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幫兔崽子!肯定是馬特乾的!我非宰了他不可!媽媽!你坐好!」安若心馬上端坐在手動操作台的準備與他們開戰。

「你是不是看了不該看的東西?」佩拉端坐在哪裡,面色平靜的發問起來!

「好了媽媽!是的!他們在這裡製造大行星!」

「什麼意思?」

「媽媽!現在沒時間解釋了!我必須把眼前這幫兔崽子解決了!」

安若心剛想找到自己的發射裝置,卻見那些個機器兵的身後忽現出七架飛行戰船,那幾個機器兵立刻分別被這幾架戰鬥機吸入駕駛艙。現在安若心的飛船因為需要調整航道,被迫停在一群小行星和七架戰鬥型飛船中間,真好比是落井青蛙,四面楚歌。

可是銀河系的類人族有一種說法:『鳳凰家族的女人是喜歡在逆境中成長的女性,因此不要輕易激怒她們。』果然安若心被眼前的被動局面激怒了,心有不甘的她決定殺出一條血路。只見她噼里啪啦的在操作台上指揮,想把飛船操控為隱形。

「不要慌!」佩拉合上自己失明的雙目:「先發制人固然重要,但來者不明的情況下自亂陣腳,會給敵人禦敵的思路。」

安若心抬起頭觀察屏幕上顯示的敵人陣況,只見那七架戰機,忽高忽低的居然排出大雁展翅的陣型。

「媽媽!一定是馬特!來犯七架戰機,排出了雁南飛到陣型!」

「噢?」佩拉皮笑肉不笑的冷笑了一下:「太空戰72陣法!太過時了!」

「媽媽!如何破陣?」

「雁南飛是最簡單的排陣,主要用於防禦。一字排開的飛機同時向你射擊,兩翼的戰機忽高忽低使子彈射擊面忽上忽下!有效的打擊方法是快速衝到中心點位,繞中心點位打擊,只要你速度夠快!他們還沒反應過來,可以誘使他們自我射擊!」

「明白!」

安若心屏住呼吸,左手拉起飛行把,右手操控起射擊桿,停在這瀰漫殺氣的空間。而與此同時,那七架飛機也懸停在半空中,像是判斷來者的身份。

「來吧!他們要開始了!」安若心雙目圓睜,慢慢摁下飛行把。

果然,在寂靜了幾秒后,那七架戰機突然同時發射出速度極快的火紅炮彈,緊接著七架戰機又開始忽高忽低的上下遄動。

「我來了,你們這群送死的雜種!

安若心的飛船以比劍快兩倍不止的速度,飛衝到7架戰機中間,一邊繞著中間的戰機射擊,一邊躲閃著兩邊的夾擊。

「夾路相逢勇者勝!」

她邊喊,邊咬牙切齒的射擊著掠過眼前的一個個目標。中間的戰機不堪她的窮追猛打,首先掛了;翅膀上的兩架被自己同胞的子彈射中,也碎裂在太空中。還只剩下四架與她周旋。

就在此時,凌亂的宇宙邊際出現一架閃著金光的宇航戰機。它電閃雷鳴般的划進這一團混亂場景里。這架飛船四面炮機,沒兩下就擊落了另外四艘正在酣戰的戰機。

安若心回過神來,觀察停飛在自己屏幕前的圓形戰機:金色罩板、褐色天窗、飛船下若隱若現方形的可旋轉的射擊槍口。顯示屏也傳來了人像信號——挪約。

「挪約!媽媽!是挪約救了我們!」

「恩?」

挪約面色焦急的關心:「若心!你們…..你們沒事吧!剛才有人報我說你們的飛船變了航道,往木星方向飛去了,我嚇壞了!你們沒事吧!」

「我們沒事!」安若心有點感動的,眼睛里噙出淚花。

「姑媽!也沒事吧!」

「我沒事!」佩拉嘴上這麼說,心裡卻嘀咕:『他不會一直在跟著我們吧?』

「若心!你們沒事就好!我護送你們回去!」 莉莉呼啦啦的帶著一群人來到野狼的實驗室。

林羽和小豆子還在為那個機器人的肘關節爭論。突然聽見門外野狼『啊啊啊』的大叫,但聲音充滿欣喜,像是見到老朋友。

「有人來了!」林羽和小豆子慌忙把機器人拾掇起來。

小豆子急急忙忙地把機器人抬進衣櫃。等到林羽把門拉開,卻眼見野狼撲到火姥姥的懷裡,滿眼的依戀。

「瞧瞧!野狼都瘦成這樣了!你們怎麼照顧他的?」火姥姥用雙手捧起野狼的臉,左看看右瞧瞧,砸吧著嘴巴埋怨道。

「這是丘斯特的事,你問他!」林羽老不耐煩的回答:「你怎麼回來了?來也不打聲招呼!」

「我怎麼就?…..」火姥姥剛要端火,被莉莉勸住。

美麗的莉莉,哄孩子似的走近林羽,輕聲說道:「姥姥給您帶來一樣好東西!」

「她能給我帶什麼好東西?切!」林羽仍然一臉不屑的反問.

「瞧!」莉莉從自己的衣兜里掏出那根銀針,在老頭子的眼前晃晃。

林羽起先並不在意,心想『不就跟針嗎?有啥好顯擺的?』但而後轉念又一想『不對?如果是她做的,那一定有特殊的用途!』於是開始沉下心心來回憶。

「您不記得了嗎?若心和您私下設計的機器蟲不是還缺一條脊椎?您忘了嗎?」

火姥姥大驚:「這不是子彈?這是?」

「什麼?子彈?」林羽還身在雲里霧裡,猛然間他似乎想起了什麼,大叫:「哎呀!原來是這樣!」。

林羽用自己的雙手拍著自己的腦門,哈哈大笑起來:「快把它給我!我明白了!」

「明白什麼?」火姥姥還是大惑不解。

林羽卻沒有絲毫懷疑的從自己的脖頸根部掏出一根長長的項鏈,項鏈的墜子是一隻半個手掌大小的瓢蟲狀機器蟲。他將這個寶貝放在桌上,打開瓢蟲的機器外殼,將火姥姥的細針安插進了蟲子的體內,不一會兒,可愛的小蟲子居然在桌面惴惴不安起來,如同死而復生。只是它的嘴巴依舊連著一根項鏈,無法掙脫。

「好孩子!爸爸在這裡!」 眷戀調皮妻 林羽突然從他的嘴巴上抽下項鏈,掛在自己的脖頸上,小蟲子像是認出了自己的親人,飛停在他的肩頭。

「太棒了!」莉莉打了一個響指。

「我還不太明白!」火姥姥不明就裡的請莉莉解釋。

林羽攤出手掌,下命令道:「瓢蟲一一,來!」那隻小機器蟲便乖乖的飛到他的手掌心。

林羽『呵呵』笑著,帶著瓢蟲來到實驗室的桌前,又將掛在脖子上的項鏈的搭扣解開,分別安插在一個特殊的帶孔的方形屏幕顯示器兩側,如同胸口懸挂一台手機一般,咧嘴笑著轉頭問在場的人:「我們去其他人辦公室瞧瞧!」

許多人都面面相覷,個個摸不著頭腦。只有莉莉使勁的點頭叫好、楊智輕輕地點點頭。

林羽又發出命令:「瓢蟲一一,天師的辦公室。」

這隻小瓢蟲扇動著自己的機器翅膀,悄無聲息的飛向天師的辦公室。實驗室里,眾人都圍在林羽身後,觀察他胸前的顯示器。

機器蟲很聰明,沿著實驗室不高的走廊屋頂慢慢飛行。當它飛到天師的辦公室門前,就見一扇上下開合的鐵制門,把天師的辦公室封閉的連光都找不到縫隙。機器蟲小心翼翼的扒在門縫上,似乎想找到可以進屋的暗道。

「瓢蟲一一,鑽進去!」

林羽只是對著手裡的顯示屏口頭傳令,瓢蟲一一就接受到信號,對著門縫突然從嘴裡吐出細尖細尖的針頭,開始在門上里鑽洞。火姥姥研製的帶磁熱的針尖,居然沒花很長時間就把這厚實的鐵制大門鑽出一個小洞。瓢蟲一一歡天喜地的鑽飛進洞里,就好像孫悟空變身一樣,停飛在天師的桌子上。

桌子上一堆狼藉,天師不在辦公室。

「你這個蟲子也大了點,要是它再飛低一點,別人肉眼都能馬上發現它!」火姥姥喜歡挑林羽的刺。

「你的針要在小一點,你的問題就不是問題!」

「居然怪我的針?」

「只要功夫深,鐵杵磨成針!」瑪婭想開兩位前輩的玩笑。

「這不是深不深的問題!」林羽冷笑一下:「是真不真的問題!」

火姥姥果然被激怒了,大叫起來:「死老頭子!你居然還敢懷疑我的能力?我跟了你一輩子了?你還看不起我?」

莉莉和瑪婭連忙雙雙上前勸解:「別鬧了!」「怎麼一見面就又吵上了呢?」「好啦!好啦!」

火姥姥居然給逼急了,一屁股坐在地上嚎了起來:「你們都知道,我這隻眼睛就是被他瞎折騰的什麼激光彈給閃瞎的!我們那可憐的兒子!哎呦呦!我的心肝寶貝喲……」

楊智見林羽又一臉不屑的坐在自己的桌子前,雙手抱著腦袋,想避聽這翻怨婦之語,馬上用自己的胳膊肘捅捅他:「快哄哄你老婆!她這個樣子太丟人了!你不嫌丟人啊!」

男人最大的命脈——臉面,果然林羽馬上站起身子,紅著臉叫道:「你別鬧啦!我相信你,好啦!你覺得你能!一個星期夠不?你一個星期能把僅有1厘米的磁力針研製出來嗎?你要是能研製出來,我就把若心留存在我這裡的圖稿都拿給你看!」

這話音剛落,坐在地面上的火姥姥突然不哭也不鬧了,居然在眾目睽睽之下,扶著自己的老腰,在瑪婭的攙扶下,從地面爬起,一邊摸著眼淚,一邊哽咽著說:「你說的,你說話可要算數!」

「算數!算數!」

火姥姥從自己的耳朵上取下一根僅一厘米都不到的塞耳針,輕輕的放在林羽面前的桌面上:「若心給我圖紙的時候我還在想,她為什麼要做這麼大的子彈針?現在我明白了,不是我針做大了,是你的蟲子做大了!」

「嗨!你這個死老婆子!」

「說話算數啊!」火姥姥一臉傲嬌

「算我倒霉!」林羽咬牙切齒道……

正當兩個老冤家互掐的時候,莉莉悄悄走近楊智,低聲耳語:「機器蟲已經快完成了!依照原先和燧顏定下的計劃,應該把它放飛到月球,現在還按原計劃執行嗎?」

「看來計劃要變變!」

「你想用它試試那些龐然大物?」

「此時和亞來鬧翻不合適。再說我媽媽正在準備組織一支探測隊去火星偵查,我怕冒然前去會有閃失,不如正好藉此機會試試機器蟲的手腳。」

「你就不擔心若心嗎?」

莉莉斜著眼睛看著楊智,好像是希望用自己的一句話就能把話題轉換到另外一件事情上面。楊智嘆了一口氣道:「怎麼可能不擔心?可是我相信亞來不會傷害若心。現在若心的處境應該還是安全的,因為我們和亞來可能會共同面臨另外一個,一群更強大、更可怕的敵人!」

「若心留下的圖稿不多吧?除了火姥姥、小豆子、你、我還是林羽手上有幾份外,其他人看樣子真的對圖紙沒有概念。其實此時此刻,我還真是覺得我們需要她!」莉莉也隨之附和起來……

強制軍婚 安若心和自己母親佩拉在挪約的護送下,一路越過了火星軌道。

挪約將自己的金色戰機停泊在空中,跟安若心作別:「若心!一路走好!我們就此別過了!」

安若心回頭望望已經閉上眼睛的佩拉,轉過頭對著屏目也和挪約作別:「再見!」

挪約朝她微微一笑,切斷了聯繫,飛船瞬間離開了安若心飛船可以偵察的範圍。

『他怎麼頭也不回的就走了?』安若心心下疑惑起來:『難道躲起來觀察我們的動靜?』

「他走遠了沒?」佩拉卻突然張開失明的雙目,像是看見遠去的挪約一般,尋問起目前的處境。

「他走遠了,好像吧?!」

「好像?你該不會是懷疑他還在附近觀察你,對你有所留戀吧?」

「媽媽!」

安若心的臉一下就紅了,可惜佩拉看不見。

「我不是很喜他,他和我們不是一路人!」佩拉開始苦口婆心起來:「我對自己不是很了解的人,一時半會兒不會產生什麼好感或厭惡。但是挪約,我能明顯感覺出來,他和我們不一樣,不是我們這個世界的生物。」

「媽媽!挪約哥哥也是有難言之隱,我能體會的到。」

「誰沒有難言之隱?笑話!這天底下心揣苦水的人還少嗎?但心揣苦水也不能讓你失去自己心中那根定海神針,這針也許是信仰!也是愛情!也許是親情!更或者是責任!挪約?哼!我即看不出他信什麼?也不覺得他愛什麼?他對依索有親情,可也有限?或許他只對他自己那種高高在上的權利慾望有責任感吧!」

「媽媽,您才和他見過這一次!」

「一次就夠了!」

佩拉突然大聲責備起來:「你什麼時候才可以學學燧顏?媽媽不是偏袒別人家的孩子!燧顏雖然帶著你們幾個小兔崽子跟著亞來對著干,鬧的天上地下都不安寧,可他對地球的忠心,大家心裡都清楚。怪不得銀河系的人都說燧氏出自星主家族,天生就高不可攀。你怎麼除了跟他學著瞎起鬨,其他什麼都沒領悟到呢?」 依索趁著挪約不在,讓在場陪同的所有人都各自散去,卻囑咐塞西亞留下。

塞西亞一臉無所畏懼的留在平房內,看見磁力桌面上一盤未動幾塊的餅乾盤子,便用自己纖細的手指撥弄堆在一起的餅乾,順便用餘光掃視了一下其它盤子里的剩菜:『真是客敬主謙啊!看來談話沒啥進展!老將軍和洛寧怕是要失望了!』她正在思索之間,門外路過兩個機器兵,一個機器兵向另一個機器兵命令道:「快去把第五道門打開!王子要去追若心公主的戰機!」

『看來老將軍他們已經有所準備了!』塞西亞見兩個機器兵沒發現自己,躲在門檻邊捕捉到可靠的信息之後得出驚人的結論。

當塞西亞還想悄悄追跟出去,進一步探聽消息時,依索柔軟卻有力的玉掌卻一把扯住她的胳膊,拚命的把她拉扯回屋內:「你這個死不要臉的東西,你給我進來!」依索如同見到搶走自己老公的潑婦,邊走邊罵,隨後一把把塞西亞推到在地。

塞西亞被她這麼一推,頭髮凌亂散落在臉,慌忙用手梳理起來:「您現在還有時間收拾我?您兒子都追出去了!您還有空教訓我?」

「我先收拾了你這個賤貨!你把米沙拐到哪裡去了?」

「哼!」塞西亞不屑的從地上爬救起來,拍拍自己被擠壓出褶皺的衣服:「說實話!您還真應該好好謝謝我?」

「謝你?你叫我拿什麼謝你?」依索又忍不住放手來扇塞西亞,卻被塞西亞一把捉擒住。

塞西亞滿臉傲嬌,像是得了天大功勞:「那個臭*要我殺了米沙!您還不明白嗎?」

一聽此言,依索如同挨了當頭霹靂,整個身子哆嗦了一下,慢慢松塌下自己的手臂。

塞西亞依舊不依不饒:「知道嗎?你應該感謝我,我自然不會殺了米沙,我只不過燒了他所有的記憶,讓他在地球上無憂無慮的生活!這不是你正想要的嗎?!」

「你這個狐狸精!我…..」依索的心被揪痛起來,想到自己小兒子生死不明,她哭喪著臉,氣的又要襲擊塞西亞,兩個女人瞬間撕打在一起。

塞西亞一邊回擊反抗,一邊破口大罵:「你是個沒出息的娘…..你兒子被那個妖精控制住了!…….整天為非作歹!……你卻束手無策……你要是有本事…..有本事……有本事就告訴你姐姐……挪約…..挪約已經有老婆了!」

「啊!」依索倒吸一口涼氣,像是被重重挨了一拳,一屁股坐在地上:「你恨她?」

「我是恨她!只不過我和她都太了解挪約了!…….挪約不過把那些心地單純女孩的靈魂當成了可以四處炫耀的獵物!」

塞西亞也累坐在地上:「想想您曾經多麼善良的媳婦……最後的……結果呢?……真可憐她肚子里的孩子……您兒子六親不認起來……還真讓人汗顏!」

「她也……她也把你……也當成了那種……好騙……好欺負女人嗎?」依索喘著粗氣問。

「她才不會不這想!」

塞西亞咽了一口吐沫芯子:「她現在沒辦法和挪約翻臉…….因為她需要挪約幫她掃平地球…….拿到她想要的東西……所以說什麼她都會守住這個現狀……為了她…..以及她生的兩個沒有進化能力的孽種……為了洛依德家族在仙女系聯盟軍中的地位…….你以為她甘願做這種沒出息的老婆嗎?」

塞西亞一口氣把所有的罪惡都曆數了個遍。可早就目空一切的依索依然忍不住坐在地上抽搭起來:「他已經失去了一個所愛,不能再失去一個。」

「我呸!」

塞西亞一口塗抹吐在地上,上前抓住依索的胳膊:「真不知羞!什麼愛不愛的!真是瘮人!如果這種感情足夠美好,他或者她就都不會輕易背叛!如果她足夠大度,他足夠大氣,這個妖精也就不會使勁手段去殘害別人!只不過您心裡清楚的很,我要的是什麼!」

「你不要傷害我的兒子!」依索自知罪孽深重說:「我兒子他是真心喜歡你。」

「就是他對我越真心!我的處境就越危險!」

塞西亞見依索還是沒有轉過彎來:「她現在隱忍不發,不就等待時機來收拾我,至我於死地嗎?您就不能替我想想?!」

這一下依索不再言語,塞西亞上前一把抱著她的肩,想把她搖醒:「您清醒一點,她想利用我去殺米沙。我若殺了,就是對您的不忠,她就會利用您來殺我;我若不殺,就是對挪約的不忠,她就會趁機利用挪約來滅我;您還不明白嗎?她不是我們的同類,她對我們沒有同情心。 萌妻送上門 我把米沙的記憶給燒了,他在地球上,他至少是安全和自由的,這是他的定位器,您還可以找到他,我們現在必須考慮考慮下一步該怎麼辦?」

「下一步!啊!對!下一步!下一步!」依索這下清醒的意識到塞西亞果然是和自己拴在一根繩上,而自己那可怕的外星媳婦才是自己最大的敵人。她心裡盤算了半天,突然想起剛才塞西亞的話,馬上回頭問塞西亞:「難道是那個臭*指使挪約去追若心的嗎?是那個死不要臉的女人指使的?……」

「聽說人是她讓挪約去請的,估計之前她就打聽過對方的底細了!」

「亞來!……亞來把若心關的時間太久了!」這下依索開始從心底里埋怨起亞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