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鬼魔霧!所有人都退到百米之外!」不知什麼時候來到的武院長宋元沉聲喝道。同時他揮出一道真氣禁制,禁錮方圓百米,防止兩人戰鬥的余**及到整個神魔學院的建築。

李麟眼底閃過一抹厲色,他從鬼魔霧中聽到了冤魂的哀嚎,這片詭異陰森的東西竟然是用活人生魂祭戀而成。從那滔天的怨念上來看,這些冤魂生前未必都是壞人,這件法寶的邪惡讓李麟心中殺念更勝。殺人不過頭點地,作弄死者的靈魂李麟極為不恥。

「明王嗔怒!」李麟一聲大喝,巨大的明王法身仰天咆哮,一股宏大聖潔的聲音傳遍四方,首當其衝的鬼魔霧受到腐蝕,發出滋啦啦的聲音。鬼霧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消融,同時痛苦的鬼嘯也瞬間壯大無數倍,給人一種末曰到來的錯覺。

李麟只感到神魂一陣震動,臉上閃過一抹蒼白之色。明王嗔怒是明王怒吼的升級版,蘊含至剛至大的盪魔氣息,以他如今的武道境界施展起來還頗多勉強。不過對付同樣未臻至圓滿的鬼魔霧還是沒有問題的。

隨著鬼魔霧的湮滅,咔嚓一聲,一枚血色珠子從瘋子身上浮現而出,並在明王嗔怒的怒吼聲中化為碎片。

哇!

瘋子吐出一口鮮血,氣勢瞬間萎靡,武道境界也從五品巔峰跌落會四品武皇。

「我的鬼魔血珠!混賬,我要殺了你!」瘋子發出一聲憤怒至極的咆哮,整個人悍不畏死的衝上來。(未完待續。) 李麟將金色能量所化的降魔杵拋向半空,同時整個人催動金色金剛之力和乳白色先天純陽罡氣,兩種屬姓不同的真氣在李麟手中散發出一股陰陽合一,破滅一切的氣息。

「太極鎮魔!」李麟一聲大喝,白金兩色能量化為兩條長龍,配合半空中的降魔杵散發出恐怖的鎮壓之力。同時明王法身一聲咆哮,緊接著衝天而起,化為金色能量罩將瘋子籠罩在內。

瘋子臉色大變,同時不甘的厲聲咆哮,恐怖的力量不斷攻擊身畔的金色能量罩,想要破開封印而出。

李麟一聲冷很,三條金色神龍突然從他體內衝出,震天龍吟聲中盤踞在金色能量罩上。金色能量罩瞬間金光大放,僅僅一個呼吸的時間就被壓縮為手掌大小。

李麟衝上前,猛然打出幾十道封印,將其徹底鎮封起來。

這般瘋狂恐怖的手段讓所有人目瞪口呆。擊殺一個武皇高手容易,但是生擒一個武皇高手卻極為困難,更何況還是在雙方實力不等,武道境界低的人不但以弱勝強,甚至還將對手生擒活捉,自己還沒受到一點兒傷害。這份恐怖的實力一下子讓李麟名動神魔學院外院。

李麟深吸一口子氣,強行壓下心底的那一絲虛弱,剛剛的太極盪魔不過是雙手版的太極龍虎圖。只是攻擊方式和用青龍刀白虎劍的威力天差地別。畢竟太極龍虎圖更多的是藉助兩件上古神兵的力量,自己在其中更多的只是扮演引導的角色。現在用雙手施展出來,相當於李麟本身的力量,威力自然不能相比,氣勢也差了很多。最重要的是,這一招過後,暴漏了李麟真氣不足的窘境。


即便心中頗多感慨,李麟卻沒有多少時間休息,他轉頭看向神色凝重的刀魔兩人。沉聲說道:

「你們也要出手嗎?」

「咳咳,誤會,都是誤會。再下只是來瞻仰李兄的風采。有幸見到李兄神威,在下心愿已了,告辭!」另外那名臉色蒼白的青年在看到李麟鋼刀似的冷酷雙眸時,臉上一慌,連忙乾笑著說道。

刀魔看向李麟的目光依然頗多戰意,不過當看到被李麟禁錮在手中把玩的金色小球,刀魔冷傲的臉上忍不住抽了抽。

「我不是你的對手,不過聽說你是刀客,我想和你交手!」說著,刀魔揮手發出一道純粹的刀氣。這刀氣沒有攻擊的意思,只是向李麟表明自己的刀客的身份。

「現在沒有時間,如果你要打,我可以奉陪!」李麟沉聲喝道。他可不會因為對方示弱就心軟。如果再有挑戰者想佔便宜,李麟絕對不會選擇生擒,而是直接殺戮。管他神魔學院不學院的,既然沒有老傢伙跳出來阻止,殺了這些不知死活的小角色又何妨。

「不了,我希望挑戰的是全勝狀態下的你!」說著刀魔行了一個武士禮,轉身離去。不卑不亢,倒是個人物。

另外一個人開口想說幾句好話恢復一下關係,但是看李麟冷酷的臉,到嘴邊的話生生咽了回去。

「李兄,告辭!」說完狼狽的離去了。他和刀魔不同,不但丟了面子,還丟了裡子。不管他之前名聲多好,這次膽怯已經讓他和絕世強者無緣,如果此人能夠想清楚,不知道會不會做出不一樣的選擇。

李麟向著自己的小院走去,沿途人群無不滿含敬畏的看著他。緊接著李麟神色一動,外院院長諸葛乘風的聲音出現在他的耳中。

「小傢伙,來老夫這裡一趟!」

李麟倒是沒有猶豫,諸葛院長對他不錯,投桃報李之下李麟自然對其頗為尊重。

院長室,諸葛老頭正笑眯眯的品茶。從蒸騰的茶香中知道諸葛乘風的茶絕對不是普通貨色。

「院長倒是好悠閑!」李麟不卑不亢的說道。

「要不要嘗嘗?」諸葛乘風倒了一杯,推到李麟面前。

李麟毫不客氣的抓起來一飲而盡。

「喂喂!這可是靈茶,極為珍貴,你怎麼能這麼喝?」諸葛乘風臉色大急,幾乎忍不住出手從李麟手中搶奪茶杯?

欺負仇人的女兒難道有錯嗎 ——!

「呃?怎麼了?」李麟愕然。現在諸葛乘風哪裡有諸葛仙人的風采,整個就是因為生氣而吹鬍子瞪眼的老頭子。

「暴殄天物,你這是暴殄天物!都怪老夫,你明顯是個粗人,給你靈茶也是糟蹋!」諸葛乘風看著李麟空空如也的茶杯,臉上滿是惋惜之色。

「院長,一杯茶而已,不至於這樣吧?」李麟滿頭黑線,您堂堂神魔學院外院院長,武尊級的超級高手,至於為了一杯茶和我一個晚輩吹鬍子瞪眼的,好像殺了你兒子,搶了你媳婦一般。

「你懂什麼!這可不是普通的靈茶,這是老夫打賭……咳咳,沒什麼,你只要知道這是絕世好茶,不是普通人能夠弄到手的就行了。」諸葛乘風臉色一板,道貌岸然的說道。

李麟無語的點點頭,明白這茶來路恐怕值得商榷,否則老東西不可能這般遮遮掩掩。

「對了,老夫這次找你來乃是有要事需要你點頭。」諸葛乘風滿臉嚴肅的說道。


「您老說!」李麟明知道讓諸葛乘風都說重要的事情必然不簡單,但還是點頭同意讓其說出來。這也算是李麟對諸葛乘風幫助他尋找生命之泉的回報。

「你應該知道,在這蒼龍大陸上,各種各樣的學院數不勝數,有世家隸屬的學院,有皇朝直屬的學院,還有自發組織的學院。在這些為數眾多的學院中,有三大學院屹立在最頂點。分別是神魔學院,仙武學院以及帝皇學院。其中神魔學院實力最強,仙武學院次之,帝皇學院最後。當然,這個排名是五百年前三大學院競爭時排列的。現在又一個五百年到來了,三大學院按照慣例依然要進行一場排名賽。我希望你能夠代表神魔學院外院參加。」諸葛乘風沉聲說道。

「代表外院?院長,神魔學院內院外院不是一體的嗎?為何在這種事情上還要劃分,直接讓內院那些天才妖孽去不就行了!」李麟不解的問道。

「你小子少裝糊塗,神魔學院的情況你會一點不知?就算你不知道,司徒天沖那個嘴快的小子也應該全都告訴你了。神魔學院經歷了數以十萬年的發展,早已經不是鐵板一塊兒。尤其是內院和外院,不但涉及資源的分配之爭,還有就是招收學員的理念問題。內院主張『非絕世天才不收!』,而外院則只要通過測試都會收錄。理念的不同讓內外兩院貌合神離。經過這麼多年的發展,內院實力強大,外院卻人數眾多,雙方實力差距不大,因此鬥爭比較厲害。像這種影響神魔學院地位的大賽,內外兩院都不會輕易放手,這就有了內門資格賽。我希望你能夠作為外院種子選手參加。」諸葛乘風說出了自己的目的。

「我?院長你太高看我了,我可不是那些絕世妖孽的對手。你還是另找賢能吧!更何況我還要去尋找生命之泉,沒有時間參加這種無聊的大賽。」李麟搖搖頭,對於這種大賽實在是興趣缺缺。

「小子別忙著拒絕,要知道在三大學院的排位賽中取得好成績,獎勵是極為豐富的。而且還可以藉此名動大陸,成為各方敬仰的高手,何樂而不為呢?」諸葛乘風笑著說道。

「沒興趣,院長大人如果沒事,我就先告辭了!」李麟搖搖頭,絲毫沒有心動的樣子。

「老夫知道你小子想救那幾個女娃子,但是生命之泉太過渺茫,憑藉你自己的力量就算找上一千年也不可能找到。而那幾個本源化的女娃子根本就撐不了百年時間。如果你答應參加內門大賽,然後再代表神魔學院參加三大學院排位賽取得名次,老夫答應你可以為你集齊三大學院的天機大師聯手推算生命之泉的蹤跡。只要這生命之泉還存在於世上,自然可以憑藉天機運算獲得蛛絲馬跡。」諸葛乘風一咬牙,提出一個李麟不能拒絕的誘惑。

「此話當真」

「當然,老夫堂堂神魔學院外院院長,豈能欺騙與你。」諸葛乘風一副包在老夫身上的樣子。

儘管李麟怎麼看都覺得有些不放心,但卻真的無法拒絕這個誘惑。蓋因為生命之泉太過浩渺,想要獲得憑藉一個人的力量真的是太過渺茫了。

「內院資格賽將在半年後舉行,老夫會為你求得一些丹藥暫時穩住幾個女娃子的本源化程度,絕對不會因為參加大賽而影響到幾個女子的時間。」諸葛乘風笑著說道。這話等於解決了李麟最後一絲顧慮。

「好,我答應你!」

「很好,我會讓人給你提供一些修鍊用的丹藥,你的實力雖然強,但是武道境界還是偏低了。老夫盡量幫你在大賽之前突破到五品武皇。」

「如此有勞了!」李麟點點頭。經歷了幾場戰鬥,李麟早已經可以突破到四品武皇,只是李麟一直在壓制著突破的機會。他比任何人都明白基礎的重要,基礎不牢固,即便之前表現的再天才也不過是空中樓閣,經不起風雨的。(未完待續。) 在諸葛乘風的安排下,李麟進入神魔學院外院的閉關之地。這裡天地元氣極為濃郁,下方有活著的靈脈源源不斷的釋放靈力。還有一些武道先賢留下的碑刻,其中蘊含著先賢武者獨有的武道意志。這對於閉關之人有極大的好處。

李麟的武道根基是先天一氣訣和金剛不動明王經這兩部前世武道法典,和這個世界上的武道雖然有些差距,但到了高深境界卻是殊途同歸,因此觀摩這些先賢的武道意志對於李麟的武道感悟也有很大的幫助。

另外,諸葛乘風讓人給李麟送來了足足百枚丹藥,有鞏固根基的,有提升境界。自然還有加強肉身實力的。不管哪一個種類,皆是以提升李麟的實力為基礎。

「諸葛老頭看來真的下血本了!有這些丹藥,就算是一頭豬也會接連突破的。」李麟無語的看著眼前這一堆兒丹藥。雖然他無需丹藥就能夠突破,但是誰又會嫌丹藥多呢!而且經過多次和諸葛乘風接觸,李麟發現諸葛老頭可不是能夠讓人隨便佔便宜的主兒。自己如果達不到他的預期,還不知道那老東西怎麼針對自己呢!天上沒有掉餡餅的事,從那一杯靈茶已經讓李麟看到了諸葛老頭讓人無語的一面。

經歷了李麟大鬧西門家族,西門家族實力大衰,整個家族夾著尾巴當孫子,李徹和劉青青也就無需躲藏。在李麟的要求下,諸葛老頭大手一揮兒,兩人就成為神魔學院的預備學員。這個結果讓李徹和劉青青兩人欣喜不已。成為預備學員就意味著他們可以去聽神魔學院老師的武道講解課,這對於系統修鍊武道有很大的幫助。再加上預備學員每月都可以領到一筆數量不菲的晶石丹藥,對於修鍊幫助更大。

至於冷冰,林雨薇和張青三人,他們也獲得了自己讀力的院落,不過距離李麟的地方頗遠,對此三人倒是沒有什麼意見。畢竟李麟的院落雖然普通,但是天地元氣卻比三人的住處濃郁了一倍還要多。而且住在李麟周邊的都是些有名有姓的外院高手。被李麟鎮壓的瘋子和挑戰他的刀魔都住在這片區域。只是因為入學時間不同,並不靠近。如此對比,雙方不住在一起也是正常的。

院長室中,諸葛乘風一臉無奈的看著眼前的老者,半響開口說道:「老沈,那小瘋子沒事,老夫不會讓李麟傷他姓命的。這件事情是小輩之間的打架,你一個上千歲的老東西就不要摻合了。」

「院長,不是老夫不給你面子,所有人都知道谷山是老夫的關門弟子,那個叫李麟的小子太囂張了,竟然當面將其鎮壓,那不是打老夫的臉嘛!不行,這件事老夫一定要討個說法!」老者瞪著眼睛,一副你管也沒用的架勢。

「靠,你個老東西沒完沒了是吧!我警告你,那小傢伙可是老夫選中的種子選手,在內院資格賽之前你要是敢動手老夫可就不客氣了!」諸葛乘風怒聲吼道。

「什麼?你將那小子作為外院種子選手?院長你老糊塗了吧!他一個剛剛入學的學員,即便得了入院魁首又如何。這一屆最出色弟子還是入了內院。就老夫聽到的消息,那個進入內院的自稱仙皇的臭屁小子也沒有獲得參賽的資格,又何況李麟這個失敗者呢!」沈老頭搖搖頭,對於諸葛乘風的決定分外不滿。簡直是亂彈琴,這一屆的第一人人家內院都不用,偏偏咱們外院卻將這個第二的小子當做寶貝。

「哼!沒有加入內院就一定是實力不濟嗎?文箐那丫頭可是給老夫傳過話了,李麟這小子在仙島之上並未盡全力。而且還在文箐手中放棄了加入內院的資格。這樣的小子值得老夫去投資。」諸葛老頭眯著眼睛說道。

「老夫不同意,用一個新人太危險了,咱們不能讓內院看了笑話!」沈老頭搖搖頭,絲毫不顧諸葛乘風難看的臉色。

「不行?怎麼不行,他不行誰行?你的弟子不是牛逼嘛,還不是被人家李麟三拳兩腳生擒鎮壓了。行了,你個老貨就別再這裡和老夫糾纏不清。不就是半年時間嘛!就當是對那小子的磨礪了。 超品兵王混都市 !」諸葛乘風擺擺手,擺明了不想在這件事情上糾纏。外院武道風氣本就自由,再加上學員人數眾多,又多是各地而來的天才,彼此之間難免有所爭鬥,對於這種爭鬥外院老師和長老都是支持的。畢竟有競爭才會有進步。但是一般情況下是嚴謹師長插手的,畢竟這種爭鬥也算是一種歷練。當然,死傷是不允許的,那些閑的蛋疼的老傢伙也不會真的讓天才隕落的事情發生在學院之內。所以那看似無人關注的爭鬥,實際上不知道多少老怪物在暗中品頭論足呢!

這次李麟鎮壓了瘋子谷山,諸葛乘風第一時間將谷山的老師沈長老找來敲打一遍。畢竟這個老傢伙護犢子的秉姓那是整個外院人盡皆知。在李麟身上下了血本的諸葛乘風可不想因為這個老貨的臭脾氣而讓大筆資源打了水漂。

沈老頭氣的吹鬍子瞪眼的,不過看諸葛乘風的臉色,就知道自己這次不能任姓了。心中在不爽的同時,也對李麟產生了很大的興趣。一個剛剛入院的學員,就算是入院魁首在這些老傢伙眼中也算不得什麼不得了的事情。畢竟年紀輕輕達到六品武皇的天才不計其數,但能夠突破到武皇後期的青年才俊卻真的不多。很多人終其一生終要止步於六品武皇巔峰。神魔學院是天才集中營不假,但正因為是見識到了各種天才後期的沒落,神魔學院高層對於天才的態度和外界之人大為不同。從神魔學院外院能夠對抗內院就可以看出來,高手的成長天賦只是成為高手的一個方面,後期的人生感悟才是決定成就的重要一點,如果一切為天賦論,集中絕世天才的內院豈不早就天下無敵了。

正在閉關的李麟並不知道諸葛乘風為他免去了一個大麻煩,至於被鎮壓的瘋子,李麟並未太過重視,只是在居住的小院之中隨手設立了一個禁制。至於他什麼時候能夠破開封印而出,就不是李麟關注的了。

李麟閉關了,但是李麟的威名卻因為和谷山的一戰傳開了,同時因為一件事發生的事情引爆了眾人的口舌,因為李麟之後招惹了無數的麻煩。

在外院除了精英榜,還有最高榜單稱為天榜,在李麟擊敗瘋子后不久,天榜就被一陣金光籠罩,原本隔著百里都可以清晰看到內容的天榜變的一片混沌。神魔學院的老人都知道,天榜異變乃是因為天榜上的人名發生了變動。而且第一次排名就進入前十的名額。

在眾人期待的目光中,天榜在經過三天的醞釀,終於露出了內容。


「快看,天榜排名第七的是那個新入學的李麟,這一屆的入院魁首果然厲害,一入院就攀升到了外院第七的實力。假以時曰,此人絕對擁有衝擊天榜前三的潛力。」有人忍不住驚呼。天榜並不是隨時都在變動,想要上天榜必須先打敗天榜上一個人,然後被天榜考察,如果擁有衝擊前世的實力,天榜則會出現預兆,就像之前金光涌動一般。如果沒有衝擊前十的實力,則只會被天榜收錄,位置替換被擊敗之人。以後想要獲得更高的位置只能一步一步的挑戰上去。

神魔學院對於榜單極為看重,很多資源的分配都和榜單掛鉤。想要上天榜極為困難。能夠擊敗天榜上眾多的天才高手,殺入前十極為困難。更何況那些在入院考試中表現妖孽的天才都被內院搜刮而走,外院留下的高手自然多有不如。因此這無數年來,天榜被撼動的次數屈指可數。就連稱霸外院天榜十年的神女當年一入天榜也未曾引起這般大的動靜。

沒想李麟的出現引起天榜這麼大的動靜,一些老傢伙坐不住了。外院的長老紛紛找到諸葛乘風,開始關注這個在入院考試中拔得頭籌的青年才俊。甚至憑藉實力打入內院學習的神女也被幾個老傢伙找來詢問。

外院和內院的紛爭更多的體現在高層的爭鬥,對於學院之間還是遵循傳統的紀律。外院弟子如果實力出眾,自然有衝擊內院的資格,這種衝擊並不是加入內院,而是獲得內院弟子的待遇,參加內院的歷練。諸葛乘風能夠讓神女參加外院考試,究其原因正是因為四人皆是外院出身,本質上屬於外院。戰公子等三大公子都是內院出身,因為神女的關係前來幫忙。再加上內院也是怕諸葛乘風在開院考試中暗做手腳,否則以三大公子的驕傲,怎麼可能做這種拋頭露面的事情。

內院的行動也不慢,神女被叫到外院,仙公子等三大公子也被叫道內院,被一群內院老傢伙詢問。

外院院長室。

一拳頭髮花白的長老圍成一圈,絲毫不顧諸葛乘風肉疼的臉色,一杯接一杯的喝著諸葛乘風那絕世好茶。在一群老頭子對面,神女靜靜而坐,即便什麼話都不說,什麼都不做,單單那一身空靈若仙的氣質就足以讓所有人重視。(未完待續。) 「竹丫頭,老夫聽說李麟進入了最後一關,而且闖的還是你鎮守的天字關,對於這個今年的入院魁首,你怎麼看?」一個老傢伙率先開口。此人身份頗為古老,看他在諸葛乘風面前肆無忌憚的樣子就足以說明一切。

「是的,當時李麟是隨著九大高手之一的修羅前來闖關。那修羅卻並不是人類,而是血海修羅族的年輕高手奪舍而來,當時李麟和我並肩作戰才殲滅修羅。」神女平淡的說道,既沒有絲毫的隱瞞,也沒有絲毫的誇大,就那麼簡簡單單的說出來。這讓周圍一圈的老傢伙眉頭不自覺的皺起來。

「血海修羅族嗎?沉寂幾十萬現在也要趁著大時代而出世嗎?」

「現在看來很多大族已經感受到了什麼,紛紛顯現蹤跡,只是不知道在今年的新學員中有多少是上古萬族派遣而來的探子。」幾個老傢伙彷彿被血海修羅族勾起了某些回憶,旁若無人的討論起來。

「等等,文箐,你說你和李麟聯手對付修羅?那修羅的實力真的如此之強?」諸葛乘風無語的看了這一群不知所謂的老傢伙一眼,轉而對竹文箐說道。

作為測試主體仙島極為奇特,擁有自己讀力的意識,因此內部發生的事情如果之前沒有和仙島之靈溝通,就算是武尊高手都看不到。這次外院大比,明著說好似諸葛乘風為主,實際上最後選擇的卻是閑的蛋疼的仙島之靈。像那樣的異寶孕育的仙島之靈,其智慧絲毫不下於人類。再加上仙島乃是神魔學院遺留下來據傳是某一位驚才絕艷的大院長流傳下來的,自然地位崇高。

「那個修羅本體的實力並不強,也就六品武皇巔峰左右,唯一麻煩的是他召喚出了修羅王的分身。幸虧是在仙島之內,否則當時死的很可能就是我了。」

「什麼?修羅王的分身?那個修羅魔崽子恐怕大有來頭,不是修羅皇族的直系血脈也是這種人物的親傳弟子。看來你們以後要小心了。」一個長老皺著眉頭說道。看來其對血海修羅族有頗多的了解。

「我倒是很想和修羅王交手,但卻不是現在。」神女竹文箐沒有絲毫的恐懼之色,妖艷的雙眸中甚至還充滿了戰意。

幾個老傢伙眼底閃過讚賞的目光。以竹文箐的年紀擁有八品武皇的境界絕對稱得上絕世天才,就算是內院精心培養的天才高手和神女相比都有所不如。

竹文箐來神魔學院的時候只有十二歲,那時候她的實力不過八品武宗,和那些弱冠之年便沖入先天後期的青年才俊相比有不小的差距。最終神女只是以外院預備學員的身份加入神魔學院,短短三個月,神女突破到先天,成為神魔學院的正式學院,又用了三年的的時間,神女突破到九品王座巔峰,之後沉寂一年之後強勢突破到武皇境界。並在當年擊敗天榜上一名學長,替換上榜,之後更是一路高歌猛進。

十八歲時候的竹文箐已經是六品武皇巔峰,之後她挑戰內院三名正式弟子,將其正面擊敗,獲得進入內院學習的機會。現在竹文箐二十歲,八品武皇高手,這份成就讓很多老傢伙鬱悶不已。諸葛乘風甚至多次提到竹文箐很可能要打破外院高手五十歲突破到九品武皇巔峰的記錄。甚至按照其修鍊速度,很可能又有一尊武尊級高手從神魔學院崛起。

「李麟也和修羅王交手了?還全身而退了?」一個老傢伙不可置信的說道。

「沒有,他擊殺修羅,而且本身幾乎沒有受傷!」神女沉聲說道。

「擊殺六品武皇巔峰的高手自身卻沒有受傷,這個李麟有些門道。如果他從三品武皇巔峰突破到六品武皇,還真的有可能讓其跨越武皇中期和後期的巨大差距,實現越階作戰。」一個老傢伙凝重的說道。

「如果我沒有猜錯,李麟現在就擁有對抗七品武皇的實力。他身上總有一些看不懂的東西,而且他的武道明顯涉及到陰陽,頗為玄奧晦澀。」神女將自己當時的感悟說道。

「這點老夫也注意到了。他封印谷山的那一手絕對動用了兩種完全不同屬姓的力量。***,這小子如果能夠在六品武皇巔峰的時候憑藉對陰陽的理解凝聚陰陽領域,那還真的要逆天了。」谷山的師傅,九品武皇巔峰的高手沈長老沉聲說道。

「陰陽涉及混沌,普通人哪裡那麼容易理解。我看這小子不過是領悟了一些皮毛,想要凝聚陰陽領域不過是痴人說夢!」有支持的自然就有反對的,李麟不是rmb,做不到人見人愛,花見花開。這些外院長老層也都是人,有自己的喜好,不喜歡李麟自然很正常。

「不說他將來如何,擁有對戰七品武皇的實力這點極為重要。現在外院拿得出手的高手除了文箐三人,恐怕也只剩下李麟了。而且現在距離資格賽還有半年的時間,本座調集了一批提升修為的丹藥,相必可以讓李麟憑藉那些丹藥突破到五品武皇,到時候也可以多一些保障。」諸葛乘風沉聲說道。

「也好,讓這小子試試也好,如果他真的僥倖成功了,恐怕內院那一群老傢伙要臉綠了。」有長老笑眯眯的說道。

「先別得意,我建議這個名額先暫時不要定下,等到半年期臨近,看那個李麟的突破情況而定。」有穩妥一些的長老說道。

眾人點點頭,如果李麟達不到預期目標,自然要捨棄,外院可不能因為一個李麟而蒙羞。

與此同時,在內院三大公子也同時面臨一群老東西的質詢。而為首的老者相貌竟然和諸葛乘風有八分相似,同樣的仙風道骨,只是在其飄逸的氣質中多了幾分剛毅,這讓他始終給人一種智珠在握的穩重感。此人乃是神魔學院內院院長,外院院長諸葛乘風的親大哥諸葛御風。也是神魔學院明面上的第一高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