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我來吧。」

溜進廚房裡的東西也不知道是什麼,如果是攻擊性很強的生物的話,毫無防備的她們三個可就有危險了。

由於家裡的小丫頭們出入超次元空間太過於頻繁,有時候就會導致「門」沒辦法關上,這時候有些傢伙就會趁機偷偷跑出來了。雖然說其中大部分都屬於比較溫順的類型,但極少數時候也會出現喜歡襲擊人的猛獸的。

鬼人正邪幾個也想要跟過來,我擺擺手,讓她們呆在了原地。

凝神屏氣,我將腳步放到了最輕,慢吞吞地朝廚房入口走了過去。

四周圍驀然安靜了下來,唯一剩下的只有廚房裡那種「咔嚓咔嚓」的聲音。

氣氛頓時莫名的變得有些古怪了起來。

受此影響,女孩們也都感到有點緊張了,忍不住連吞了幾把口水。心臟的跳動速度逐漸加快,即使用手按住了胸口,也沒能令它平靜得下來。

還有三米,兩米,一米……

可以看得見廚房裡的大概情況了。

就在這個時候,原本清晰可惡的怪響忽然消失了。

「嗯,被發現了嗎?」

來不及多想, 修仙我靠集五福

然而,意想不到的是,對方的速度竟然比我還要快。

只見到一道灰色的影子彷如閃電般從廚房中飛出,一個拐彎,轉而撲向了深彌米克三人,瞬間就從她們身邊經過了。在大家看清楚那到底是什麼東西前,它就已經消失在走廊的盡頭了。


它的速度是如此之快,狂奔時所產生的強大氣流,差點將女孩們的裙子都卷了起來。

「嗚哇,討厭啦!」

深彌米克、路娜查爾德和斯特紗菲婭驚叫著,面紅耳赤的壓住了自己的裙子。

真是一股下流的風呢!竟然專門往短裙裡面鑽。

英雄聯盟之英雄的信仰 剛才那個……是什麼?」

其他女孩發了半天呆,才反應過來。剛剛那東西跑得實在太快了,大家根本沒辦法看得清對方究竟是何物。

「不知道,不過應該不是人類的。」

看那依稀可見的外形,好像是某種動物。

「吶,我說,這不是你養的那隻小狗嗎?」

冥夢忽然開口向我問道,她似乎是除我之外唯一一個看明白那是什麼東西的人。

「不是狗,是狼才對。」

我嚴肅的糾正了她的口誤,真是的,為何大家總是把今泉影狼看作是狗的呢?

「有什麼區別,反正都同樣是寵物。」

說到這個冥夢就忍不住有些想笑,身為一隻妖怪,卻被別人像寵物那般餵養,實在太丟臉了啊!

自己可不會成為像她那樣的人的。

「只不過,她最近似乎也不怎麼聽你的話了呢!這次竟然見到你就跑了。」

說到這裡,少女就莫名的感到十分開心。那隻可惡的狼妖,以前老是跟著東方遙,還不讓別人接近他,冥夢對此早就看不順眼了。這下子可好,不需要別人做什麼,她現在都自動遠離這個男人了啊!

「是啊,跟你差不多。」

我翻了個白眼,心中也好生奇怪。說實話,今泉影狼最近的行為的確相當古怪呢!也不像過去那樣,我去到哪裡她就跟到哪裡了,有時甚至會給我一種她在刻意的避開我的感覺。

也不是沒有懷疑過是不是她的記憶已經恢復了,然而叫蒼去看過,回來卻報告說完全沒發現有什麼異常。

對此我只能歸結於是她的叛逆期來了。


「胡說八道,我怎麼可能會跟她差不多的?」

居然把自己和那隻愚蠢的狼妖相提並論,冥夢小姐對此感到十分的憤慨。

這簡直是一種侮辱,作為世界上最古老的存在之一,她怎麼可能是一隻小小的妖怪能夠比得上的?

「嗯,也對,確實有不一樣的地方。」

我沉思了一下,發現自己確實說錯了一點。

「哪裡不一樣?」

雖然沒興趣,但冥夢姑且還是想要問一下。

「她的話,最多是不聽話而已,可你卻準備要我的命。」

兩者一相比較,高下立判。

後者無疑惡劣得多。

「嗯?」

這話怎麼聽起來怪怪的?

少女想了半響,最後面色一變。

「你的意思是說,她比我更加好嗎?」

簡直豈有此理。

不過,說起來,自從那隻笨狗來了之後,這個男人就很少會注意到自己了啊!他的身邊總是被那傢伙看著,想靠近都很難。

這也使得冥夢小姐的心情一直都不怎麼好。


那種感覺,就好像原本屬於自己的玩具,卻被別人搶走了。

實在沒辦法認同。

雖說自己現在已經不再像從前那樣,對這個男人擁有某種不知所謂的眷戀之情了,但是她依然絕對不允許那個本來屬於自己的位置,如今卻被其他傢伙佔據掉。

歸根究底,全都是這個軟弱的男人的錯,無論對誰都是那種來者不拒的態度,才會引來大家的誤會的。

「你這個可惡的花心男。」

「哈啊?」

我倒是糊塗了,這丫頭到底在說什麼呢?

越想越是惱火,想起自己來這裡的目的,少女不再猶豫,深呼吸,接著一個快步前沖,揮起拳頭就朝對方的胸口打了過去。

「啊!」

還真是說打就打呢!這個臭丫頭。

沒時間從容躲閃了,我下意識的將一直拿在手中的盆子翻過來,擋在了自己的心口。

「咚!」

來勢洶洶的直拳砸在上面,發出了一聲清脆的長鳴。

「嘶……」

女孩猛吸了一口冷氣,特製的合金容器果然不同凡響,那麼重的一記拳頭打上去了居然半點事也沒有。

不過,她的拳頭似乎並沒有金屬盆子那麼堅硬呢!

「嗚……」

冥夢抱著拳頭,一臉痛苦的慢慢蹲了下去。

真是個不幸的傢伙。

「你還好吧?」

這個……應該不能怪我的吧?最多只能說是一次意外。

「不……不用你假惺惺的裝好心。」

少女呲牙咧嘴的,用無比惱怒的目光瞪了我一眼。

剛才那一下似乎傷得不輕呢!

不過只能說是她自作自受了,誰叫她突然就朝我動手的。

「是是是。」

這可不是拿熱臉貼冷屁股的時候,既然她不要我多管閑事,那我也懶得理會了。

而且,我還有別的事等著去做呢!

「哇哦!!!」

望著眼前這幅不堪入目的景象,我一時竟無語了。

廚房彷彿是被野豬光顧過了一般。

櫥櫃和冰箱大大的敞開著,各種用具和食品被扔得滿地都是。牆角側靠著一個大盆子,估計剛才的巨響就是它發出的。吃的東西被糟蹋的尤為嚴重,放眼望去滿地都是些被咬了一兩口的水果或者肉類。

「太凄慘了。」

鬼人正邪幾人也被這一幕驚呆了,久久回不過神來。

「實在太過分啦!」

對於經歷過一段長久窮苦生活的她們而言,這種糟蹋食物的行為,實在是不可饒恕的罪過。

「怎麼可以做得出這種事情來的呢?」

雖然這裡並不是自己的家,但赤蠻奇仍然為此感到痛心。

「就是,太過分了。」

少名針妙丸也同樣非常生氣,她真的很想教育一下那個叫今泉影狼的小姑娘,什麼叫做珍惜食物。

不過那個傢伙估計是聽不懂的,她也沒有勇氣去接近對方。

有過被今泉影狼當做飛蟲襲擊的經歷,已經在小女孩的心中留下了不小的陰影。

女生們最終齊齊嘆息,難得有次一起參與制作蛋糕的機會,如今卻只留下痛心了啊!

沒有了原料,即便想做也做不出來了。

「唉聲嘆氣幹什麼,又不是已經沒有辦法了。」

食材之類的東西這裡多的是呢! 天才萌寶鬼醫娘親

瞄了一眼,發現被吃掉最多的好像是冰果,居然缺少一大半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