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你先別出去了。」

「我在這裡要幹什麼?」

圖言上神打量了慕君玥一圈,沒好氣的說著,「不是說打不過?」

慕君玥眼前一亮,「你能讓我打過他們?」

「不能。」

「……」

「那你還整天悠哉悠哉的?」

好吧,這話沒毛病,但是就這麼赤裸裸的說出來了,她不要面子的啊?!

「你之前有沒有學過什麼步法。」

慕君玥點點頭,手中一閃而過,圖言上神瞥了一眼,也沒有拿起來細看,「你走一遍我看看。」

慕君玥轉過身,這還是之前在慕任城的藏寶閣里順來的步法,一共九層,慕君玥也早就已經到了巔峰境界了。

演示了一遍之後,圖言上神懶懶的豎著身子,絕美的唇形中吐出幾個無情的話語,「全部忘了。」

「什麼?」

「全部忘了。」

慕君玥不知道哪裡出了問題,不是很理解圖言上神的話。

「這樣的步法也就只能忽悠忽悠下界大陸的人,雖然改善了很多,但是處處都是缺陷。」

就算是在碧川大陸,這個步法慕君玥也很少用,一是她自己本身身形靈巧,二是有黑影的速度,所以她還真沒有什麼機會在眾人面前用這個。

「好。」

慕君玥二話不說就應了下來,當時也是練著玩的,自己雖然記住了,但是也沒有作為基本本能去使用,要想忘記也並非難事。

更何況,現在這個傲嬌的上神明顯是要教給自己更好的步法,傻子才不會去學呢!

不說小丫頭心裡指不定怎麼算計自己呢,但是這個態度他還是很滿意的。 慕君玥剛剛點了頭,一團銀白猛的襲來,慕君玥根本來不及反應,就被那個不明物體擊中。

還不待她看清楚是什麼東西的,腦海中驀然的出現了幾個動作以及心法。

慕君玥既來之則安之的閉上眼睛消化,身體隨著腦海中的那些動作而動作著,一旁的圖言上神看見慕君玥的動作兀自的點頭。

還不錯,動作很標準,靈力把握的也剛剛好,不多不少。

這邊的慕君玥在這裡安心的學著圖言給的新步法,霓天九步,另一邊慕君玥遲遲不歸,被閑逛的昭環撿了回去。

空藍黑著一張臉坐在床邊,一點被攻擊的痕迹都沒有,甚至連反抗也沒有,人就這麼昏迷了過去。

幾個人的神識都將慕君玥的全身檢查了個遍,但是一點毛病都沒有看出來,甚至連慕君玥的識海都進不去。

果然是血脈強大,就算是現在的實力不如他們,識海的境界他們依舊是比不上的。

幾個人在慕君玥的房間里相對而坐,面面相覷不知道該怎麼辦。

「會不會是,之前因為空藍,傷勢還沒有好全?」

空藍眼眸一收,眉間緊皺,看向啟路的眼神充滿了詢問,啟路也不確定的皺著眉搖了搖頭。

季雨站在慕君玥的床頭,嘴中呢喃,不知道在說些什麼,其餘的三個人在外面,商量著。

昭環看著裡面的季雨,無可奈何,轉頭看向啟路,「連你也不行么?」

「她都和誰接觸了?」

「不可能。」啟路斬釘截鐵的回答,「她沒有這麼弱。」

總裁哥哥請放手 「先看看再說吧。」啟路深深的看了裡面的慕君玥一眼,一直沉默的空藍卻突然的笑了,「我們的婚禮照常。」

「她病了。」

「季雨,你來負責她的新娘服,你眼光一向很好。」這個時候空藍陰鬱的臉像是可以滴出墨汁一樣,一旁的昭環率先接了話,「那我就負責邀請人了。」

「可以。」

說完,空藍就起身離開,彷彿裡面不知道發生了什麼昏迷了的只是一個陌生人一樣,呵呵,以為昏迷不醒就可以逃避一切了么?

比起她,還真是太弱了。

昭環也默默的拉著季雨離開,啟路精通醫術,就留了下來時刻觀察著慕君玥的情況。

「你是真的昏迷了,還是連我也不想見了?」啟路自言自語的說著話,看著床榻上女子精緻的小臉,攥了一旁銅盆里的帕子,擰乾了水,給女子擦了擦嘴角。

最為溫和的啟路此時也是情緒不高,感受著和白日里截然相反的溫度差,啟路茫然的不知道該怎麼做了。

慕君玥很快的就把第一層學會了,第二層,第三層,一口氣學到了第四層,圖言上神看到差不多了,就出手制止了慕君玥的下一步動作。

重生之時代先鋒 「別太快了,這個步法欲速則不達,學的太快也不是一件好事,你要先從第一層開始跑,從這個方向開始跑,我不喊不能停。」

慕君玥點頭,轉身就開始跑,圖言挑眉一笑。 慕君玥用的是霓天九步的第一層,圖言的意思她大概也猜出來了。

這個霓天九步一開始很簡單,但是隨著一層一層的練上去,其中所蘊含的奧妙深不可言。

和之前的那個相比簡直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現在這個樣子,大概也是為了鞏固自己的步法,所以慕君玥跑了。

這個步法還有一個好處就是,可以用靈氣,也可以不用靈氣,其中的差距大概是自行車和跑車的差距。

但是即使是不用武力,若是真的熟悉了,第三層,應該可以和巔峰時期的黑影有的一拼。

所以慕君玥連帶著看圖言上神的眼神都溫和了很多。

慕君玥先是不用靈氣,看看自己的體力可以堅持多久,大概就這樣的跑了十個時辰,也就是二十個小時,慕君玥的體力漸漸消失。

腹黑權少獵嬌妻 不過,慕君玥並沒有立刻就使用靈氣,而是看看自己最後到底可以堅持到什麼程度。

就這樣,慕君玥體力消失到極致在使用靈氣,然後換體力,在用靈氣,交替的練習,也沒有使用自己煉製的丹藥做輔助,單純的就是這麼鍛煉自己。

圖言在後面一開始還看得挺有意思,後面還有些小小的困意,如果慕君玥回頭,還能看到自己一直在原地。

圖言上神不知道什麼時候變出了一個軟塌,前面還有個檀木案幾,裊裊茶的熱氣還婀娜往上搖曳。

揮了揮右邊寬大的袖子,慕君玥只感覺前方一道空氣波動,本能的一個前翻,躲了過去,只是停頓了一下,隨即變換了靈氣,更加快速的往前。

圖言的眼神落在案几上,那散發著熱氣的茶杯就穩穩噹噹的飄了過去,輕嗅茶香,愜意的舒展了眉頭,相應的,前面的慕君玥是左右夾擊。

再加上是變換了靈氣,速度上加快了不知多少倍,在時不時的有暗器襲了過來,還真是再刺激不過了。

外面的啟路也察覺到了不對,床上的女子靈氣波動的太大,不停的消耗然後自動的補足,然後再消耗。

再加上以他對慕君玥的了解,啟路覺得女子的昏迷只能是她自己醒了之後才能解釋的了。

但是,啟路皺著眉頭的覺得有些不對勁,很不舒服。

不僅是啟路,另外的三個人都感覺到了,不舒服,心底里隱隱有一波火氣想要發泄出來。

不過,現在的啟路確認了這個,怎麼和空藍他們說是個問題,難道要說是人家不想醒?

雖然沒有親耳的聽到慕君玥這麼說,但是啟路確定,八九不離十。

到那個時候,恐怕空藍會立刻把她拽起來,不管人是死是活,立刻成親的吧。

雖然空藍的心中剩下的大概也只有那最後的執念還有念想,但是啟路到現在也不知道為什麼空藍會想和這個女子成親,僅僅是因為容貌還是別的什麼?

但是,她是她的女兒不是么?

就算每個人對這個閉口不提甚至避著,但是這個是他們誰也否定不了的事實。 還有,在他們集體沉睡,只有意識在各個地方飄蕩的時候,他們可是一次都沒有遇見過空藍。

他們四個之間都是有一種隱秘的聯繫的,但是那個時候,他們誰都沒有感應到空藍。

別說感應到空藍在哪裡了,就連空藍的氣息都感應不到,他到底去哪裡了?

誰也不知道,也沒有人去問。

回來后的第一次見面,那個時候還沒有看見這個女子,他就說,啟路,我要成親了。

天知道那個時候啟路是多麼的震驚,那件事情,他們都是親身經歷的當事人,給他們留下的副作用絲毫不減當年,但是眼前的那個受傷害最深的那個,竟然說他要成親了。

即使那個時候他是那麼的狼狽,渾身的黑氣,遍體鱗傷,而且很多事情似乎都忘記了,但是就算這樣,他還是說出了她的名字。

慕君玥。

也就是現在躺在這裡的這個女子。

他真的好奇,在他看不見的時候,看不見的地方,到底發生了什麼。

確定了女子昏迷不醒的原因,啟路不想引起不必要的麻煩,沒有就這麼出去,反而在屋子另外一邊的窗戶旁邊坐下。

不知名的蟲聲一聲接著一聲,彷彿永遠不知道疲倦,就像現在的他們,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會進入冬季,永遠醒不過來,只能利用現在夏末的季節在蹦躂一些日子了。

……

慕君玥一次又一次的避過所有想要沾染她的血液的暗器,看著慕君玥竟然次次都避了過去,圖言也來了興趣。

直起身子,暗器漸漸的增多,不可避免的,慕君玥的衣衫被劃開,圖言的嘴角往上揚起。

一個用力,慕君玥差點被腳下的東西絆倒,立刻打開了神識,但是前面的可視程度相當於普通人在濃霧之中,大概非得等到人與人面對面了才可以看到對方的那種程度。

即使這樣,慕君玥也絲毫沒有放低了速度,反而一臉的興奮,彷彿找到了什麼好玩的事情。

圖言看到這裡,也增加了難度。

「嘶~」

手臂上一陣刺痛,慕君玥不用看也知道是見血了,低咒了一聲,慕君玥是最不喜歡見血的,現在竟然讓自己見了血,要知道之前帝君霖咬了她,她可是想都不想就反咬回去的主。

可想而知,慕君玥現在是多麼的不爽。

索性,慕君玥也就放開了,不僅又加快了速度,還帶了緊急漂移,看的身後的圖言是眼前一亮,給慕君玥設置的難關也花樣多了起來。

設置的位置方向簡直不是正常人可以躲避過去的,而且還是在一片黑色之中,即使打開了神識,可視度也是一米之內,這可是最大程度的考驗了慕君玥的應變能力。

圖言上神一邊看著慕君玥躲過了自己的一個又一個的機關,一邊感嘆,這女娃娃是要逆天的節奏啊!

「嗨?」

「停!」

慕君玥聽到這一聲,躲過了最後一個暗器,腳下一踩,踩死了一個不知名的生物,回頭望去。 就連慕君玥也忍不住睜大了雙眼。

按理說,現在這裡是在圖言給的那個銀色的擮花耳釘中,這裡相當於只屬於她和圖言兩個人的空間。

是不可能會有第三個人在這裡的,但是現在,慕君玥和圖言看著那個一身藍色華服的小公子,皆是不可置信。

而那個當事人不自知的看了看周圍,有些皺眉,似乎是在嫌棄這裡黑乎乎的。

「哇,銀色的頭髮,你是神仙么?」

無視了小公子的話,圖言皺著眉頭,一臉的冰霜,「你是誰?」

「羨人。」

慕君玥很好心的給圖言解了迷惑,羨人嘿嘿一笑,看到慕君玥一點驚訝都沒有,慢悠悠的順著圖言的軟塌坐了下來。

「這裡是哪個世外桃源么?你又有奇遇了?」

這就是小丫頭讓自己調查的那個羨人,竟然這麼小?

當時圖言雖然答應了要調查,但是圖言只能稍微的窺視一下,而不能準確的看到羨人的長相,不然知道的會更多,所以也就不認識羨人的真實面貌了。

慕君玥淡然的點點頭,「你是怎麼進來的?」

羨人眼珠一轉,只是這麼看著,就知道這個少年的壞點子絕對不少。

「唔,就是,這麼進來了,你信么?」少年弱弱的語氣和臉上的敷衍眼中不符,圖言不露聲色的在旁邊坐下。

「久仰大名。」

「你的頭髮好好看,我也認識一個銀灰色頭髮的人,不夠他比你可是要冷漠的多的多了,而且還毒舌!不過,他的頭髮里藏著星辰哦。」

這話說出來,如果不熟悉的人會覺得是玩笑話,但是圖言知道眼前的這個少年擁有的可是堪比天道的那種神秘力量。

所以,他說的這句話,圖言上神和慕君玥打了一個眼色,「來聊天的?」

羨人笑眯眯的搖搖頭,「我太無聊了,忍不住就來找你了。」

進度太慢啊!我什麼時候才能回去?

「哦,那你在一邊看著吧。」

「……」

羨人撅起了嘴巴,不滿的看著慕君玥,小眼神幽怨的彷彿在控訴著什麼,而慕君玥還偏偏的就被這個吸引住了。

「在可憐一點,我就考慮一會再去。」

「……」什麼?!

「……」圖言內心扶額,兩個好友的女兒怎麼感覺有點畫風不對?

「咳咳。」慕君玥乾咳了兩聲,別過眼神,「真的只是無聊就來了?」

「恩恩!」我總不能說點別的,到時候會被打死的!羨人堅決不要!

無視了圖言和慕君玥的眼神交流,羨人轉到了軟塌後面,大驚小怪的喊著,「這裡真的是一片漆黑啊!」

兩個人想到這個羨人都已經擁有堪比天道的力量了,有些出彩的地方也情有可原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