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時間,吉克沉默了,他低下了頭,隨即他抬起頭,說道,「瑞克,你帶著士兵先到海港下面等我,我待會就來,我要上去看看,」

瑞克笑了笑,「走吧,大家,吉克大哥,我先走了,」瑞克說著,自顧的帶著身後一列列士兵,朝前走了起來,

吉克站在了霍斯特的背上,不斷的看著,聽著上面的情況,似乎只有幾個把守的士兵,「米塞,拜託你了,」

米塞十分無奈,他知道,現在只得協助吉克了,因為吉克一旦決定的事情,任何人都無法改變的,

上面倉庫門口,十來個守衛的士兵,在沒來得及哼一聲的情況下,就已經沉入了泥漿里,吉克快速的推開了下水道口上的蓋板,頓時跳到了地面上,他四下看了看,此時天邊已經翻起了魚肚白,隨後他朝著倉庫的大門靠了過去,

在吉克上去的一瞬間,米塞便已經完成了幻覺魔法,倉庫樣子,變成了一棟棟破舊看起來快要倒塌的房屋,

吉克快步的走到了門邊,裡面不斷的傳來陣陣女人的哭喊聲,吉克拉開了倉庫的門,

一瞬間,吉克呆住了,眼前的景象,讓他十分的震驚,然而,一瞬間,又極為的憤怒,

幾百名渾身沒有任何遮擋物的女性,圍坐在倉庫的乾草上,瑟瑟發抖,而在牆邊的地方,十多名哈斯坎帝國的士兵,正在趴在十多名被帶過去的女性身上,享受著,

「砰」的一聲,吉克把門關上后,頓時沖了過去,「你們這群畜生,」吉克憤怒的抓起一名敵人,把他的頭狠狠的按在了地上,

頓時間,其他的敵人都注意到了吉克突然的出現,在看到了吉克的黑色短髮后,知道了吉克的身份,他們頓時間恐懼了起來,

吉克沒有過多的言語,數道魂之力放了出來,化作尖矛,把幾名想要逃竄的敵人瞬間刺穿了,

隨後吉克看向了眼前這幾百名圍在一起的女性,她們中很多人,身上都能看得到淤青,每個人的臉上,都彷彿死灰一般,

「是……吉克大人,是吉克大人,大家,是吉克大人啊,」隨著一個女性認出了吉克后,頓時,其他的女性都十分高興了朝著吉克靠了過來,

雖然她們身上並沒有任何遮擋的衣物,但此刻,彷彿是看到了希望一般,紛紛圍了過來,

「抱歉,抱歉,抱歉……」吉克不斷的重複著,他能想像得到,這些女性被俘虜后,彷彿牲畜一般被關在這裡,充當敵人的發泄工具,

倉庫里,各種味道混雜在一起,十分的難聞,吉克知道,必須帶她們離開,他迅速的說道,「大家,站起來,跟我走,」吉克說著,抱起了其中兩名奄奄一息的女性,其他的女性們也陸陸續續的站了起來,

知道眼前的人是吉克后,她們知道了,終於能逃離這地獄一般的日子,

吉克站在下水道邊,焦急的看著四周,倉庫里的女性們,一個個的進入下水道,在進去后,因為霍斯特的存在,不少女性驚叫起來,

「放心吧,那傢伙是我的坐騎,大家請小聲點,」

瑞克站在士兵們的末尾處,等待著吉克的到來,因為再過一會,太陽就要出來了,現在的情況已經刻不容緩,


瑞克的手中,還拿著一盞魔晶燈,終於,眼前一片黑暗的下水道里,傳來了陣陣腳步聲,「吉克大哥,你終於……」

瑞克頓時間轉過身,沒有再說什麼,而後他說道,「所有男人,都把上衣脫下來,遞迴來,」

瑞克馬上命令道,一些士兵疑惑的回過了頭,「不準往後看,」吉克厲聲的喊道,

而此時,男人們也明白髮生了什麼,紛紛把自己上身的衣服脫了下來,一件件往後傳遞迴去,

在過了一陣后,身後的女性們,全都穿上了還帶著微熱體溫的上衣,雖然只有上衣,但多少都能抵擋一些寒冷,

吉克和瑞克快速走到了通往海港處,城門後面的下水道口,

「待會一定要快,迅速的奪下海港停靠的船艦,一旦所有人上船后,馬上起航,瑞克,你負責開道,我殿後,」吉克迅速的說完后,頓時散發出了一道道魂之力, 「不好了,米麗大人,」一名傳令兵急急忙忙的跑了進來,

頓時間,在座的所有軍團長,臉上的神情都變得認真起來,

「說,怎麼了,」米麗問道,

「監獄里的俘虜全都被人救走了,剛剛洛桑去監獄的時候,到了監獄那,卻沒有看見監獄,只看見一條林蔭小道和一片花壇,他走過去的時候,監獄突然出現了,」那名傳令兵說完后,

「是幻覺魔法吧,」托魯說道,隨後他站了起來,一副疑惑的樣子,但隨即,他突然驚訝道,「不好,她們應該是從下水道里跑的,我們趕快去海港,」

頓時間,屋子裡的軍團長門都站了起來,快步的走了起來,

海港上,瑞克帶著幾百名士兵,朝著城門的樓梯,沖了下去,此時的海港上,停靠著波塞頓公國的海神號,其它哈斯坎帝國的船艦,都已經停在了其他的海灣處,

而在遠處的海面上,停靠著數量龐大的波塞頓公國艦隊,並沒有進入海港,

負責海港守備的敵人,面對眼前突然出現的,一群沒有穿著上衣的人,頓時從晨曦的朦朧中醒了過來,紛紛拔出了武器,沖了過去,

瑞克看了看眼前衝過來的敵人,數量最多只有三百,他率先沖了過去,面對一個衝過來的敵人,閃過了他的攻擊后,頓時抓住他的頭,膝蓋用力的飛頂過去,隨後奪去了他手中的劍,

剛剛傷病痊癒的瑞克,十分的生猛,他在躲過敵人的劍后,頓時黑色的勁氣附在劍上,朝著眼前衝過來的敵人,橫劈了過去,數名敵人頓時倒了下去,

「大家,拿起武器,衝過去,」


吉克還在下水道邊,一名名士兵從下水道口裡,爬了上來,在城門附近,巡邏的士兵發現了她們,

上百名巡邏的士兵頓時抽出武器,圍了過來,「霍斯特,大鬧一場吧,」吉克喊著,便朝著敵人沖了過去,

在知道是吉克后,哈斯坎帝國的士兵頓時停住了,紛紛想要逃跑,就在這時,霍斯特已經搶先吉克一步,躍進了敵人的中間,

在落地的一瞬間,數聲慘叫聲響起,霍斯特的渾身上下,燃起了熊熊的火焰,他張開了血盆大口,一枚枚火球從他的口中噴出,

頓時間,火光四濺,爆炸聲響起,而身後,吉克的數道魂之力,幻化成了數把小刀,他握緊雙拳,朝著敵人猛攻起來,

一百來名敵人很快的就被幹掉了,從下水道里上來的士兵們紛紛撿起了敵人的武器,朝著海港沖了過去,

此時海港上已經亂成了一片,喊殺聲引起了海神號上數千名波塞頓公國士兵的注意,船上的士兵們拿起了武器,放下了樓梯,想要加入戰局,

瑞克雙手拿著兩把劍,在敵人中,奮力的拼殺著,他們一點點的朝海港前方推進著,眼前的海神號上,已經能看到一列列士兵從船上下來,情況十分不妙,

「瑞克大人,怎麼辦,」瑞克的副官杜魯特,神色慌張的說道,眼前距離海灣處還有一段距離,

但眼前海神號上,下來的士兵已經越來越多,如果她們加入了戰局的話,她們想要奪取海神號逃離王都是根本不可能的,現在海港處的動靜,恐怕已經讓他們暴露了,哈斯坎帝國的士兵應該很快會趕過來,

海港的城門外,下水道里的士兵已經全都上來了,緊接著是女人,四周的街道上,已經開始出現一批批趕過來的敵人,情況十分的不妙,

吉克和霍斯特還在奮力的阻止著敵人,但勢單力薄,他們無法阻止從四面八方不斷湧出來的敵人,

此時敵人們已經朝著下水道口處,負責把女人們拉上來的士兵們沖了過去,

「米塞,」吉克在一拳放倒了眼前的一名敵人後,大聲的喊了起來,

此時的米塞,卻站在城牆上,他對於這裡發生的一切,十分憤慨,卻又十分的無奈,他出來之時,土精靈王已經數次嚴重的警告過他,不要和人類過多的接觸,然而,現在他不但和人類有了過多的接觸,甚至還參與了人類的戰爭,

「如果被王知道的話,我恐怕會被放逐吧,」米塞自嘲的說道,然而,此時他的臉上卻充滿了笑意,


「你難道真的要對這些人見死不救嗎,」在米塞的心裡,出現了一個聲音,數百年前,一位少女曾和他說過這樣的話,那時的他,並沒有聽從少女的話,至今他都無法忘記那名少女的眼神,

「森林啊,請聽從我的召喚,阻擋敵人吧,刺藤術,」米塞站在城牆上,高呼了起來,

眼看著一群敵人,手持利刃,朝著城門口蜂擁而至,突然間,在這些敵人的身前,亮起了陣陣綠色的光芒,一根根長滿尖刺的藤蔓,從地面上冒了出來,頓時,響起了一大片慘叫聲,

這些帶著尖刺的藤蔓,彷彿有生命一般,只要靠近的敵人,頓時便會自動纏住他們,上面的尖刺十分輕易的便刺穿了敵人的盔甲,彷彿是比鋼鐵還要堅硬一般,

米塞在施展完這個魔法后,頓時轉向了海港處,他高高的舉起了雙手,眼前波塞頓公國的敵人,已經馬上就要和瑞克帶領的士兵接觸了,

「瑞克,帶著你的人往後退,」米塞在城牆上,高聲的喊道,

在聽到米塞的聲音后,瑞克頓時喊道,「大家先退回去,」

米塞的手中,亮起了陣陣土黃色的光芒,他的口中,不斷的念著拗口的精靈語,眼前衝過來的敵人已經越來越近,米塞的臉上顯得十分焦急,

他的魔法還沒有準備完畢,就在這時,一個黑色的身影,劃過了米塞的頭頂,吉克奮力的扇動著背上的黑色羽翼,隻身一人,朝著海港上,如同潮水般,涌過來的兩三千名士兵飛了過去,

吉克的雙手裡,幻化出了兩支長矛,在到達敵人前方的上空后,他整個人朝著海港處波塞頓公國的士兵俯衝了下去,

波塞頓公國的士兵,在看到一個黑色的影子,快速的朝著他們俯衝過來后,頓時愣住了,吉克手中的兩隻長矛,在即將到達地面的一瞬間,投了出去,

「轟隆」的一聲,由魂之力構成的兩隻長矛,帶著十分巨大的力量,飛入了波塞頓公國的士兵中間,

頓時,一排排敵人被長矛貫穿,威力巨大的長矛在貫穿了上百名敵人後,「砰」的一聲,插在了地上,隨後爆裂開來,魂之力幻化成的長矛並沒有因此而消散,反而,一粒粒黑色的魂之力碎片,向著四周極具殺傷力的迸發開來,

頓時,波塞頓公國的士兵中,鮮血飛濺,慘叫聲四起,吉克轟然的落在了地上,他雙手的拳頭頓時解決掉了幾名士兵,隨後數道魂之力流了出來,

米塞看著在敵人堆里,造成了巨大傷害的吉克,正在隻身一人,奮力的阻擋著敵人的進攻,他雙手裡的魔力,越聚越多,似乎在醞釀著一個強大的魔法,

再次回望了一眼身後,雖然有著刺藤術的阻止,但大批的敵人已經圍了過來,而這時,天空中,一條巨大的翼龍,緩緩的飛了過來,

「吉克,快點回來,」米塞大喊道,

吉克頓時間躍了起來,背上的羽翼再次張開,飛上了天空,然而,在一瞬間,他看到了,米諾斯正騎著那條巨大的翼龍,從遠處的天空飛過來,

吉克心裡知道,十分的不妙,而海面上,遠處停泊著的船艦,似乎已經發現了海港上的騷亂,有的已經開始揚帆,他直直的朝著米塞背後的天空飛了過去,

「石錐風暴,」隨著米塞的聲音響起,在眼前波塞頓公國的敵人上空,頓時出現了一團彷彿雲彩般的土黃色魔力聚合體,

在一瞬間,一根根石錐彷彿大雨般,從上空降落了下去,頓時,海港下面的波塞頓公國士兵,陷入了極度的恐慌中,一根根尖銳的石錐砸了下來,數百名士兵頓時被刺穿,砸倒,

瑞克看著身後,已經沒有從城門處下來的人,所有人都已經從下水道里出來了,眼前雖然石錐還在從空中落下,但數量已經減少了很多,

「所有人,跟我來,」瑞克說著第一個沖了過去,

魯克公國的士兵和女人們開始奮力的奔跑起來,從已經滿地屍體,不斷**著的波塞頓公國士兵中間,快速的穿了過去,

「快點起錨,不能讓她們奪取船隻,」海神號上,留守的士兵們,開始忙亂了起來,船錨開始一點點的被拉了起來,

瑞克眼疾手快,第一個衝上了船,手中的雙劍,頓時幹掉了數名敵人,他朝著起錨處奔跑了過去,一路過去,他運動了全身的勁氣,面對著襲來的敵人,毫不猶豫的把對方斬殺,

吉克剛剛看到米諾斯,一瞬間,米諾斯便凌空揮動長槍,一道快如閃電般的半月形勁氣,頓時襲向了吉克,

吉克側身躲開,手中放出了數道魂之力,握緊了拳頭,背上的翅膀頓時扇動起來,他在空中大喝一聲,在接近翼龍的時候,米諾斯站在了翼龍的背上,

就在這時,眼前的翼龍突然張開了細小的嘴,一股灼熱的氣流,在電光火石間噴向了吉克,頓時間,吉克的肩頭被穿了一個小窟窿,但吉克已經接近翼龍了,他不管不顧的朝著眼前的翼龍頭部,一拳打了上去, 「砰」的一聲.吉克的拳頭狠狠的打在了眼前的翼龍頭部.頓時間.伴隨著一陣哀嚎聲.翼龍被這股巨大的力量擊中.背上的米諾斯隨著腳下翼龍的搖晃下落.險些站不穩.他半蹲下身子.手中的長槍.直直的朝著眼前的吉克臨空刺了出去.

一道尖錐狀的勁氣頓時襲向了吉克.

空中.在一陣黑色的勁氣光芒閃過後.吉克的肩頭.已經變得血肉模糊.這樣強大的力量讓他整個人直直的朝著海港處.掉落了下去.

米諾斯只手緊緊的嵌住了正在下落的翼龍.身上的鱗片.身邊的氣流不斷的在呼嘯著.自己的坐騎似乎因為剛剛吉克那猛力的一擊.意識已經開始模糊.龐大的身軀正在垂直的落下.

「拉魯.你行的.飛起來.好孩子.飛起來.」米諾斯不斷的在呼喊著.此時.就在翼龍已經快要落到下面的一間房子的屋頂時.猛然間.已經陷入了昏迷的翼龍.再次張開了巨大的羽翼.扇動了起來.

「砰」的一聲.在減緩了落下的力道后.翼龍滑過了屋頂.隨後重重的摔向了一間屋子的牆壁.頓時間.房屋被龐大的身軀撞得塌陷了下去.米諾斯被衝擊力甩得飛了出去.

接連在街道上.翻滾了好幾下.才終於停了下來.隨後米諾斯站了起來.他在落地的一霎那.就已經在全身包裹上了渾厚的勁氣.雖然沒有受到皮外傷.但這時.米諾斯感覺到了肩頭的地方.脫臼了.裡面的骨頭已經裂開.陣陣刺痛感傳來.

「拉魯.你還好吧.」米諾斯快步的跑向了撞塌了房屋.翼龍落在地上.一動不動.在檢查了自己的坐騎后.似乎只是受了點輕傷.米諾斯急切的臉色才稍微舒緩了些許.

吉克背上的羽翼消散了.他整個人直直的朝著海港處.摔落了下去.吉克顧不得全身的疲勞與傷痛.想要再次張開羽翼.但此時.魂之力的枯竭感.讓他十分的無力.

吉克如同隕石一般.劃過了海港的城門處.米塞頓時間抬起了雙手.就在這時.一個燃著火焰的影子.從米塞的身邊竄過.從城牆上高高的躍了出去.

霍斯特在看到吉克在空中被擊落的一瞬間.身上的火焰頓時暴漲.一瞬間便憑藉著尖利的爪子爬上了城牆.

在空中.霍斯特準確的.一嘴叼住了吉克.隨後一人一獸朝著海港處直直的摔了下去.

霍斯特四肢收縮.在落地的一瞬間.頓時發出一陣「轟隆」聲.石板鋪成的地面頓時被霍斯特龐大而有力的身軀.砸得裂開.沙石頓時隨著裂開的地面.大片大片的飛起.

霍斯特朝著北面.在巨大的慣性下.滑行出去.就在這時.在霍斯特的身後.一根根粗壯的藤蔓.長了出來.編織成網狀.霍斯特穩穩的撞在了網狀藤蔓上.停了下來.

米塞在看到眼前的兩人安全的著地后.頓時感覺到了身後.以及身邊的地方.出現了大量的魔力波動.他頓時化作一陣泥漿.遁入了地面.一枚巨大的火球從他的頭頂劃過.

緊接著.地面上.一根根尖銳的冰刺突然戳了起來.此時的城門處.大批的士兵.哈斯坎帝國的軍團長和波塞頓公國的軍團長們.都已經趕了過來.身後跟著十多名魔法師.

在目的了米塞消失在城牆上后.「必須阻止他們.」托魯說著.快步的奔跑了起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