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書?讀什麼書?」,周老先生問道。

「說不準,要不今天跟我們一起去?」,李大江道。

「行呀,正好見識一下!」 簪花令 ,周老先生樂呵呵地道。

李大江領著周老先到李家坳小學,佔據一個視眼非常不錯的位置。

「老師,您看人擠人!」,李大江比劃下道。

「呵呵,看來李長青先生在你們谷陽縣人氣很旺呀!」,周老先生笑道。

聽眾們閑聊的時候,李長青背著韭菜到李家坳。

「凡君之所以安者何也?以其行理也。行理性於染當。故善為君者,勞於論人而佚於治官。不能為君者,傷形費神,愁心勞意;然國逾危,身逾辱。此六君者,非不重其國……」。

李長青將儒墨兩家有關環境對人影響的理論,與自己的觀點結合。

旁徵博引,融入在書聲里。

聽眾們跟著讀完后,深刻認識到環境對人的影響。

谷陽縣經濟水平比較落後,每年都有很多人去南方打工。

柳青壯志昂揚地跟著朋友們踏上南下的列車,打算自主創業,但身邊的朋友都不敢冒險,大部分選擇進入較為穩妥的廠里工作。 重生一二事 在朋友們的影響下,柳青喪失自己最初的想法,跟很多人一樣在廠里微薄的固定工資,做著機械性的重複工作,沒有任何激情、意外,正好有事回家一趟,跟著來朋友來李家坳湊熱鬧,聽完李長青的讀書聲后,握緊雙拳,重新拾起被周圍環境泯滅的初心,跳出桎梏去追尋自己的理想!

舒伶俐家在嶺下鄉,有一個兒子今年小學畢業,經常有小夥伴到家裡來喊兒子出去玩,平時在一起不是打架鬧事就是逃課上網,按照谷陽縣的升學制度,等到嶺下鄉中學后,兒子應該還跟他的幾個小夥伴在一個班,領悟李長青書聲中的道理后,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如果放任下去,兒子可能會跟小學一樣,繼續跟著他的小伙們打架鬧事、逃課上網,最後免不了被學校開除甚至進少管所的命運,所以舒伶俐決定咬咬牙將兒子送到谷陽縣私人學校,與以前的小夥伴們分隔開。

周老先生第一次到聽李長青的讀書聲,沉浸在其中,回想起許多以前的事,慢慢地睜開眼,驚嘆中帶著釋然對李大江道:「李長青先生的讀書聲真是厲害,連幾十年前的記憶都給我挖掘出來了!大江,你知道為什麼老師一直想來李家坳嗎?」

李大江茫然地望著周老先生,疑惑得搖搖頭。

「因為在那段最陰暗的日子裡,當我信仰崩塌躲在陰暗裡不在相信光明的時候,是你們的善良、天真感染了我,陪我度過那段艱難的時光,在那之後,每當遇到人生歧途的時候,都會對我有指導作用。」

康雍祕史之良妃 周老先生的目光彷彿陷入時光的長河,緩緩地說道。

「您傳授我的思想觀念,對我來說也是受益終生呢!」,李大江感激道。

每位聽眾或多或少都有收穫,李長青悄然回到鍾南山,思考著如何治療周老先生的病。 周老先生五臟衰竭,引發很多併發症。

各器官間相互影響,單一針對某個器官效果甚微,必須同時治療。

且周老先生的五臟六腑機能受損嚴重,普通補氣的藥方很難有作用。

想要在短時間內治好周老先的病,就必須用到靈草。

在鍾南山上的靈草中,韭菜補腎氣、月華草補肺氣、烈陽草補脾氣、血雞草補心氣、益母草補肝氣。

但李長青獲得的《神農本草經》中只有藥材的種植細節、功效、屬性等,沒有具體藥方。

如果沒有藥方,李長青必須自己根據藥材的屬性將幾種藥材融合在一起,來配製補益五臟六腑的藥劑。

且中藥講究君臣佐使,除五味主葯外需添加些藥材輔助,難度非常大。

一時間,李長青亦很難有眉目,自然地掏出厚厚的《難經》仔細翻閱。

將《難經》中的細節理解透徹,然後進入諸子百家遊戲。

回春堂前,琉璃匾額下。

墨色生香 「好孩子,你來啦!」

扁鵲鶴髮童顏,望著李長青慈祥地笑道。

「有點晚,好在勉強掌握《難經》,請您指教。」

李長青略帶歉意,恭敬地回答道。

「脈有損、至,何謂也?」,扁鵲撫摸著鬍鬚問道。

「至之脈,一呼再至曰平,三至曰離經,四至曰奪精,五至曰死,六至曰命絕。此至之脈也。何謂損?一呼一至曰離經,再呼一至曰奪精,三呼一至曰死,四呼一至曰命絕。此損之脈也。至脈從下上,損脈從上下也。」

李長青智珠在握,穩穩回答道。

兩人一問一答,李長青對《難經》的每個細節都有深刻的理解。

「不錯、不錯,你的醫術在技巧上已經爐火純青。」

扁鵲頻頻點頭,露出滿意的笑容。

「老師,在《湯頭歌》里記載著很多普通的藥方,可有關於靈草的藥方?」

李長青惦記著周老先生的病,思忖著問道。

「你應該讀過《神農本草經》,其實有一本《神農本草校注》與之相配,專門講解《神農百草經》中靈草的利用,今日且送與你吧!」

扁鵲呵呵一笑,從袖子里拿出一本書。

「謝謝老師!」,李長青謝道。

「等你種植出《神農本草經》里的草藥,就可以練習《神農本草校注》中的內容。」

扁鵲滿眼期許地對李長青說著,就像在看一顆幼苗茁壯成長。

「好的!」,李長青應答道。

辭別扁鵲,回到現實中。

李長青在草棚下讀著新得的《神農本草校注》,裡面有一味『五元益氣湯』。

將補益五髒的五種靈草,與三十五種普通藥草有機結合在一起,溫補五臟有奇效。

對於旁人而言,熬制『五元益氣湯』可能缺少五種補益五髒的靈草。

李長青將賣菜、賣靈草的錢都兌換成金幣,購買了大量的靈草種子,靈藥不缺,反而三十五種輔葯中缺少幾種。

諸如紅大戟、隔山消、白茅根等幾味普通藥店有賣,可新鮮的厚朴花、死亡時間在半個月內的馬陸、高山上的合歡花就必須自己上山,而鍾南山面積廣闊花草樹木眾多,且未經開發保護得很好,堪稱一座天然的葯庫。

李長青將葯鋤放在葯樓里,背上藥簍準備上山採藥。

「青娃……」

李大江在樹林外呼喊李長青,周舒桐在一旁好奇地打量著小樹林。

「二叔。」,李長青出現在小樹林外。

「舒桐說有事跟你商量,所以帶她來找你。」

「嗯。」

「大江叔,您有事就先去忙吧,等下我自己回去。」,周舒桐對李大江道。

「好咧,你們慢慢聊。」,李大江道。

「剛才爺爺回去就一直對你的讀書聲念念不忘,說什麼讀書如有神,是不是真的?」

等李大江離開后,周舒桐眨巴著大眼睛問道。

「讀書比較用心而已!」,李長青呵呵一笑道。

「你太謙虛了,我爺爺很少夸人的。對啦,你說三天後配製一副葯治我爺爺的病,現在怎麼樣呢?」

周舒桐明顯不信,笑嘻嘻地說道。

「缺幾味輔葯,正打算上山呢,但有件事得說清楚,我的葯很貴!」

李長青拉扯下背上的葯簍,平靜地對周舒桐道。

「很貴有多貴?」

「一葯百萬!」

「的確很貴,不過只要能治好我爺爺的病,再貴都值!」

周舒桐聽著略有有些意外,但頃刻就釋然。

「嗯,我上山採藥,你回去吧!」

「採藥嗎?我跟你一起去!」

「山上有豺狼虎豹,危險得很。」,李長青道。

「別唬我了,我早就聽大江叔說了,山上的狼都聽你的話!有你在,有什麼好怕的!」

周舒桐擺出副了如指掌的樣子,無所畏懼地說道。

李長青只好任由周舒桐跟著,循著一條小路上山。

鍾南山的第一峰,相對其他幾座山多幾分人氣。

第一峰跟第二峰間有座布滿石頭的峽谷,在兩壁上倒掛著雜草灌木,中間有一條小溪流過。

「嘩嘩啦啦……」

清澈的山泉撒歡前向,時不時有些水花濺在石頭上。

光滑的石面上長滿青苔,石頭拱在一起形成的夾角陰暗潮濕。

「風景很美,可採藥不應該上山的嗎?」,周舒桐疑惑地問道。

「葯可不止長在山上。」

李長青折下兩根樹枝,搬開腳下的一塊石頭。

「啊,這是什麼東西,好恐怖!」

周舒桐看到三四條密密麻麻長著長滿腿的蟲子,嚇得花容失色,躲到李長青身後。

「馬陸俗稱千腳蟲,身體有很多節,頭部有觸角,有輕微的毒性,可以入葯。」

李長青用樹枝夾起馬陸裝到塑料袋裡,面部沒有任何異樣,平靜地說道。

「好吧!」,周舒桐勉強接受,但還是不敢正視馬陸的樣子。

馬陸在山上很常見,但新鮮的厚朴花、高山上的合歡花就只能憑運氣在鍾南山上搜尋。

第二峰、第三峰,李長青都比較熟悉,直接根據厚朴花、合歡花的習性搜尋可能的地方,沒有任何收穫。

一陣山風吹來,夕陽西下,金色的餘暉灑在蒼鬱山林間。 空氣中攜帶著花香,沁人心脾。

周舒桐沐浴著金色陽光,張開雙臂臉上露出舒服的笑容,似乎欲將整片山林擁入懷抱,全身心融入鍾南山的晚景中。

李長青慣看鐘南的日出日落,此時依然覺得賞心悅目。

最美不過夕陽紅。

「該下山了!」

李長青從遠處收回目光,對沉浸在大自然中的周舒桐道。

「實在太美啦,可以幫我拍張照片再走嗎?」

風景如畫,周舒桐捨不得離開,雙手握著手機,可憐巴巴地望著李長青道。

「嗯!」,李長青道。

「謝謝!」

周舒桐興高采烈地解鎖手機屏幕,點開照相機交到李長青手中。

「準備……」

李長青將鏡頭對準周舒桐。

鏡頭中,周舒桐坐在一塊大石頭上,笑靨如花。

鍾南山外圍的小山丘都染上紅色的光芒,整個背景看上去非常唯美。

「咔!」,畫面在手機里定格。

「給!」,李長青將手機塞到周舒桐手裡。

「拍得很好嘛,怎麼不多拍幾張呢?」

「山路難行,現在已經很晚,不能再拖!」

「額,我們兩個自拍一張合照行不行,最後一張!」

「下次吧!」

在第四峰,山高路險,李長青不想再耽誤時間,委婉拒絕。

皇道金丹 「噢!」

周舒桐第一次品嘗到拒絕的滋味,嘟著嘴悶悶不樂地跟在李長青身後。

上山容易,下山難。

到第三峰的時候,天色暗下來。

「太陽下山,山裡的濕氣加重,路容易滑,小心摔倒!」,李長青叮囑道。

「小看人,你行我就行!」

周舒桐對李長青拒絕合影的事耿耿於懷,很不服氣地說道。

「行就好!」

「你、你、你……」,周舒桐語塞。

李長青也不理會,繼續前行。

到第一峰,可以見到後山。

「怎麼樣,不比你差吧!」

周舒桐經常運動,身體素質很好,翻過一座大山尚有餘力,得意地對李長青道。

「行百里者半九十,只有到終點才算完呢!」

「哎喲!」

李長青的話音剛落,周舒桐腳底泥土下滑,哀嚎一聲。

「扭到腳?」,李長青問道。

周舒桐羞紅著臉,點點頭。

「試試能不能站起來?」

「嘶……,好痛,可能傷到筋骨!」

周舒桐臉色慘白,冷汗淋漓。

李長青蹲下身子,握住周舒桐的腳後跟。

在周舒桐詫異的目光中,不聲不響地將周舒桐的鞋子脫掉。

腳踝紅中帶紫,腫得很大。

「沒有骨折,但有些淤血!」

李長青用大拇指、食指按在周舒桐的關節上,檢查后說道。

「有快點好的方法嗎?」

雖然現在比較開放,且李長青在視察傷勢,周舒桐倒很大方,望著李長青的眼睛道。

「有,可能會有點疼。」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