遠超過他。

硬碰硬,恐怕吃虧的會是他。

但是……

想到剛剛江寧將藥瓶交給了風玫,他喋喋笑出聲來:「葉輕歡,你若不想你弟弟死,就將瓶子給我。」

風玫立即看過去,微眯起了眸子:「葉輕塵在你手中?」

「是。畢竟是我大舅子,我可是一直好吃好喝地供著呢。不過,現在你都站在地方陣營了,他自然也不是我什麼大舅子了,那你說,我該怎麼處理他呢?賞給我的這些小可愛們怎麼樣?他們應該會很喜歡的。」

「歡歡!」江寧擔憂地看著風玫。

他倒是不擔心風玫會將瓶子交出去,只是他知道她很在乎那個弟弟,若是葉輕塵真的出了什麼事情……

風玫給了他一個安撫的笑容,而後勾唇笑看著鞏凡:「我和塵塵都失散了這麼久,他又絲毫異能也沒有,說不定早就死了,你說他在你手上就在你手上嗎?」

「就知道你不會信,所以,我今天也把他帶來了。」他今天的目標,本來就有風玫。

隨著他話落,遠處隱隱約約有聲音傳來。

「季寒,他們這是怎麼了?」

風玫眉心微動,是葉輕塵的聲音。

季寒竟然也在。

「看他們的樣子,好像是讓我們去什麼地方。你別怕,他們似乎沒有攻擊我們的意思。」

風玫挑眉,原主記憶中,季寒是個寡言少語的冰塊,可這話……長不說,裡面還有溫柔和寵溺。

季寒對葉輕塵……寵溺?!小說娃小說網

風玫麵皮狠狠地抖動了一下。

「誰怕了!這些喪屍也不知哪根筋不對,天天給我們找食物,卻限制我們人身自由,你說,他們會不會把我們當食物,打算喂肥了再吃啊?」

葉輕塵說著,聲音已經很近了。

風玫已經看到他們的身影了,他和季寒在前面走著,周圍圍著好多喪屍,只給他們留著最前面一個方向。

「信了嗎?現在只要我下令,他們身邊的喪屍立即會一撲而上,到時候便是血肉橫飛,你這可愛的弟弟可就要沒了。想好了嗎?」

聽到人聲,葉輕塵與季寒同時抬頭看過來。

「姐!」葉輕塵不可置信地喚,轉而便是滿臉驚喜,拔腿就朝風玫跑去。

季寒的表情與行動幾乎與他如出一轍。

然而,他們在經過鞏凡時被攔下。

「滾!」葉輕塵憤怒,這特么的哪裡冒出來的醜八怪,竟然阻攔他找他姐!

他一腳狠狠地踢向鞏凡的下體。

鞏凡根本就沒將葉輕塵與季寒放在眼裡,對他們自然沒任何的防備,當真被葉輕塵給踢中了。

若是一個正常男人被踢中了如此脆弱的地方早就慘叫連連了,但是,鞏凡是沒有任何痛覺的喪屍。

他一把留住葉輕塵的兩隻胳膊,將他牢牢控制住,旁邊的季寒想救人,直接被他一腳踹開。

朔願使徒 被人抓住,葉輕塵一時間有些懵,忘了反應。

鞏凡看著風玫:「怎樣,考慮好了嗎?是要弟弟還是要那足以殺死你的東西?」 眾人皆是一驚。

這個人到底是誰,為何從來沒有見過?

雖然內門人數超過三百萬,可是都是空元境以上的強者,精神力都是十分強大,對任何事幾乎都可以過目不忘。

而這綠髮男子雖然不算強,但也是魂元境初期,能夠在翻掌只見將其擊敗,至少都得魂元境後期的實力。

而在內門中,魂元境後期的強者並不多,也就那麼幾個,可從來沒有見過這麼一號人物。

最讓人費解的是,這個人竟然還是空元境初期的氣息。

葉修並沒有下重手,僅僅是用巧勁將那綠髮男子的力氣卸到了一邊,微微一推,那綠髮男子便飛了出去。

瞬間,綠髮男子便又一次飛了回來,臉上的怒火幾乎是想要把葉修吃了。

「你敢這樣對我,我一定要殺了你!」綠髮男子什麼時候吃過這樣的虧,這一刻,他將對雋胖子的怒火一股腦發到了葉修的身上。

葉修搖了搖頭,魂元境初期的實力對他來說沒有任何威脅,甚至他連後土虛影都不用釋放,僅僅是手上一抹黑色,直接印上了綠髮男子呼嘯而來的一掌。

結果可想而知,綠髮男子手上的靈力瞬間被葉修的輪迴之力侵蝕殆盡,與剛剛一樣的事情又上演了一遍。

本來還有人以為,葉修只是取巧,趁綠髮男子不注意將其擊飛,可是這一次所有的人都不會有這種想法了。

這完全是硬碰硬的一次,看似輕描淡寫,可是卻將葉修的實力暴露無遺。

那綠髮男子這一次終於冷靜了下來,雖然依舊是滿臉怒色,可是再也沒有衝動的上去與葉修打。

「你到底是什麼人?」綠髮男子一臉陰沉的盯著葉修。

「我?我不就是剛剛胖子所說的那個輪迴閣的閣主嘍,你剛剛不是還讓我出來嗎?」葉修一臉微笑,絲毫沒將這人的怒火放在眼裡。

「好!好你個輪迴閣,惹上我文龍會,什麼閣也得讓你們滅閣!」那綠髮男子沒有再次衝動,而是撂下狠話之後扭頭便走,他可不想在這裡繼續自取其辱。

葉修摸了摸鼻子,沒想到一來便惹上了這第一大勢力的人,而且那個孟瑞還和自己有些過節,雖然當時在安長老以及掌教弟子的名頭之下孟瑞選擇了服軟,可是他心裡怎麼想的,葉修可是清楚的很。

自己還真和這所謂的文龍會有緣啊。

本來胖子還想大張旗鼓地再喊喊,可是葉修實在是丟不起那人了,拉著胖子便走了。

沒想到的是,他們剛剛回去不到一刻鐘,便有人找上門來說要加入輪迴閣。

葉修在廣場上的那一手玩的實在漂亮,雖然葉修並沒有覺得有什麼,可是在許多人眼中,葉修剛剛的樣子才能稱的上是強者之資。

葉修無奈一笑,看來還得多表現自己啊。

這次來的人也不少,將近一百個,雖然和內門弟子這三百萬基數相差還有些大,可是也算是不錯的成績了。

就在葉修也暗暗高興時,不速之客終於找上門來了。

「那個是輪迴閣的閣主?」離得老遠,葉修便聽到有人叫囂。

向門外看去,發現遠遠的來了一群人,這群人中還有一個人葉修比較熟悉,那就是剛剛被葉修打回去的綠髮男子。

葉修立刻迎了上去:「怎麼?剛剛被打,是不是很崇拜我的實力,帶了這麼大一群人想進我輪迴閣,可惜了,我們輪迴閣可不是什麼貨色都收的。」

葉修知道來者不善,於是語氣中帶著濃濃的嘲諷,盯著眼前那群人的最前方的一個人說道。

「堂主,就是他!」綠髮男子指著葉修對那個領頭人說道。

「哦?你就是輪迴閣閣主,怎麼從來沒有見過你?」這群人的領頭者是一個滿臉絡腮鬍子的飆型大漢,滿臉的橫肉讓葉修看得有些噁心。

「難道所有有些實力的你都得知道嗎?」葉修反問。

「哈哈,夠狂妄,不過,希望你一會兒還有狂妄的樣子。」飆型大漢哈哈一笑,唾沫星子幾乎是飛了葉修一臉。

葉修的臉色也是陰沉了下去。

「既然如此,那請指教吧。」葉修不願意再給這人多廢話,身上的靈力也爆發了出來。

只見那人又是一陣狂笑:「在這裡打可沒有意思,不如我們去天戰台打吧,那裡打著放的開。」

「天戰台?」葉修心中疑惑。

這時雋胖子也是到了葉修的身邊,當他看見葉修的表情,於是便向葉修傳音道:「葉哥,這人是文龍會虎堂的堂主,是魂元境後期的修為,而且他突破後期的時間已經不短了,有可能已經突破巔峰境界了,內門天榜排名第七十三,那天戰台便是其他弟子挑戰天榜弟子的地方,當然,嗎那裡也可以進行生死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