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發炮彈,再度呼嘯而來!

在這樣的距離下。

根本,就難以閃躲…!!

那名飛行員,面色慘白駭然,駕駛艙瘋狂顫抖晃動!

轟!

整架戰鬥機。

都是冒着黑煙,朝着地面瘋狂墜落!

「拉開距離,拉開距離…!!」

此刻,對講機內。

一道氣急敗壞的聲音響起!

他們,終於發現了不對勁…!!

轟…!!

十幾架戰鬥機。

朝着四面八方,拉開了距離!

而,此刻。

在這樣的距離下。

這些戰鬥機,終於……能形成火力威懾網了!

一旦秦蒼穹靠近。

立刻,就是來自四面八方的火力圍攻!

看着這一幕。

秦蒼穹二話不說,轉頭呼嘯而去…!!

「追!」

對講機內,響起一道冷戾聲音!

終於,能一轉攻勢了。

那架戰鬥機,在解鎖了限制的情況下,只能擁有半小時的里程…!!

即便,一時追不上。

但,在這北嶼。

秦蒼穹,又能逃到哪裏?

轟轟轟!

天空之上,十幾架戰鬥機,一掠而過!

「這該死的混蛋…」

「等一會,我要把他撕碎,就像捏死一隻小雞那樣!」

「法克!上面絕對會懲罰我們的!」

對講機內,怒罵聲不斷響起。

這一次。

秦蒼穹,直接滅掉了他們那麼多戰鬥機。

回去,必然會遭到責罰…!!

而,此刻。

卡恩隊長的面色,更是陰沉到了極點!優質免費的閱讀就在閱書閣『』 「娘,我不讓三姐去當丫鬟!」金寶根抱着李氏的胳膊撒嬌道。

「你三姐去當丫鬟,你就有好吃的好喝的了。」李氏不愧是親娘,很了解金寶根。

「我就要三姐在家陪我!你讓二姐去!」金寶根不同意,還給李氏推了一個人出來。

「你二姐馬上要成親了,她去不合適!」李氏立即就否決了。

「四姐五姐不都可以嗎?」金寶根又拉了兩個姐姐出來。

「不行,她們年紀太小又不懂事,梨子去最合適。」李氏還是否決了。

「你不是常說三姐最不聽話,最不懂事嗎?」金寶根不解的說道。

「總之不行就是不行!」李氏對金寶根都發火了。

「我就不讓三姐去!就是不讓!」其他人怕李氏,金寶根卻是不怕,一個勁的嚷着。

「是不是這死丫頭跟你說什麼了?」李氏瞪着梨子,問金寶根。

「梨子,你不想去方家當丫鬟?」金老太也看了出來,金梨不願意去,不然不會到現在一直沉默。

「奶奶,這事裏面門道多了,娘什麼都不知道,就知道2兩銀子一個月,不知道的還以為這不是我親娘呢!」金梨諷刺的說道。

「你這說的什麼話?我不是你親娘,你是狗肚子裏面生出來的白眼狼嗎?早知道你這麼不孝,你一生出來,我就應該把你摁進糞池裏面淹死!」李氏惱羞成怒的大罵道。

「那我問你,你說的這一個月2兩銀子,那簽的是生契,還是死契?」金梨掀開眼皮,冷冷的問道。

「什麼生契死契的!你進方家當丫鬟幹活,每個月拿錢回來就行了!」李氏怒道。

「生契就是和僱主簽訂做工的時間,有五年,有三年,也有十年,一般簽生契的丫鬟只能做粗使丫鬟,不會有機會被安排到主子身邊侍候,免得生契到期,主子身邊的事會被身邊的丫鬟傳出去。」金梨詳細解釋的一遍。

「這種簽生契進去的丫鬟,不會受到重用,只會做些粗活,所以工錢不會高。」金梨說道。

「那何家翠娥簽的是什麼契?」金老太猜到了死契是什麼意思,忽然問道。

「如果她說的是真的話,那她簽的應該是死契。」金梨眼中閃過一絲冷意。

「死契又怎麼樣?養了你十幾年,就是賣了你,你也得認!」李氏罵道。

「我家和何家不一樣,何家不怕人戳脊梁骨,只認錢,但我家不一樣。」金梨諷刺的看着李氏,彷彿她是個蠢貨似的。

金梨太知道怎樣用眼神去激怒對方。

「小寶要讀書,想做官,他就不能有一個簽了死契做下人的姐姐!尤其這個姐姐還是因為他要讀書才被賣的!」金梨說道。

「就是啊!我是讀書人!后要做大官的!我姐姐怎麼能是下人!」金寶根連忙附和道。

「你胡說八道!如果你說的是真的,那為什麼翠娥沒有跟我說?」李氏一臉懷疑,不相信金梨說的話。

「我也很好奇,她為什麼什麼都不告訴你,明明她已經知道小寶要去學堂讀書了。」金梨說道。

「如果你說的是真的,那就簽生契!先契個三年!」李氏被金梨一番話氣的胸口氣血翻湧,咬着牙堅持讓金梨去方家做丫鬟。

「我不讓三姐做丫鬟,別人會笑話我的!」金寶根阻止,死纏難打起來。

「讓四姐去!讓五姐去!」

「我不管!三姐不能去!」

「娘!你自己去吧!」

……

金杏在一旁氣的咬牙切齒,金梨去了,他就丟臉,她們去了,他就不丟臉嗎?

李氏更是暗恨,她最疼的兒子真的給金梨籠絡了過去!

不管金梨去不去方家,她兒子都不能給金梨管了。

「先吃飯吧!這事回頭去何家問翠娥,問問清楚。」金老太說道。

「那我吃完飯就得去問,她明天就要回方家了。」李氏說道。

「這個鹹肉,今天就不吃了,等保田和有根回來吃。」金老太把一碗鹹肉給放到了旁邊。

「娘,我們不吃沒關係,給小寶留兩塊吧?」李氏忙說道。

「這還用你說?」金老太夾了兩塊肉給了金寶根,「小寶,多吃飯,以後好好讀書,為我們老金家光宗耀祖!」

「嗯嗯!我一定光宗耀祖!」金寶根有肉吃也不吝嗇說好話。

「小寶,多吃點雞蛋,娘這雞蛋就是為了你炒的。」李氏為自己表功,好讓兒子多親近她一點。

金梨在夾雞蛋的時候,李氏用力的打掉了她的筷子。

金梨的筷子彈到了金老太的手上,嚇了她一跳。

「吃飯不好好的吃?幹什麼!」金老太怒道。

「娘,這雞蛋就這麼多,她這一筷子下去半碟子雞蛋都沒了!」李氏忙說道。

「你夾給我看看,一筷子能把半碟子雞蛋都給夾沒了?」金梨諷刺道。

「吃飯都堵不住你們的嘴!你們乾脆都別吃了!這些雞蛋都給我孫子吃!」金老太藉機怒道。

「我給三姐吃!」金寶根從自己碗裏夾了一大塊雞蛋給金梨。

「小寶真乖!你對三姐這麼好,以後三姐啊對你會更好!」金梨吃着送上門的雞蛋,笑眯眯的說道。

「三姐!你多吃點!」金寶根聞言咬咬牙把藏在碗底的一塊肉扒了出來,然後狠狠心給了金梨。

金老太皺眉了!

李氏心酸憤怒了!

金桃羨慕了!

金梅眼紅了!

金杏嘴饞了!

金梨滿意了,這小兔崽子還是挺上道的!

飯後

李氏去了金老太的房裏。

「娘,這小寶不能再跟着梨子了,我這兒子都快成了她兒子了!」李氏心酸嫉妒的說道。

「你管了小寶管了幾年?梨子才管小寶幾天?你這樣都比不上梨子,你還好意思說?」金老太嫌棄李氏廢物不管用。

「娘,不管怎麼說,小寶真的不能再被梨子管了!」李氏請求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