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何物?」

看著風夢宛端上來的盤子,上面一排帶著豬皮的三層肉圍成了一個圓形,下面則是黑黑的菜乾,因為三層被炸又被蒸過,所以豬皮顯得有些爛。

「我不吃肥肉…」

陳樂放下手中點書籍,盯著碗里一半瘦一半肥的豬肉,有些皺眉道。

「毛病真多。」林亓倒是肥瘦通殺,直接夾起盤中一塊肥瘦相間的豬肉咬了一口。

肥肉入口即化,瘦肉被某種輔料腌制過,吃起來沒有平常瘦肉那種澀味,肥而不膩。

見林亓的表情有些誇張,陳樂不由的愣了下,一塊豬肉至於吃的這種表情么? 「你們這道菜是如何做的?」

林亓放下了手中的筷子,咀嚼了許久才咽下去,抬起頭看著風夢宛問道。

「我…也不知道,都是我哥哥在做,是不好吃嗎?」風夢宛見他的表情似乎不像難吃的樣子啊,只能開口回答道。

「不是,麻煩等你哥哥忙完出來一下可好?」

風夢宛點點頭,天陽雙絕的要求她豈敢不同意,便轉身離去。

陳樂呵呵一笑,也放下書本,拿起筷子夾起扣肉下的梅菜乾,肥肉他實在是接受不了,不過看林亓吃的挺有滋味,嘗嘗看配菜也是一樣的。

「確實不錯。」

陳樂舉足動作優雅,只是夾了一小口便送進了嘴中,閉眼細嘗了片刻后才誇讚道。

「能讓你這個書獃子誇讚的東西還真的不多了。」林亓再次夾起一大塊梅菜肉,直接一口塞進了嘴裡,他可不像陳樂那種斯斯文文的吃法。

談笑間,第二道回鍋肉有被端上了桌。

「這紅色的是什麼?」林亓看著盤中小塊的三層肉和木耳、被切小塊的紫菱辣椒炒在一起,一股有些刺鼻點辣味讓他有些嗆鼻,木耳他倒是認識,可那紫菱辣椒他確實未見過。

陳樂微微伸過頭,細微的觀察了一下,才開口解釋道:「如果沒猜錯,應該是一種叫紫菱椒的植物,我曾在書籍上看到過,只是沒想到居然可以用來炒菜。」

莫塵也是很無奈,畢竟這個世界有辣椒就不錯了,更別奢侈有青椒來做回鍋肉,只能勉強用這個紫菱辣椒來做。

「嘗嘗看不就知道了。」林亓倒也沒有猶豫,直接夾起被切成小片的紫菱辣椒入口。

沒一會,就看見林亓臉色慢慢變得有些通紅,連忙端起茶杯,把杯中的茶一飲而盡,才大口呼著氣。

這種味道,他形容不出來,就是覺得舌頭都麻了,但是卻非常的爽。

緩了一下后,才看著有些深意的看著陳樂說道,「你嘗嘗看這個味道如何。」

這次陳樂倒沒有拒絕,拿紫菱辣椒炒菜他頭一次見,畢竟這種植物知道的人很少,他也想看看究竟是什麼味道,便也夾起了一塊紫菱椒片。

林亓則一臉幸災樂禍的看著他,他倒想看看這個陳樂是怎麼出醜的。

辣椒入口,陳樂依舊細嚼慢咽的品嘗著,可是沒一會,白皙的臉居然也變得通紅。

連忙捂住嘴巴,卻不敢吐出來,畢竟太不雅觀,周圍還坐著很多食客呢,自己可不能出醜,才咽了下去,表情凝重的看著林亓。

「哈哈哈,你個書獃子也有今天。」

林亓見他平時高高在上,現在一臉憋屈的樣子不由的大笑起來。

……

等全部忙完,店內客人也已經走的差不多,莫塵才知道自己居然連續炒了三個小時的菜了,這才感覺到一陣頭暈。

他讓莫大牛先去休息了,自己則洗了把臉就來到了大廳,因為聽風夢宛說天陽雙絕要見他。

其實這也是他意料之外的,沒想到第一天正式營業居然就來了這麼有名氣的人,這讓他信心更加大能把酒樓做好了。

還未走近,莫塵就看著遠處一桌上的倆個人,一個身穿白衣氣質淡雅,另一個氣勢如虹,單從外貌上看他就知道了哪個是陳樂和林亓了。

「你好,鄙人就是本店的老闆。」

莫塵走上前去彎腰行禮,在自己沒有一定勢力之前,這些人絕對是可以依靠的,所以必須做出一副謙卑的樣子。

林亓打量了一下眼前這個自稱老闆的年輕人,看起來比自己還小的年紀,樣貌長得還算端正,說道:「你菜做的挺不錯,我想知道你是哪學來的?」

莫塵愣了下,自己的菜品可全都是地球上來的,總不能說自己是穿越人士吧,微微笑道:「在下祖上三代從廚,自然遺傳了一點做菜本能。」

「那你這些菜品和菜名,為何我們都未曾見過?」

這時,陳樂拿起自己的短扇微微揮動了一下,有些深意的看著莫塵問道。

莫塵心中有些顫抖,他對上這個陳樂的眼睛,感覺像自己的全部記憶都會被他吸走一般,是錯覺么?

連忙開口解釋道:「是半年前在下遇見了一個來自外地的廚師,跟他學的,只是本人愚笨,所學不多。」

莫塵低下頭,沒敢再和陳樂對視,果然天陽雙絕都是不簡單的人物。

「行了,不跟你磨嘰,我叫你出來是有一件事要你幫忙。」林亓直接攤牌的說了出來。

「何事?」莫塵心中忽然有些奇怪,天陽雙絕要自己幫忙?說出來自己都不信。

「後天我林府要舉辦一場盛宴,宴請的都是非常重要的人,請你過來掌勺做菜,至於報酬好說。」

莫塵恍然,原來是叫自己去做菜,這可不是什麼難事,便回答道:「沒問題,我可以去,只是我不要什麼錢財,就算你欠我一個人情如何?」

莫塵心中已經打好了小算盤,天陽雙絕的人情絕對比什麼都金貴,萬一自己遇到什麼事就能找他幫忙,給自己留一條後路。

林亓眼神一凝,盯著莫塵,良久才答道:「你小子倒是很聰明,我答應了。」

「這……」一旁的陳樂頓時啞口無言,他還一句話沒說呢,萬一這小子到時候敗壞自己名聲可如何是好?

……

確定好盛宴的事宜后,林亓和陳樂駕車離開了酒樓。

「哥,為什麼要答應他們?」風夢宛有些不解的問道,要是這次做砸了,那可是等於得罪了他們,這種買賣怎麼算都不划算。

「沒事,我心裡有數。」莫塵擺擺手,讓風夢宛別擔心。

其實經過今天的開業,他也發現了問題,必須儘快招聘點服務員了,不然還真的忙不過來。

如果到時候資金充足就可以擴大酒樓規模,畢竟真想賺錢,單靠一間酒樓是遠遠不夠的。

早上的時候泡麵的木碗已經送過來了,現在只需要包裝和銷售就成了,就是紫菱辣椒有些不夠用了,讓風夢宛和莫大牛去采他又不放心,只能硬著頭皮自己去。 秀氣大陸,歷6440年10月10日。

天陽城今天發生了一件大事,震驚了東城區的民眾。

風氏酒樓今天推出一款名為泡麵的食物,可以解決在外工作,風餐露宿之人用餐難題,隨時隨地只需一碗熱水就能吃到麵條。

但這也只是他們打的廣告,具體如何還沒有知道。

因為之前的麻辣燙和昨天,天陽雙絕帶來的名氣效果,導致今天不少人來圍觀傳聞中的泡麵究竟是如何。

上午,時間剛過巳時,天上烈日已經照耀滿了整個天陽城。

風氏酒樓門外擺著一張長長的木桌,而一排的木碗整齊的排列在桌子上。

隨著圍觀的人越來越多,正坐在一旁翹著二郎腿的莫塵覺得差不多了,直接起身回過頭朝酒樓內喊了一句:「夢宛,把燒開的熱水拿出來。」

「老闆,你這所謂泡麵會不會賣的很貴啊?」

人群中一位山羊鬍子的光頭男子走近來問了一聲,因為之前的麻辣燙和昨天的菜品動賣的挺貴的。

「貴,自然有貴的道理。」莫塵輕笑了一聲,他的東西可不是路邊攤那種便宜貨。

因為不敢讓莫大牛出來,只好風夢宛一個人提著一大木捅燒開的熱水,放在了莫塵面前。

「哥,以後這種吃力的事還是你自己做吧,我可沒那麼大力氣。」風夢宛甩動了下胳膊,雖然距離不遠,可卻非常的重。

「知道啦」,莫塵寵溺的摸了一下她的腦袋,然後直接提起了木桶中的熱水開始往桌上的木碗中一個個注入熱水。

圍觀的眾人都一臉好奇的盯著桌上已經開始散發著氣霧的木碗,這個風天並沒有傳聞中那個紈絝子弟的樣子,莫不是輸光了家產性格轉變了?

「諸位,今天是泡麵推出的第一天,所以免費試吃,然後你們再決定買與不買。」

當五十個木碗全部注入開水后,莫塵回過頭朝人群中喊了一句,道理跟麻辣燙一樣,先得讓他們嘗點甜頭再賺他們的錢。

眾人聽到可以免費吃,立馬開始摩拳擦掌起來,眼睛直勾勾點盯著桌上所謂的泡麵,因為圍觀的人數已經達到零數百人,而泡麵又只有五十碗,讓場面顯得有些擁擠。

「老大,要不要我上去搶他幾碗?」

人群中一位身材矮小,且有些肥胖的長臉男子,輕聲的對著自己身後的人說道。

「不急,再等等。」

說話的是一個身著黑色長袍,低著臉,但認真觀察卻發現臉上有著一道刀疤,皮膚黝黑,正背著雙手,眼神凌厲的看著酒樓外的莫塵。

早就聽說風氏酒樓的麻辣燙味道一絕,無奈價格太貴,聽說今天推出新產品特意過來撈倆把。

眾人的目光都被莫塵那邊吸引,沒有人注意到這個黑袍人,或許有人看見正臉就會驚呼甚至逃離。

因為此人正是天陽城中有名的惡霸「李茂」,經常活動在這些貧民區,天天想方設法的訛取老百姓的錢財,可以說是人人懼之。

等待了數分鐘后,木碗中開始飄出來陣陣香味,引得圍觀人群中居然開始蠢蠢欲動。

「讓開!」

躁動的人群中走出來剛才那個身材矮小的男子,直接大搖大擺的走到了擺滿木碗的桌前,抬頭看了眼莫塵,有些不屑道,「我們茂哥今天心情好,想嘗嘗你的泡麵。」

話落便伸手去拿起桌上泡麵,而且一拿就是三碗。

莫塵眼神一凝,這是來搞事的?自己還沒同意呢就轉身想離開,太不把自己當回事了吧?

「哥,他好像是李茂的手下…我們還是不要去招惹的好。」風夢宛走到莫塵耳邊細聲點說了一句。

莫塵無奈的搖搖頭,李茂他自然聽過,只是沒想到居然連這些個小痞子都欺負到自己手上來了,泡麵收小,但若今天日他們拿走了,就好顯得自己好欺負,以後麻煩更多。

「喂!」

拿著木碗剛揍幾步就被莫塵叫停下來。

「你有意見?」那名男子回過頭,皺眉的看著莫塵,低聲問道。

「呵呵,意見倒是沒有,只不過…看你那麼胖,走路想必辛苦,不如我送你一程如何?」

莫塵嘴角勾起一抹笑容,慢慢走上前來,有些趣味的看著他。

正當眾人想看莫塵怎麼解決這件事的時候,令所有人意外的事情發生了。

只聽見「砰」的一聲,莫塵一拳直接把他連著木碗擊飛在了十幾米遠點地板上,口吐白沫,不省人事。

李茂在人群中見此,拳頭緊握,但卻沒有出聲,好像什麼都沒有發生一般,此人一拳把讓打非十幾米,難道是修鍊秀氣的人?如果自己衝動肯定是這樣一個下場。

既然明的不行,那就來陰的,李茂沒有去管躺在地上的小弟,而且低下頭開始慢慢退出圍觀的人群。

啪啪啪!

一陣鼓掌聲響起,眾人皆為莫塵鼓掌,這個李茂天天帶著手下無惡不作,今天她小弟讓人打了,最實讓人痛快。

「所有人排好隊,泡麵數量有限,沒有吃到的只能自行購買。」

莫塵高聲喊了一句,畢竟自己不是慈善家,能送出去五十碗面就已經是極限了。

本來躁動的人群,看見莫塵一拳打飛一個人紅都規矩了不少,按順序排好隊,開始試吃泡麵。

……

「這…」

第一個試吃的是隔壁幾條街的布莊老闆,剛吸進去泡麵第一口就啞的說不出話來,這個面很常見,但真正美味的是這面中加入的輔料。

湯汁極其鮮美,麵條很有筋道,著主要的是裡面摻合著一種他們從未吃過的調料。

「老闆,這面賣多少錢一碗?」

緩過神來的布莊老闆立馬問了一句,如果價格便宜,他可要大批量購買放在家裡慢慢吃。

「這個…稍後我會公布。」莫塵環視了一下其他試吃的食客,看錶情似乎都很滿意,但他們全部吃完再公布價格。

見前面的人吃的如此之香,泡麵更是一碗一碗的減少,後面還在排隊點讓心中都萬分焦急,生怕排道自己的時候就沒有了。 「小風啊,許久不見了。」

莫塵一邊觀察食客,而意識中則看著自己經驗值和任務進度,聽見身後傳來一句有些凝重的聲音。

「原來是李老,確實許久不見,不知身體近來可好?」

見說話的是一位神態自若,滿面油光,年近花甲的人,正一臉笑呵呵的看著莫塵。

莫塵倒也客氣的回了一句,但記憶中早就把這個人的記憶翻了出去,這個人叫「李馬」,是風天父親的舊友,雖然看上去一臉和藹可親。

但是誰都明白他是一個老奸巨猾的人,風天的父親也是因為李馬是隔壁街開酒樓的才認識,雖然莫塵不想和他有交集。

但起碼人家是長輩,只能裝出一臉和善的表情來跟他說話。

「今日李老是過來我酒樓捧捧場的么?」莫塵微笑的問了一句。

李馬擺了擺布滿皺褶的手,依然樂呵呵的說道,「只是聽說小風最近在做一款麻辣燙的食物,味道甚美,不知其中的配料是如何搭配的?」

話語間,李馬混濁的雙眼閃過絲異動,似乎急切的想等待莫塵的回答。

原來是因為麻辣燙的事情,莫塵回頭看了下那些試吃泡麵的食客都差不多快吃完了,不能跟這個老傢伙耗下去。

「是這樣的,配料我爺爺留下的,現在也已經用完了,你看我不是也沒有繼續賣麻辣燙了。」

本以為這個李馬會知難而退,沒想到卻聽到他繼續說道:「原來如此,那這個所謂泡麵的調料不知小風能否割愛?」

莫塵聽到這裡,僵硬的臉上勉強露出一絲微笑,心中怒罵著這個老傢伙的臉皮比牛皮還厚吧?

就因為跟風天的父親認識,現在就獅子大開口,直接跟自己要這個要那個的配方,莫不是自己酒樓生意不好,開不下去了?

但是現在人多也不好當面拒絕,既然這個老傢伙不要臉那到時候就給他個,讓他長教訓的配方,開口道:「李老,你看我現在忙,不如你下午過來好不,我一定把配方給你。」

李馬聽到莫塵答應,臉上立馬喜笑顏開的,自己酒樓最近幾個月生意都是賠錢在做,要是沒有點新才吸引顧客,就得關門大吉了。

「那就這樣說定了哈,下午我過來找你。」李馬連忙握住了莫塵的我,一直朝他點頭。

……

把李馬弄走以後,莫塵看了下試吃的泡麵基本全部沒了,但是後面還有一大堆排隊的沒有吃到,人群瞬間有些不安分起來。

「諸位,今天都試吃環節已經結束,下面我們進行泡麵的售賣,如果想要購買的請排好隊。」莫塵清了清嗓子,高聲的朝人群中喊了一句。

「喂,那個泡麵好不好吃?」

「泡麵是什麼味道?」

……

人群中那些沒有吃上泡麵的人,瞬間圍住了已經試吃完的人,逼問著他們味道如何,但得到的回答都是「非常美味」「第一次吃這種食物」「必須買」這些回答。

讓風夢宛把吃完的泡麵木碗動收拾了進去后,莫塵開始叫了幾個臨時工人從店鋪內搬出來一大堆的木碗,但是卻跟試吃時候的木碗有些不同,因為什麼貼了一張紙。

「本店今天一共推出倆種口味的泡麵,大家可以根據自己的口味購買。」

莫塵拿起其中一個木碗,指了下上面貼點的紙,寫著「板藍根泡麵」五個字。

「第一個泡麵就是剛才大家試吃的泡麵,名為板藍根泡麵,售價為100銅幣。」

眾人聽到價格后,剛才還想買的,紛紛猶豫了,這未免也太貴了吧?一碗面居然要一百銅幣。

莫塵沒有理這些嘈雜聲,而是繼續拿起另外一個木碗的泡麵,高聲道:「這個是板藍根泡麵的升級版,魚腐板藍根泡麵。」

「二者有什麼不同么?」

立馬有人提出來一個問題,畢竟他們不曉得魚腐是何物。

莫塵直接躍身跳到了身後的桌子上,然後把木碗的蓋子打開,居高而下展示給下面的人看。

「魚腐乃本人發明的最新款產品,加入熱水即刻和板藍根泡麵一起食用,因為魚肉乃是補精壯腎之物,再加上本人的秘制配料,所以房事前來一碗魚腐板藍根泡麵,那自然……」

說道這裡莫塵不由的嘴角勾起一抹邪笑,下面的他們自然懂得,其實魚肉確有補精的作用,但是沒有自己說的那麼誇張。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