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魚死網破嗎?那個世界我們不懂,如今之計只有穩住他,然後我們慢慢找出破綻。」

夜琉月吃驚的看著她。「冷冷,你的意思是?」


PS:這是個一路慢慢強大的故事,並不是直接吊炸天的故事。就好比我們賺了一萬一個月認為很多錢了,但卻遇到了一個月十萬的人,我們瞬間弱爆了。

然後慢慢到達一月十萬,卻遇上了一月百萬的人。一路強大,一路碰壁,一路成長。

明天上架了,給大家一個心理準備,包月十塊錢一個月隨便看,相對很便宜了。

如果你連一天花三毛三都不願意,那我也無法。上架更新肯定加速。 歐陽冷緩緩開口。「知己知彼,方能百戰百勝。」

「那我陪你去。」

她想也不想的拒絕。「不用了,你還有別的事情。」

夜琉月知道說再多她也會堅持,妖孽的桃花眼含情脈脈的看著她。

兩人一路無言走到憐心一條街,此刻大中午這裡正是吃午飯的時候,來來往往的人群熱鬧非凡。

酒樓內傳出的划拳聲,人群的爭吵聲不絕於耳。

兩人隨便找了個酒樓,直接坐在了大廳里。

掌柜的慌忙跑過來。「老闆,您需要些什麼?儘管吩咐,小的這就去端來。」

「照舊。」

「是,小的這就去。」掌柜的趕緊退下,跑去了廚房。

大廳里認識他們的人還真不少,人群開始竊竊私語。

「你看,那不是妖女歐陽冷嗎?」

「噓,小聲點,小心不知道自己怎麼死的。那天她可是眼睛眨也不眨的就殺死了,大將軍,侯爺府的幾位還有朝廷的重臣,到現在丞相府都還在顫顫巍巍警惕的過日子。」

「對啊!說起來也奇怪,那些人死了好歹是有頭有臉的,怎麼都不辦喪禮呢?」

「我聽說是他們沒死?」

「沒死?」

「對的,我聽隔壁的二狗說,他還看見他們了。」

兩人的談話聲雖然小聲,但對於靈力高強的兩人來說還是聽的清清楚楚。

夜琉月看著歐陽冷。「冷冷,這事,你怎麼看?」

「肯定是她做的,但目的恐怖不止那麼簡單。」

夜琉月也立馬想到了那個比自己更加妖孽的女子。「你說是真的死而復活嗎?如果是這樣那天下豈不是大亂。那些人都是你殺的,他們死而復活第一件事情肯定是殺死你,報仇?可他們現在都沒來找你報仇,還想隱藏自己死而復活的事情,那肯定就是有更加天大的秘密。」


他也只是順著事情分析,可越分析下去,自己都越心慌。

歐陽冷也感覺事情越來越不受控制了。「想知道事情原委嗎?」

「冷冷,你有什麼辦法?」

歐陽冷紅唇親親張開說道:「辦法就是殺了他們,在守株待兔。」

掌柜的此時剛好端菜過來,聽見這句話嚇的菜差點掉落在地上。呆愣了幾秒,這才緩過神來。

趕緊把菜細心的放好,退了下去,看都不敢看他們一眼。

歐陽冷拿起筷子夾菜吃起來,夜琉月習慣性的夾菜去她的碗里。

看著對面的夜琉月,她腦海中不禁想起那個詭異的夢境。

「夜琉月,你有沒有孿生兄弟。」

夜琉月抬起頭茫然的看著她。「沒有,怎麼突然這麼問?」

「沒事,那你成過親嗎?」

夜琉月放下筷子,直視著她。「冷冷,你想說什麼?我當然沒成親,你心理知道我在等你,我的妻子只能是你。」

「沒事了,吃飯吧!」歐陽冷精緻的柳眉微皺,拿起筷子心不在焉的夾起了一個辣椒放進嘴裡。,

夜琉月立馬把她筷子了的辣椒給夾了過來。「冷冷,你在說謊。」

面對他炙熱的眼神,她不得不放下筷子。

語氣帶著一絲懷疑還有一絲說不清的失落。「其實沒什麼事,我就是做了個很奇怪的夢?」

PS:上架后更新肯定沒的說,你們出錢看,我會對你們負責。

說太多,看我更新吧!更新和劇情不會讓你們失望的。放心跳坑吧! 夜琉月不禁想起以前自己做過奇怪的夢。「奇怪的夢?我也做了個奇怪的夢。」

「你夢見了什麼?」

「我夢見我娶你了!你信嗎?」夜琉月眼神專註的看著她,此時他的眼中只有她的身影。

歐陽冷轉過頭,笑笑。「信。」看了眼他不信任的眼神,她慢慢說出自己的夢境。「我一直沒看清楚那人是誰,但我感覺那人很熟悉,等我想去拉下那層蓋頭的時候,我就醒了。」

夜琉月妖孽的容顏,露出傾倒眾生的笑容。「冷冷,你還說你不喜歡我,我知道女人害羞。我這就回國,讓父皇下旨,我馬上娶你為妃。」

歐陽冷攔住他,這說風就是雨的性格。「慢,那只是夢。」

「你說如果有前世今生,我們會不會真的成過親。」夜琉月只是隨意的一說。

但歐陽冷卻想起了龍曦說過的話,好像一直把自己當成什麼人。

而龍雨好像也認識自己,但她敢肯定沒見過她們。她雖然是魂穿,但穿過來就是嬰兒了,那也是不可能認識的。

歐陽妙妙見過誰, 異界萌寵店

那麼只有兩種可能,第一種可能,她們認錯人了。

第二種可能,就是真有前世今生。如果認錯人,她們不會集體認錯人。腦海中從出生獸王就陪伴左右,隨後還有龍曦的出現,再有啾啾的出現。

它們如此跟著自己,她很清楚,不是因為自己,而是因為那個不存在的她。

如果不是認錯人,前世今生?前世女巫,活了幾百年?幾百年前的事情,他們居然通通都活著,並找到了自己。

她不得不再次懷疑龍曦到底多少歲。

如果沒有認錯人,那前前世的回憶?該怎麼找回?她很喜歡那種稀里糊塗的感覺。

夜琉月見皺眉她尋思良久,隨即好奇的問道:「冷冷,你在想什麼?」

「夜琉月,你相信前世今生嗎?」

「前世今生?如果真有前世今生,我相信我肯定愛過你,不然這輩子不會甘願為你做個別人口中的窩囊廢男人,圍著你打轉轉。想我好歹是堂堂大周國的太子,有著絕世的容貌,就算沒有大周國太子的身份,我在江湖也是有一定地位的。」夜琉月語氣輕鬆的說著自嘲的話語。

歐陽冷臉色暗淡了下來。「我沒要求過你如此對我,我說過你們都達不到我嫁的要求。」

「你是沒要求,但我心圍繞著你打轉,我只是遵從內心的想法。只要你不死,就算嫁了,我也會用生生世世守護著你。直到我們都老去,死去的那一天。」

一步愛情 ,僵硬的轉移話題。「我們去丞相府。」

兩人一路來到丞相府,丞相府是唯一一個舉報了喪禮的府邸。此刻距離丞相死去也還不過一星期,丞相府已經把白燈籠換下了大紅燈籠。

兩人來到丞相府府邸,就遠遠的看見了聶木門一身黑,掩藏在高樹上。

兩人一躍而上,來到他的身邊。

夜琉月直接開口。「聶閑人,發現了什麼?」

聶木門看了一眼兩人,表情極度的不悅。「自己看。」

幾人站在高樹上,看著丞相府大中午的居然沒有一個人走動,連守門的都沒有。 聶木門看了一眼兩人,表情極度的不悅。「自己看。」

幾人站在高樹上,看著丞相府大中午的居然沒有一個人走動,連守門的都沒有。

犬叫聲,雞鳴聲,昆蟲鳥叫聲在這裡完全死絕了一樣,就連微風吹動的細微沙沙聲,都不曾聽見。


幾人相互看了一眼,這裡面肯定有鬼。

「是不是覺得很詭異?本王,還發現更詭異的事情。」聶木門弄斷一根樹枝,直接扔了進去。

詭異的事情再次發生,樹枝丟進去沒有任何的聲音,連樹枝的影子都沒了。

三人心理更加的覺得詭異,這次沒人敢冒然闖進去。

聶木門再次開口。「不禁這裡如此,那次殺掉的官員府邸都如此。這應該是一種結界,可在強大的結界,也不至於把這方圓幾百里的生物全部殺死。」

「如果是保護結界,那外面的東西是絕對進不去的。如果是防禦結界,我們扔東西進去應該是反彈的。就算是高手設置的保護防禦混合結界,那我們的東西扔進去也不至於看不見影子,彷彿那裡面就是個巨大的世界,可以吞噬所有的東西。而且你看。」

幾人看見裡面走出一個人侍衛,臉色蒼白如紙,腳底虛浮。就彷彿跟一個紙人一樣,眼神獃滯的走出去。

歐陽冷二話不說想跟上去,被聶木門制止了。「別去,呆在上面看。」

只見那個人獃滯的走了一會,就在眾人的眼前憑空消失了。

幾人再次吃驚,現在的事情詭異到已經不是他們所能認知的範圍了。

幾人嚴肅的坐在樹上,看著彼此。

歐陽冷開口。「你研究他們多久了。」

「不多,在你們肩並肩去皇宮的時候,本王就來了。」話語中帶著一絲絲的酸味。

「本王從出生在現在,第一次輸的那麼慘。連對手是誰都沒見到,就昏睡了幾天幾夜。這是本王所不能容忍的,本王一定要抓到幕後黑手,然後把她一點點的折磨致死。」

他渾身第一次散發出殺氣,眼中帶著邪肆的光芒,還帶著一股濃濃的興趣。

越有挑戰性的東西,他越有興趣。

幾人跳下樹,無言的走回來時的路上。

聶木門開口問道:「他呢?」他潛意識相信只有那個變態男人,才能解釋這一切。

歐陽冷一時有些茫然。「誰。」

「當然是那個變態銀髮男。」

「他,走了。」她知道自己那次很霸氣任性,但她就是無法容忍他什麼都瞞著自己。

導致如今別的女人找上門,爹變成那樣。縱使知道跟他無關,但間接也是因為他,就是很不爽。

「你們先回去,我還有事。」歐陽冷轉身去了另一個方向。

聶木門看著夜琉月。「夜琉月,我們鬥了二十幾年,本王今天求一件事,如果這次我死了,替本王照顧好她。」

「你什麼意思?」

「沒什麼意思。」聶木門冷著一張臉直接走在了前面,留給他背影。

夜琉月看著他的背影,陽光印出他歪歪斜斜的影子,一身黑的他跟影子完全融合於一體。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