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分鐘前,K博士通過紅外線掃描儀查到了兩個人類在自己實驗室小艇周圍,本來K博士不想搭理他們,以爲是那兩個無聊的人想試圖游回岸上吧。

可是啊!爲什麼K博士懷疑上了他們呢?

原來,尼瑪的傻叉,半分鐘一動不動的蹲守在那裏,能不引起別人的關注嘛!

其實這也是白封犯了殺手常識性錯誤!

蹲守是對的,可是你得看目標,沒有殺手會把自己放在攝像頭下方,一代殺手白封更是如此,但是他就是犯了這樣一個錯誤。

如果他在攝像頭的視角下他會很不舒服,那是一種雄鷹關在籠子裏不自在的不舒服,靠這一點,他躲過了無數攝像頭,也躲過了K博士幾乎360度無死角的攝像頭。

可惜,這個世界上有一個東西叫做紅外線。

不管這倆白癡是不是要埋伏自己,反正他們有百分之七十的可能性會阻止自己抓捕老人魚的事情。

在K博士眼裏,百分之六十以上就等於百分之百!


所以!決不能忍!

所以!K博士要抓他們!

唉,世界上那麼多的白癡都願意做我的標本,真是感動。

K博士調整一下小艇的位置,終於看見了白封與張靈函,對於這兩個阻攔自己毀滅世界大計的傢伙K博士可是恨得牙癢癢!

還有什麼好說的!一個字,虐!虐死他們!

K博士最討厭世界上的兩種東西,一:人,二:情侶。

正好手裏還有很多漁網,那還有什麼好說的,不要丟在角落浪費嘛。

白封一動不動的潛在水裏憋氣。

張靈函繼續揹着氧氣瓶,大眼睛一閃一閃的以崇拜愛慕的目光看着白封,似乎要把白封融化,適當的時候把氧氣罩給白封用一用。

白封也享受着愛人的目光,如果換一個人敢這麼一動不動的盯着他,他保證讓那個人吃一頓苦頭。

在這柔情蜜意的水中,突然!一張網把他們包住了。

白封掏出匕首向漁網一劃,漁網破了,這讓K博士小小驚訝了一下。

沒關係,慢慢來,網還很多。

在K博士付出五十張網的代價之後,白封因爲體內供氧不足暈厥過去,一個沒多大能力的張靈函自然被擒獲咯。

想到這裏,K博士心裏就沒那麼愉快了,按着實驗室的喇叭鍵大聲道:

“死人魚,你孫女在我手上,那兩個不自量力的人類也在我手上,想要他們平安,你就上來。”

啊什麼!竟然被抓了,人魚老人心如亂麻,不知如何是好。

潛水艇放下一個大魚缸,K博士大聲道:

“再說一遍!老人魚,如果你不想你的孫女和那兩個人有事的話就上來!

“這……”

人魚老人有點退縮想要離開。

但是,人魚老人才發覺自己已經沒了退路,如果就這麼一走了之,那麼那兩個人類和自己孫女肯定不會好過,而且,自己也沒有把握能真正離開。

如果自己不走,那麼只有被抓一途,那麼依然不確定K博士會不會放走自己的孫女。

人魚老人這個悔呀!自己爲什麼要引狼入室呢!

沒辦法,人魚老人只好上了魚缸被K博士弄上潛水艇。

“老人魚,你會唱歌嗎?”

K博士在導航地圖上鎖定亞洲大陸,潛水艇飛快的衝過去。

人魚老人終於知道了K博士的算盤,他想用自己的歌聲帶來海嘯,這怎麼可以!

一猶豫,人魚老人撒謊到:

“不會,只有族裏的青年們可以唱歌。”

K博士皺起眉頭,眼裏散發出銳利的光芒,森森道:

“老人魚,你在撒謊!”

“不不,我沒有,我怎麼會撒謊呢。”

“我看見了你眼中的飄忽不定,神色複雜不一,老人魚,這是你第一次撒謊吧!”

“不,不不,沒有,我沒,撒謊。”


人魚老人盡力爲自己辯解,可惜它的演技不佳。

“沒有撒謊你爲什麼要慌亂,說!你會不會唱歌!”

人魚老人突然腦中靈光一閃,急忙轉移話題道:

“我孫女呢,快告訴我孫女在哪裏。”

孫女?K博士一愣,很快反應過來,就是那頭小人魚吧。

哈!怎麼差點忘了這一手。

K博士冷笑着走到一邊,拉開身後巨物上的幕布。

那是一個密封魚缸,裏面的小人魚被五花大綁着,嘴巴也被封着,不過可能是因爲K博士下的麻醉藥效力太大,小人魚現在都還沒醒,不過,很快就會醒了。

K博士按下魚缸上的一個按鈕,一個肉眼可見的電弧在水中綻放一瞬,隨即小人魚開始不斷的顫抖,身體因爲掙扎鎖鏈而變得通紅,牙齒深入嘴裏的毛巾。

明眼人都能看出此刻它的痛苦。

“你幹什麼,快住手,不要傷害我孫女。”

人魚老人死死拍打着魚缸裏的玻璃,可它的這個魚缸也被密封起來,也是非常的堅固!

K博士邪笑兩聲,鬆開按鈕,道:

“老人魚你會不會唱歌啊。”

“我會,我會,求求你別傷害我孫女,你說過我來了就放它走的!”

人魚老人看着還在顫抖的小人魚不由雙眼通紅,老淚縱橫,可是眼淚在水裏誰也看不出來。

“哦?我有說過嗎,我怎麼記得是說想要你孫女就來潛水艇呢?有說過放它嗎?沒有吧!”K博士邪笑道:

“既然你會唱歌,那麼等會就好好唱個夠!”

“不可以,會引發海嘯的!”

“閉嘴,勞資就是要的海嘯。”

“可是……”

“再不閉嘴就殺了你孫女。”

人魚老人只好閉上嘴巴。

K博士快步走到駕駛臺上把一個推動杆推到最末端!

很快潛水艇就飛快的行駛着,按照這樣的速度,再加上本來的位置就距離亞洲很近,不需要太久就可以到達亞洲。

不過K博士纔不是想的去亞洲,只要距離亞洲稍微近一點他就達到了目的。

“唔唔嗚嗚唔唔!”

(放開本姑奶奶)

“叫什麼叫!小心我把你舌頭割了!”


K博士不耐煩的衝嘴巴被膠帶封上的怒斥道,從被綁上潛水艇起她就叫個不停。

可惜生性大膽敢愛敢恨的張靈函不吃他這一套,怒瞪着K博士發出更強烈的抗議聲。

“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嗚嗚嗚唔唔唔唔!”

(快放開我,不然,我爸爸不會放過你的!)

“叫什麼叫,再叫,小心我把你扔了餵魚!”

“唔唔唔唔嗚嗚……”

(你這個王八蛋……)

“啪!”

“唔唔唔唔……”

(你敢打我……)

“啪!”

嗚嗚嗚嗚嗚嗚……

張靈函這下學乖了,不敢頂嘴了,如果這副場景讓她爸看見了一定得大吃一驚!啥時候咱家閨女有這麼聽話過。

把這兩個傢伙扔下潛水艇是早晚的的事情,不過在那之前如果被警察發現可以拿這個女的做人質,那個男的太猛,K博士降不了,可以拿他做最新的實驗體。

另一邊,世界五百強之珍寶集團的董事長對着電話大發雷霆:

“次奧!勞資女兒丟了你特麼今天才告訴勞資,他耐耐的勞資告訴你,如果丫的找不到勞資女兒,老子讓你菊花十八插!次奧!”

說完,**鍾一把摔了那限量的蘋果手機竟趴在桌子上哭了起來!

能讓國家赫赫有名的善良王牌商人**鍾這樣失態的全世界只有他妻子和他女兒了。


**鍾家一脈單傳,只有他女兒張靈函一個而已,**鍾把自己半生所有寵愛都給了她和妻子,有時候甚至推掉上億的合作,足見感情之深,這次女兒祕密出國求學不過只有他與妻子知道,雖然不久前纔剛吵一架,但也無法改變他與張靈函的父女情深(別想歪,是真的父女情深),聽見女兒可能死亡的消息這位一生堅強的中年人差點崩潰!

“董事長……”

一箇中年女人(不漂亮)開口不知說什麼好。

“死者爲大,董事長你不要太傷……”

“滾,你明天不用來上班了。”

“董……”

“我她媽叫你滾!滾!”

wωw▪ тTk an▪ co

**鍾怒不可遏地突然衝祕書大聲咆哮!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