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澹臺靈是怎麼回事啊,不會是出事了吧?」

「是啊,怎麼還是一分未進啊!」

「估計是發生了什麼事情!」


……

「宇文天的積分趕上來了,估計不用多久,便可排在首位了!」流雲宗一年長的長老摸著鬍鬚,笑呵呵地道。

「嗯!只要讓他追上來,其他人拍馬也趕不上!」楚易風也是欣喜不已。

「希望他能夠再創紀錄,揚我流雲宗之威!」歸海無畏面不改色,但難以掩飾眼神中的渴望之情。

眾人聽罷,頓時熱血沸騰。

而在二十三階的魂境里,距離傳送台十丈之遠的大石上,盤坐著一道嬌弱的身影。

這是一個絕代物體,芳華遺世獨立。

此時,她已經在突破的關鍵期,外界的天地靈氣匯聚而來,被她納入丹田,開始轉化為真氣。

她運轉飄渺心經,身體變得虛幻起來。一刻鐘后,「轟」的一聲輕響從她體內傳出,周圍的天地靈氣劇烈波動起來。她的丹田與外界連通了,使得靈氣的吸收和轉換變得奇快無比。

須臾,她周圍的一切都趨於平靜,她睜開了眼睛,輕啟朱唇,吐出一口濁氣。

這人正是澹臺靈,剛剛突破了蛻凡七重天之境,此時已經是中期了,氣血之旺,甚於之前的於少一。

這便是她聽從宇文天的建議,將基礎打穩固的收穫。

澹臺靈整理一下衣衫,打量了一下周圍的環境,然後看了一下自己的玉牌,腦海中出現了宇文天的影子。

他此時應該已經獵殺了好多魂獸了吧!

澹臺靈不禁想到,以宇文天的的強大,斬殺一般的妖獸是信手拈來,穩定玉碑首名自然不在話下。

她搖了搖頭,將這些雜念拋開,然後看準了一個方向,蓮步輕舞,瞬間消失在原地。

!! 在魂境的一處,一個錦衣青年人正在和一隻三級一階的魂獸戰在一起。

青年的實力非常強大,魂獸的戰力也不低,但是此時,它在這個青年人手裡,卻是一直處於下風,此刻已是傷痕纍纍,狼狽不堪。

錦衣青年眼若星辰,看著面前身形不穩的魂獸,手中的寶劍瞬間刺出。

「巨鶴掠空劍,唳日凌煙!」

劍光閃爍,真氣浮動,化成一隻六尺白鶴,掠向魂獸。

「哧啦!」

魂獸的腹部出現了一道兩尺來長的劍痕,血流如注,它嘶吼著,沖向了青年人,似乎要做拚死一擊。

青年的嘴角微翹,極為不屑,手中劍氣再翻,又是一隻白鶴撲騰著翅膀,殺向魂獸。


「取箭含珠!殺!」

又是一道劍痕劃在獸腹上,與之前的劍痕交叉出現,甚是詭異。

魂獸身受重創,慘叫連連,內臟翻出,青年人眉頭微皺,眼中寒光一閃,身形如鶴,掠向魂獸。

「夜鳴九皋!」

「殺!」

劍光如電,劃過魂獸的腦袋,直接將其分離,掉在地上,滾動著,而軀體站立了幾息時間后,便轟然倒地。

一隻三級一階的魂獸,就這樣被獵殺了。

青年人上前,收了精血,從斷首中取出妖核裝進空間戒指,然後看向前方,眼神熱切狂傲。

「沒有誰可以擋我於少一!」

語畢,便大步邁進,殺氣騰騰地向前走去。

不知過去了多長時間,也許是數個時辰,也許是幾天。宇文天帶著兩獸,在魂境中飛馳著,一路走來,遇到了許多魂獸,等階不同,二級六階到三級二階都有,有時候會遇到三四隻聚在一起。

即便如此,也沒有對宇文天造成任何困難,他基本上的后都是一招制敵。

一顆顆妖核被煉化,宇文天的神識也在逐漸變強,這讓他欣喜不已。

他並沒有像其他進入魂境的武者一樣,獵殺完魂獸之後,便將妖核收了起來,在獵殺下一個目標。

這還是因為他們不知道煉化魂獸妖核的方法。

要是知道方法,他們也會就地煉化魂獸妖核。

煉化完畢之後,宇文天再次啟程,朝著小朱所說的方向奔去。

一個時辰后,宇文天停下了腳步,瞬間警惕起來,因為他感覺到前方有一隻十分強大的存在。

示意兩獸收斂氣息,隱匿起來,然後,他便獨自向前竄去,沒有發出一點聲音。

這是一處極為隱蔽的山谷,裡面非常寬闊。

宇文天隱匿在谷口的一塊巨石後面,神識全開,將谷中的情景全部收於腦中。

片刻后,他睜開了眼睛,神情極為震驚。

一株八尺來高的果樹出現在眼前,手腕一樣粗細,淡紅色的修長葉子極為濃茂,上面有三枚核桃般大小泛著紅光的透明靈果。


魂靈果!

四階靈果魂靈果,是上好的強化神魂的靈果,珍貴無比,沒想到竟然在此處出現了。

宇文天當然震驚了,魂靈果的價值他可是再清楚不過,尤其是對他這樣的武者。

作為上好的神魂靈果,魂靈果不比含有道則的靈藥差,若是宇文天將之煉化,可以將自己的神識凝練,並且提升一些。

不過, 絕品透視


他眼睛注視著前方,魂靈果樹下邊蟄伏這一隻強大的魂獸,守護著魂靈果。

三級九階!

宇文天的眼神微凝,竟然有一隻三級九階的魂獸守護,這倒有些麻煩。

不是說魂境里最強的魂獸是與自己所登上的天梯階層相對應的嘛,怎麼會有三級九階的魂獸呢?

這不是坑人嗎?

幸虧宇文天的實力強大,完全可以這隻魂獸,若是別人的話,估計就麻煩了。

只是,宇文天不禁擔心起流雲宗的其他人了。

澹臺靈進入了二十三階的魂境之中,照眼前的情況,很有可能她遇到最強大魂獸不止三級三階。

這就麻煩了!

宇文天是真的擔心起來了,雖然他與澹臺靈之間的道侶關係是假的,可是兩人之間的感情卻有如真正的夫妻一般。

雖然宇文天一直將對方當做朋友,平時也會有親密的動作,但那時他心裡卻是純凈的,並沒有一絲邪惡的想法。

只是,澹臺靈卻非常享受這種感覺,她是真正把自己當成宇文天的道侶。

宇文天越想越憤怒,越想越覺得飛雲皇室別有所圖,只是,冷靜下來之後,便又覺得不對。

的確不對!

如果皇室別有用心,將魂境的情況亂說一通,也不可能將自己的弟子遣來才加角逐。

更何況,這麼多年過去了,進入魂境的武者不計其數,他們基本上都完好無損地出來了。

這就說明皇室並沒有造假。

那麼,答案只有一個,那就是他們也不知道魂境中魂獸的具體情況。

宇文天平息了自己的情緒波動,只能暗自禱告,期望澹臺靈等人安全度過這五天時間。

他暗嘆一口氣,對於無法幫助道澹臺靈她們,也是無可奈何。

三級九階的魂獸,宇文天雖然不懼,可也不敢輕視,這是他遇到的第二隻強大的妖獸勁敵。

第一隻是盤蛇谷的那隻四級巨蟒,當時若不是自己的奮力一擊,加之運氣比較好,得意墜崖逃脫,否則已經成為巨蟒口中之食了。

此刻遇到三級九階的魂獸,他自然不會掉以輕心,隱隱有點興奮。

畢竟,三級九階的妖獸,用來磨練自己,那是最好不過。

宇文天從巨石後邊走了出來,向著魂獸走去,入谷十丈之後,便停下了腳步,釋放出了自己的氣息。

殺意如潮,卷向魂獸。

魂獸瞬間警覺,看向宇文天,慢慢地爬起身來,眼中閃著幽光,極為詭異。

兩息之後,它緩慢地向著宇文天走來。

宇文天也開始動了,跨出了第一步,這一步非常自然,如飯後散步一般。

接著,他又邁出了第二步,這一步卻是快了不少,而且一步便是一丈的距離。

當宇文天邁出第三步的時候,他與魂獸之間的距離只有二十丈。

不過,就在這一瞬間,宇文天的身影如霧一般,變淡了,然後消失了。

禍世醫妃 ,便停了下來,醜陋猙獰的臉上也是露出了疑惑的神情。

一息之後,宇文天出現在了五丈外,腳一蹬地,便又消失得無影無蹤。

這一下,魂獸便警惕起來,它雖是妖獸,智商低下,可是對於這種危險的情況還是非常謹慎的。

果然,一息之後,宇文天又出現在了十丈外,距離魂獸不到十丈遠。

身影出現后,宇文一天便再也沒有隱匿身形,直接快速掠向魂獸。

這一次,魂獸並沒有等著宇文天攻擊,就在他身形出現的一剎那,魂獸也動了,速度極快,與宇文天不相上下。

轟!

兩者撞到一起,然後又快速分開。

宇文天退後兩尺,魂獸被擊退了三丈之遠,不過卻沒有受傷。

魂獸幾乎是全力一擊,而宇文天只不過是小試牛刀,並未盡全力。


但是,魂獸看到宇文天在自己大力一擊之下,幾乎沒有退後,便發怒了。

吼!

嘶吼聲響起,魂獸如一道閃電,掠了過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