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旁的車璐,身處在山林之中,雖說不怕,但也覺得髒兮兮的,難受至極,禁不住拉緊了自己男人的胳膊,說道:“要不我們先回去吧?讓酒店喊些人出來山裏找……”

“孟子健倘若真出了事,現在回去酒店喊人,再過來,恐怕已經來不及了……我們隨李兄弟往裏頭走走看吧!”導遊阿索朗說道。

他從小在山裏生活,自然知道,若是在山裏走丟了,應該趁早去尋,要不然……時間拖長了,人越走越深入山林之中,反而更不好找。

況且,現在回酒店裏頭搬救兵,來來回回,再聚集好人,進山去找,耗時下來,最起碼半個小時。

半個小時的時間,如果孟子健真是遇上了野獸什麼的,早就被叼走了。

“你們要是害怕,想走,可以先走……孟子健是我兄弟,我可不能丟下他。”牛亮亮撇了方鵬和車璐一眼。

“你放心,我們不走。”方鵬冷笑一聲,說道:“我倒是要看看,是不是這山裏頭,真有鬼。”

說話之間,他攥緊了拳頭,一臉傲然。

幾人連忙跟着李長生,朝着大山深處走去。

李長生走路的速度,十分快,長年在山中尋路,即便是沒有照明設備,他也能快過尋常人。

導遊阿索朗自小在山中生活,走起山路來,也不慢,不過心頭對李長生卻是暗暗吃驚。

後頭幾人,緊緊跟着,顯得有些吃力。 幾人往着山林深處走。

沒多事,順着西南方的位置,卻是發現了血跡。

“這……李兄弟……你們快看……”杜必書瞪大了眼睛。

這血跡,是他發現的,似是被拖拽的痕跡,上看去還是新鮮的。

“看這樣子,真遇上了野獸了。”方鵬即便對鬼神那一套不相信,不過看見血跡之時,也不禁皺了皺眉頭。

一旁的車璐,身子微微一顫,似是有些害怕,說道:“野獸?這山裏……會有什麼野獸?”

對於她來說,野獸可比鬼怪可怕多了。

見鬼這東西,有人見過,有人沒見過,可但凡是個人,都知道野獸不是好惹的。

導遊阿索朗眉頭緊皺,說道:“這裏的山裏,什麼野獸都有可能遇到,我看……我們得趕緊加快步伐了……”

話一說完,便要朝着前面繼續前進。

“等等……”

李長生的聲音,卻是突然響起。

衆人一怔,朝着他看去。

只見李長生緩緩地蹲下身子,仔細看那留下的血跡,用手輕輕沾染了一些,放到鼻息之下嗅了嗅。

“這是血,不需要嗅。”杜必書連忙說道。

傻子都猜得到,這地上的血痕,必定是孟子健留下的。

“李兄弟,你要幹什麼?”導遊阿索朗看到李長生這副樣子,也有些奇怪了。

李長生冷冷一笑,似是突然明白什麼,說道:“這不是血。”

“不是血?”

衆人一聽,吃了一驚。

“這不可能……這若不是孟子健的血跡,又會是什麼?”牛亮亮似是不相信。

“若我沒猜錯的話,是有東西,故意要引我們來。”李長生緩緩地說道:“說不定……連我們聽到的那一聲叫喊,也不是孟子健發出來的……他恐怕,連喊的機會都沒有。”

他話一說完,衆人都怔在那裏,似是不敢相信。

“不可能……這不可能……胡說八道,你莫非又想宣揚你那一套鬼神理論不成?”車璐此時有些驚恐,臉上露出了怒意。

對於她來說,看到血跡的那一刻,基本上可以斷定,這山裏必定是有野獸,可好死不死,眼前的這個人,這時候還要說一些天方夜譚的話。

杜必書一時之間,也將信將疑,顫顫地說道:“李兄弟……現在救人要緊,可不要亂說話……這若不是血跡,這是什麼?”

他心中雖然對李長生有些信任,但此時,也難以接受地上的血痕,竟然不是孟子健所留下的血跡。

牛亮亮冷“哼”一聲,似是有些生氣,說道:“你們當時急着回住所,就我一人,在篝火旁等我兄弟,那一聲叫喊,我聽得清清楚楚,就是我兄弟孟子健發出來的……你現在卻又說不是他喊的,你到底什麼意思?”

李長生冷冷一笑,說道:“但凡是些有道行的生物,都可以發出‘魅惑之音’用來蠱惑人心,孟子健若當真遇上他們……恐怕連呼救的機會都沒有,就被放倒了,哪裏還能喊出聲來?”

“胡說八道,胡說八道……我看你,分明是故意在拖延時間,不想救人。”方鵬此時怒了,一下子走上前來,想要拽住李長生的衣領子。

誰知道他的手,剛剛抓住李長生的衣領子,卻是感覺到手中像是抹了牛油一般,滑溜溜的,李長生整個人微微向後退了一步,一下子便掙脫了他的手。

“你……”方鵬怒火頓時生起,還想再上前來給李長生一巴掌。

“別激動……別激動……”導遊阿索朗一見,連忙擋在兩人中間,說道:“當務之急,是救人,不是在這裏胡鬧……”

他這麼一說,方鵬撇了他一眼,冷冷“哼”了一聲,指着李長生說道:“等出了這林子,我再教訓你。”

他仗着自己一身肌肉,自然是信心大漲,對於李長生這樣看上去弱不經風的人來說,他方鵬一個能打十個。

李長生面色冷峻,淡淡地說道:“你若不相信我,大可自己聞聞,看看這地上的血痕,是不是鮮血。”

導遊阿索朗聽罷,眉頭一皺,似是有些遲疑,隨後也連忙蹲下身子,用手指輕輕在地上那血痕之上滑過,沾染了一些鮮血,放到鼻子下面嗅。

但凡鮮血,都有血腥味,這個騙不了人,一聞便可知道。

但是導遊阿索朗,卻是一點血腥味都聞不到,手上沾染的鮮血,就如同無味一般,任他怎麼嗅,也嗅不出來。

這一下,他整個人也怔住了,似是不敢相信。

“導遊?”杜必書心存疑惑,喊了一聲。

導遊阿索朗擡頭看向幾人,說道:“這確實不是鮮血。”

“什麼?”

幾人吃了一驚,頓時面面相覷。

“這不可能……不是鮮血,是什麼?”牛亮亮似是不敢相信。

此時,山林之中,一陣冰冷的寒風吹來,吹在衆人身上。

一股寒意,似是一下子涼在了脊背之上。

李長生當真不是胡言亂語?

這一下,這幾人都有人發懵了,也不知道到底怎麼回事。

“啊……”

就在這時,卻見車璐,突然發出了一聲驚叫。

她整個人,此時猶如一個驚慌的小麻雀一般,一下子緊緊地抱住了自己未婚妻方鵬。

“怎麼回事?”

幾人頓時都被嚇了一跳。

方鵬連忙抱住車璐,安慰道:“不怕……不怕……你怎麼了?”

“那裏……那裏……有人……有人……”車璐用手朝着密林深處的一個黑暗角落指去,臉上露出了驚慌的神色。

“有人?什麼人?”導遊阿索朗吃了一驚,連忙問道。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車璐整個人驚慌失措,顫顫地說道:“我看到有一雙眼睛,看到有一雙眼睛……看着我們……看着我們……”

李長生眉頭一皺,似是也察覺到有些不對勁,急忙朝着車璐所指的方向看去。

杜必書和牛亮亮,此時也將手機上的照明燈,朝着那個黑暗的角落照去。

燈光照去,卻是空無一人,整個山林之中,似是除了在場的這幾人,哪裏還看得到什麼人影?

“你疑神疑鬼,會不會看花了眼?”方鵬眉頭一皺,問道。

“不會……不會……”車璐整個人身子發抖,說道:“我絕對沒有看錯……沒有看錯。”

看到她這副驚恐的模樣,一時之間,衆人禁不住倒吸了一口涼氣。 “什麼人在那裏?裝神弄鬼的……給我出來……”

方鵬似是有些怒意,朝着山林裏頭,怒吼一聲。

整個山林之中,似是他的聲音,不斷迴盪,卻是沒有任何迴應。

“看看去……”

牛亮亮說着,拿着手機照明,便朝着車璐所指的方向走去。

幾人連忙跟在他的身後頭。

衆人走了十多步,卻是什麼都沒看到,一時之間,都怔住了。

“會不會?真看錯了?”牛亮亮有些狐疑,看了車璐一眼。

“我……我……”車璐也有些懵了,不敢確定是不是自己真看錯了。

剛纔她明明看得清清楚楚,可這會兒,這裏真沒人。

“難不成?真有鬼?”

導遊阿索朗整個人,低聲說了一句,看向了李長生。

“什麼時候了?還扯這些?”方鵬似是有些氣憤,指着李長生,說道:“要是真有鬼,你讓它出來……我可不相信鬼神這一套。”

щшш ¸т tκa n ¸¢o

話一說完,他整個人,似是情緒有些激動,一下子攥緊拳頭,朝着前方的山林走去。

邊走邊喊道:“有本事出來……別藏着……要真是鬼,我能一拳打死它……”

衆人面面相覷,一時之間都有些愕然。

就在這時,整座山林之中,四周的樹葉,同時被風吹動。

一股妖風,“嗖”的一下,颳了過來,發出了“刷刷”的聲響。

幾人心神一顫,似是都被駭住,連忙朝着四周環顧。

“吼……”

密林深處,傳出一聲巨大的嘶吼聲,似是野獸的咆哮。

“這……這是什麼?”

牛亮亮整個人嚇得雙腿一軟,差一點癱坐在地上。

導遊阿索朗也被驚住,臉上神色凝固,顫顫地說道:“聽上去……像是……獅子的叫聲……不對……山裏怎麼會有獅子?這……什麼東西?”

他話未說完,也怔住了。

幾人瞪大了眼睛,朝着前方的密林深處看去。

只看見一雙幽綠色的眼睛,在黑暗之中閃爍,正朝着這個方向看來,盯着這裏的幾人。

幾人還未反應過來,只看見黑暗之中,那雙詭異的眼睛,一下子動了。

一個黑影,一步邁步,踏在地面之上,山林之中的枯枝散葉,發出了“咔擦”的聲響。

只看見一個人身獅頭的生物,出現在了衆人的視線當中。

禁鬼,是禁鬼。

這一刻,所有的人,倒吸了一口涼氣。

就連方鵬,剛纔一臉的不信邪,這一刻,整個人也瞪大了眼睛,似是呆住了。

要是從黑暗之中,出來的是一隻野獸,那麼,就算是大黑熊,恐怕方鵬也不會如此驚詫。

但……但是……從黑暗之中走出來的,竟然是一隻人身獅頭的動物。

“禁鬼……是禁鬼……”

導遊阿索朗只感覺自己頭皮發麻,臉上驚恐的神色,越發扭曲,似是在這一刻,他突然想起了自己小時候所看到的一幕,那種恐懼的陰影,一瞬之間猶如黑夜一般,將他整個人完全籠罩住。

“李……李……李兄弟……”杜必書整個人連連後退,一時之間,也驚住了,連忙喊着李長生。

“你……你不是會抓鬼嗎?”牛亮亮整個人冷汗直流,連忙說道。

一時之間,幾人都朝着李長生看了過來。

車璐更是嚇得癱坐在地上,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真有鬼?

這……莫說是她的,大家都不相信。

可眼前的這一切,確確實實出現了。

“莫怕。”李長生冷冷一笑,整個人身形一晃,一下子到了前面方鵬的身後,用手拍在了他的肩膀上。

方鵬整個人身子一顫,嚇了一跳:“你……你……你要幹什麼?”

李長生淡定地說道:“你剛纔不是說,要是真有鬼,你一拳打爆他嗎?這禁鬼就交給你了……憑你的身材,打贏他,不難……”

“我?”

方鵬整個人一下子怔住。

他剛纔的話,都是生氣時候的氣話,可當不了真。

就算他真的能打贏禁鬼,可是這樣一種奇特的生物出現在眼前,他早已經嚇得雙腿癱軟了,哪裏還提得起力氣來?

李長生卻是微微一笑,點了點頭,說道:“不錯,你表現的機會到了……千萬別錯過……”

“李……李兄弟……”方鵬頓時蔫了,整個人哭喪着臉,看着李長生。

面前,那隻怪異的生物,正爆發出兇狠的殺意,眼神之中,幽光閃耀,越發變得詭異,一步一步,朝着李長生和方鵬走來。

李長生目不轉睛,看着眼前的禁鬼,對着一旁的方鵬說道:“你可要狠狠地打,將這禁鬼殺了……千萬別慫……要不然今天晚上,恐怕我們都走不出這裏。”

“啊?你……你說什麼?”方鵬整個人額頭之上,已經冒出了豆大的汗珠。

還沒等他想明白李長生所說的話,下一秒鐘,他就看到了。

四面八方的山林之中,都發出了“嘩嘩”的聲響,一雙又一雙幽綠色的眼睛,在黑暗之中出現。

在場幾人,渾身一顫,只覺得比被狼羣包圍了還要可怕。

不到片刻的時間,只看見五隻禁鬼,從山林的黑暗之中,鑽了出來。

狼頭、虎頭、熊頭、狗頭、蛇頭都齊全了。

禁鬼的單獨作戰能力較弱,一對一的情況下,未必能完全有把握擊殺人類。

而這些禁鬼,如今找到機會,瞄準了這些人類,自然是要設下圈套,引幾人進來,然後聯合出手。

“這……這麼多……”

車璐被嚇得花容失色,想死的心都有了。

眼前的這一幕我,安全超出了她的想象,顛覆了她的認知。

導遊阿索朗自小在深山之中生活,對於這種傳說,聽了不下一百遍,算是幾人當中,稍微比較鎮定的。

杜必書和牛亮亮,也是身子發顫,看到這些奇怪的生物出現,只覺得自己身子都完全軟掉了,哪裏還提得起力氣與他們搏鬥?

“這隻禁鬼交給你了,我去對付其餘幾隻……能不能活下來……就看你用不用全力了。”

李長生在方鵬的耳邊低聲說了一句,隨後用手輕輕一推。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