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色蝴蝶結髮飾】:(飾品)(優秀)

裝備:+2魅力

【貓眼石手鍊】:(飾品)(優秀)

裝備:+2魅力

【貓眼石戒指】:(戒指)(優秀)

裝備:+1魅力

【破舊的狼牙棒】:(武器)(單手錘)(單手)(普通)

裝備:攻擊時有機率造成目標流血

【矮人精工火槍】:(遠程)(火槍)(精良)

裝備:攻擊時有機率造成目標眩暈

……

帶齊新裝備的洛麗亞揮舞着手中半米長的狼牙棒,狼牙棒劃過空氣帶出呼呼的響聲。此刻洛麗亞有些迫不及待地想要試試技能和攻擊的感覺。

突然想到什麼的洛麗亞微微將牀邊的窗簾拉開一條縫,往對面98號的阿布百貨看去。

“唔,果然呢,那個鹹溼大叔又在偷窺了。”洛麗亞一臉鄙視地說着。隨後伸出手將窗戶打開一條小縫。

“腹黑蘿莉姿態。”

……

今天也無人問津的阿部百貨二樓,最近有成爲蘿莉控趨勢的阿部大叔閒極無聊的進行着日常偷窺。雖然浴室玻璃質量太好,臥室窗簾又從來不曾拉開,但並不妨礙阿部大叔守株待兔。反正閒着也是閒着,啃着森林蘑菇的阿部大叔想到。

“其實森林蘑菇裏那股濃濃的黴味也別有風味啊,好像上癮了。”這麼說着的阿部大叔突然聽到一聲槍響,隨即仰面倒下。

“怎麼回事?”暴風城外墓地裏,變成靈魂狀態的阿部大叔處於迷茫之中。

除非看到對方並且知道其名字,否則被殺死時系統也不會對玩家進行任何提示。莫名其妙掛掉的阿部大叔一瞬間以爲是部落玩家摸進暴風城了。

……

抱着還在冒煙的矮人精工火槍,洛麗亞深深地吸了一口氣,露出滿臉幸福的陶醉笑容。

“火藥的味道,最喜歡了。”

……

經常光顧洛麗亞生意的朵莉安現在和洛麗亞頗爲熟稔,每次外出冒險歸來都要到洛麗亞道具屋膩上半天的她,此刻懶洋洋地斜靠在櫃檯上,看着光腳坐在櫃檯上的洛麗亞。大紅色飾滿蝴蝶結和緞帶的洋裝,有着粉色長髮的腦後裝飾着巴掌大的紅色蝴蝶結。手腕上帶着折射出琥珀色光芒的貓眼石手鍊,白嫩纖細的小腿則帶動着精緻的腳踝不斷晃動。

“洛麗亞。”朵莉安叫道。

“嗯?”洛麗亞回頭看向朵莉安,報以一個大大的笑容。

還有這人偶般可愛的面容和嬌俏的聲音,如果自己是和她一樣大的女孩兒,會嫉妒的發瘋吧,朵莉安這麼想着,隨即說道。

“最近不知道該幹些什麼,總覺得很無聊。”

洛麗亞想了想,回答道。

“去欺負範克里夫?”

“他已經被老孃放倒過最少30次了。”一副範克里夫弱爆了的表情,朵莉安回答着。

“對了,奶牛……咳咳,朵莉安姐姐認識這個徽章嗎?”洛麗亞取出任務物品的徽章,遞給朵莉安問道。

“唔……不認識。”朵莉安將徽章拋回給洛麗亞。

“完全沒線索呢。”詢問過許多npc同胞和玩家依然無果的洛麗亞皺眉道。 東部王國,鐵爐堡

從米奈希爾港飛往鐵爐堡的獅鷲越過大門,飛進了鐵爐堡中。

獅鷲管理員將固定用的繩子解開後,阿狸從獅鷲背上跳下,朝着鐵爐堡地鐵站跑去。

……

“對不起,洛麗亞小姐。我無法辨認出這枚徽章出自哪裏,暴風王國並沒有出現過這樣的徽章”建築師巴隆斯慚愧的說道。

“請不要在意,巴隆斯先生。”洛麗亞微笑着說道。

“西部荒野的哨兵嶺隱居着一位來自洛丹倫王國的學者,他或許能解答您的疑惑。”巴隆斯將或許有用的情報告訴了洛麗亞。

冰山首席的腹黑嬌妻 “十分感謝您,巴隆斯先生,願聖光與您同在。”

……

離開暴風城建築辦公室的洛麗亞將徽章向着清晨的太陽舉起,眯起眼睛靜靜地注視着它。

等阿狸回來後就去西部荒野看看吧。主神,不對,計算機君其實說不定是個好計算機呢。任務什麼的從來沒有懲罰,雖然要交錢也沒有設定期限和利息。大概要在這裏呆一輩子了,賺錢什麼的慢慢來吧。說起來,現在的我是不老不死的存在來着?這麼想着的洛麗亞朝着交易區走去。

當洛麗亞走到鑲金玫瑰旅店附近時,一個熟悉的聲音傳入耳中。

“羅恩,註冊費由你來出,會長當然也要你來做啦。”粗獷而豪放的聲音。

“比起誰做會長,‘必須找聯盟公民擔保並作爲公會顧問’的規定怎麼辦?”沒什麼特點的女聲。

御醫案:以女之名 洛麗亞轉過身,看到了一個反射着陽光的閃亮光頭,正是聖騎士貝塔,此刻他正用力的拍着一個頗爲英俊,有着棕色短髮的青年。而舒克在和咪麗說着什麼的樣子。

洛麗亞向着他們走去,幾人發現一隻蘿莉走過來,也紛紛轉頭看向洛麗亞。

“哈哈哈,這不是洛麗亞嗎,好久不見了。”貝塔大聲的打着招呼,咪麗微笑着向洛麗亞揮手,而舒克則微微點頭致意。

“爲什麼要把洛麗亞一個人丟在礦洞裏?是因爲洛麗亞惹你們生氣了麼?”這麼說着的洛麗亞做出一副滿臉委屈又不敢質問的樣子。仰頭看着目瞪口呆的三人,洛麗亞決定再加把火。

“嗚……你們走後,洛麗亞被狗頭人抓了起來,它們逼洛麗亞挖礦,還不給洛麗亞飯吃。每天每天,又餓又累的洛麗亞只能吃礦洞裏的苔蘚,喝地上的髒水爲生。嗚…..”想象了下那副悽慘景象,洛麗亞真的哭了出來。豆大的淚珠涌出,劃過精緻的臉龐……洛麗亞的演技已經登峯造極了……用雙手捂住臉哭了一會,洛麗亞將手指微微張開,透過縫隙看到咪麗強忍着淚水,舒克一臉懊悔地錘了一下自己的胸甲,貝塔……貝塔抱住旁邊的年輕聖騎士在無聲的痛哭。

差不多了。這麼想着的洛麗亞停止哭泣。擦乾眼淚強笑着說道

“洛麗亞知道你們不是故意的,所以原諒你們了。”

……某種意義上這纔是真正的致命一擊。

“哇!”貝塔哭出聲來了。

…….

心懷愧疚的三隻金閃閃和羅恩在洛麗亞的陪同下逛起了暴風城。

接過羅恩遞過來的草莓汁,洛麗亞仰頭微笑說道。

“謝謝羅恩哥哥。”

“哦哦,羅恩真是受歡迎呢。”跟在後面的貝塔小聲說道。

“我年輕的時候也是這麼…..”舒克還沒說完就被一旁的咪麗打斷。

“也是這麼陰沉是吧?……可惡,這是強敵啊。”看着平時顯得有些冷漠的羅恩親暱的拍着洛麗亞的腦袋,咪麗滿臉糾結的說着。

“喜歡臭着臉的羅恩原來是蘿莉控啊,哈哈哈。”貝塔爲發現羅恩的弱點而開心着。

…….

告別金閃閃四人組後,回到道具屋的洛麗亞考慮着離開後道具店怎麼辦的問題。對了,想到個好主意。將無盡的錢袋拿出放在櫃檯上,取出一枚金幣後,洛麗亞念道

“宣告——汝身在我之下,託付吾之命運於汝之劍,遵從金幣之名,若遵從此意志此理的話,迴應吧。在此起誓,吾是賺盡世間一切金幣之人,纏擾汝三大之言靈七天,通過抑制之輪前來吧,金幣的守護者呦!”

洛麗亞手中的金幣消散在虛空中……

一個雙眼渾濁,夠摟着乾瘦身體的老頭出現在洛麗亞面前,對着洛麗亞說道。

“英靈葛朗臺,遵從您的召喚而來r。”說着,在看到櫃檯上的無盡的錢袋後,葛朗臺用渾濁的雙眼死死盯着它,身體不斷顫抖,彷彿努力地抑制着自己撲上去的衝動。

洛麗亞見狀一把將錢袋拿起,護在胸口處,取出兩個金幣後說道

“消耗一枚金幣,好好看店,拼命賺錢不準私吞。”

“消耗一枚金幣,每個月都要把賬目和除去必要流動資金外的盈利郵寄給我。”

……

“喵。”門外傳來貓叫聲。

“阿狸!”無視英靈葛朗臺幽怨的目光,洛麗亞飛快地跑到門邊。剛剛將門打開,一個白色的影子就朝着洛麗亞撲來。

被撲倒在地板上的洛麗亞仰面看着眼前比自己還大上一圈的巨型白色狐狸,有些疑惑的問道。

“阿狸?”

“喵!喵……喵~”狐狸邊叫邊不斷地用大腦袋蹭着洛麗亞的臉頰。

“是嗎是嗎,我也很想念阿狸。”說罷,洛麗亞坐了起來,親暱的摟着阿狸的脖子。

“怎麼變得這麼大了?”洛麗亞撓着阿狸頸後的毛,問道。

“喵,喵~”

“大德魯伊親自教導阿狸溝通野獸之靈的方法,還給了阿狸塞納留斯的祝福啊,真是太好了,阿狸。”

……

重要物品幾乎都隨身攜帶的洛麗亞再次確認着是否有遺漏的行李,考慮一會後,又把抱枕和玩具馬車放到了揹包中。

……

“葛朗臺,好好看店哦,不然用‘令咒’把你關到永遠看不到金幣的地方哦~”洛麗亞站在道具屋門口微笑着說道。

說完帶着阿狸轉身離開。

與此同時,被洛麗亞仍在儲物間角落的‘郵箱微波爐’自己啓動起來,稍後,一頁信箋飄落在地,上面寫着

‘今天千萬不要去西部荒野!千萬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

------β0.177712’

……

洛麗亞帶着已經高至自己腰間的阿狸來到暴風城大門,正準備做馬車前往西部荒野時。

“喵。”阿狸叫道。

“想坐獅鷲麼?”洛麗亞有些奇怪的問阿狸。

“喵。”阿狸確認道。

“好吧好吧”洛麗亞妥協道。

……

獅鷲管理員無奈的看着一人大小的阿狸,再次向洛麗亞確定後,取出繩子將阿狸橫向固定在獅鷲背上。

洛麗亞爬到獅鷲背上坐穩後片刻,獅鷲伸展起翅膀,助跑起來。

……

四小時後

乘坐在獅鷲背上,瑟瑟發抖的洛麗亞俯視着蓋滿冰雪的大地,想要說話卻被灌了一口冷風。

這裏絕對是丹莫羅吧,絕對是吧,和西部荒野在完全不同的兩個方向上好吧,剛剛一晃而過的絕對是鐵爐堡吧混蛋。洛麗亞在心中大聲的咆哮着。

三十分鐘後

氣溫升高,氣流也變得平緩起來的米奈希爾港上空,洛麗亞朝着獅鷲咆哮着。

在獅鷲突然拉昇高度,又進行了一次俯衝之後,洛麗亞乖乖地閉上了嘴巴。

三小時後

洛麗亞一邊吃着美味巧克力蛋糕,一邊向阿狸介紹着沿途的風景。

“阿狸,這裏叫做希爾斯布萊德丘陵,剛剛飛過去的城鎮就是著名的南海鎮啦。希爾斯布萊德丘陵的葡萄十分美味哦。”

又過了三個小時

“阿狸你看,幽暗城哦,呵呵呵呵,幽暗城哦。”洛麗亞眼神空洞的說着。越過幽暗城十幾分鍾後,獅鷲轉頭咬斷固定阿狸的繩子,一個三百六十度旋轉,將洛麗亞和阿狸甩了下去。

……

你調香,我調心 阿狸咬着洛麗亞的衣服,將她從湖中拖上岸邊後,靜靜的伏下身體守護在洛麗亞身旁。幾分鐘後,因爲長時間乘坐獅鷲而身體僵硬的洛麗亞終於用手撐側坐了起來。捏捏還毫無知覺的小腿,心想待會緩過勁來要有得痛了。

【系統信息】:任務【洛麗亞的姓氏】完成,獲得2000點經驗值。

邪王狼妃 【系統信息】:祝賀您升到11級,獲得1點技能點,1點天賦點。

【系統信息】:祝賀您升到12級,獲得1點技能點,1點天賦點。

【系統信息】:接到系統任務【身世】

【身世】:終於得到自己身份重要線索的你,迫切地想要解開自己究竟是誰的謎題。你有種預感,得知真相的時刻就要到來了。

任務獎勵:一件與你身份相關的物品。

正在疑惑任務爲何莫名其妙完成的洛麗亞聽到前方的樹叢傳來一陣響動,阿狸從地上躍起,壓低身體戒備着。 攻略極品 片刻後,一個粉色短髮的青年出現在了洛麗亞的視線中。

…..

一個人出來找亡靈麻煩的阿倫·莫格萊尼,呆呆地看着眼前渾身溼透的女孩那熟悉又陌生的臉龐,一時間恍惚了。

————————第一卷完 洛麗亞看着不遠處呆呆注視自己的青年。少見的粉色短髮,看起來二十多歲的年紀。他身穿紅色的牧師袍,長袍胸口處用金線繡着獅子頭徽記。

明明是類似於聯盟旗幟的圖案,看到青年長袍上刺繡的聯盟公民洛麗亞卻只感到脊椎一陣冰涼。因爲藍底獅頭代表着聯盟,而紅底獅頭則代表着血色十字軍……一個墮落而瘋狂、把任何不同理念者當做亡靈殲滅的組織。

通過系統能大概瞭解目標等級的洛麗亞只能確認對方比自己高十級以上,自己基本沒有任何抵抗的可能。

就在洛麗亞做着被殺死的心理準備時,青年緩緩開口說道。

“媽…媽…不對,你究竟是誰?”

“哈?”我還想問你是誰呢,你叫媽媽了吧,叫了吧?對年齡問題過於敏感,以致於暫時忘記恐懼的洛麗亞心說道。

對面的青年走過來,一腳踢開想要撲擊他的阿狸,揪住洛麗亞的後領將她提了起來。似乎覺得這樣有些不方便,於是乾脆的將洛麗亞打昏,扛了起來。

……

“簡直和卡蘿長的一模一樣。”血色十字軍指揮官,雷諾·莫格萊尼坐在房間正中方桌的主位上,看着對面昏迷不醒的洛麗亞說道。

“伯父,這個女孩是亡靈僞裝的?”站在雷諾身旁,從小被死去父親託付給雷諾的阿倫·莫格萊尼遲疑的問道。

雷諾沉吟了一會,轉頭向着禮拜堂門外的百夫長喊道

“去圖書館請奧法師杜安來。”

看着百夫長應命而去,雷諾將視線移動到阿倫臉上,隨即露出了和藹的笑容,對低着頭的阿倫說

“等她清醒過來,再確認一下吧。”

“謝謝伯父……我,我的信仰動搖了。”阿倫低着頭,語氣羞愧的說道。

“無妨,每個人都有私心。她的確不可能是卡蘿,但也有別的可能。”雷諾溫和地安慰阿倫道。

“雷諾,不是說過不要打擾我研究魔法了嗎?”這時,已經謝頂的中年奧法師杜安走進來問道。

“偵測一下,杜安。”雷諾舉手示意阿倫將洛麗亞弄醒。

被用力搖晃和拍打腦袋的洛麗亞醒了過來,看到身旁打暈自己的大壞蛋後掙扎起來,叫道

“混蛋,阿狸呢?”

“你叫什麼名字?”雷諾大聲問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