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很安靜,沒有任何問題。

第二天,秦陽修煉完,準備出發了,鹿盯着他,眼中閃着不可描述的光芒。


那是母胎單身的凝視。

秦陽囑咐它一定要看好家,有什麼奇奇怪怪的人,直接打暈了抓起來,等他回來再說。

因爲許家來了,他害怕許家會派人來,說以特別叮囑了鹿一番。

交代完後,他徒步前往濟城,因爲沒有出租車,所以只能自己趕路。

所幸秦陽實力很強,郊區到城內,也不過幾十分的時間。

一路,秦陽有意戒備,他在瞅,會不會遇到許家的人。

但一路平安,濟城到了。

給姚婉韻打了一個電話,得知姚婉韻早已訂好了餐廳,並且準備來接他。

報給姚婉韻地址,不久,一輛銀白色的車就停在他身邊。

車上的是姚婉韻,她親自開車,帶了一副大眼鏡,衣着明顯是特意挑的,臉上還淡淡的化了妝。

姚婉韻下來,身材高挑,容貌靚麗,頓時讓路邊的行人恍惚。

“你來開車,還是我來?”姚婉韻笑着道。

“你來吧。”秦陽憋屈道。

隨後,他帶着淡淡的憂傷,坐上了副駕駛。

“我以爲你會開車帶我。”

車輛發動,姚婉韻率先開口。

秦陽有些尷尬,他車技稍微欠缺,今天就不添亂了。

“我還沒有考駕照,咱們要遵守交通規則,不違規。“秦陽給自己找了個理由。

“你沒有報考駕校?”姚婉韻好奇的問。

秦陽沉默幾秒:“不,是別的原因。”

姚婉韻不問了,聰明如她,已經猜到了真相,心中有點想笑。

很快,他們停在一家餐廳門前。

這裏位於鬧市,雖然現在世界大變樣,但這家餐廳生意依舊不錯。

秦陽擡頭,與你相遇烤肉店。

“我以爲你會訂一家高檔的餐廳。”秦陽微微有些驚訝。

“你不喜歡這裏嗎?”姚婉韻帶着笑意。

“不,你選的地方我都喜歡。”秦陽笑道,並很紳士的開了門。

內部裝修簡單,很樸素又不失格調,有一面牆是玻璃的,可以看到外面的車水馬龍。

找一個小桌,秦陽拉開座位,拉着姚婉韻的手坐下,然後自己坐在了對面。

點了菜,秦陽一直拉着姚婉韻的手不放開,並且厚臉皮的一直撫摸。

姚婉韻掙扎一下,沒掙脫,美目瞪着秦陽:“你還是一點沒變。”

這是秦陽的一貫作風,只要被他得手一點,就是順着杆子往上爬,並且死纏爛打,絕不掙脫。

姚婉韻也並不討厭,秦陽雖然這種作風,但並不會過火,每一次都在試探,並且在讓人討厭之前,總能及時停下。

“我一點沒變,那讓我好好看看你有什麼變化。”秦陽捏着她的手,笑道。

然後,他眼睛很認真的盯着姚婉韻。

一會兒,他開口:“變漂亮了。”

“貧嘴。”姚婉韻一笑,伸手拍一下秦陽的鹹豬手。

秦陽知道時機到了,再拉着不放就要出事,把自己的手收了回來。

老闆這時候也將菜品端上來,開啓桌子中間的烤鍋,將肉片放上去烤。

“婉韻,今天我來給你展示一下廚藝。”秦陽很熱情。

他每天烤野獸,覺得自己技術大有長進,所以要大展身手一番。

姚婉韻嘴角帶着笑,盯着看秦陽烤肉的一舉一動。


頗爲溫馨的場面,且充滿愛意,但是能對單身狗造成翻十倍的傷害。

比如!

在烤肉店對面的馬路轉角,一個相貌頗爲英俊的男人,正盯着秦陽和姚婉韻。

他渾身發抖,甚至腿肚子抖的站不穩。面容扭曲,面色通紅,腦袋彷彿要冒出白眼。

他知道自己很失態,看的出來他在極力掩蓋自己的行爲。

此人正是許天!

他不是路過,而是得知姚婉韻的車來了這裏,專門趕來的。

他現在的這一切失態,都是氣的,氣的肝都要炸了!

從秦陽一直拉着姚婉韻的手,並不斷撫摸的時候,他就看到了,又看到二人打情罵俏,他更氣了。

他心中很氣,還很委屈,各種情緒都有,他妒忌的很。


現在,他恨不得上去吃掉秦陽,將秦陽碾成碎片! 馬路轉角,紅綠燈亮起,大隊人馬停下。

“媽媽,那個叔叔怎麼了?他在抖耶~”有小女孩兒指着許天道。

“孩子別看,那是變 態。”這位母親匆忙擋住了孩子的眼睛。

許天現在感覺心肝肺胃都在顫抖,爲什麼?爲什麼姚婉韻會和秦陽約會?

“那個叫秦陽的傢伙有什麼好的?連覺醒者都不是!他根本就是一個下層的普通人。”

許天眼神冰冷,身爲許家的嫡傳子弟,他有哪點比不過秦陽?

他眼神冰冷,掃視一週,路人紛紛被他扭曲的表情嚇到。

隨即,他轉身離開此地,不再留着丟人現眼,憤怒驅使他要報復,去找他姐姐許曼青,去安排計劃除掉秦陽!

在許天離開的時候,帶着濃郁殺意的眼神再次撇過店裏的秦陽。

秦陽有所感受,他對危險十分敏感,扭頭去看街道,只看到一個背影轉角離開。

他覺得有些熟悉,但沒有認出來。隨即不再管他,專心烤肉。

“婉韻,三家勢力,都來了濟城?”秦陽閒談,但也在打探情報。

“不全是,東極科技和許家駐紮在濟城,八級藥業選了一個小鎮作爲據點。”姚婉韻道。

秦陽接着問:“許家在天齊城?”

姚婉韻點點頭,道:“許家勢力駐紮在君行酒店。”

秦陽心中默默記住了這個酒店名稱。

接着姚婉韻停頓一下,道:“秦陽,我沒辦法直接對許家動手,因爲樊家。”

“樊家?”秦陽一愣。


樊家也是東極科技的主事人,是姚家的親家。姚婉韻的母親,就是樊家的人。

“樊旗,我舅舅,和許家有聯姻,會阻止我動用集團的能量。”姚婉韻說的很平淡。

但秦陽聽出來了,姚婉韻對東極科技掌控力有所下降,原因應該是樊家。

“我明白了,我的問題,自然是我來處理。”秦陽很認真道。

姚婉韻臉上帶起笑容,盯着秦陽。隨即閃過好奇之色,開口:“我得到情報,有一個高手在幫你,我很好奇,方便的話可以給我說一下嗎?”

秦陽一愣,若不是姚婉韻提起,他都忘記還有個擋箭牌,紅魔鬼。

“他叫紅魔鬼,是我收的一個小弟,因爲我給了他覺醒的機會,所以他誓死要跟隨我。”秦陽一本正經說道。

“紅魔鬼?這人實力如何?”姚婉韻先一愣,隨後又問。

“他啊。”秦陽彷彿陷入了回憶,實際上在想臺詞。

沉默一會兒,他開口:“實力勉勉強強吧,上次來了幾個覺醒者,他幾刀就收拾了。”

姚婉韻美目中閃過異色,被紅魔鬼的實力所震驚,能夠一次對付好幾個覺醒者,這實力很強。

同時,她心裏鬆氣,有這麼個人護着秦陽,她也放心。

隨後,二人邊吃邊交談,都是一些閒聊。

姚婉韻沒問秦陽的自身實力,她知道秦陽是f級,根本無法覺醒。

但她也知道,覺醒並非是變強的唯一出路,東極科技培養有古武者,他們即便不覺醒,實力也要遠超一般覺醒者。

所以,她已經在徵求集團那位古武者的意見,希望那古武者能收秦陽爲徒,只不過,暫時那位古武者還未答應。

一陣時間,烤肉吃完,秦陽胃口有變大,將桌上的肉風捲殘雲的吃光,姚婉韻倒是沒吃多少。

從烤肉店出來,秦陽很委婉的提醒姚婉韻,要注意安全,濟城這邊三家勢力齊聚,難免會有人先動手。

姚婉韻一笑,表示她很安全,同時告訴秦陽,本來是想讓他撤離的。

但現在知道了紅魔鬼的確切實力,她又覺得,秦陽身邊的力量,可能也沒那麼弱。

“放心吧,婉韻。我這人苟的很,不會隨便去王屋山那種危險的地方的。”秦陽笑着保證。

二人分開,姚婉韻本想開車送他,但秦陽拒絕了。

因爲實在不好意思坐車,他決定好好磨練車技,以後帶姚婉韻開跑車兜風。

秦陽走在路邊,準備等走出濟城後,就全力趕路,返回小鎮。

接近城邊緣的時候,一輛出租車過來,停下。

車窗搖下,除了師傅外,車上還有兩人。

“小夥子是要去城外尋機緣嗎?五十塊,加你一個。”司機很熱情,不過車費有所漲價。

秦陽想想,好像所有東西都在漲價,便付了五十塊上車。有車坐,何必要跑着回家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