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我還是忘恩負義吧!你壓根就是想騙我的錢!」陳墨的錢全在明雨卿那邊,總共也就只有五個億。

現在冷清一年就要五千萬,實在太貴了。

他請不起啊!

「哎,我不騙你錢。」

冷清終究還是年輕,聽到陳墨萌生退意,她便急忙道:「我可以給你提示一下我的超能屬性。」

「這……」

「眼睛,我的超能是關於眼睛的。」

陳墨愣了愣,然後下意識道:「難道你有透視眼?」

這下輪到冷清愣了,「你怎麼知道,我姐告訴你的?」

「你真的是透視眼?」陳墨問這話的時候,雙手連忙捂住了自己的重要部位。

冷清頹然了點了點頭,「你用不著捂,我才不看你。而且,我的超能暫時失效了。」

陳墨問道:「怎麼會失效呢?」

「施展超能,需要真力催動。我丹田都破了,真力不足,所以超能暫時失效了唄!」冷清道。

「原來是這樣!」

陳墨反應過來,「那我現在猜中了你的超能,剛剛咱們說好的,你可不能賴賬。」

冷清瞪著陳墨道:「你老實交代,是不是我姐把我的超能告訴你了?」

「當然沒有。我都不知道你是超能者呢!」陳墨否認道。

冷鐵確實沒跟他說過這些啊!

冷清想想也是。

老姐只是給這傢伙打工,不可能什麼事情都跟他說的。

想到這裡,冷清就又頹然了下來。

「等你傷好了,就正式上班吧!」陳墨心情大好,笑呵呵的道:「那我就先走了,你好好休息。」 「陳墨,這次救命之恩,你打算怎麼報答我?」

冷清喘著粗氣,躺在床上的慵懶模樣,就好像剛辦完事一樣。

「我也會保證把你身上的傷給治好的。」陳墨知道冷清只是脫力而已,並沒有什麼大礙,也就沒怎麼擔憂了。

冷清撐著身子坐起來,然後瞪著陳墨道:「一碼歸一碼,治傷的事情,我姐可都跟你談妥條件了。現在我可是你的救命恩人,你莫不是要白嫖?」

「你好好說話。」陳墨汗了一下。

冷清輕哼一聲道:「總而言之,我要你答應我一個條件。」

陳墨沉吟了一會兒,便點頭道:「行,只要我能幫上忙。」

救命恩人嘛,報答一下也無可厚非。

「我姐說,你要能治好我的傷,就給你做牛做馬?」冷清道。

「這話也就說說而已,我用不著她做牛做馬,只是讓她當保鏢,而且還有工資的。」陳墨本來就沒把這個事放在心上。

否則的話,他就像之前那樣,用毒藥來控制冷鐵了。

「算你有自知之明。」

冷清說完,又問道:那我姐現在工資多少?」

陳墨搖搖頭:「具體的數額還沒有定下來。」

冷清咄咄逼人道:「那你現在就定,我聽聽你開的價位合理不合理。」

陳墨想了想道:「一年五百萬,你看怎麼樣?」

本來,陳墨是想開個一百萬兩百萬的。

可冷清這麼咄咄逼人,他想了想,就開了個五百萬的價格。

權當做報答這次救命之恩吧!

然而,冷清卻是不屑地啐道:「五百萬一年?你打發乞丐呢?」

有一年能賺五百萬的乞丐嗎?

陳墨翻了翻白眼,哭笑不得道:「小清,五百萬一年夠多了,你別坐地起價,獅子大開口啊!」

「你別跟我套近乎,叫我全名!」

冷清俏臉微紅,有些羞赧的道:「再叫打死你!」

「行,不叫就不叫。」陳墨也不跟她犟嘴,而是道:「你就直說,你想要多少?」

「爽快人,我喜歡。」

冷清雙眼眯成了月牙兒,「等我傷好了,我也給你當保鏢去。」

「你就這個條件?」

陳墨愣了一下,然後立即道:「可以,我答應了。」

他正想招攬幾個強力保鏢呢!

畢竟無論是五毒門還是櫻花社,都不是他一個人能搞定的!

這次雖然他拿下了王達和王康,但也差點丟掉了性命。

要是下次,五毒門多派幾個人過來,那他可應付不過來。

「那好,我和我姐的工資,兩人一年五千萬。」

冷清朝陳墨伸出手,嘴裡說道:「合作愉快。」

陳墨直接就把冷清的手給拍開了,板著臉道:「你當我是大肥羊,使了勁的宰我呢!兩個人一年五千萬?搶劫也沒你這麼好賺的吧?」

「陳墨,我看你是不懂行情!現在這市場上,超能殺手的身價,別說上千萬,上億的都有。」

冷清哼哼道:「我是看在你救了我的面子上,才給你打折的。否則別說五千萬,你就是出五個億,都不一定能找到兩個超能殺手給你打工!」

「兩個超能殺手?」

陳墨又愣了一下,「你也擁有超能?」

冷清昂起頭,鄙夷地看著他道:「你才知道?」

陳墨忙問:「那你的超能是什麼?」

「你猜。」

冷清伸出了三根手指頭道:「給你三次機會,只要你能猜中,我就給你打折。」

「打幾折?」

「打八折!」

「五千萬打八折,就是四千萬。不不不,四千萬還是貴了。」

「那你說打幾折。」

「打一折!」

冷清直接從床上跳了起來。

她怒氣沖沖的把臉湊到陳墨面前,氣憤地說道:「我們姐妹給你干一年,就只值五百萬?」

這糟糕的台詞……

陳墨定了定心神,說道:「這樣,我給你倆一人五百萬,這總行了吧!」

這錢他還得找明雨卿預支呢!

「不行不行不行!」冷清連連搖頭。

「哎,你是不是怕我直接猜出你的超能,所以才怕這麼害怕啊!」陳墨忍不住道。

冷清這才反應過來,頓時信心大增。

也對,反正他也不可能猜出我的超能是什麼,有什麼好怕的。

想到這裡,冷清便冷笑道:「行,只要你能猜出我的超能,我就給你打一折。」

「要不,我不請你當保鏢了,就只請你姐就行。」陳墨權衡了一下,還是決定放棄冷清這支優質股。

太貴了。

而冷鐵對工資倒沒什麼高要求,怎麼算都比冷清好啊!

「不行,這就是我的條件,你要不答應,就是忘恩負義。」冷清直接道。

「那我還是忘恩負義吧!你壓根就是想騙我的錢!」陳墨的錢全在明雨卿那邊,總共也就只有五個億。

現在冷清一年就要五千萬,實在太貴了。

他請不起啊!

「哎,我不騙你錢。」

冷清終究還是年輕,聽到陳墨萌生退意,她便急忙道:「我可以給你提示一下我的超能屬性。」

「這……」

「眼睛,我的超能是關於眼睛的。」

陳墨愣了愣,然後下意識道:「難道你有透視眼?」

這下輪到冷清愣了,「你怎麼知道,我姐告訴你的?」

「你真的是透視眼?」陳墨問這話的時候,雙手連忙捂住了自己的重要部位。

冷清頹然了點了點頭,「你用不著捂,我才不看你。而且,我的超能暫時失效了。」

陳墨問道:「怎麼會失效呢?」

「施展超能,需要真力催動。我丹田都破了,真力不足,所以超能暫時失效了唄!」冷清道。

「原來是這樣!」

陳墨反應過來,「那我現在猜中了你的超能,剛剛咱們說好的,你可不能賴賬。」

冷清瞪著陳墨道:「你老實交代,是不是我姐把我的超能告訴你了?」

「當然沒有。我都不知道你是超能者呢!」陳墨否認道。

冷鐵確實沒跟他說過這些啊!

冷清想想也是。

老姐只是給這傢伙打工,不可能什麼事情都跟他說的。

想到這裡,冷清就又頹然了下來。

「等你傷好了,就正式上班吧!」陳墨心情大好,笑呵呵的道:「那我就先走了,你好好休息。」 陸十三還是搶救了過來,正在醫院療養。

陳墨沒顧得上去看望她,而是馬不停蹄的趕去了本草堂。

蘇薇的傷勢早在從廢料工廠出來的時候,就被陳墨用針灸控制住了。

接下來,只要按時治療吃藥,總會好起來的。

不過,為了讓她恢復地快一些,陳墨還是趕過來,給她施針,儘可能的把她體內的毒素給驅除出去。

至於王達和王康兩人,則交由冷鐵去審問了。

當然,為了避免這兩人在審訊過程中傷害冷鐵,陳墨直接打破了他們的丹田,震斷了他們的經脈,讓他們成為一個徹徹底底的廢人。

項採薇見到陳墨回來,就好像找到了依靠,忙迎過去道:「你來啦!」

「嗯,蘇薇怎麼樣了?」陳墨問道。

「她喝了葯,睡著了。」項採薇道。

「我去看看她。」陳墨去看了一下蘇薇,確認她真的沒事,這才對項採薇道:「她這陣子就留在你這邊吧,我會定時過來給她施針。」

「嗯。」項採薇當然不會拒絕,「不過,本草堂被砸這事咱們該怎麼辦,要不我招幾個保安?」

「明天,我就讓那些砸了本草堂的人過來道歉。你清點一下損失的金額,明天我讓他們十倍賠償,一個字都不能少!」陳墨說完,又道:「不過也最好招幾個保安,下次要再碰上這種事,也好有個幫手。」

「那好,我晚上就把招保安的信息發到招聘網上。」項採薇這次也是被嚇壞了。

一大批人衝進來就砸東西,太可怕了。

「等有空了,我教你點拳腳功夫,這樣碰到突發情況,也能有自保之力。」陳墨也知道項採薇這次受到了很大的驚嚇,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慰道。

「嗯,我知道了。」

聽到陳墨的話,項採薇莫名心安。彷彿有他在,天塌了也都不慌。

又給項採薇交代了一些治療蘇薇的注意事項,陳墨便找冷鐵去了。

「怎麼樣,這兩人交代了嗎?」

「交代了。」

冷鐵擦了擦額頭上的汗珠,然後把從王達和王康嘴裡得到的信息說了出來。

待聽完后,陳墨才道:「

「你幹什麼去了,現在還沒到下班時間吧?」

陳墨回到別墅的時候,簡詩琳恰好在院子里曬太陽,當即就把他逮住了。

「本草堂那邊出了點事,所以我請了一會兒假。明雨卿那邊有冷鐵跟著呢!」陳墨也沒跟簡詩琳置氣,而是笑呵呵地解釋道。

簡詩琳正想懟他幾句,卻發現他身上的衣服滿是血跡,登時問道:「你受傷了?」

「沒有,血不是我的,是別人的。」

「你殺人了?」

「……」

陳墨沒好氣地道:「我要想殺人,第一個殺的就是你。成天拿我當出氣筒,就不能好好說話嗎!」

「對待人渣,我就是這個態度,好膽你就來殺我啊!」簡詩琳冷哼一聲,絲毫不怕他。

「那我現在就殺了你。」

陳墨朝她撲了過去,然後快速將她從輪椅上抱起來,朝垃圾桶那邊走,「我要把你丟進垃圾桶,熏死你!」

「放開我,放開我!」簡詩琳拍打著陳墨的胸膛。

「以後還敢不敢這麼懟我了?」陳墨已經抱著她走到了垃圾桶近前,大有一言不合就把她丟進去的架勢。

「姓陳的,我就是死,也不會向你屈服!」簡詩琳恨恨的道。

「很好!」

陳墨雙手一松,簡詩琳的身子就跟垃圾桶僅有幾厘米的距離了。

「再給你最後一次機會,認不認慫!」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