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對鋒利的雙爪,此時只能劃出淺淺的裂縫,自己這龐大的身軀想要遁入地面,那不知道要多久才行。

「吱吱!」

正在奮力打洞的裂地赤鼠突然大叫起來,身體向後一扭,一隻鋒利的爪子朝著身後拍去。

「叮!」

一聲金屬交擊的脆響聲,沐青青倒退而回,裂地赤鼠的龐大身軀再次朝後翻滾出去。

就在剛才,沐青青已經飛射到裂地赤鼠的身後,風雷劍氣直插對方後腦,就在要刺到它的時候,裂地赤鼠的強大危險感應,讓它瞬間做出了反應,救下了自己一命。

「吱吱……」

終於停止了翻滾的裂地赤鼠,根本沒有管被震飛出去的沐青青,直接朝著遠處逃離,根本就沒有一點作為氣旋境界層次魔獸該有的脾氣。

「殺!」

被震退的沐青青,大吼一聲,身體再次的朝著裂地赤鼠衝殺過來。

「轟……」

一陣驚天動地的巨響聲,原來是裂地赤鼠一路逃竄,撞到了沐青青布下的陷阱圍欄。

「吱!」

一聲慘叫,強大的反震力量,將猝不及防的裂地赤鼠龐大的身軀,給震得向後倒飛而回。

「斬!」

沐青青早就做好了準備,見到驚慌失措倒飛二回的裂地赤鼠,早已凝聚好的雷霆神劍閃電般飛射出去,直直的斬落在了裂地赤鼠的腦袋上。

「嘭……」

翻滾之中的裂地赤鼠,被這充滿風雷之力的巨劍直接斬落到地面,強大的力量,將已經被能量牢籠禁錮住的堅硬地面都砸出一個深達四五米的大坑。

「吱吱!可惡的人類!為什麼非要跟我過不去?」

裂地赤鼠吃力的從坑洞中爬了起來,頭頂上,一條一尺多長的裂口,正在不停的留下殷紅的血液,一雙赤紅的眼睛,狠狠地看著沐青青,竟然是口吐人言。

「你,你竟然會說話!」

沐青青心中震驚無比,她是第一次見到會說話的魔獸,雖然原龍曾經也跟他對過話,但是那是在他的意識之中,對方的模樣也不怎麼真實。

「本王是可是裂地赤鼠王,當然會說話,你這小傢伙,本王不願與你打鬥,你卻一再的想至本王於死地,你真當本王不敢殺你是嗎?」

裂地赤鼠王雙目盯著沐青青,惡狠狠的說道。與此同時一雙前爪也在用力的在地面上摩擦起來,將地面劃出一道道深深的裂痕。

當然,這一次,裂地赤鼠王可不是要打洞逃跑,而是準備對沐青青發動攻擊了。

「呼……」

沐青青也不說話,深深的呼出一口氣。

從裂地赤鼠一開口說話,沐青青心裡就是一沉,她見識不多,但是此時看到對方地舉動,她就知道,自己這次是遇到難啃的骨頭了。

體內的靈氣瘋狂的運轉起來,沐青青要用自己最強大的力量與這氣旋境界層次的魔獸,真正的較量一番。

「吼……」

裂地赤鼠王見到沐青青那澎湃的戰意,體內的凶性也激發了出來。

因為它也明白,今天是入了眼前這個人類女孩布下的圈套了,對方下這麼多功夫對付自己,肯定不會放過自己了。

裂地赤鼠一族雖然天性膽小謹慎,但是俗話說兔子急了還咬人呢,何況它是裂地赤鼠一族的王者,擁有氣旋境界實力的高級魔獸,在面對生死危機,絕不是那種束手待斃,坐著等死的。

再者說,它也是看出了沐青青的修為只是氣旋境界中期,通過剛才承受的兩次攻擊。

雖然讓它受了一些傷,但也只是很疼而已,這也是它選擇跟這小子拼一場的原因。

裂地赤鼠王的雙目紅光大放,一身赤紅的鬃毛更是如同烈火一樣,身體慢慢的向著地面下壓。

連聲音都變了,它的叫聲已經不是原來的吱吱聲,而是發出一聲如同野獸般的吼叫聲,給人一種沉重而充滿力量感覺。

一聲怒吼,四肢用力一蹬,如同爆射而出的閃電,瞬間劃破空間,來到五十米外的沐青青的面前,當頭一爪就拍了下來。

「好快!」

沐青青心中大驚,雖然根據情報,已經知道了裂地赤鼠是以速度見長的,但是經過剛才的追趕,他雖然沒有追上,但是他感覺沒有差出多少,而且他還是有些故意落後一點的心裡。

但是沐青青沒有想到,憤怒中的裂地赤鼠王恐怖如此。 醒悟了,晚了……

他問:「你媽呢?」

傅其琛哇的一下嚎啕大哭,預示著什麼不幸的消息,他遲遲不敢發問。

「爸爸,救救媽媽……」

兒子稚嫩的哭聲,像是擊打在他心上的,快要碎了。 重生之絕世廢少 終於坐不住,他起身,來到兒子身邊,輕輕摟住,問道:「發生什麼事了?」

「媽媽……病了,快死了……」傅其琛啜泣著,斷斷續續。

一字一句,在耳邊炸開,他聽明白了,極力鎮定,「怎麼回事,她在哪兒?」

「在旅館……嗚嗚嗚……」

「為什麼不去醫院?為什麼現在才告訴我?」忽然拔高了聲音。

傅其琛嚇得更是哭,「媽媽說她快死了,特地送我來找爸爸,不然我以後無依無靠,嗚嗚嗚……」

長青忙上前勸道:「大帥,小少爺不過是個孩子,現在最要緊的是立馬送大夫人去醫院。」

傅雨祁眉頭緊鎖,「備車。」

一路疾馳,來到傅其琛所說的旅館,他盯著大門上兩個高掛的燈籠,記憶被拉開,彷彿回到了多年前,兒子才方出生的時候。

他腳下虛浮,一步一步走得極快,生怕稍稍慢下來,便站不住了。

敲門,裡面有人問:「是誰?」

「梅姥姥,是我。」傅其琛低聲回答。

「少爺,你回來——」開門之人明顯一頓,張了張嘴,沒敢再言語。

傅雨祁人已經邁進去,只見林姒珺在床上躺著,氣若遊絲,他探手去摸額頭,燙得駭人。

「梅姨!」語氣充斥著怒意。

「哎,帥爺……」梅姨應了,忐忑不安。

一聲帥爺,他發愣。

是啊,整個東北誰不知道他傅雨祁從一個小小的獸醫爬到了一頂白纓毛帽子的將軍。

「你怎麼服侍你家主子的!」

「夫人執意不肯就醫,老身心急如焚,也沒法子啊,只得託人將小少爺送去大帥府請你來,你勸勸吧。」

此時,林姒珺劇烈地咳嗽起來,微微喘息,「誰叫你請他來!梅姨,你好大的膽子,別求他,兒子我給他送到了,讓他帶著滾,立馬消失!」

「媽媽……不要趕我走,媽媽……」傅其琛撲通一下跪在地上,移到母親身邊。

「夫人,求求你不要擰著了,保重身體要緊啊,夫人……這麼多年你就是想不開,才吸食鴉片,毀了身子啊……」梅姨哭訴,是有意說給傅雨祁聽的。

吸食鴉片……怎麼會到了這步田地?她在溫城究竟過的什麼日子,竟然抽上了毒品。不曾想這樣的局面,是他一手造成的。

但見新人笑,那聞舊人哭。

一道驚雷劈向他,耳中嗡嗡直響,如同一根針鑽進了他的太陽穴,狠狠地刺著,頭痛欲裂。

床上的女人,被病痛折磨得贏弱不堪,卻剛烈不減,自始自終不肯正眼看他,更不肯醫治。一心求死,以死來懲罰他,讓他愧疚一生。

傅其琛撲到傅雨祁身邊,對於這個從記事起就沒有見過面的父親,幾乎是本能地敬畏,「嗚嗚嗚……爸爸,別生氣……」

「長青,將大夫人綁去醫院!」 而且在戰力徹底爆發出來之後的速度,竟然是如此的恐怖。

「鐺!」

一聲金屬撞擊的脆響聲響起,沐青青還沒有來得及做出反應,感到一陣巨力傳來,就被裂地赤鼠一爪給拍的倒飛出去。

「砰砰砰……」

沐青青向後倒飛,一連撞斷了十幾棵大樹,才終於嵌在了一棵粗大的樹身中停了下來。

「噗……」

沐青青只感覺自己像是被一輛十幾噸的巨獸給撞了一下,體內的氣血不斷的向上翻騰,一口鮮血從口中噴出。

「吼,吼……」

看見沐青青竟然沒有什麼事,只是吐了一口血而已,氣的憤怒的大叫。

身體一躬,再一次閃電般朝著沐青青沖了過來。強大的氣勢,將路過的大樹都給攔腰截斷。

沐青青顧不得體內翻騰的氣血,大吼一聲強大的靈氣爆發出來,透過身體形成一個十米多高的巨大野獸虛影。

野獸虛影剛一成型,就對著猛撲過來的裂地赤鼠王一掌拍了上去。

「轟!」

一聲巨響,兩個龐然大物同時倒飛出去。

「吱……」

裂地赤鼠王發出一聲慘叫,嘴中噴出一股墨綠色的液體,氣味難聞至極。

而沐青青也是再次狂噴一口鮮血,倒在地上一時間竟是掙扎不起來。

而此時的裂地赤鼠王也是震驚莫名,剛才從沐青青體內衝出來的野獸虛影,讓它感覺到一陣本能的戰慄。

只是看了看遠處正趴在地上努力掙扎的沐青青,眼中又出現了瘋狂的神色,雖然天性使得它膽子很小。

裝在殼子里的女人 但是身為鼠王的它,長期都站在這片地域的巔峰強者,自己的威嚴不允許被人挑釁。

而王絡此時也是一臉震驚,因為沐青青剛剛體內出來的虛影顯然不是她擁有的武技,或者說那根本就不是武技。

網游之王者再戰 「看來這個小丫頭也有一些秘密。」王絡心頭暗道。

此時鼠王瘋狂了,它要殺死眼前這個人類少女,吞噬對方的血肉想到這裡,裂地赤鼠王發出一聲怪異的嚎叫。

沐青青抬起頭,吃驚的看著在那不斷嚎叫的裂地赤鼠。

只見它身體不斷的膨脹,已經從原本的十幾米,長到了二十多米,身上赤紅色的鬃毛,變成了金色根根豎起,像是鋼針一般閃爍著金色的光芒。

「可惡的人類小子,你已經徹底的激怒了本王,本王絕對要把你吃的連骨頭渣子都不剩!」

裂地赤鼠王一雙眼睛也變成了金色,惡狠狠的盯著不遠處的沐青青怒吼道。

此時變身之後的裂地赤鼠王,實力已經達到了無限接近氣旋境界中層的實力,這使得它信心強大了很多,也不在意先前沐青青身上爆發出來的氣血了。

「那就來吧!我倒要看看你這隻變異大老鼠,能將老子怎麼樣!」

看到完成變身之後的裂地赤鼠王,沐青青的眼神也變得炙熱了起來,戰意更是澎湃到了極點。

不知道為什麼,雖然裂地赤鼠王此時暴漲的實力,已經比自己高出太多,但是沐青青心中卻沒有一點退縮的感覺。

這種感覺是發自內心的,就像是一隻剛會走路的貓,見到了一隻無比強大的老鼠,卻絲毫沒有懼怕的心理,而老鼠卻會逃跑。

而沐青青此時,就有這麼一種感覺,她不知道為什麼會有這種感覺,就像是天性一般。

「把身體控制權交給我,讓我來!」王絡見沐青青撐不住了,便冷聲道。

沐青青頓時一愣,隨即交出來了身體控制權,顯然十分信任王絡。

而外界此時正在暗處觀察沐青青的雲婉容只覺得沐青青的氣勢渾然一變,冷酷無比,整個人充滿了肅殺之氣。

王絡沒有這種氣勢,只不過他是屠靈棍的器靈,屠靈棍乃是上古屠殺神器,殺了無數真靈,飲遍真龍鳳凰真靈的真血,所以他的氣勢自然帶了這種煞氣。

殺了這隻鼠王之後,王絡正好自己還可以多收穫一顆魔獸內丹來恢復自己的肉身。

看到眼前沐青青那毫不畏懼的神情,和那貪婪的目光,裂地赤鼠王再也不想多看到他一秒。

一聲怒吼,身體一閃就劃破空間,到了沐青青的頭頂,泛著冷冽寒光的利爪,朝著沐青青的頭頂就抓了下去。

「噗……」

一聲輕響,裂地赤鼠王的爪子直直的穿過了沐青青的身體,落在了堅硬的地面上。

原本還只能在地面上刨出幾道細縫的爪子,此時卻已經完全沒入了進去,可見此時的裂地赤鼠王的攻擊力,已經暴漲了十倍不止。

「吼……」

看著眼前被一劈兩半的沐青青,裂地赤鼠王憤怒的嚎叫起來,因為這隻不過是一個殘影罷了。

此時的沐青青正站在裂地赤鼠王前方五十幾米的地方,神情淡然的看著它,正保持著他們原本所相距的距離。

沒錯,就在裂地赤鼠王發動的時候,沐青青也同時動了起來,身體一閃就退了出去,因為速度太快,就像是在原地留下了一道殘影。

「老鼠就是老鼠,即使是變異了的,也就不過如此。」

看著憤怒無比的裂地赤鼠王,沐青青淡淡的開口說道:「下面就讓你嘗嘗老子的厲害。」

沐青青一邊嘲笑著對方,一邊將屠靈棍給召喚了出來,身形一動,就主動朝著裂地赤鼠王沖了過去。

神級承包商 下一刻,雙方的身影不停的閃動起來,一聲聲的巨響,也不停的爆發出來。

以他們為中心的樹木也跟著遭了殃,一棵棵粗壯的大樹,有的被強大的靈氣給真的爆裂開來,有的卻是被一人一鼠的武器或爪子給斬的一截一截的。

隨著戰鬥越來越久,沐青青的眼神也越來越亮,他實在沒有想到,裂地赤鼠王的爪子竟然能夠跟自己的屠靈棍相抗衡片刻而不磨損。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