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哥!」

獨眼龍的小弟大驚失色,驚呼一聲就要動手,被他伸手攔了下來。

「都別動!」

姜明實力之強遠超獨眼龍的預料,自己七百多點綜合數值竟然抵不住他的一擊,鬼煞幫這幾十個小弟在這可能都不夠他一隻手殺的。

獨眼龍捂著自己的傷口,在小弟的攙扶下上了車,低喝道「走!」

姜明沒有追殺他們,他還要去聖陽國都遺址,沒時間陪這些地頭蛇浪費時間。

鬼煞幫的人興沖沖的來,灰溜溜的走,姜明的強大不光打跑了他們,更震懾住了赤陽堡的人。

汗水從范川的額頭上流下,連忙打開赤陽堡的大門,親自迎接姜明。

「不知道前輩遠道而來,請前輩恕罪!」

姜明看向他道「我在這待幾天就走,沒事別來煩我。」

「遵命前輩!」

……

車子上,獨眼龍咬牙一聲慘叫,將插進肚子裏的匕首拔了出來,碎裂的腸子或者獻血跟着拉了出來。

一旁的手下連忙給他縫合傷口,但是他的腸子基本上都斷了,現在只能做到簡單的止血。

需要儘快返回動手術才行,不然還是會死。

獨眼龍臉色蒼白大口喘著氣「叫兩個人先回去,告訴幫助,赤陽堡請了個高手坐鎮,讓外面的幫眾都收斂點!」

雖然姜明並沒有表露出歸屬於某個勢力,但是獨眼龍已經將他列為是赤陽堡的人了。

這樣一個人出現在這裏,對於鬼煞幫而言是心頭大患,很可能整個幫派都會因此覆滅。

如果姜明知道獨眼龍現在的想法,絕對會翻個白眼告訴他想多了。

姜明一人殺退鬼煞幫的事情迅速傳遍整個赤陽堡,當他回到城內的時候,身旁的人紛紛避之不及,生怕惹到了這位猛人。

對於這種情況,姜明也樂的清閑,回到酒店的時候,木靜熱情洋溢的笑着給他打着招呼。

「小帥哥,看在你這麼英勇的份上,姐姐免費陪你一晚我不是不行。」說着整個身體朝着姜明貼了過來。

姜明閃身躲了過去,木靜撲了個空,差點摔倒在地上。

徑直上了樓,留木靜一個人在大廳一跺腳生著悶氣。

房間里,姜明正整理著東西,要去往聖陽國都,有一些東西是需要提前準備的。

其中就有一個防護儀,能夠抵擋能量風暴的衝擊。

忽然,走廊上傳來急促的腳步聲,緊接着姜明所在的房門被人敲響。

門外傳來一個男人的聲音「請問姜明前輩在嗎?」

姜明收拾好手中的東西問道「誰?」

門外的人恭敬的說道「前輩,我是赤陽堡里的商人,有事找您,希望可以面談。」

想了想,姜明起身打開房門,門口站在一個留着八字鬍的胖子。

見姜明打開房門,他笑容滿面的伸出手說道「姜明前輩,久仰大名,鄙人溫洲。」

姜明沒有伸手,靠在門檻上,絲毫沒有讓他進入房間的打算,問道「什麼事說吧。」

溫洲拿出一個裝滿銀河金幣的錢袋塞進姜明懷裏,笑着說道「前輩,鄙人有要事想商,還請前輩行個方便。」

姜明掂了掂手中的錢袋,起碼有一千枚銀河金幣。

讓開房門道「進來吧。」

姜明坐在椅子上,上下打量著溫洲問道「什麼事,說吧。」

溫洲坐下來之後,搓着手笑問道「姜明前輩,聽說您要去聖陽國都遺址,不知道能不能順路把我帶上?」

姜明挑了挑眉問道「你去那裏做什麼?」

按照黃澤所說,現在聖陽國都遺址那裏正處於戰亂當中,無人區里的人紛紛避而遠之,溫洲一個商人跑哪裏去幹嘛。

溫洲道「這個恕鄙人不方便透露,不過前輩放心,只要我可以平安到達聖陽國都遺址,我一定給您一筆非常豐厚的報酬。」

「有多豐厚?」

姜明將剛剛溫洲塞過來的錢袋子扔到桌子上說道「這些?」

「不不不,當然不是。」

溫洲說道「遠比這豐厚百倍。」

這個錢袋裏面大約有一千枚銀河金幣,一百倍就是十萬枚。

花十萬枚銀河金幣讓姜明互送他去聖陽國都遺址,這比買賣怎麼算都是姜明比較划算。

不過商人都是唯利是圖的,聖陽國都遺址那裏一定有遠超這十萬銀河金幣價值的東西,才值得溫洲不惜花費重金不遠萬里前往獲取。

姜明手指輕敲桌面,將那錢袋收下道「錢我收下了,其餘的你自己準備,我只給你三天時間,三天之後我就走,趕不上我不管。」

「您放心,我一定準時趕到。」

見姜明答應了,溫洲喜笑顏開,準備在酒店裏擺上一桌請姜明吃飯,但被姜明謝絕了。

不管這個溫洲打得什麼算盤,但既然他找到了姜明開出了這麼高的價格,姜明沒有不拿這個錢的道理,反正都是順路的,大不了見勢不妙開溜就是。

第二天一早,黃澤就找到了姜明,給他帶來了一個一個人。

這個人看着就像是剛剛從垃圾堆裏面爬出來一樣,渾身髒兮兮的完全看不出原形,蓬頭垢面遮住了整個臉,只能看到一對黑漆漆的雙眼。

黃澤把他拉進屋裏介紹到「前輩,這個人熟知前往聖陽國都遺址的路線,他答應做嚮導,只是……」

「只是什麼?」

見黃澤支支吾吾的樣子,姜明說道「有什麼條件儘管提,能力範圍內盡量滿足你。」

黃澤說道「他開價一萬銀河金幣,才答應帶路。」

「可以,我同意了。」

「啊!您,您答應了?」

一萬銀河金幣的價格做嚮導的價格在赤陽堡裏面是一個高不可攀的天價,可以說是三年不開張來張吃三年。

黃澤已經做好了姜明會拒絕的準備,沒想到他竟然果斷的一口答應下來了。

姜明點頭道「嗯,除了這個還有別的嗎?」

「沒,沒有了,沒有了。」黃澤連連擺手道,隨後識趣的退出房間說道「你們聊,你們聊。」

姜明給這個敢開價一萬銀河金幣的人倒了杯茶問道「怎麼稱呼?」

那人沒有坐下也沒有喝茶「十三。」

「說說你準備怎麼帶我去聖陽國都遺址吧。」

十三伸手說道「先給錢,全款。」

一般像這種高額的雇傭關係,都會預付定金,但是像十三這種開高價還敢要全款的人,整個赤陽堡都找不出第二個人來。

姜明笑了笑,直接拿出一百枚銀河紫晶幣扔給了十三「數數看。」

十三真的認真仔細的數了一遍,確定沒有問題之後,拿出一張老舊的獸皮扔給了姜明。

姜明接過打開一看,上面記錄着幾乎三分之二個無人區的詳細地形地勢和區域地理位置。

比木靜賣給他的不知道詳細了多少倍,而且很多危險的地方都有標註,甚至怎麼通過的方法都有。

這張地圖對於整個無人區來說,都是無價之寶,一經傳播開,能夠讓很多在無人區盲目前行的人倖免於難。

但是姜明也明白,在無人區想要繪製出這樣一份地圖,需要設身處地實際性的去套索,可以說是十三自己用命畫出來的地圖。

這樣一份珍貴的地圖,十萬銀河金幣絕對值了。

姜明問道「地圖上面畫的地方,你都去過?」

因為上面有許多險地,有些地方甚至姜明也不敢輕易涉足。

在洞察之眼的探查下,十三不過剛過八百點綜合數值,他去到那些危險的地方,可以說是九死一生。

然而十三堅定的對姜明點了點頭「地圖借給你一個小時,出發時間你定,但是路上都要聽我指揮,而且我需要帶一個人一起上路。」

「沒問題。」

姜明捲起地圖還給十三「我全力配合你,只要能夠到達聖陽國都遺址那裏。」

叫姜明這麼快就將地圖還給自己,輪到十三訝異的問道「你就看完了?」

姜明笑了笑說道「我跟着你走,有沒有這張地圖都一樣。」

當然他不可能說,自己已經將地圖上的所有內容都記錄下來了。

「時間定在三天之後的早上,另外這個給你,去整理整理,換身衣服。」

姜明說着扔出十枚銀河金幣給十三,這筆錢別說換身衣服洗個澡了,就是在赤陽堡買個撿漏點的房子都可以。

十三收下錢,一言不發的離開了酒店。

姜明剛準備休息一下,木靜接着就上來了,但是卻被他堵在了門口。

看姜明不打算讓自己進屋裏的架勢,嘗試了幾次失敗之後,木靜氣的咬牙道「你要去聖陽國都遺址?」

姜明點頭道「沒錯,有事?」

「你知不知道那裏最近正在打仗!你過去很可能會死在那裏。」

「我不會死,之前在這裏,我死不了。」姜明目光無比自信堅定。

木靜氣的一跺腳「那裏要找誰不好,偏偏要找那個瘋子帶你去!」

「瘋子?你說誰?」姜明接着反應過來「十三?他雖然看着古怪了點,但我只是讓他帶個路而已。」

「哎呀,你剛到赤陽堡,不知道這裏的情況。」

木靜又急又氣的道「你知不知道,那個瘋子曾經帶了一支探險隊前往聖陽國都遺址,但路上卻把他們都殺光了!」

「有這種事?」

姜明挑了挑眉「那又如何,我和他往日無冤近日無讎,只是雇傭關係,況且,他不是我的對手。」

「哎呀你這個人,怎麼好話聽不進去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