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拳一個傀儡。

這樣打下去,櫻倒是想知道,蠍能有多少傀儡夠他打的!

在不遠處站定的蠍輕輕皺起了他秀氣的細眉。

「厲害啊,一拳就把我的緋流琥擊碎了。這種力量,讓我想起了一個人……」他有點驚訝地開口,聲音不再是隱藏在傀儡下時的沙啞低沉,而是好聽的清亮乾脆,「你是綱手的什麼人,弟子嗎?」

「誰知道呢。也許是,也許也不是。」櫻避重就輕地答道。

她黛眉輕蹙,望著少年模樣的蠍有點訝異,明明他應該已經三十幾歲了吧……為什麼還是一副十幾歲的模樣?

難道這還是你的傀儡,本體還在暗處藏著嗎?

不……傀儡不可能有這麼強的查克拉感應,櫻能感覺得到,蠍的本體確實就在那裡。

終極全才 這又是什麼秘術嗎?

「綱手的弟子……春野櫻嗎?原來如此。」蠍的表情,從一開始的蠻不在意中,終於變得有點凝重起來。

他很快想了起來,最近曉的一次集合中,大嘴巴的飛段說起了他們與木葉忍者交鋒的經歷。

一個叫做春野櫻的女孩被飛段和角都同時提到……雖然只是寥寥幾句,曉的其他成員也絲毫沒有同情飛段和角都的意思,不過能把角都打得如此狼狽的小女孩,蠍還是有點印象的。

能與角都過招的忍者,對自己充滿自信是很正常的。

雖然從外表上看,對方只是一個柔柔弱弱的小女生而已,細胳膊細腿的身段和深藏不露的查克拉質感確實極具迷惑性。

不過,她應該是忍術型的忍者吧?從角都的隻言片語中可以推斷……

可為何體術會這麼強?

「一般的傀儡在怪力術面前並沒有意義,貿然上前,只會被那股力量輕鬆轟碎,我年輕的時候,傀儡師部隊曾經下達過形同鐵律的命令,傀儡師遇上掌握怪力術的綱手,就要退避三舍,」蠍悠然說道,「看來你傳承了綱手的怪力……難怪你對於與我作戰充滿了信心。」

他一邊說著,一邊從懷裡取出一個捲軸:「這樣下去,有多少傀儡都不夠你打的。」

「前提是……你要打得中。」

嘭。

一具新的傀儡從蠍手裡的捲軸召喚出來。

奇異的是,櫻竟能從傀儡中感覺得到強烈的查克拉感應……

傀儡也有查克拉嗎? 賊王 而且量還如此龐大!

「給你介紹一下吧,這是我的得意之作,我最喜歡的藏品……」

滿意地看著對面的少女微微瞪大了眼睛,露出了驚訝的表情,蠍輕笑起來。

「……用第三代風影的肉體製作出來的傀儡。」

明白了眼前這個傀儡的本質后,櫻臉上的表情陰了下來。

「用活人製造的傀儡,所以它才會保留著生前的查克拉嗎?」她終於知道,蠍所謂的把她製造成收藏品這種噁心的事,並不是嚇唬她,而是他已經做過的事情!

「沒錯,這是我的人傀儡。」蠍秀氣的臉上露出了淡淡的微笑。

純真乾淨的笑容,彷彿只是一個小男孩在炫耀他的玩具。

或許,風影傀儡在他眼中,也只是一個精巧的玩具而已。

但是蠍口中的話語,卻是與他臉上明艷動人的笑容截然相反的邪惡。

「先把內臟取出來,剝下皮把血洗乾淨,經過彷彿處理之後裝上機關,就完成了人傀儡的製造。不過,像你這樣的女生,應該得到優待……完美無瑕的皮膚就這樣剝去實在太可惜了,要用特殊的技藝把你那張臉蛋留下來!」

即便是戰鬥狀態中,冰遁血繼影響下負面情緒被壓制的櫻,此時也感到一陣反胃。

波瀾不驚、彷彿被凍結的心湖,盪起陣陣漣漪。

薄唇輕啟,上下觸碰間少女輕輕地說道。

「你真噁心。」

「不,你不理解……這就是藝術。」

「永恆,即是美。」他緊緊地盯著少女的眼睛說道。

與他對視的那雙淺綠眸子,視線變得越來越冰冷,凝聚的殺意越來越凌厲。

重生之將門凰后 只是,蠍沒發現的是,在她視線看不到的地方,櫻暗藏在身側的左手,正在悄然結印。

她昂然站立在碎石堆上。一陣春風從河面上掠過,調皮地捲起她的衣服,翻弄著櫻的衣角,撫摸著她的皮膚,從少女腰間淺淺的馬甲線上輕拂而過,獵獵作響。

「這種鬼話,」春野櫻冷冷的說道,「還是留到地獄跟你的獄友說去吧!」

翻卷的衣裳紛飛著,失去遮蔽的作用,露出了她腰側的曲線,也暴露了櫻手上的動作。

她在單手結印。

蠍猛然一驚,意識到櫻竟在說話的時候趁機暗中結印!

但是,這個發現已經太晚了。

「水遁-風刃激流!」

(保底12,加更01。)

(求訂閱,求月票!) 櫻猛地抬起右手,指向赤沙之蠍。

嗖——!

銀白色的纖細水線從少女指尖中激射而出,擊穿空氣發出尖銳的嘯聲,瞬間跨越幾十米的距離,擊中蠍的脖頸。

蔥白的手指盈盈晃動間,便將蠍的腦袋輕而易舉地切割了下來!

啪嗒。

落到地上。咕嚕嚕地滾了幾圈,停了下來,一雙無神的眼睛直愣愣地望著天空。

死了嗎?春野櫻停下忍術,微微皺起的眉頭卻不見松展。

她的偷襲起了效果,風刃激流確實擊中了蠍的本體,但是……他的查克拉卻完全沒有任何身受重傷的波動。

仍然保持著平穩,宛如大海般廣闊。

再看他的身體。

被斬首的人,頸動脈的血液因為血壓極高的緣故,可以在血管被砍斷的瞬間,飆升到幾米高!那一霎那,血液會像噴泉一樣噴涌而出,在空中綻放成暗紅色的花朵……

但是蠍被水刀切斷的位置,卻乾乾淨淨,看不到一絲血液的冒出。

無論如何,也不像一個被斬首的人的狀況。

她凝神望向掉落在地上的蠍的頭顱。

就在櫻眼皮底下,異變突然發生——蠍斷落的腦袋竟凌空飛起,回到了他頸上!

少女幾乎是目瞪口呆地望著這一切:只見蠍伸手扶了扶腦袋,脖子晃悠了幾下,接著一陣微弱的機關轉動聲音傳來,咔嚓一聲之後,他竟像一個無事人一樣,眼睛開始轉動起來!

呃……這算什麼?

春野櫻眨眨眼睛,用什麼詞形容她的心情比較合適呢?

嗯……前世有句話叫做日了狗來著,她現在的感覺,就跟真的做了這事一樣!

風刃激流可是她的王牌忍術,結果最近幾次高層次的戰鬥中,每次使出來都沒有什麼好的效果!

所以說,上次沒切死角都是因為他的本體是觸手,那麼這次呢……

腦袋掉了也能若無其事,難道說,他的本體也是一個傀儡?

這些人的秘術還真是層出不窮,一個比一個惜命。

看來下次跟這些影級別的敵人戰鬥,不能用風刃激流先手了,得先確定對方是不是本體才行,不然很容易把王牌忍術浪費掉,變成只有試探作用的忍術了!

她臉色陰了下來。

那麼,沒摸清敵人底細之前,似乎要暫時轉變戰術了……不是勉強地發動強攻,而是採取后發制人的戰鬥方式。

這傢伙秘術太多了。先跟他玩一玩,試探出情報再用殺招。櫻望著已經恢復原狀的蠍想道。

在她對面,蠍晃了晃剛接回來的腦袋,若無其事地稱讚道:「真是精彩的忍術和作戰計劃!看來你不僅是體術厲害而已,忍術果然也很了得……」

「你也不賴啊,掉了腦袋還能裝回去!」少女漠然說道,「莫非,這也是你的傀儡?」

「誰知道呢。也許是,也許也不是。」蠍精緻的臉上露出了冷冷的笑容,用櫻自己的話回答了她的問題。

目光掃了一眼散在地上的緋流琥,蠍平靜的俏臉掩飾下,心思急轉,冷靜地分析著。

剛才春野櫻的那一拳,緋流琥被擊碎,可不僅僅是因為櫻的力量大!

少女突然爆發出的極高速度,以及在戰鬥中面對毒針瞬間做出應對的反應速度,是比她的怪力更值得重視的因素。

而且她還掌握了冰遁和一些奇怪的水遁,剛才那塊冰盾牌,看起來只有薄薄的一層,可卻把緋流琥射出的毒針完全擋住了!至於那招奇怪的水遁,如果剛才她是以自己的心臟,而不是腦袋為目標……可能戰鬥早就結束了。

他表面看似平靜,心裡已經提高了警惕。

倘若現在站在他面前的人是綱手的話,蠍有絕對的自信能打敗她,打破傀儡師不能正面與綱手為敵的鐵律!甚至可以說,他手上的這具風影傀儡,就是為對付綱手而製造的。

但對手是春野櫻的話——

「你確實是個很棘手的對手……」

「這樣的話,看來我要使出一些真本事了呢……」蠍的話語越發冰冷,與秀美的臉蛋完全不相稱的龐大殺氣漸漸瀰漫,濃郁的殺意彷彿給這裡帶來了一股風吹不散的鐵鏽味。

他弓著腰,伏低了身子,身前三代風影的人傀儡,釋放出了大量的黑色鐵砂,漂浮在空中。

做好了戰鬥的準備。

話說到這裡,兩人便不再多話,只是默默對視了兩秒。

大戰一觸即發。

河風靜靜地吹拂著,撩起兩人的衣角,將氣氛渲染得更加蕭瑟。

殺氣在空中碰撞,一者冰冷如霜,一者凝郁似血,在兩人之間的空氣中展開了無聲的較量,彷彿有如實質般激起了陣陣微風,捲起地上的沙塵,打著旋兒,落在兩人中間。

豪門情變:總裁你混蛋 櫻緊緊地盯著蠍身前的風影傀儡,浮在它周圍的黑色鐵砂讓她極為警惕,手中已經做好了結印的準備。

驀地,蠍手指一動,風影傀儡的查克拉猛然涌動,瞬間將空中的鐵砂分聚成無數細小的鐵刺,化作一道道黑芒,暴射而出!

「秘術-砂鐵時雨!」

嗖嗖嗖——!

鐵刺劃破空氣,發出凌厲刺耳的尖嘯聲,如出腔的彈丸般疾射向春野櫻。

利用磁遁產生的斥力,鐵刺發射得極快,以常人難以看清的超高速度射向春野櫻,幾乎是眨眼之間,便已經衝到了櫻面前!

櫻微微瞪大了眼睛,有些驚訝,這樣的磁遁血繼限界忍術,她還是第一次遇見。

這一手忍術,氣勢洶湧,光聽那聲音便可以知道,它的威力極強!

「水遁-水陣壁!」

只在看到鐵砂發射的瞬間,櫻的手上便完成了結印——超高的水遁造詣,使得她只結了一個印,便將這個忍術施展了出來。

附近有大量流水的環境,更讓櫻在施展水遁時得心應手,將水遁的威力發揮到了極致。

噗噗噗——

幾米厚的水牆,瞬間佇立在櫻身前,洶湧的波濤隔絕了兩人的視線。

鐵刺插入水陣壁,發出了沉悶的聲音中,激起無數氣泡,厚實的水牆很快將射入的鐵刺動能耗盡,使其紛紛沉入水底。

蠍眉毛微揚,能將血繼限界忍術都攔下,這一手水遁堪稱驚艷!不過,攔住正面的話,側面的進攻你要如何防禦呢?

他手指微動,隱藏了許久的暗手突然發動。

唰——櫻腳下不遠處,剛剛被她轟成碎片的緋流琥,有一個較為完整的碎片突然躍起!

那是緋流琥左臂上的機關炮。

機關炮里,插著數十根裝滿毒針的圓筒,一旦觸發機關,便可以投射出圓筒,將無數毒針向四周射出!

蠍竟是在不知不覺之間,用查克拉線連上了那塊零件,重新掌控了它的機關。

「緋流琥-義手千本!」

機關炮在查克拉線操縱下一躍而起,然後,在離櫻近在咫尺的位置。

轟然炸裂!

毒針瞬間覆蓋了櫻身前的區域!

正面的砂鐵時雨只是個吸引注意力的幌子,真正的殺招,是早在緋流琥被擊碎的時候便埋下的伏筆!

櫻的眼神卻是泰山崩於前而色不改的淡定。

她的手指微晃,已經成型的水陣壁忍術便大幅改變形態,瞬間延伸到左側,攔下毒針。

櫻的水遁,可不僅僅是施展速度快而已……

即便是已經施展出來、在體外成型的忍術,也能隨心所欲地改變忍術的形態,這才是一代水遁大家的實力。

這才是忍術天才少女的風采!

「厲害……」蠍呢喃自語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