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隊伍領袖】一夜小樓:小寒,你真不喜歡墮落?

【隊伍】一葉知寒:我爲什麼要喜歡他?別人不知道,師父你不知道這是小號嗎?我沒想過讓小號結婚。

【隊伍領袖】一夜小樓:那你的大號是誰?可以告訴我嗎?

樓一有一下沒一下撓着鍵盤,她很期待答案。

【隊伍】一葉知寒:大號是誰並不重要,師父只要帶好我這個小號就行了。

不肯說啊,樓一用頭砸了砸書桌邊緣,有些憋屈,可是看到一葉知寒說不會嫁人,她還是挺高興的,那她就不用擔心徒弟沒了。

【隊伍領袖】一夜小樓:那你的大號結婚了沒?

【隊伍】一葉知寒:結了。師父,既然我玩了這個號,我只是我,不要問那麼多了,你記得我們的關係不會因爲我的大號有任何改變就行。

話說到這裏,樓一也很識趣不再問了。

【隊伍領袖】一夜小樓:小寒你有QQ沒?別告訴我你也用MSN……

樓一不想看到悲劇重演……

直到一葉知寒發來一串數字,樓一舒暢了,搜索了一下號碼,暱稱居然是QQ。資料欄全部是空,QQ等級連一顆星都沒有,再加上數字有點長,不難猜想是剛申請沒多久的號。申請加爲好友很快就通過了。樓一卻有點不大高興,不是樓一疑心,這到底是拿來敷衍她的還是怎麼着?

【隊伍】一葉知寒:抱歉,剛申請不是很久,我工作一般是用MSN,QQ也不一定經常上,現在裏面只有你一個人。

樓一滿眼只有後半句話,只有她一個人。好吧,她可以圓滿了。

【隊伍領袖】一夜小樓:唔,好吧,那以後晚上記得上線跟爲師溝通一下感情啊~還有,以後不上游戲的話,如果可以……能不能在QQ上通知我一下?

【隊伍】一葉知寒:好,如果我記得的話。

那不是說了等於沒說?不過樓一已經自動忽略這句話了,兀自笑了很久。

【隊伍領袖】一夜小樓:走,我帶你去刷顓頊經驗本。

不過,在此之前,樓一特地給這個徒弟在QQ設了一個分類,類別名叫特別的,備註是寶貝徒弟。

回車敲開輸入框,,Tab選到勢力頻道,剛想喊人,這才發現已經不是她的勢力了,這裏面有多少人是真心願意幫助她的呢?看到一葉知寒名字前熟悉的樓,有些百感交集,再看自己名字前的莫,樓一嘆了口氣,怕她那徒弟害羞就沒讓她在勢力裏喊,自己找到卡至,讓她幫忙在勢力喊了幾聲。

不一會兒就好幾條申請入團的消息過來了。樓一看着熟悉的名字,竟有想哭的衝動。最後留了卡至,騎螞蟻殺人和花開不敗。其餘的人感謝再三回絕了。

【隊伍】騎螞蟻殺人:小樓啊,我想死你了,你有沒有想人家啊?

【隊伍領袖】一夜小樓:那一會咱切磋一下?

【隊伍】騎螞蟻殺人:捂菊,小樓,你都紅燒了還要欺負奴家。。。對手指。。。

【隊伍領袖】一夜小樓:……

【隊伍】花開不敗:小樓,新婚愉快啊,啥時候帶嫂子回來看看?

帶媳婦兒回家看看?樓一有點不敢想……看莫勢力那架勢,要是把他們勢力主拐走了還不滅了她?

【隊伍】卡至:得了,國不可一日無君,莫勢力能離得了小樓他媳婦兒嗎

【隊伍領袖】一夜小樓:口胡!我不也是君!

【隊伍】卡至:你那是昏君!

【隊伍領袖】一夜小樓:。。。。。。(表情)掀桌

【隊伍】騎螞蟻殺人:喲,又是給小樓帶他那個嬌滴滴的徒弟,美女,你來我們勢力也這麼久了,要不要擇優嫁了啊?

【隊伍領袖】一夜小樓:(表情)敲木魚,她不嫁,要嫁你嫁!

【隊伍】騎螞蟻殺人:那也成!小樓,我就要嫁給你!

【隊伍】卡至:噗,別貧了,小樓去開本。

求婚成癮:霸蠻總裁強撩妻 樓一騎着毛筆又傳送回到了古皇陵,開了顓頊冢。反正都是陵墓,一家親。

顓頊冢分爲簡單本和困難本,簡單本46,困難本56,是升級刷馬必備良本。

有卡至這個師,下顓頊簡單本就像喝水一樣簡單。再加上有騎螞蟻殺人這個戰士,樓一樂得打醬油。把隊長讓給騎螞蟻殺人之後,縮在最後圍着一葉知寒打轉。

很快,卡至就把一堆小怪,也就是經驗本的精髓所在當白菜一樣切了,風七和天罰扔得歡快。

【隊伍】卡至:小樓,後天勢力戰了,你不打算回來啦?

【隊伍】一夜小樓:明天回去吧。

【隊伍】卡至:那你跟你老婆關於結盟的事情談得如何了?

【隊伍】一夜小樓:……還沒說……

【隊伍】卡至:你趕緊給我去死一死!你怎麼不會忘了抱媳婦兒啊!

【隊伍】一夜小樓:好啦!別打臉!我一會去跟她說……

【隊伍】卡至:小美女,你這個師父太不靠譜了!

【隊伍】花開不敗:太不靠譜了!

【隊伍領袖】騎螞蟻殺人:不靠譜!

【隊伍】一葉知寒:嗯,我知道。

神吶,樓一淚奔了。

我也想寫快一點啊。。。爲之奈何。。快了就顯得突兀了,你總不能立刻見面然後就在一起吧?

網絡不比現實,要慢慢認識。。。 出來顓頊冢,樓一看看筆記本的時間,已經快7點了。

【隊伍】卡至:小樓,快滾去談結盟的事情。

【好友】卡至 對你說:小樓,你這寶貝徒弟跟她師孃會晤過沒有?

你 對卡至說:沒有。。。

不知道爲什麼,每次跟一葉知寒見面都有偷情的感覺,到現在她都沒敢跟自己家老婆大人彙報徒弟的個人情況,反正那個高高在上的女人也沒什麼興趣知道的樣子。

【好友】卡至 對你說:(表情)變豬頭,你是做賊心虛吧?別人不知道你,我還不知道你……路邊的野花你不要採啊~

你 對卡至說:。。。。。。我徒弟不是野花。。。。。。

【好友】卡至 對你說:你說追女人有什麼意思啊?要不然我試試追你徒弟?

你 對卡至說:你確定你是認真的?

【好友】卡至 對你說:比你的良心還真。

你 對卡至說:拔你的法杖吧。

【好友】卡至 對你說:。。。。。。

屏幕上,穿着鮮豔暴露的紗衣的美麗法師在紅袍劍客的腳邊倒下。

【當前】卡至:死人一夜小樓你重色輕友!

【當前】一夜小樓:。。。。。。

樓一樂得嘴巴都歪了,好久沒跟寧致夏這麼開玩笑了,要寧致夏去追女人,除非母豬會上樹。樓一還沒來得及把笑收起來,一陣關門聲嚇得樓一一哆嗦,原來是她那要命的短信聲音。查閱之後樓一問候了一下班長他祖宗,是關於通知調課的短信,明天晚上的課因爲老師臨時有事所以調到今天來了。

恰好容筱開門進來了,看到樓一還在開心了一把,順便跟樓一一起抱怨無良的老師,多年的默契,樓一和容筱揣上另外兩個人的書,準備一起去教室。

樓一匆匆在隊伍頻道里老實交代了情況就下了遊戲,結盟神馬的又要變成浮雲了。

通常情況下,樓一是從來不逃課的好孩子,也有例外嘛,可是樓一的例外還沒有出現。晚上臨時調過來的課是公共選修課,傳說中的毛鄧三,學分還不少,樓一是藝術生,高中沒有怎麼學過政治,自然不像人家背那麼熟,對於思想鄧小平理論三個代表什麼的怎一個頭痛了得,可是誰叫她是中國人?聽說留學生就不用學……樓一深深嫉妒了。

到教室的時候,楚揚已經把座位佔好了,因爲是臨時通知,到了快上課的時候還陸陸續續有很多人從後門涌進來。

毛鄧三的老師是個中年婦女,平時看起來還挺仁慈的,不過知人知面不知心麼。正當老師講課漸入佳境,樓一看小說興致正濃的時候——“咔噠——嘎吱——嘣”。樓一身爲聲源,成了大班的焦點,樓一現在只有一個願望,就是把手機吞下去。

修養很好的女老師本來在講怎麼和蔣介石內鬥如何如何厲害,突然話鋒一轉陰陽怪氣地指桑罵槐地開始批判上課不守紀律的同學。

“現在有些同學啊,不知道憶苦思甜,不好好了解偉人們是如何爲了現在的幸福生活拋頭顱灑熱血,不尊重先輩的辛勤成果,同樣不知道尊重老師,浪費家長辛苦賺來給你們上學的血汗錢,不關心國家歷史,是爲不忠不孝不仁不義!”

樓一頂着不忠不孝不仁不義四座大山的罪名,在宿舍另外三個人笑容滿面的關懷裏把手機調成了靜音。

打開新短信,原來是寧致夏的短信。

“小樓,你老婆在線,最近戰歌在拉攏莫,爲了避免夜長夢多,不如我先找你老婆談談?”

樓一抱頭趴在桌子上,戰歌是跟它名字一樣,是個很好戰的勢力,戰歌勢力主雖然跟樓一有點交情,也還沒到稱兄道弟的地步。好半天,樓一回復:你想去就去吧。

發送之後樓一就後悔了,不是她不信寧致夏,不過寧致夏那短信的說法擺明了不信任輕聲密語,惹急了她老婆倒黴的還不是她自己?

手機震動了一下,是新短信,樓一打開:行,你放心,我不會跟你老婆亂說話的,你放心上你的課。

寧致夏做人比樓一細緻很多,心思更細膩深沉,寧致夏都讓她放心了,那就放心吧。

沒了看小說的興致,樓一用手機登陸了QQ,特別的那一欄,寶貝徒弟的頭像是暗着的,還是騰訊默認的企鵝頭像。

三世黑白 19:30:12

小寒你在不在?

寶貝徒弟 19:32:10

在的,師父你不是在上課?

樓一囧,徒弟你是沒上過大學還是怎麼着,不知道不重要的課可以玩嗎?

可是樓一同學,6個學分的毛鄧三是不重要的課嗎?

三世黑白 19:32:42

……徒弟,毛鄧三不找點事做我就跟周公約會去了。

寶貝徒弟 19:33:14

毛鄧三?我好像沒有學過……

三世黑白 19:33:19

小寒,你在開玩笑麼?

寶貝徒弟 19:33:53

我只在國內上到初二就出國了

樓一捂臉羞澀了,抱着手機傻笑,心裏居然有點自豪,原來她徒弟還是個海歸派。

“小樓你傲嬌了。”容筱拍拍樓一的肩膀,湊過去想看手機,樓一條件反射去藏,“嘖嘖,是不是真的在網戀啊。”

“容容你這就不懂了,小樓這一看就是懷春的少女……”秦旭攬着楚揚的肩膀,“揚揚,就差你了。網戀也是戀,你也趕緊戀一個,結束宿舍最後一個單身吧。”

“懷你妹……老子怎麼可能網戀。”樓一黑着臉,換了一個角度看手機。

“我也不相信小樓在網戀。”楚揚翻着手裏今天剛從部員手裏收來的資料,擡頭瞪了樓一一眼,意義不明,樓一正好對上楚揚那一眼,立刻縮回身子低下頭。

沒看見沒看見,什麼都沒看見。自從夜不歸宿那次之後,樓一再遲鈍也發覺楚揚對她不同尋常的感情,她首先不是個木頭,作爲女生的直覺還是有的。只不過樓一不允許自己多想,要是楚揚根本沒有那個意思,她還疑神疑鬼,大家尷尬還是小,破壞感情就事大了,楚揚很難哄,這是樓一的第一認知。

斷斷續續跟一葉知寒聊到下課,回到宿舍的時候快九點半,樓一本來還想上游戲,被寶貝徒弟制止了。

寶貝徒弟 21:26:32

別上了,早點休息吧。遊戲裏也沒什麼大事。

三世黑白 21:26:54

好吧。

樓一得了聖旨就下了小企鵝去洗澡去了。晚上,難得宿舍四個人都沒有玩電腦,早早躺在牀上開臥談會,這種祥和的場景除了大一上學期就很少出現了。

“小樓,你真的沒有網戀?”

“唉,容筱,你那麼閒就看緊你老公,我看到他在人人上跟服裝設計專業的一個女生聊得很開心。”

“真的嗎?”容筱離開用手機上網抓姦去了。

“哈,還好我老公不玩這些東西。”

樓一翻了個身,看着牆出神,愛情這個東西,她是沒經歷過,沒吃過豬肉也看過豬跑,宿舍裏那兩個有家室的,看起來甜蜜,其實還不是整天提心吊膽怕對方變心,她現在沒有牽掛,又何必庸人自擾。

愛情的首要前提是信任,沒有信任拿什麼談感情,彼此信任又談何容易?因爲太在乎,永遠做不到完全不被傳言撼動。只要還有一絲絲懷疑,這份愛情就有可能被毀掉。所以,愛情總是陷入死循環。

樓一用被子矇住頭,她從不期待愛情,也不敢完全相信,還是……順其自然吧。

作者有話要說:暫時有了點空就更新了,下週可能還得忙,總之我有時間就會更新的,開學前兩個星期對我要求不要太大。。。

另:答應阿阮給趙敏和周芷若寫同人,所以可能開個小短篇,主寫這兩個妞應該不會長,博大家一笑也是我逼她寫週末有戲的報應。我是不喜歡寫金爺的同人的。。。本人從來不看武俠小說的人。

所以,我又要寫同人雷你們了。 星期五的課是一個星期裏面最少的,樓一本來想直接回宿舍奔遊戲去了,硬是被楚揚威逼利誘弄去食堂吃飯,難得楚揚有個悠閒的星期五,吃完飯還挽着樓一非常小資地買了杯奶茶在操場轉了兩圈才大赦天下讓樓一回宿舍,楚揚則搬了電腦上牀看電視劇,日劇韓劇美劇,好看的她都看。

樓一登上了遊戲,發現老婆徒弟都在,一時竟不知道先跟誰打招呼。

【好友】卡至對你說:小樓,你上來啦。

你對卡至說:嗯,我怎麼發現你每天都比我閒啊?

【好友】卡至對你說:那是你豬不會合理安排時間,我大三本來就課少,這會已經在家了,你看在家門口上學多好啊。

你對卡至說:BS

【好友】卡至對你說:你那是嫉妒,本女王不跟你計較,對了,昨天我跟你老婆談攏了。

你對卡至說:她答應結盟的事情了?

【好友】卡至對你說:那是,老將出馬,一個頂倆,細節你去跟她談。

你對卡至說:親愛的,你辛苦了,我去找我老婆了。

樓一拍完馬屁就給輕聲密語丟了組隊申請,很快那邊就有了反應,隊伍建立成功。

【隊伍領袖】一夜小樓:娘子,你在哪呢?

【隊伍】輕聲密語:江南永寧鎮,幫勢力的人殺狼。

說完,樓一就收到了隊伍申請,荼糜丶沉淪請求加入隊伍。樓一看到這個名字真想咬了自己的舌頭,還得大度地點了接受。

找到最近的神石傳到了江南永寧鎮,大老遠就看到輕聲密語一身鮮豔的大紅喜袍,手間盈盈綠光,戳狼戳得不亦樂乎。

這個是童趣任務,完成後得到天寶聲望,擁有天寶聲望纔可以做寶鑑,寶鑑是收入的一筆來源,所以除非覺得錢多的,都不會跟天寶聲望過不去。

一夜小樓收了毛筆,點上了浮勁狀態,幾個起落躍到輕聲密語身邊,擡手就抱。

【隊伍】荼糜丶沉淪:小語,謝謝。

總裁的錢奴 【隊伍】輕聲密語:不客氣。

【隊伍領袖】一夜小樓:寶貝我好想你哦,你有沒有想我?

【隊伍】輕聲密語:有。

樓一樂了,瞪了眼盤腿坐在地上的戰士,這樣還不氣死你?還沒得瑟夠,又有入隊申請,點開,樓一捂臉了,真是冤家路窄,是朱古力豬。憋着口悶氣又點了接受。

【隊伍】朱古力豬:喲,姑爺,你好啊。

好你妹啊,上次你害死我的時候怎麼沒這麼熱情啊?樓一的理智告訴樓一這兩個可能不是一個人,可是樓一的情感無法原諒這個人。

【隊伍】輕聲密語:乖,你別鬧了,我幫他們殺狼呢,一會陪你。

【當前】一夜小樓:他們?

樓一一個手抖發錯了頻道,按開F11,輕聲密語身邊竟圍了一圈人,無一例外都頂着“莫”字。

衆人先後在當前問候了一句“姑爺好”。樓一受寵若驚了。草泥馬啊,這麼多人不會自己組隊殺啊,爲什麼非要綁着她老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