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樣吧!你想怎麼做什麼樣的衣服,我這邊免費幫你裁縫,這樣可以嗎?」

唐小芯想了想,這布料都可以夠她做好幾身衣服了。

這樣算下來,也不算貴。

「行吧!」

「好勒!」老闆眉開眼笑,「那我馬上幫你抱起來。」

「不用,我過幾天就會過來拿料子,我先給你一塊錢當是定金。」

「也行!」

唐小芯剛要掏錢,席錦琛早已經把錢準備直接給了老闆。

她看了他好幾眼,「其實我自己可以買。」

他在部隊沒幾個錢,一下子讓他為她花十塊錢,那他回到部隊之後口袋就空空的了。

惹愛成癮:邪少的純情萌妻 「沒事。」反正部隊里都是有飯菜吃。

再過一段時間部隊又會有津貼和補貼。

「當老公的給老婆錢花,這也是天經地義的事。」

唐小芯不由失笑,「你難道不覺得我很敗家嗎?一般人哪會話這麼多錢買這些布料。」

「沒事,這些布料用不完,以後還是可以用的。」

他都這麼說了,唐小芯便沒再說什麼。

她接受吧!的罷了改天她也給他做幾身衣服,就當是還給他。 當他們回到學校門口,杜美華她們三個就把席桂花圍住,大老遠她就已經聽到她們三個在質問席桂花,她跟席錦琛去哪了。

唐小芯光是看這架勢,她就已經很反感杜美華她們,大姑媽又不是嫌疑犯,用得著這麼逼問嗎?

「你們不用再逼問大姑媽了,我們就在這裡。」

唐小芯說完就當她們不存在般,走到席桂花身側,「大姑媽滷蛋的賣了嗎?」

「賣完了!」她就在這邊等他們回來,結果就遇到杜美華她們,剛要跟她們打招呼,結果就讓她們逼問自己小芯和錦琛去哪了。

「那我們就回去吧!說不定周哥的豬肉已經送到我們家了。」

席秋怡看見唐小芯一來就忽視她們的存在,立即不高興,剛張唇說唐小芯時,就讓杜美華揪了一下,她看過去,就觸及杜美華那眨著暗示她的眼神。

杜美華笑道:「我們哪是逼問啊,我們這也是關心你們,你們連早餐都不吃,一大早就到鎮上來忙活。」

面對杜美華的睜眼睛說瞎話,唐小芯在心裡譏諷冷笑,如果不是席錦琛在場,她馬上會給杜美華一個白眼。

她沒去搭理杜美華的話,幫席桂花把罈子和竹籤整理一下。

席錦琛上去幫她們抱著兩個罈子,席桂花和唐小芯手上就只拿著竹籤。

「媽我們先回去,你們還要逛嗎?」席錦琛問。

「不逛了,一起回去。」

席錦琛跟上唐小芯和席桂花步伐,等他們走了幾米遠后,席秋怡不滿生氣嘟著嘴道:「媽你這是幹嘛,我們不是教訓唐小芯的嗎?你怎麼讓她走了?而且你看看大哥,根本就不像是訓斥唐小芯的樣子。」

她的話,陶紅雲倒是很如同。

這哪會捨得教訓唐小芯,大伯早就喜歡唐小芯了。

而她們根本就沒發現這一點。

不過這樣正好,讓席錦琛跟杜美華之間鬧僵的話,那杜美華只能倚仗著她老公,到時好處他們這邊也會得到不少。

「秋怡,你大哥肯定是你有大哥的用意,你先不要著急。」

「是,我不著急,但你看大哥對唐小芯那樣子,我要是不著急,唐小芯就會把大哥的心都給勾住,以後大哥肯定是說什麼都會偏幫著唐小芯,到時大哥眼裡哪還會有我這個妹妹。」

杜美華笑著安慰她:「你別想太多了,唐小芯是誰?你是誰?你可是錦琛的親妹妹,唐小芯就是一個外人,根本就不是席家的人,你大哥再怎樣都是疼你,肯定說什麼都會偏向於你。」

英雄聯盟之締造傳奇 其實在看到唐小芯牽住她兒子的手時,她心裡也有像女兒這樣想法,可現在她還要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先把事情做好了,她再慢慢折騰唐小芯。

「真的?」

「當然是真的,你可是我們家最小的,誰都疼你。」

有了杜美華的安慰,席秋怡心裡總算是平衡了一點。

陶紅雲看著她們,心裡暗罵她們愚蠢。

唐小芯的手段這麼厲害,要是讓大伯的心思留在她身上,哪還會機會讓大伯收回去,等著看吧!到時她們哭了都來不及了。

……

「大姑媽她們沒對你還做其他什麼吧!」

唐小芯與席桂花走在席錦琛身後,兩人肩並肩行走。

「沒有。」

「真的?」

「真的。」但如果小芯沒這麼快回來的話,指不定杜美華就會對她做點什麼。

到了家,唐小芯和席桂花像以往一樣把豬肉和豬肘子等帶去洗。

不過今天又有席錦琛的幫忙,她們很快就洗好了。

唐小芯先將豬肘子放入滷水煮。

剛蓋好,杜美華就進來。

「小芯這手藝就是好,很香。」說著,她徑自將唐小芯剛才蓋好的竹蓋子揭起,由於滷水還沒翻騰,滷水的香味就淡淡撲面而來。

她都跟杜美華吵過這麼多次架,按道理她們的關係很僵才對,就算不僵,但也不至於像現在杜美華對她和顏悅色,這真的很讓她受寵若驚。

要說杜美華沒目的,誰信呀!

「小芯你這是怎麼做的?你爸秋怡他們都想著吃,你教教我唄!對了,我還特地買了兩斤五花肉,你要不你一塊鹵了。」

這不,杜美華說出自己目的了!

不過杜美華向來都是很節儉,這次花錢買兩斤豬肉,這會不會出手太過大方了?

以她對杜美華的了解,應該出手最多也是買一斤。

難道是杜美華撿到錢了?

細細一想,這怎麼可能,如果要是杜美華撿到錢,恨不得藏起來,誰都不知道。

那杜美華這是要幹嘛?

現在她摸不清楚杜美華在想什麼,她很謹慎,也不答應,也不拒絕地說:「我後面還要豬大腸以及海鮮要鹵,所以沒這麼快。」

「那也行,我就坐在這裡等著。」

唐小芯沉思了幾秒,杜美華的反應超乎她預期的想法。

「那好,媽你就坐吧!」

過了半個小時,兩個一直就在灶台前,唐小芯將柴火往裡塞。

如果是平時她會出去忙別的事,但今天她不能走開。

不要怪她多心眼,杜美華今天特別的不同,她要是一走開,就剩下杜美華一個人在廚房,誰知道杜美華會不會對她的滷肉下手。

而且杜美華對她滷肉下手的事,可是有活生生的例子擺在眼前。

席桂花急匆匆進廚房,一瞥見杜美華也在,隨即一怔,這是什麼情況,她把目光投向唐小芯,希望唐小芯能給她答案。

唐小芯對她輕微搖了一下頭,表示自己也不知道杜美華今天發什麼神經,到底想幹嘛。

「楊大姐她們來了!」

「哦!你大姑媽你看火,我出去看看。」

席桂花還沒來得及應聲,杜美華就搶先說:「不用,這裡有我看著呢!」

唐小芯嘴角忍不住抽了抽,這臉皮還真夠厚的。

「不用,媽你不懂掌握火候,讓大姑媽來看火,等一下還要翻豬肘子。」她也只能這麼找借口了。

然而……

「我不懂可以學啊,小芯你可以教教我,以後你忙起來的話,那我也是可以幫忙的。」

此話一出,唐小芯總算是明白杜美華今天為什麼要到廚房裡來了,如果是杜美華只是說一次,或許她就覺得杜美華心血來潮,但如果連續說了兩次,那杜美華就是為了偷學而來的。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 如果說只是給席國強和席秋怡做好吃的,那以杜美華的性格絕對完全會當個甩手掌柜,把豬肉放著,讓她或者大姑媽來弄好,然後坐享其成。

席桂花詫異看著她,又看了看唐小芯,實在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誰知道杜美華會這麼說。

這可以以前從來都沒有過的。

唐小芯胸有成竹地笑了,「媽,這些都是『粗活』,你是干不來的,你還是到外面休息吧!你以後要是想吃的話,你買回來我給你做就是了。」

杜美華眼珠子經脈在轉了轉,滿臉笑容,「小芯啊,你都是要做生意的人了,我哪能夠經常打擾你,再說了我也不好意思,你還是教教我吧!」

唐小芯瞥她一臉執意,看來是不學到這手藝,杜美華是不會罷休的。

「都是一家人,有什麼打不打擾的,媽你說話太客氣了。」

說起這些假話,連笑容和眼睛都不帶眨一下。

突然連她都開始佩服起自己來了。

「你以後要是想吃了,你就把豬肉買回來,我弄給你吃就是了。」豬肉這麼貴,她就不信杜美華能捨得幾回吃。

席桂花這時可不敢插話,光是看杜美華那虛情假意,隱隱約約壓制怒火的表情,她還是交給小芯去應付吧!

不過她也慢慢走到唐小芯那位置,兩人不著痕迹地換了過來。

「媽我先出去了。」

唐小芯還沒等杜美華說話,她就轉身出了廚房。

等看不見唐小芯的身影后,杜美華那臉上堆起來的虛假笑容也漸漸垮下,不太高興對席桂花板著臉,「你剛才是什麼意思?」

「啥?」席桂花有些懵了。

「席桂花別以為我不知道你肚子里那點小九九,你不就是想唐小芯教你,而不教我。」

「我沒有這麼想。」如果是你正正經經想學的話,她相信小芯會教她,可如果是另有用意,那小芯肯定不會教杜美華。

更何況杜美華對她們做的事,那可都是歷歷在目。

是人都還會有記著。

要不是她們運氣好,把那滷肉賣了出去,她們什麼都完了!

「你沒這麼想你,那剛才為什麼要站到這個位置上來?」好讓唐小芯有脫身的機會。

如果不是她,自己可能現在都已經逼得唐小芯沒辦法,直接教她做滷肉的方法了。

「小芯她要忙,我當然是顧著鍋里的火候,我不站這裡,那我站哪裡?」她就覺得杜美華根本就是故意找她麻煩,無理取鬧。

當初是她們一個個都瞧不起小芯,都要阻撓小芯做生意的,連搭把手都不願意,現在好不容易事做成了,杜美華就想來偷學。

這可是手藝,是一輩子吃飯掙錢的,怎麼可能會隨隨便便教第二個人。

再說了,杜美華跟唐小芯之間關係又不是很好的,如果是很好,不用杜美華說,小芯都已經教她了。

小芯品性是什麼樣的,她心裡很清楚,就是那種有錢大家一起掙的,可你杜美華對人家小芯那是各種拖累,各種找麻煩,是個正常人都不會帶上你一起掙錢好不。

「你……」她又說得很有道理,杜美華實在找不到什麼話訓斥她了。

看得杜美華被氣得面龐微微出現扭曲,席桂花不由在心底偷笑了。

這是第一次能夠讓杜美華嗆得連話都說不出來。

以前都是杜美華嗆她,低吼她,現在她也有本事讓杜美華這樣。

這種感覺挺不賴的。

……

唐小芯把竹蟶等稱了,把錢給楊大姐她們,她便頓到水缸邊上洗乾淨。

「需要我幫忙嗎?」

抬頭一看是席錦琛。

不由又聯想到身後在廚房的杜美華。

「不用了。」

要是讓杜美華看到了,指不定又會給她扣上莫須有的罪名。

席錦琛似乎沒聽到般,將她手上端著一籃子竹蟶等搶過,然後什麼時候都沒說,從水缸舀水潑洗。

潑了幾舀之後,他雙手抓緊了籃子兩側,顛簸幾下。

水漸漸從籃子縫滴下。

「還需要我幫你做什麼?」

「……」唐小芯仍然微怔盯著他。

她拒絕好像是沒用。

算了,索性就讓席錦琛幫忙。

兩個又去刮老薑皮,大蒜。

席秋怡在屋裡的窗戶看見這一幕,又獨自生氣了:「這個唐小芯根本就是狐狸精。」也不知道用的什麼辦法把她大哥給勾引了,真不要臉。

跟她一塊做的陶紅雲倒是沒出聲。

霸道總裁溫柔愛 繼而,她又聽到席秋怡說:「不行,我不能繼續讓大哥被唐小芯給迷惑了!」

陶紅雲還沒問她是不是有什麼辦法,席秋怡的人都已經出了屋,然後她從窗戶看見席秋怡氣沖沖跑出大門。

這母女倆還真是能折騰,不過越是這樣,她就越高興,反正她誰都不喜歡,最好是讓她們三個都打起來。

但是……

杜美華的態度就讓她覺得捉摸不透了。

這一回來就往廚房鑽去,這可是從來都沒有過的事。

她這個婆婆到底是要鬧哪樣?

她決定去看看。

席錦琛把一籃子的竹蟶端回廚房。

杜美華一看見他,由衷笑道:「錦琛你怎麼來了,你難得回來一趟,多休息一下,有什麼事讓我來做。」

眼睛在唐小芯和席錦琛之間打量。

也不知道她兒子有沒有為她們訓斥唐小芯。

可如果是訓斥之後,那唐小芯也不至於是這個態度吧!

應該是板著臉對她兒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