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旁的錢多知道自己又犯錯了,一臉愧疚的擡頭看了一眼王龍,旋即又把頭低了下去。

王龍他們走進電梯,直接下去了。

王剛來到禿子的面前,對着禿子掃臉就是一巴掌,啪的一聲響徹整個走廊,王剛憤怒的吼道“你他媽想找死嗎?”

禿子的臉上瞬間出現了一個手印,禿子嘴角流出一絲血液,用手摸着臉,低着頭,不說話,他對王剛已經不抱任何的希望了,指望王剛爲自己報仇已經不可能了,禿子咬着牙,低着頭人忍耐着面前這位曾經讓他無比尊敬而又佩服的五體投地的老大,此刻,禿子卻在心裏無限的鄙視這個老大,看不起王剛。

“難道我不想找回場子嗎?他腰裏彆着槍!像你這麼衝動只會誤了大事!”王剛再次吼道,剛纔王龍起身的時候,他猛然發現在王龍的腰間別着一把黑黝黝的手槍,他心頭一驚,不知道王龍葫蘆裏到底賣的什麼藥,既然是跟自己談判爲什麼還要帶着槍?

王剛的心裏一直嘀咕,更多的是害怕。

禿子一聽王剛的話,忙擡頭看着王剛,難道他錯怪王剛了,其實王剛一直就想報仇,只是還沒有找到合適的機會。

“剛哥您的意思的……”禿子有些興奮的看着王剛。

王剛明白禿子想要說些什麼,擺手制止了禿子的話,語氣變的平緩“行了,帶着你的人回去吧,有事我會通知你的,記住千萬不要再輕舉妄動,不但不會對事情起到積極作用,自己也會有危險。”


王剛適時的關心了一下禿子。

禿子的內心十分愧疚,爲剛纔自己有那些想法感到無比自責,原來心目中的剛哥依然沒變,禿子興奮的迴應了一聲,帶着人就下去了。

王剛回到自己的辦公室,又點上一根雪茄,深深的吸了一口,良久煙霧才從他的鼻孔和嘴裏冒出來。

他心裏非常清楚禿子的想法,他的內心壓根就沒想過報仇,因爲他明白,他和王龍的實力差距很大,這個倒不是從人數上看的,一句話,他王剛不想死,做任何事之前首要條件就是要保證自己的安全,但他從王龍的眼睛裏看到,王龍真的會把命豁出去,都說橫的怕不要命的,這句話一點都不假。

但他又必須把禿子穩住,禿子畢竟廢了一條腿,不拿出態度來,手下的其他兄弟心裏也會有看法的,自己的威望也會有所下降。

至於以後的事,走一步看一步吧。王剛又吐出一團煙霧,轉身看着外面L市繁華的夜景,又陷入了沉思。 奔馳商務車上,錢多一直一動不動的坐在那裏,一句話也不說,時不時擡頭看一眼王龍的背影,旋即又把頭低了下去。


虎子坐在副駕駛室,程鶯也是不說話,車裏的氣氛顯得異常安靜,這讓錢多感覺渾身不舒服。

到了海天別墅,虎子先行一步,上去了,王龍把程鶯和錢多留了下來,這一點完全在錢多的意料之中。

錢多不敢看着王龍,等到王龍把車停在了車庫,回到他們面前的時候,程鶯剛要主動把責任攬到自己身上,王龍一伸手,程鶯明白什麼意思,就不再往下說了。

王龍皺着眉頭,看着錢多“有什麼要說的?”

王龍的語氣透着一股威嚴,讓錢多感到一陣不安。

“對不起龍叔,我不該拉着程鶯一起跟蹤你們,差點出了事,我知道錯了。”錢多說話的聲音越來越小,內心裏也已經覺悟了。

“我不是故意有事瞞着你們,只是這件事和你們沒多大的關係,而且這種事不知道會發生什麼,結果是不可預知的,如果今天要不是我和虎子,你們倆會怎樣?”

錢多擡頭看着王龍,王龍一臉憤怒的盯着他,錢多更是一臉歉意,眼睛可憐的眨巴眨巴,像個犯了錯的孩子。

王龍看見錢多的這個樣子也就不再繼續罵他了,語氣稍微緩和了一下“好了,我不希望再有下次,該讓你知道的,我會讓你知道的,瞞着你的是爲了你們的安全。”

王龍一擺手直接上樓了,錢多看了一眼程鶯,安穩的跟在了後面。

到了房間,錢多很自覺的又開始了王龍教給他的那些訓練項目,這次錢多做的格外努力,不但超額完成了那些項目,今天做的動作也是很標準,做完之後,錢多衝了個澡,直接就回房間睡覺了,明天就開學了。

王龍把虎子叫到了陽臺,把陽臺的門關上,王龍雙手扶着陽臺上的圍牆,看着夜景,忽然冒出一句“虎子,這裏的事情,暫時教給你了,明天一早我就要回W市了,我的事情有些急,我必須回去處理一下,我也不敢確定需要多久,程鶯那裏,我明天會告訴她的。”

虎子一愣,他沒想到王龍會這麼快回去,所以還是有些擔心的問道“那個王剛,不會再找程鶯的麻煩了吧?”

“應該不會了,從他的眼神中我可以看的出來,其實他也挺怕我們的,但凡事都有萬一,如果他真的繼續來鬧事,你必須保護好程鶯的安全,哪怕豁出了性命,也要保證大小姐的安全。”王龍一臉嚴肅的看着虎子。

虎子堅定的點點頭“放心吧,龍哥,我不會讓程鶯出事的。”

虎子轉頭看了眼王龍,試探性的問道“龍哥,你的事需不需要幫忙?”

王龍皺着眉頭看了眼虎子,嚴厲的眼神把虎子嚇了一跳。

“我自己可以解決,真的有事的話……”王龍低下頭頓了頓繼續說道“我會通知你的。”

簡單的聊了幾句,王龍和虎子各自回房休息了,虎子的那幾個哥們,虎子安排他們在附近一家賓館住着,本來王龍讓他們就在別墅裏住着,反正有的是地方,但虎子鑑於程鶯是女的,有諸多的不便,所以虎子就把他們安排到了外面,這樣也好,虎子的那幾個哥們在王龍面前總是顯得特別拘謹,這下倒好了,給了他們自由的空間。

第二天一早,王龍開車去送程鶯錢多去學校,路上王龍囑咐他們“以後程鶯你替我監督着錢多,每天的訓練課程除了我教給你的那些,還有一些額外的我都告訴虎子了,他會告訴你做什麼的。”

錢多一副精神抖擻的模樣“放心吧,龍叔,我不會放鬆自己的!”

“程鶯,以後做事不要魯莽,約會低調。”

“知道了,龍叔。”

程鶯感覺今天的龍叔有些奇怪,怎麼今天他這麼多話呢,平時,一路上龍叔都不會跟他們說一句話。

異界鐵血商途 ,安靜的坐在那裏,自從那次事件之後,程鶯對王龍已經非常的依賴了,對王龍的任何話她都言聽計從。

“我今天就回W市了,有些事情需要我回去處理,我不能確定幾天能夠回來,我處理完事情就會趕回來,我不在的這段時間裏,你們自己照顧好自己,記得千萬不要惹事。”王龍還是有些擔心的再次囑咐道。

“龍叔那你儘快回來吧,你這麼一走,感覺突然心裏空蕩蕩的。”程鶯感到很驚訝,但她沒有完全表現出來,一直以來,王龍就是她的精神支柱,因爲從小到大,在她看來,沒有龍叔解決不了的事情,有龍叔在,任何事情都不再是難題,王龍突然告訴她要回W市,對她來說確實是一件挺突然的事。

程鶯剛纔還滿臉笑容這下瞬間沮喪起來,變得悶悶不樂起來。

王龍的離開對於錢多來說並沒有那麼傷感,但錢多還是感到有些突兀,王龍在身邊,就相當於有個高手在身邊保護着自己,突然離開,也是有種悵然若失的感覺。

到了學校門口,王龍和程鶯錢多面對面站着,程鶯情不自禁的眼淚流了出來,看着王龍,依依不捨的說道“龍叔,你要趕快回來,你不在的日子裏我會想你的…”


程鶯再也控制不住自己淚水,瞬間痛哭起來,一下抱住了王龍。

堂堂一個錚錚大漢,鼻頭一酸,竟然也差點流出眼淚,王龍用手輕撫着程鶯的頭髮,安慰道“龍叔答應你,辦完事立刻就趕過來,好啦,我又不是不回來了,別哭了。”

王龍幫程鶯擦了擦臉上的眼淚,錢多這才發現,原來王龍不是僅僅會用拳頭解決問題,居然還有這般溫柔體貼的照顧。

王龍此刻在錢多眼裏,不是程鶯的保鏢,而是程鶯的父親。

錢多哪裏知道,程鶯對於王龍的感情可能真的是要更深於她的父親,因爲自從程鶯懂事以後起,陪在她身邊的人就是王龍,而不是她的父親,這次王龍和程鶯分別,還是這麼多年來出現的第一次,要不是王龍這件事異常重要,他也不會拋下程鶯,獨自回W市。

程鶯的情緒慢慢的恢復了,王龍又露出一臉嚴肅的表情來“錢多,你是一個男人,很多事你必須要主動承擔責任,我不在的這段日子裏,我希望你把程鶯照顧好,男人是不應該讓女人當他的保護傘的!”

錢多咬牙,重重的點點頭。 錢多來到教室,一點都提不起任何的學習慾望,往座位上一坐,直接就趴在了桌子上。

就在錢多趴着快要進入夢鄉的時候,就聽見撲通一聲,嚇了錢多一跳,錢多忙轉過頭看去,原來是王濟一。

再看王濟一那一臉的沮喪表情,錢多瞬間就明白了,王濟一還沒有從失戀中走出來。王濟一一屁股坐下來,把課本往桌洞一塞,也直接趴在了桌子上。

本來錢多不想多說什麼的,可是看着王濟一這個頹廢的樣子,氣就不打一處來。

“王濟一,你丫能有個男人樣子不?不就一個女人嘛!至於嘛!怎麼你的世界裏沒女人你會死啊!”錢多衝着王濟一大吼大叫起來。

王濟一擡起頭看着面前的錢多,一副茫然的樣子“你說什麼呢?我昨天吃壞肚子了,拉了一夜,現在還難受呢!哎吆,我草!”

王濟一罵了一句,雙手捂着肚子,躬着腰,直接從教室後門出去了。

等到王濟一再次捂着肚子回來後,錢多一臉笑容,感到有些歉意道“那我錯怪你了,我還以爲你還沒從那個小蝶中走出來呢!”

錢多一拍王濟一的肩膀。

“我草!你把我想成什麼人了!不就是一個女人嘛!我王濟一還能缺了女人?笑話!”王濟一把頭一仰,一副早已脫胎換骨的模樣。

這時,從門外傳來一個女人的聲音“王濟一。”

聽見這個聲音,錢多渾身一哆嗦,雞皮疙瘩立刻佈滿全身,那是因爲,這個聲音實在是太嗲了,讓人真的是受不了。

錢多和王濟一同時回頭看去,我去!這不就是那個傍上一米九的大個,直接把王濟一甩了的那個小蝶嘛!

王濟一看見是小蝶,先是一愣,旋即露出特別賤的笑容,此刻肚子也不疼了,騰的一下從座位上站了起來,直接就奔過去了。

錢多當即就狠狠的鄙視了一下王濟一,虛僞。

本來錢多不想去摻和他們兩個的事,只是錢多用餘光往門外一瞥,竟然也發現了那個一米九的阿聯。

錢多也迅速站了起來,他是擔心王濟一會被那個阿聯打壞了,儘管他去了,也不是那個阿聯的對手,但好歹是哥們,錢多可不是那種看着自己兄弟被人欺負卻做旁觀者的人。

錢多往教室後面看了一眼,發現也沒有趁手的傢伙,索性,空手出去吧,大步直接跟着王濟一就出來了。

出來後,錢多站到王濟一的身旁,眼睛一直盯着那個大高個阿聯,這個時候,錢多發現,他和阿聯的海拔懸殊真的挺大的,如果想看着人家的眼睛,脖子都仰酸了。

“王濟一,對不起,一切都是我的錯!其實,其實他是我哥!”小蝶做出一副要流出眼淚的模樣,還用手擦了擦他眼睛周邊乾燥的皮膚,錢多一看就是裝的,直接投去不屑的目光。

“對!我是她哥!前幾天多有得罪,實在抱歉!在這裏跟你們對不起了!”阿聯面對着我們深深鞠了一躬。

錢多當時就蒙了,這時唱的哪出啊!負荊請罪? 我對錢沒有興趣

正當錢多思考的時候,王濟一竟然雙手扶起阿聯的胳膊,臉上沒有一絲的生氣,還自我感覺胸懷寬廣的說道“人嘛!總會犯些錯誤的!”

王濟一說話期間還不忘眼睛一直盯着旁邊的小蝶。

“那你以後還願意做我的男朋友嗎?”小碟在那裏細雨輕聲的問道。

王濟一強壓制住自己內心的喜悅,一副很平穩的回答道“如果你願意的話,我無所謂。”

就這樣,王濟一竟然又和小蝶和好了,而且劇情也太他媽狗血了吧,竟然沒有一點的曲折,就這麼和好了?


錢多一直深深不能理解,就王濟一這種人,大學城裏隨便就能抓一大把的,怎麼偏偏就是王濟一呢,而且,阿聯和小蝶從幾天前的情侶突然就變成了兄妹,我草,這屬不屬於**啊!

就在錢多百思不得其解的時候,阿聯開口了“有件事想請你們幫忙!”

錢多一聽,得意的露出了笑容,果然,他們是有目的的。

“能幫我找到那天晚上一腳把我踢飛的那個人嗎?”

錢多一聽,立刻警覺了起來,他說的不就是龍叔嗎?難道他是想找龍叔報仇?不行,龍叔的事絕對不能泄露給他們!

王濟一側頭看了眼錢多,被錢多一個兇狠的眼神還了回去,王濟一隻是笑着看着阿聯,不說話。

“你們找那個人幹嘛?”錢多斜眼瞪着那個阿聯,時刻觀察着他臉上的表情,從中可以知道他的一些目的。

“是這樣的,我呢,一直就是個功夫迷,之前一直覺得跆拳道厲害,所以就練起了跆拳道,自己也算小有成績,在一些大賽上也獲得過一些名次,從這個時候起,我也就認爲自己的功夫已經非常了得了,可是自從那天晚上被那個人一腳踢飛後,我才明白,其實我還不夠,也就是從那個時候我就下定決心,我要拜那個人爲師,跟他學功夫,雖然我不知道他那是什麼功夫,但厲害就行了,其他的我也不管!”

阿聯說的有模有樣,錢多聽他說這話,感覺這人智商有些偏低,總之有點傻傻的感覺,或許是大智若愚?

錢多心裏得意的笑了,龍叔是你隨便能拜的師傅嗎?笑話!現在龍叔可就收了自己這麼一個關門弟子!想要跟他學功夫,美得你!

既然有這麼個機會,錢多哪能白白浪費掉,錢多擺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瞬間擡頭挺胸,連腔調都變了“他是我龍叔,他從來不收徒弟的,恰巧龍叔最近出差了,得過幾天才回來,如果你真的想見他,等到他回來了,我幫你引薦吧。”

錢多這話說的那叫一個老氣橫秋,直接就是一副長者的身份,他就是把自己當師兄了,在這裏給小師弟訓話呢!

阿聯一聽,直接樂了,雙手抱拳放在胸前,還真有練武的那個架勢,忙感謝道“多謝兄弟了,敢問兄弟貴姓?”

錢多一臉得意“錢多!就是很多錢的錢多!” 就這麼,也不知是上天眷顧王濟一還是王濟一走了狗屎運,小蝶在離開王濟一幾天後,主動提出和好,王濟一壓根就沒從失戀的痛苦中走出來,這下更是欣喜若狂,剛纔還鬱鬱寡歡,現在就是一副生龍活虎的狀態了。

王濟一左手拿着鏡子,右手拿着梳子,在那裏又開始自顧自的自戀起來。

錢多對於王濟一的這種表現,唯有遞給他一個鄙視的眼神,其他的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好了。

中午放學後,錢多來到程鶯的教室門口,他知道王龍一走,程鶯的心情肯定不好,所以打算陪着程鶯一起吃點東西。

程鶯從教室裏出來,滿臉悲傷,錢多早知道會是這種結果,忙上前一下摟住程鶯,滿臉笑容的說道“我知道有一家飯店,做的魚特別好吃,咱們今天去嚐嚐!”

程鶯微微擡起頭,勉強的露出一絲笑容“好啊。”

錢多苦笑一下,拉着程鶯往校外走去,一路上錢多都在不停的想,要用什麼辦法把程鶯逗開心。

可是一直到了學校外,錢多依然沒有想到什麼方法,到了馬路邊上,倆人並排走着,誰也沒有說話,錢多時不時的看程鶯一眼,程鶯依然面無表情的走着,突然錢多腳下一沉,還沒來的及叫出聲來,撲通一下一頭扎進了下水道里。

當時,錢多就覺得眼前頓時漆黑一片,而且陣陣惡臭襲來,旋即感覺有人拉他的腿。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