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舒倩?」秦毅臉色一變。 葉靈對於麥子洋的「好心」存了些疑惑。

但是沒看出什麼壞心來。

葉靈領人到家,然後開始著手做飯。

麥子洋一次次發出驚嘆的聲音:「韓朝陽!你真的會做飯?」

「你這麼熟練?經常做嗎?」

「你這麼喜歡做飯嗎?」

「偶爾有做。」葉靈回答說。

「我看你真的做的很熟練,是真的很喜歡做飯嗎?以前我怎麼沒有發現呢?」

「以前不會的事情不代表現在不會啊。」

一個人的生活習慣是可以改變的。從畢業到現在已經那麼多年了,有一些東西不一定要保持原來的模樣。

「韓朝陽,要不我們一起住吧。」麥子洋兩眼發光。

葉靈凝結了他一眼。

她是有多傻,才會跑去跟一個男生合住。

而且這個男生目的還那麼明確,就是想要吃他做的飯,那他是要上趕著去給人當保姆嗎?多傻呀?

葉靈做著手上的事情沒有理他。

麥子洋還是在周圍轉著一副想要幫忙的樣子。

葉靈把人趕去坐著。免得打攪她發揮。廚房本來就容納不下兩個人自由來去。稍微動作大一點都會撞到對方。還不如讓他一個人去坐著等吃好了。

麥子洋還是一副熱心的樣子。

直到三番四次幫倒忙之後,才不甘不願的離開了廚房。

葉靈在回到家之後,發現真的不太願意有個男生進入這個家裡,這個所謂的單身公寓,只不過是一居室,連個客廳都沒有。

一進來所有的東西都看得清清楚楚。雖然她已經收拾好了,但是始終還是覺得不太方便。

她已經決定下次不會再帶人回來了,就算這個人是原主的好朋友。

他是第一個,也會是最後一個。

麥子洋只能坐在裡面,往外面看的時候。不是什麼窈窕淑女,但是,他的目光仍然追隨著她。

一品寵妃 在他的眼裡,這是一幅美好的圖畫。

然後隨之聯想的也就更加多了。

葉林看向他的時候,是一副獃獃望著自己的樣子,嘴邊還帶著可疑的笑容。

是在做著夢嗎?

白日夢?

哦,也不對,現在是晚上了。

葉靈算得上手腳麻利,很快就把要做的飯菜都做好了。

麥子陽回過神來的時候,發現桌子上已經擺好。

他的臉上掛滿了笑容,這樣的生活大概是在外漂泊久了的人所嚮往的。

葉靈看著笑嘻嘻的麥子洋,有些沒好氣的說:「快吃飯啦,笑能笑得飽啊?」

「當然可以了,沒聽過有情飲水飽嗎?」

「哦,那我給你倒杯水吧。」

看著葉靈真的是要去倒水,麥子洋連忙阻止她。

「你這個人,怎麼沒點情調呢?」

「要什麼情調?能當飯吃么?」葉靈給人盛好了湯。

麥子洋接過就嘗了一口,時間這麼緊還能喝到湯,真是幸福了,加上天氣冷,喝上一口熱湯,真是美美的。

他眼裡都是邀請葉靈共居的眼光。

葉靈自顧自吃自己的。

麥子洋卻主動給她夾菜:「手藝之么好,真的不打算多造福一個人?」

「不打算。」葉靈堅決不當保姆。

「交伙食費?」

搖頭。

「難道要把你娶回家才吃得到么?」麥子洋一副委屈樣。

「我後悔叫你來吃飯了。」

「你還後悔?韓朝陽,真沒良心的你~」

葉靈眉眼一揚,沒說話,有什麼不能後悔的,人總是會做一些不滿意的決定,並且很多時候都會認為,我可以做得更好。

只是事情做了就是做了,後悔也已經發生,但不妨礙她拿來說說。

葉靈聽著麥子洋的嘰哩呱啦,實在有些好奇他為什麼那麼能說。

「我一直以為你是個安靜的美男子。」吃飽幾成,葉靈就放慢了速度。

「我不美嗎?」麥子洋挑挑眼。

「美。」葉靈隨意答道。

「誠心點。」

「一般。」

「誒,韓朝陽,你眼光要不要那麼高?我都算一般,那要天王天後才承你一句誇嗎?」

「我不隨便夸人。」葉靈表示自己是個嚴謹的人。

「你這樣很容易沒朋友的!」

「嗯。」所以她沒什麼朋友。

「誒,我說你這人……」麥子洋想說她什麼,可是看她望過來的眼神,又不忍再說,只得咽了回去,而葉靈也沒追問。

麥子洋看著葉靈起身,去添飯的時候,傻傻問了句:「你吃兩碗飯呀?」

「嗯,怎麼了?」

「你之前不是嚷著要減肥的么?」麥子洋也是聽了無數遍的人。

「吃飽才有力氣減肥。」葉靈仍然添了飯,繼續吃。

「嗯,就是啊,別把自己弄得走步路都喘,年紀輕輕就把身體熬壞了,按我說,你現在也不算胖,別總是想著減……」麥子洋邊說邊偷看她的神情,發現並沒有要怒的預兆。

「減是要減的,不過,要慢慢來。」 諸天神話入侵 按本身的身高體重,已經是不在正常值內,就要恢復到正常範圍才好,過輕或過重都是增加身體的負擔。

「總算醒悟了?我早就跟你說過了嘛,女孩子減肥呀,千萬不要用節食這一招,否則就算瘦下來,一陣風就能吹倒,簡直就是拿命去換啊,有什麼前途呢?」麥子洋邊說邊點頭。

「嗯。」死過一回的人,能不醒悟嗎?

「嘿嘿,要不要哥……不是,要不要我幫你呀?」麥子洋看著她得意的問。

「嗯?幫我什麼?」

「幫你減肥呀。」剛不是在說這個嗎?

「哦?你有辦法?」葉靈倒是想聽聽看。

「當然啦,只要跟著我,保證你能瘦!」

「說來聽聽?」

「首先呢,你要搬到我那邊去……」麥子洋才開了個頭就被葉靈截了:「要這個前提?」

「是啊,你搬到那邊,我才能每天帶你呀,不然我們隔得這麼遠,上班時間又多,每天哪有什麼時間減肥呀?」麥子洋看著她,一番話說得理所當然。

「然後呢?」葉靈還想聽聽看。

「然後?然後我就帶著你呀,上班前跑半小時,下班后也去跑半小時,每天保證跑一個小時……」

「你的方法就是跟著你跑步嗎?」

「跑步能瘦!你整天說想瘦,又不想動的話,怎麼瘦呀?你總不能期待想想就實現了吧?」 對於麥子洋的減肥計劃,葉靈只能聽聽就算。

她有自己的計劃。

「你可以監督我呀。」雖然不在一起,可是現在通訊如此發達,能做的事情多著呢。

麥子洋看她認真的樣子,動了動腦袋:「可以呀,要怎麼監督你?」

「每天準時叫我堅持鍛煉。」

「可以呀,什麼時間?」

葉靈便說出了自己的計劃。

麥子洋略加思索就同意了。

「真的不要我陪你呀?」

「你要過來一起的話,我也不介意。」只是從他那裡過來,就算地鐵也要花一些時間,更別說進站出站,來來去去的時間。

「我過到來你都結束了。」麥子洋撇嘴。

「嗯,幫我堅持就好。」

「你自己注意身體哈,不要一下過量,欲速則不達。」麥子洋理智提醒。

「知道。」她能不懂這道理么?但朋友的關心,葉靈收下了。

吃飽過後,麥子洋對她的居所又參觀了一番。

口裡嘀咕著:「還蠻幹凈的~」

葉靈突然想到辦公室的話題,問了一句:「你家乾淨不?」

「我家?」麥子洋沒想到她會這麼問,隨即笑笑:「你要過去幫忙收拾么?」

「這樣說來,答案應該是否定的。」

「嘿嘿,我就一正常男生。」

「正常也有很多愛乾淨的。」比如殷離。

自從那個世界結束以後,葉靈真的時時想起他來,彷彿在他身上有些什麼,是她在乎的一樣。可是她不知道是什麼,那種朦朦朧朧,明明在其中,卻觸碰不到的感覺。

麥子洋又看見她走神的樣子,像想起了什麼一樣。

「呦,是誰也愛乾淨?我怎麼不知道?」他也不知道他的口氣里有酸味。

葉靈卻在想著他說的誰是誰?

他不可能知道殷離吧?

名字在嘴邊,她卻沒有說出來。

麥子洋看得心裡升起一股煩躁,他自然不想聽到那個名字,可是她真不說出來,卻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當某人永遠活在她的記憶里,那麼那個人就會一直佔據著她的心裡,甚至有時候,會看不見身邊的人。

麥子洋自己跟自己賭氣,直接坐到了床上,一副生無可戀要倒下去的樣子。

葉靈看見直接伸手阻止!

「別躺!」

語速有點快,讓人有些尷尬。

麥子洋兩手撐在後面,看著她的神色複雜。

最終還是笑了:「怕我弄髒啊?」

本是開玩笑的話,葉靈卻老實的點了頭。

麥子洋氣了:「就躺!咋的啦?!」

他撒了手,倒下去的速度很快。

葉靈的速度也不慢,直接抓住人的一隻手臂往上拉。

只不過沒找好發力點,也錯估了身體的穩定度,硬生生的被人拖得要壓下去,還好她反應快,兩手撐住,一隻腳跪在了床上。

另一隻腳本想撐地,但長度不夠……

姿勢有點尷尬。

更糟糕的是,葉靈發現自己起不來,也撐不下去了。

「你出來……」不然她要壓下去了。

「噗哧」麥子洋大概發現了她的窘境,「沒事,你來個泰山壓頂也行。」

葉靈怒目相對,麥子洋動了動,自己也不適合用爬的,於是伸了雙手給她借力,讓她緩和下來。

俯卧撐撐不過三秒就認輸的人,葉靈只得說這身體真的要多多多多多鍛煉了。

說一句話撐了五秒,她就累垮了,直接就想倒在床上。

可是麥子洋在,她還是堅持坐著就好。

麥子洋翻身起來,一手撐她的肩,笑嘻嘻的問她:「怎麼樣?對我有想法沒?」

葉靈覺得這個人有點厚臉皮,這樣的問題適合問女生嗎?

用腳踢了踢,麥子洋就裝疼。

葉靈沒好氣:「洗碗去!」

「惱羞成怒?」

葉靈二話不說再起一腳!

「我去~」

去洗碗。

葉靈看著他想去不想去希望她喊住他的樣子,直接挑眉讓他加快速度。

麥子洋真的去洗碗。

葉靈也不管他洗成什麼樣,舒服的在刷手機。

麥子洋洗完出來本想邀功,但是看見她專註的樣子,忽然就不打擾,自己在旁邊坐下。

等葉靈發現他,他就對著她暖暖的一笑。

那笑容,像極了安靜的殷離,在兩人一起工作時,她望去,他就總是這樣對她暖暖的笑著,像不管什麼時候,他都會在自己身邊,陪著自己,無所求……

給你溫暖,還守候著你不求回報……所以才被她記了那麼久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