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友放心,只要你想的,本商行絕對都有,不過道友需要的都是上好貨色,好東西還是在樓上才有展示。」這位管事開口笑道。

林楠要的東西,有!

在三樓地仙境高手才能逛的區域,不過此刻林楠財大氣粗,自然沒問題。

林楠這邊一點頭,這位管事便笑呵呵的將林楠領了上去。

剛一進入三樓,林楠明顯的能感覺到幾道地仙境強者的氣息在通道口。

三樓區域內,同樣也有著五六位的地仙境高手,在一位位人仙境的陪同下,在這一層挑選寶物。

林楠的進來,並沒有讓人在意。

在這飛仙城,單單常駐的仙人境強者便多達數千位以上,更不要說周邊不時聚集趕來的其他仙人境強者。

林楠這種人仙境,能進入這裡的,飛仙城之中有不少。

很快,這位管事帶著林楠來到一處仙寶銷售區,林楠一眼便看到了其中的一把長刀,和自己的至寶長刀類似,只是一眼,林楠便看中了,而且品質應該不錯。

林楠主要顯露的便是風屬性規則,對風屬性規則之力的感覺也最為明顯。

這把長刀之上,有風屬性!

「這把刀,不錯。」林楠開口,讚許了一聲。

一旁的管事聞言輕笑而出。

「道友好眼力,這就是我要為道友推薦的寶物,風屬性的長刀,本名長風,曾經是某位掌控風屬性規則之力的仙王境前輩的佩刀,後來機緣巧合下出現在本商行,在這第三樓都算是精品。」

這人介紹,很是詳細,而且重點介紹了這位風屬性的仙王,能成為這種強者的佩刀,自然絕對不差。

此刀長風,刀長四尺一二,和林楠的至寶長刀如出一折,極為相似。

刀身以仙界有名的紫鋼石外加一些珍貴材料煉製,更是被一位仙王境強者祭煉過多年,早已成為一柄真正的精品仙寶。

按照仙寶天地人三等劃分,這柄長刀,早已達到了天階仙寶。

距離帝兵也不過一階之差。

當然,這個一階,就是一個天鐧!

帝兵,是真正的仙界至寶,代表著仙界仙寶的一個極端,正常而言只有帝級強者才能擁有,甚至一些帝級強者都無法祭煉出自己的帝兵。

林楠聽到這些介紹,心中已然瞭然。

這把刀,真不錯,他心動了。

「我來試試。」林楠開口。

這位管事見狀,頓時一喜。

別看他介紹的很好,但天階仙寶就是天階仙寶,和帝兵相差甚遠,根本不可同日而語,而且真若是那麼厲害,仙王境強者也不可能放棄不用。

而且,仙界強者用劍,用戰戟的都不少,還有其他稀奇古怪的仙寶。

唯獨用刀的,很少!

雖然這刀在天階仙寶之中也算是精品,但問題是很多強者根本用不到,只能束之高閣。

「好,道友稍等!」管事連忙點頭,和其中一位專門看守的人傳訊一聲,便直接將長刀拿了出來。

在這大青商行之中,還沒有人敢動強之說。

樓頂,天仙境都不止一位坐鎮。

城中,仙王境有,甚至帝級強者都有一位,誰敢在太歲頭上動土? 路彥昭瞪大眼睛,無語的看著秦未央:"我沒事找事,秦未央,你給我把話說清楚!"

秦未央覺得自己心裡在冒火:"請喊我秦夭夭,還有,我們能安靜點吧,你是我大爺,行了吧!"

路彥昭被秦未央的話噎了一下,頓時鴉雀無聲。

什麼叫他是她大爺,他只想當她男朋友,這個該死的女人,難道看不出來嘛?

難道就因為一年前,他們說的那些,相忘於江湖的話,就再也不能在一起了嗎?

路彥昭的眉頭,越皺越厲害!

他再想到,她上午說要買自己收購的,眾城集團的股份,這是著急著跟自己劃清界限嗎?

他想讓她親自己一下,她都不願意,這算是哪門子感謝啊!

路彥昭越想,越覺得心裡煩躁。

眼看著,車子就快到路彥昭別墅了,結果,路彥昭猛地將車子停下來。

他轉身瞪著秦未央,一言不發。

秦未央傻眼了:"你突然抽什麼風啊!"

剛才還好好的,結果,突然就把車子停下來了,秦未央現在是真的搞不明白,路彥昭這腦子裡,到底在想什麼。

她沒好氣的看著路彥昭,開口道:"說吧,你又想幹什麼!"

路彥昭瞪了她一眼:"你今天上午,為什麼不願意親我!"

秦未央看了他一眼,有些無語:"你怎麼突然扯到這裡了?"

"我就問你為什麼!"路彥昭固執的像個小孩子。

秦未央翻了翻白眼:"我們現在是什麼關係,頂多就是個朋友關係吧,你讓我親你,你不覺得自己腦抽嗎?"

"我腦抽?"路彥昭難以置信的瞪著秦未央:"我做了那麼多,為了什麼,難道你看不出來嘛?"

秦未央的眸子微微一閃,淡定的開口:"你做的是挺多的,只不過,你具體想幹什麼,我還真不知道!"

路彥昭氣得脫口而出:"我想跟你在一起,你瞎了嗎?"

秦未央皺眉:"你能好好說話嗎?你這樣的態度,我沒跑已經很好了,還跟你在一起,你真是想多了,開車吧!"

秦未央說完,轉身看著車窗外,不再搭理他。

路彥昭看著秦未央這樣子,簡直想伸手,給自己一巴掌。

他這破嘴,怎麼就管不住呢!

他剛才明明不是這麼想的,怎麼就沒控制住,說了這樣的話呢!

路彥昭煩躁的揉了揉頭髮,開車向著自己的別墅而去。

終於到了別墅門口,路彥昭的情緒,似乎才平靜了幾分。

秦未央也沒搭理他,直接下車,站在車旁不動了。

路彥昭下車后,就看見她站在那裡,一動不動。

他挑眉:"走啊!"

秦未央看了他一眼,"哦"了一聲。

路彥昭抬步,向著別墅里走去,結果,他都打開門了,也沒聽到秦未央跟上來。

他轉身,果然看到秦未央還站在車旁。

路彥昭皺眉:"你幹嘛呢,不走嗎?"

秦未央沒好氣的看了他一眼:"你要收拾行李,我去你家幹什麼!"

路彥昭氣得瞪著她,快速的走過去,伸手抓住她的胳膊,連說話的機會也不給,拽著人就往別墅里走。

秦未央惱了,使勁甩了兩下,結果,還是沒甩開路彥昭的胳膊。

她氣得抓狂:"路彥昭,你幹嘛呢,放開我!你發哪門子瘋!"

路彥昭聽到秦未央的話,轉身瞪他:"你回去給我收拾行李!"

秦未央生氣的跟他對峙:"你自己的行李,你不收拾,憑什麼讓我給你收拾!"

路彥昭一副理所當然的口氣:"我的行李,當然得你給我收拾,你現在是我的秘書,你不知道嗎?偶爾幫我收拾個行李,難不成還委屈你了,還有,你不許再頂撞我,我是你老闆! 傾心錯緣:禽獸首席叼蠻妻

秦未央皺眉看著他,想到他這段時間,一直沒有來找自己,費盡心思的收購眾城集團的股份,怕也是為了給自己一個驚喜。

結果,他們倆人,從昨晚開始,就一直在吵架,好像怎麼看對方,都不順眼似的。

想到這些,她無奈的嘆口氣,看著路彥昭,也心軟了幾分:"好吧,我去給你收拾行李!"

路彥昭沒想到,秦未央會這麼輕易的妥協,他心裡立馬舒坦了幾分。

他明明有點開心,甚至想笑一笑。

可是,想到自己之前態度那麼差,表情難免有點僵硬。

秦未央瞟了他一眼,嘴角微微揚了揚。

兩個人進了別墅之後,路彥昭直接領著她,去了自己卧室:"好了,你開始收拾吧,行李箱在旁邊的衣帽間,旁邊的推拉門打開,就是衣帽間!"

秦未央看了他一眼,癟癟嘴:"說罷,你都要帶什麼衣服,我去給你收拾!"

路彥昭想了想,開口道:"走吧,我跟你一起進去收拾!"

秦未央眉頭皺了皺,只不過,還是答應下來,跟著路彥昭進去了。

他們倆人進了衣帽間。

秦未央將旁邊的銀灰色皮箱打開,抬頭看了一眼一旁靠在門旁的路彥昭:"這次去,主要是什麼場合?我按照場合,給你搭配衣服!"

路彥昭挑眉:"給我帶兩套正裝,其他的衣服,你自己隨便給我搭配就行!"

秦未央本來以為,這個隨便搭配,是真的隨便搭配。

當她拿起一個藍白格的領帶時,路彥昭大爺一般的指揮:"這個不行,要旁邊那個斜條紋的!"

秦未央捏著領帶的手緊了緊,她忍!

元氣小符仙 她皮笑肉不笑的看了一眼路彥昭,將手裡的各自領帶放回去,拿起旁邊的斜條紋領帶。

兩套正裝她都選好,塞進皮箱了,她想著,他們倆過去的地方,是一個沿海城市,便給路彥昭拿了兩套比較休閑的衣服。

結果,路彥昭的手,大辣辣的指著旁邊的沙灘褲和游泳褲:"把那邊的沙灘褲拿兩條,再拿兩條游泳褲!"

秦未央的臉都黑了:"路彥昭!"

路彥昭挑眉,看了他一眼:"怎麼?難道去海邊,你就打算只給我帶沙灘褲?"

秦未央深吸了一口氣,笑的有些冷:"好,我給你帶!"

說著,她選了兩條顏色清涼的沙灘褲,兩條黑色的游泳褲。

結果,她剛把東西放在皮箱里,就聽見路彥昭又跟大爺一般的開口了:"對了,記得拿上泳鏡,過去就不用專門出去買了,到時候,你帶行李的時候,也記得拿上!"

秦未央一把將皮箱合上,生氣的瞪著路彥昭:"夠了,你自己來收拾!"

路彥昭看著,秦未央生氣的一把將他推開,綳著臉,向著外面走去。

路彥昭傻眼了,這是……生氣了?

他不過……不過就是所說了幾句而已,至於么!

路彥昭的心裡,有點小小的心虛。

他走過去將泳鏡,扔進皮箱里,然後,把皮箱拉著向著外面走出去。

其實,他也不是非要拿泳鏡泳褲之類的,他就是想逗逗秦未央,畢竟,這些東西出去隨便都能買。

他就是想享受一下,秦未央給他收拾行李的滿足感。

結果,鬧大發了。

他拉著皮箱,從衣帽間出來,就看見秦未央冷著臉,坐在床頭的沙發上。

他乾笑著走過去,姿態放低:"那個……夭夭,我都收拾好了!"

秦未央沒搭理他,路彥昭的眸子閃了閃,將行李放在一旁,走近秦未央旁邊,低聲道:"夭夭……夭夭!"

結果,秦未央還是沒說話,路彥昭也生氣了:"秦未央,走了,你老闆喊你出差呢,你聽見了嗎?"

秦未央抬頭,涼涼的看了他一眼,起身向著外面走去。

路彥昭看到她的眼神,想到自己剛才指揮她的樣子,他難免有幾分心虛。

他快速的追上去,就看見秦未央已經拉開車門,坐上去了。

路彥昭看著秦未央冷著臉,沒有再亂說話。

他把行李放在車上,走過去拉開駕駛座的門,偷偷地看了一眼秦未央,發現秦未央扭過頭,看向另一邊。

他忍不住伸手戳了戳自己的腦袋,他最近這是怎麼了,感覺都不像他了。

這次,路彥昭開車,直接去于慧敏家的別墅。

雖然距離挺近的,但是,也要十來分鐘。

這十來分鐘里,秦未央沒有說話,路彥昭也難得安靜下來。

到了于慧敏家門口,秦未央伸手拉開車門下車,路彥昭也跟著下來。

秦未央看到他下車,忍不住皺眉:"你跟著下來幹嘛?"

路彥昭皺眉:"我……我當然是跟著你去收拾行李啊!"

秦未央面無表情的看著他:"我收拾行李,你跟著,是要幫助我收拾行李嗎?"

路彥昭被問住了,他就是下意識的想要去看看,秦未央現在住的地方。

他雖然來了好幾次秦未央家,卻沒有進去過。

結果,還被秦未央這樣問,他不要面子的啊!

他瞪了一眼秦未央,故作自然:"收拾就收拾,你幫我收拾了行李,我去幫你收拾,也算是禮尚往來嘛!"

秦未央涼涼的看了他一眼,不知道想到了什麼。

她的嘴角勾了勾,輕笑了一聲:"我以前倒是沒看出來,原來,你還懂得禮尚往來!"

她頓了頓,繼續說:"只不過,你那會不是說,你是你老闆,我是你的秘書嘛,我倒是沒見過,老闆幫秘書收拾行李的!" 大青商行內,林楠手握長刀。

只是在手握長刀的一瞬間,林楠便察覺到了其中蘊含的風屬性規則之力。

和他顯得尤為契合。

心中微動,頓時一度風屬性規則之力湧入,和長刀融合在一起,瞬間爆發出更強威能,力度比之前正常發揮時強出五成之多。

這還是林楠有所保留,而且是不曾祭煉的情況下。

一旦長期溫養,不斷的祭煉,勢必能爆發出更強威能。

林楠很滿意!

這種滿意,林楠沒有掩飾,這種東西,不滿意也沒人會購買。

「這件寶物,最適合用刀的風屬性規則的高手,道友應該就是了,若是道友誠心購買,還可以贈送一套附帶的刀法,當初是和這件寶物一起得到的。」管事見林楠滿意,連忙開口介紹道。

「哦?」這一下,林楠頓時來了不少興緻。

「刀法?」

進入仙界,林楠遇到不少高手,但用刀的幾乎沒有,他更沒有什麼刀法,一直以來都是用最簡單粗暴的一刀斬。

雖然用起來不錯,但真若是遇到高手,一刀斬真不夠。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