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conejolalunaestáelinodoro,elinodoroestábloqueado。」(月亮上的兔子在上廁所,馬桶堵了。)海亞緩慢地說道。

額,你說月亮上有個兔子在上廁所,然後把馬桶給堵了,溢屎了?」熙熙有些不確定地問道。

「是,哦不是,它在這樣,通馬桶。」海亞不停地點著頭,學著通馬桶的動作。

「通馬桶,因為馬桶堵了?」熙熙又問道。

「是的。」海亞點了點頭。

「我的天,月亮上的馬桶堵了,漏粑粑了!」熙熙小短手捂嘴,一臉的不可思議。

「可是,月球上沒住人啊,也沒住兔子,怎麼可能還有馬桶呢?」呵呵說道。

「是呀…」熙熙也納悶了,畢竟嫦娥奔月只是神話故事。

「你們就不知道了吧。」錦鯉突然吐了個大泡泡,將自己圈起來,然後飛到了熙熙他們面前。

「不知道什麼?」熙熙好奇道。

「嫦娥奔月的故事是真的,廣寒宮也是真的。」錦鯉說道。

「我讀書少,別騙我喲,否則我讓針嬤嬤扎爆你的泡泡,讓你摔個嫦娥墜地臉朝下,針嬤嬤!」熙熙喊道。

「奴婢來了,有何吩咐?」針嬤嬤隨即從熙熙的假髮里鑽了出來,浮在了半空中。

針嬤嬤現在長期盤踞在熙熙的假髮里了,不做針線活的時候,偶爾會對著武婆婆的抱枕扎扎扎,或者對著其他軟綿綿的東西扎扎扎,或者四處晃悠,不過,最終還是會回到熙熙的假髮里。

「如果這個老不死的說謊,你就扎破他的泡泡。」熙熙指著大泡泡里的錦鯉,說道。

「!」針嬤嬤彎了彎針頭,說道。

「哎,你們一個個都欺負老年人,哦不,老年魚!」錦鯉感傷地搖了搖頭,就開始講述關於嫦娥奔月和廣寒宮的故事了。

雲母屏風燭影深,

長河漸落曉星沉。

嫦娥應悔偷靈藥,

碧海青天夜夜心。

前面的內容和熙熙他們小時候聽過的一樣,就是嫦娥想奔月,偷吃了靈藥,然後就飛到了月亮上,住進了廣寒宮。

不過,真的有廣寒宮這麼一個地方,它和天界一樣,是結界外的一個世界,但又和天界不同。

因為,廣寒宮跟月球一樣,有自傳也有公轉,並且經緯度和與月球的相同,自傳和公轉的頻率也相同。

可以這麼說,廣寒宮就是地球上的另外一個月球,並且完全貼合在月球前面。

所以,我們抬起頭看到的月亮並不是真正的月球,而是廣寒宮。當我們發現月亮的影像在改變時,其實只是廣寒宮裡呈現出的不同畫面而已。

「太玄乎了,我不信!」聽完后,熙熙就皺著鼻子說道。

「錦鯉大叔,你可以去寫玄幻了。」呵呵也不太信,不過,他沒有熙熙說得那麼直接。

「我信!」海亞點了點頭,表示站錦鯉。

「熙子,你相信我們看到的月亮其實不是真正的月球,而是嫦娥住的廣寒宮嗎?」看到雲熙子路過,熙熙急忙喊道。

「我信啊!」雲熙子笑了笑,說道。

「看吧,人家熙子就信。」錦鯉得意道。

美人謀:將軍之妻不可欺 「熙子,你怎麼會信呢?這不科學啊!」熙熙說道。

「這個世界上不科學的事情太多了,你不就是不科學的存在嗎?」雲熙子笑著說道。

「好像是…」熙熙撓了撓頭,說道。

「晚上,看月亮!」海亞建議道。

「好,那我們晚上就不睡覺,去樓頂看月亮,看是不是真的有一隻兔子在通馬桶。」熙熙點頭道。

「好!」眾人也應了。 夜裡,熊萌萌帶了一些瓜子兒、花生、胡豆,以及辣條過來,並扛著幾把椅子,.

錦鯉也把自己圈在了一個大泡泡里,跟著飄了上去。

熙熙則抱著林曉慧,呵呵則抱著海亞,雲熙子則帶著冰淇淋,一同前往樓頂。

征戰樂園 「老不死的,如果月亮上沒有出現兔子搗馬桶的畫面,我就讓針嬤嬤戳破你的泡泡,讓你躺地上唱采蘑菇的小姑娘。」放好林曉慧后,熙熙對錦鯉說道。

神魔大唐之無敵召喚 「呵!如果出現了呢?」錦鯉看向熙熙,挑釁道。

「如果出現,那我..那我…」熙熙搓著小短手,糾結道。

「那就十天不戴假髮!」錦鯉說道。

「好!一言既出,熊萌萌追不到!」熙熙一咬牙,說道。

「好!熊萌萌追不到!」錦鯉也甩著尾巴說道,似乎下了很大的決心。

「關我什麼事啊,我只想做一隻安靜的大熊貓啊!」熊萌萌已經恢復成了大熊貓的樣子,正翹著二郎腿坐在椅子上嗑瓜子兒。

「熊萌萌,瓜子殼別亂扔,扔這個垃圾桶里。」看著熊萌萌已經開始嗑瓜子兒了,呵呵急忙甩著小短腿兒將一個垃圾桶放到了他的跟前。

要知道,熊萌萌的衛生習慣很差,如果不提醒他,估計他會把瓜子殼兒嗑得滿地都是。

「嘿嘿,我盡量啊!」熊萌萌笑著說道。

「啊..呼…」林曉慧醒了,伸了伸懶腰,隨後朝周圍看了看,似乎有些迷茫。

「曉慧,我們在樓頂。」看到林曉慧醒了,海亞急忙湊到了她的跟前,用葉瓣輕撫著她的花朵,說道。

「樓頂,看月亮?」林曉慧歪著花朵,疑惑道。

「是的,看月亮。」海亞張開了葉瓣,整個葉片都呈現出了玫紅色。

「兔子!」林曉慧突然扭過花朵兒,指著天空說道。

「出現了!」海亞順著林曉慧花朵所指的方向,朝上空看了看,就看見了月亮上的兔子。

「額,真有兔子。」熙熙有些不敢置信地抬起了頭。

「哼!等著掀開你的遮羞假髮吧,桀桀桀!」錦鯉學著里惡人的笑聲,對熙熙說道。

「哼!不就是個長得像兔子的圖像嗎?也許那是雲呢!」熙熙不服道。

「臭!」林曉慧突然說道,並將花朵收縮起來。

「咦…真有的臭味兒,好像臭豆腐。」熊萌萌嗅了嗅,說道。

「快看,兔子在搗馬桶了!」一直在觀察月亮的雲熙子,對眾人喊道。

「真的也!」熊萌萌停下了剝瓜子的爪子,將它們捏成了圈,放到了眼前,並抬起頭,朝月亮看去。

聽到雲熙子和熊萌萌的話后,其餘人也抬頭看向了月亮。

只見,圓潤瑩亮的月亮上突然出現了一隻形似兔子的影像,它站立在一個長得像馬桶的東西旁邊,拿著一個貌似是皮搋子的東西,正一上一下地捅來捅去。

兩隻大耳朵還隨著它的動作前後晃動,肥屁屁也一撅一撅的,上面那個圓尾巴也在跟著在上下擺動。

「這…真的是一隻兔子在搗馬桶?」熙熙仍舊有些不敢相信眼前所看到的景象。

「看到了吧,有人的遮羞假髮要被掀起來了。」錦鯉在旁邊幸災樂禍地說道。

「粑粑臭!」

林曉慧又指著月亮喊道,並將花朵徹底收縮起來,變成了花骨朵兒。

「嘔..我吃不下了,這比臭豆腐還臭嘛!」熊萌萌將零嘴兒徹底推到了一邊,用爪子捂著胸口,說道。

「它不是在通馬桶嗎?怎麼把粑粑都給捅出來了?」呵呵咽了一下口水說道。

這時,眾人才發現,月亮上的兔子正在越來越快地搗著馬桶,伴隨著它越來越快的動作,兩隻大耳朵也晃動得越來越明顯了,除此之外,似乎有什麼東西從馬桶里濺了出來。

隨著濺出的東西越來越多,從月亮上傳出的臭味也越來越濃了。

「它這是在通馬桶還是在戳粑粑玩呀?」熙熙用小短手捂著鼻子,說道。

「我怎麼感覺它是在報復社會呢?」熊萌萌也用肥爪捂住了口鼻。

「我感覺,它似乎很憤怒的樣子。」呵呵也捂著口鼻說道。

「呀!濺出來啦!」錦鯉大聲喊道。

「什麼濺出來啦?」眾人疑惑道。

「好像是粑粑從月亮上掉下來了。」雲熙子一手捂口鼻,一手指著月亮說道。

眾人抬頭望去,只見,那些從馬桶里被戳出來的粑粑,不僅濺出了馬桶,也漸漸地從月亮上濺了出來,並朝著地面墜落下來。

「哇!是流星嗎?」突然,從樓下傳來了幾個路人的聲音,他們似乎也發現了月亮上出現的異象。

「呵呵,流星,是流粑粑。」熙熙捂著口鼻冷笑道。

「這是玉兔搗米圖嗎?」有路人問道。

「呵呵,這是玉兔搗屎圖。」熙熙繼續冷笑。

「別嘲笑別人了,記得明天摘假髮,十天。」錦鯉飄到了熙熙的身旁,提醒道。

「錦鯉大叔,人家還小,你怎麼能跟小孩子計較呢?」知道打賭打輸了,熙熙急忙扮起了柔弱,開始撒嬌了。

「快四十歲的洋娃娃了,也不小了。」錦鯉才不吃熙熙那套。

「熙子,你快跟錦鯉大叔求求情啊,我不能不戴假髮啊,我不戴假髮那就跟小籠包拍照不開美顏一樣,都是致命的啊!」看到錦鯉不吃自己那套,熙熙急忙甩著小短腿跑到了雲熙子的跟前,抱著她的腳踝開始撒嬌了。

「願賭服輸。」雲熙子垂眸瞅了熙熙一樣,說道。

「啊!呵呵,我不活啦!這個家已經容不下我了,別攔著,我要跳下去!」說著,熙熙就朝樓頂的邊緣奔去。

「呵呵,你是摔不死的,但是假髮卻會摔掉。」錦鯉「善意」地提醒道。

「啊!哇啊啊啊啊…你們都欺負我!」熙熙站在邊緣處,揉著沒有眼淚的眼睛,大喊道。

「錦鯉大叔,那個..你也知道熙熙的性格,就八天成不?」呵呵搓著小短手,看向錦鯉。

「哎…看在呵呵的份上,就摘假髮八天。」看著呵呵那副可憐巴巴的樣子,錦鯉還是心軟了。

「真的?七天可好?」聽到錦鯉這話后,熙熙急忙轉過身,看向錦鯉。

「八天!」錦鯉堅定道。

「嚶嚶嚶…」熙熙癟了癟嘴。

「熙熙,快回來,小心掉下去。」呵呵趕緊將熙熙拉了回來。

「你們是不是都跑偏題了?不覺得越來越臭了嗎?」熊萌萌無奈地看著眾人,說道。

「額…真的越來越臭了。

」呵呵這才發現,這股粑粑味越來越濃了。

「濺了好多粑粑下來,不知道有沒有人被砸到。」雲熙子抬頭看了看,說道。

「玉兔幹嘛這麼憤怒啊?」錦鯉疑惑道。

「會不會是因為嫦娥拖欠它的工資?」熙熙好奇道。

「別說了,太tm臭了,我回去了,實在是待不下去了。」熊萌萌站了起來,打算離開了。

劍主八荒 「把垃圾拎下去倒了,還有你帶來的零嘴兒,一起帶走,這裡除了你,沒人會吃這些垃圾食品。」熙熙急忙說道。

「好好好,哦,我明天要過來。」熊萌萌一手拎著垃圾口袋,一手拎著零食,走到樓梯口的時候,轉身對熙熙說道。

「過來幹嘛?好好賣你的面,你現在還欠著熙子好多好多錢呢!」熙熙小短手叉腰,瞪向熊萌萌。

「過來看看不戴假髮的你,會不會依舊如此美麗,哈哈哈…」說完,熊萌萌就大笑著跳下了樓梯,並很快跑出了「熙熙不攘攘」。

「你個死熊貓,忘記變身啦!」熙熙站在樓頂的邊緣,對下面正在狂奔的熊萌萌大喊道。

「卧槽!真的也。」這時,熊萌萌才發現,雖然身上穿著衛衣和褲子,但仍舊是大熊貓的模樣。

「啊!是滾滾!」路人看到熊萌萌后,都驚嘆道,並打算拿出手機來拍照。

「誤會誤會,這是cosplay!」熊萌萌加快了奔跑的步伐,並向周圍的路人解釋道。

「熊萌萌真是個大傻逼!」熙熙看著熊萌萌遠去的背影,吐槽道。

「臭!」林曉慧大喊一聲后,就朝樓梯的方向蹦去了。

「等等,我們一起回!」海亞也急忙跟了上去。

「回去睡覺了,太臭了,我打算多吹幾個泡泡,將自己與臭味隔絕開來。」錦鯉也跟著飄了下去。

「散了吧,今晚我打算在卧室里擺出桃花陣,用桃花的香氣來與這個粑粑味進行一場殊死決鬥。」雲熙子也捂著口鼻下去了。

「呵呵,今晚我們去熙子的房間睡吧。」熙熙急忙拉著呵呵,跟著雲熙子下去了。

「汪汪汪!」看著大家都下去了,冰淇淋也跟著下去了。

看客們雖然離去了,但並不妨礙這隻憤怒的兔子繼續搗粑粑,似乎它把所有的憤怒都用在了這些無辜的粑粑上面。

「啊!我好像被鳥屎砸到了。」陳瀟大喊道。

原本,他帶著小黑出來逛夜市的,逛著逛著,一團疑似鳥屎的東西就從天而降,並砸到了他的頭上。

「不像鳥屎。」小黑看了看陳瀟手上那團土黃色的東西,說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