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問是葉星辰葉先生么?」那名女子沒有看松香惠子一眼,反而望向了沙發上的葉星辰,微笑著說道。

「你是誰?」葉星辰冷淡說道,他可是剛剛到達這裡,這個從來沒見過的女人就來找上自己,要說不懷疑那是絕對不可能的。

「葉先生,你不覺得讓一個女孩子站在門口說話是一個不禮貌的行為么?」那女子卻沒有回答葉星辰的問題,反而依舊笑盈盈的說道。

「可是這位陌生的小姐,難道你不覺得大清早的擾人清夢也是一件不道德的行為么?」葉星辰卻是怪笑了一聲。

「擾人清夢?是擾人春夢吧?」那女子的美眸卻是掃過了穿著暴露的松香惠子和只披著浴袍的葉星辰。

「當然,或許你來就是為了完成我那個未完成的春夢吧?」葉星辰臉上的冷漠神情已經消失的無影無蹤,取而代之的是玩邪的笑容,而他的身子至始至終,沒有動過一下。

「呵呵,葉先生還真是風趣,在下雷婷婷,青幫天損堂堂主雷損的獨生女!」那女子眼見葉星辰如此伶牙俐齒,呵呵笑了起來。

「雷損之女?你說是了是了么?」葉星辰錶嘴角一絲冷笑,可心裡卻是驚起了滔天巨浪,因為青幫入主靜海市的原因,葉星辰等人對青幫可是進行了深刻的研究,青幫原本是民間的一些苦難百姓為了生存而組成的一個漕運幫派,當時還有許多武林同道也加入了青幫,其中霹靂堂的雷門就是其中,也因此,雷門已經成為了青幫元老級的人物,在青幫的十二大元老之中,雷家的就佔有兩位,而三十六個堂口之中,天損堂,天威堂,天暴堂,三個堂口的堂主也正是雷家的人,這可絕對是青幫數一數二的大家族,可不是韋靈超這種暴發戶能夠比擬的,可現在,雷損的獨生女兒竟然找上了自己,這怎叫他不驚訝?

「呵呵,那葉先生要怎麼才能夠相信小女子呢?」雷婷婷卻是毫不在意的笑了笑。

「松香惠子!」葉星辰朝門口的松香惠子輕哼了一聲,只穿著一件粉色紗衣的松香惠子猛然一記手刀就朝門口的雷婷婷劈去,雷婷婷卻是輕笑了一聲,同樣以一記手刀劈向了松香惠子,速度更快,力道更猛。

松香惠子心中一驚,身影急速倒退,卻是順勢一腳踹出,雷婷婷淡淡笑了一句,身子卻是趁此機會朝前踏出一步,已經來到了房門內,還順便反手將門關上,這才雙手合於自己的胸前,擋下了松香惠子的一腳,卻感覺雙臂隱隱有些發麻。

「呵呵,力道還算不錯,可惜還是差太多了!」 我是光明神 雷婷婷口中淡淡笑道,化掌為拳,猛地朝松香惠子砸去,松香惠子嬌嗔一句,身影急速朝後退去,又是一記橫掃,直朝雷婷婷的空門踹去,速度比之剛才更快,更准,更狠。

雷婷婷原本掛在臉上的笑容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滿臉的凝重,原本她只認為松香惠子不過是葉星辰招來的小姐而已,哪裡想到身手竟然也如此了得,身體一邊朝左閃去,一邊化拳為爪,扣向松香惠子的小腿。

松香惠子眼見雷婷婷的反應如此迅速,出腳的速度更快,在虛空之中只能夠見到陣陣殘影,雷婷婷心中再次大驚,趕緊以雙手護住自己的胸口。

「轟隆!」一聲輕響,松香惠子的一腳重重的踹在雷婷婷的手臂之上,巨大的力道直讓雷婷婷的身體瞬間失去平衡,直直的朝後退去,而松香惠子卻是趁此機會,腳下步子一動,瞬間來到了雷婷婷的身前,手中的手刀就朝雷婷婷的腰勒斬去。

面對松香惠子如此狠辣的招式,原本抱著玩一玩的雷婷婷是徹底的憤怒了,還在後退的身形一個旋轉,以一個不可思議的角度懸空而起,狠狠的踹向松香惠子的頭部。

突奉異變,松香惠子臉色一變,趕緊以雙手護住頭部,轟隆,再一次傳來一聲輕響,松香惠子的身體朝後連連退去,雷婷婷哪裡肯就此罷休,身影忽閃,來到了松香惠子的身前,緊握雙拳,就朝松香惠子的小腹砸去,松香惠子再次抵擋,身影依舊不斷朝後退去,而雷婷婷出招越來越快,眨眼之間,下手越來越重,松香惠子整個人只有招架之勢,哪裡還有還手之力。

只是片刻的時間,局勢瞬間顛倒,看得葉星辰心裡連連讚歎,不過他並沒有出手的打算,依舊斜躺在沙發上,看著兩名絕艷的女子相互撕斗。

兩人的戰鬥越來越激勵,松香惠子儘管實力很強,但面對霹靂堂雷門雷損的獨生之女,實力上卻是差了一些,如今在雷婷婷全面認真的時候,根本不是對手。

這時,雷婷婷忽然一個虛晃,躲開了松香惠子的一記重拳,閃電般的揮出一拳,狠狠地砸在松香惠子的小腹上,松香惠子痛恨一聲,身子卻是朝後飛去,雷婷婷身影再一次奔出,彷彿一隻飛燕,敏捷異常,眨眼之間就追上了倒飛之中的松香惠子,狠狠的一記手刀劈出,就朝松香惠子的腰間劈去,要是被劈中,就算不死也鐵定落個半身殘疾的下場。

也就是在這個時候,雷婷婷忽然發現自己的眼前多了一把透亮的小刀,抬頭看去的時候,就見到葉星辰右手握著小刀,正架在自己的脖子之上,而左手卻挽著松香惠子那纖細的腰肢。

他……他是怎麼做到了?雷婷婷的心裡簡直掀起了滔天巨浪,剛才明明見到葉星辰還坐在沙發之上,可怎麼眨眼的功夫就到了自己的眼前,還以那把拇指粗細的小刀挾住了自己,這怎麼可能?

「你沒事吧?」葉星辰一刀止住了雷婷婷,卻是關心的朝懷中的松香惠子說道。

「沒……沒事,謝謝主人關心……」松香惠子本以為自己這次難逃一劫,卻沒想到葉星辰會出手救自己,而且還這麼關心的詢問自己的安慰,心裡竟是盪起了陣陣漣漪……

(今天網路一直不怎麼好,打不開伺服器,讓朋友幫忙上傳的,結果不知道他怎麼上床到哪兒去了~~~悶了~~弄得這麼晚才上傳,讓大家久等了,抱歉) 莫說她現在還是女奴的身份,就算是當初是菊花會會長山本村二的女兒的時候,也沒有任何人關心她,疼愛她,呵護她。她的母親是一名中國女人,是山本村二靠著自己手上的實力強搶的一名女子,在生下她之後就因為難產死去,而她在山本家族中也沒有任何的地位。

從懂事開始,就接受著嚴酷的訓練,在她七歲的時候,更是被送往中國,從此,陪伴她的除了孤獨之外還是孤獨,在她十二歲的時候,更是差點被她的養父強暴,也從那一刻起,她完成的自己人生的第一次殺人,從此之後,她的心逐漸的冰涼,也逐漸的麻木,逐漸的成為了山本村二身邊的一條忠實的機器人,直到後來為了完成任務來到了雲龍高中,認識了葉星辰等人。

最初的時候,她所做的一切都是在演戲,一切只為了取得葉星辰等人的信任而已,可隨著時間的推移,她發現自己和葉星辰等人在一起的時候竟然特別的快樂,是的快樂,那是一種從未有過的感覺,她很喜歡那樣的感覺。但長久以來的忠誠讓她不得不繼續自己的使命。

當後來菊花會不惜一切要殺掉葉星辰等人的時候,她曾經動容過,也曾經懷疑過,但心中的疑惑還是熬不過那長久以來養成的習慣,最後配合那名義上的哥哥其實一直想要佔有他的山本太郎一起伏擊葉星辰等人,誰料到卻被葉星辰等人反伏擊,山本太郎更是當場被格殺,而她也差點在那一場伏擊戰中香消玉損,最後卻是紅蓮這個從小一起接受訓練的夥伴救了她。

一個月的時間內,紅蓮對她說了很多很多,她那已經被葉星辰等人打開的心扉逐漸變得更加的開闊,想到了從小到大自己所遭受的待遇,想到了山本一家對她的態度,心裡更是一片冰涼,不管是山本太郎,還是山本村二,每次見到她都是一臉色眯眯的樣子,根本沒有一點親人的感覺,要不是她對於菊花會有著很大的作用,她甚至相信山本村二或者山本太郎早已經對她用強。

這是一個沒有人性的家庭,自己在這樣的家庭中生活真的快樂么?或者說,自己算是活著么?通過紅蓮的一些話語,松香惠子逐漸明白了自己原來一直都是一具行屍走肉,自己原來活得根本不是自己,所以,最後她答應了紅蓮的要求,甘心成為葉星辰的女僕,因為紅蓮告訴她,只要跟隨在葉星辰的身邊,她會很快的明白,人生活著的意義。

這一刻,也僅僅是葉星辰的一句最為簡單的話語,讓松香惠子的心裡盪起了陣陣溫暖的漣漪,也讓她深刻的明白,紅蓮的那句話是多麼的正確,而她的心裡更是堅信了要留在葉星辰身邊的決心。

「沒事就好,現在雷小姐,我們能夠坐下來談談了嗎?」葉星辰眼見松香惠子沒事,又微笑著朝雷婷婷說道,對於松香惠子的心裡怎麼想的,卻是一點都不知道。

「當然,我來這裡本來就是想和葉先生好好談談的!」對於葉星辰的身手,雷婷婷心裡是佩服的五體投地,她可是從小就接受雷門獨特的武功訓練,這麼多年來更是經歷了大大小小的戰鬥數百起,雖然是一介女流,但絕對是個高手,可卻連葉星辰將刀子架在自己脖子上都沒有發覺,此時再看向葉星辰那英俊的目光時,眼中已經多了一樣別樣的東西。

「那好,雷小姐請稍坐片刻,我換件衣服再出來!」葉星辰說著已經挪開了架在雷婷婷脖子上的小刀,他的心裡已經肯定了她的身份,畢竟沒有一個人會傻到去冒充雷門雷損的獨女。

「請自便!」雷婷婷看了一眼葉星辰的造型,點了點頭,不過心中的鬱悶之色卻是更濃,對方還穿著浴袍速度就能過這麼快,要是穿著武士服,那自己更不是對手,這傢伙同樣十八歲,怎麼j就這麼強大呢?

葉星辰朝雷婷婷微微笑了笑,卻是轉身走進了旁邊的卧室內,作為女奴的松香惠子自然也跟了進去,服侍葉星辰更衣可是她的職責所在。

用最快的速度,最溫柔的手法為葉星辰穿好衣服,葉星辰正要離開,松香惠子忽然開口說道:「主人……」

「嗯?有什麼事情?」葉星辰回頭看了一眼,目光不由自主的停到了她的胸前,那件粉色的紗衣並沒有遮住太多的東西,至少胸前的兩點粉紅依舊清晰可見,而她的腰肢纖細,沒有一絲贅肉,更是光滑異常,要不是這些日子以來煩心的事情太多,葉星辰可能早已經將其正法。

「我想您以後能不能叫我李琳?我討厭松香惠子這個日本名字……」松香惠子猶豫了半晌,最後鼓起勇氣說道。

葉星辰一愣,再看向松香惠子,或者說李琳那堅定的目光,心中似乎明白了什麼。

「恩,李琳,先換套衣服吧,出來倒杯茶接客!」葉星辰的嘴角浮現出淡淡的笑容,他知道,李琳的心中已經開始排斥菊花會甚至整個日本人,雖然不知道紅蓮到底對她說了什麼,但他心裡卻是深深的佩服紅蓮的能力,短短一個月內,竟然能夠讓一個人的思想發生這麼大的變化。

其實他卻不明白,不管是紅蓮還是李琳,原本都沒有自己的思想,是葉星辰他自己帶給了她們思想,讓她們從麻木中走出,只是紅蓮率先走出而已。

當葉星辰和李琳再次來到客廳的時候,發現雷婷婷正拿著葉星辰剛才看的那些資料,正看得津津有味,直到兩人出來,才抬起頭慢悠悠的說道:「怎麼?葉先生在不是一直不販賣毒品么?怎麼忽然對金山角這塊地區有興趣了呢?」

「呵呵,我不過是來玩玩而已,可不是對這裡有興趣,而且就算我有興趣,以我們星曜會的實力,想在這裡紮根,也是痴人說夢話,你說呢?雷小姐?」葉星辰呵呵一笑,而一旁的李琳卻是走到一邊,為兩人沏茶,不過她的目光卻一直落在雷婷婷的身上,充滿了疑惑,她到這裡來到底所為何事?

「痴人說夢話?呵呵,如果是其他人,我自然會這麼認為,可對於葉先生你,卻是萬事皆有可能,不要說你手中還有好幾千人隱藏的戰力,就算是只有你一個人,我相信也有很大的可能!」對於葉星辰那自嘲的笑容,雷婷婷卻是毫不在意的笑了笑,眼中更是充滿了讚賞之色。

「幾千人的戰力?呵呵,星曜會如今的情況想必雷小姐應該比我更清楚才對,你們青幫,山口組,黑手黨,都跑來靜海市鬧,如今整個星曜會還剩下四個堂口,就連朱雀堂的堂主也被你們抓走,我還拿什麼實力去拼?」葉星辰依舊一臉自嘲的笑容,不過心裡卻依然很是震驚,難道青幫知道自己雪藏了人手嗎?

「呵呵,葉先生還真是會說笑了,怎麼說青幫的發源地也是在大陸,和黑手黨山口組這些外來組織可不同,葉先生能夠瞞得住他們卻不一定能夠瞞得住青幫噢?」雷婷婷笑盈盈的望著葉星辰,彷彿在說一件事不關己的事情。

「看來還是我疏忽了,不說這個,到是這次雷小姐找我有什麼事情?我想雷小姐千里迢迢的從東山趕到泰國,不會是為了告訴我青幫很強大這個顯而易見的道理吧?」葉星辰臉上微微閃過一絲驚訝之色,口中卻是淡淡說道。

「呵呵,青幫的確很強大,強大到葉先生難以想象的地步,不管什麼時候,不管在何種場合,我都會為自己身為青幫的人感到自豪,感到驕傲,感到偉大,可不知道為何,在葉先生的面前,我卻有一種卑微的感覺,我總覺得青幫再強也強不過星曜會,葉先生,你說這種感覺荒謬么?」雷婷婷卻沒有馬上回答葉星辰的問題,反而說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話語。

「很荒謬……」葉星辰直接答道,眼中卻是一陣疑惑,這個雷婷婷到底有何用意?

「呵呵,可是或許這種荒謬的感覺最後變成事實呢?」雷婷婷卻是繼續輕笑了一聲。

「是么?雷大小姐來這裡不會就是為了和我討論這個虛無縹緲的東西吧?」聽到雷婷婷這麼一說,葉星辰實在摸不准她的心思,不由的開口說道。

「呵呵,當然不是,其實我來是想找葉先生合作的!」雷婷婷笑容一斂,正色道。

「合作?」葉星辰先是一愣,接著冷笑一聲:「青幫這麼大的幫派,怎麼可能找我們星曜會合作?雷小姐不會是走錯門了吧?」他可是清楚的記得,韋靈超前段時間對他們的伏擊戰,那一戰自己可是差點生死,更重要的一點,自己的那麼多好兄弟就這麼全部死去,這叫他怎麼可能和青幫合作?也從那一戰起,星曜會和青幫的仇恨就已經結下,已經到了不死不滅的地步。

或許,對很多組織來說,利益遠遠大於一切,但對於葉星辰乃至整個星曜會來說,情義卻是生存的根本,為了情義,他們可以放棄一切。

所以,不管青幫許下多大的利潤,葉星辰也絕對不可能和他們合作。

「呵呵,難道葉先生還在因為那一場伏擊戰生氣?」雷婷婷卻似乎一眼看穿了葉星辰的心思,對於雷婷婷的話,葉星辰只是冷哼了一聲,並不多做解釋,而雷婷婷卻是繼續說道:「那一場伏擊葉先生的可是韋靈超,可是天罪堂,葉先生要是將這個算到我們青幫頭上,你不覺得我們太冤了嗎?」

「冤?天罪堂不是你們青幫的堂口么?他來到靜海不是你們青幫示意的么?你看別跟我說什麼報仇之類,以韋靈超的性格,可不會為了一個廢材弟弟,千里迢迢的從美國趕到靜海市,哼,冤,我他媽那些死去的兄弟才是最冤的!」一說到那次伏擊戰,葉星辰就是一陣火氣,那是他心中永遠的痛,也正是因為那一場伏擊戰受到了巨大的損失,讓他不得不提前趕來金三角,甚至無法陪李妍回次京都。

「對不起,葉先生,請您冷靜一點……」雷婷婷沒想到一提到那次伏擊戰,葉星辰的情緒會如此激動,趕緊出言勸解道,可她不勸解還好,這麼一勸解,葉星辰心中的火氣更大。

「冷靜?你叫我冷靜?當初韋靈超下令擊殺我兄弟的時候我怎麼沒見人冷靜呢?雷小姐,你是雷門的人,所以我以禮相待,在我星曜會和青幫全面開戰之前,我不會對你做些什麼,如果你是天罪堂的人,我保證在第一時間已經將你格殺,青幫與星曜會合作,簡直是做夢!」葉星辰說完這一句話后,卻是站起身來,一拂袖就朝外面走去,他實在不想在這個問題上討論下去。

看到葉星辰甩袖離開,雷婷婷整個人愣在那裡,難道自己說錯話了嗎?怎麼他發那麼大火,他還是那個冷靜異常的星曜會會長嗎?怎麼如此容易動怒?怎麼如此幼稚?為了一群已經死去的人,竟然不顧整個星曜會的利益?這樣的人怎麼當上老大的?而且還將星曜會從一個極小的幫派變成能過讓青幫也不得不重視的對手?

雖然覺得葉星辰很是幼稚,但不知道為何,雷婷婷的心中卻沒有半點的疾風之意,反而是深深的敬佩,在這個利益至上的社會之中,還有誰將情意看得這麼重要?很多老大表面上也很重情義,但那不過是收買人心而已,又有誰像他那樣將兄弟們的情誼真正的放在心上呢?或許,這正是他的與眾不同吧?不知為何,雷婷婷那一支古井不波的心竟然盪起了陣陣漣漪,一片一片的散開來,就像那水中的蓮花一般,如此的妖嬈,如此的明艷。

看到葉星辰就要離開房間,雷婷婷才猛然想起自己這次前來的目的,趕緊從座位上站了起來,大聲說道:「你要是覺得和青幫合作不同,那你可以和我們天損堂合作,共同對付韋靈超,或者整個青幫……」

「什麼?」聽到雷婷婷的話語,葉星辰那本前進的步伐卻是停了下來,回過頭以不可思議的眼神望向雷婷婷,這丫頭不會是瘋掉了吧? 「我是說與你們星曜會合作,共同對付天罪堂,乃至青幫的其他堂口!」雷婷婷望著葉星辰笑眯眯的又重複了一句。

「呵呵,雷小姐不會是在和我開玩笑吧?」葉星辰原本走出去的步伐卻是停了下來,慢慢的走了回來,一臉疑惑的望著雷婷婷,心中很是不解,她怎麼會說出這樣的話?

「葉先生難道覺得我不遠千里的奔過來就是為了和你開這麼一句玩笑?」雷婷婷卻是輕笑幾聲,眼中透露著無比的堅毅。

「呵呵,雷小姐還真是有膽識,不說其他的,要是我把你說的這句話透透露出去,讓青幫的其他堂口知道,不知道雷門會遭受什麼樣的待遇!」葉星辰一直盯著雷婷婷的雙眼不放,發現她的眼中只有真誠,沒有半點戲謔的神色,暫時相信了她的話。

「葉先生會嗎?」雷婷婷玩味一笑,一身白色紗衣輕輕飛舞,彷彿來自畫中的女子一般。

「呵呵,有趣有趣,這是我今年聽過最好的消息,雷小姐,說吧,你們雷門在青幫幾乎是一支獨大,為何會忽然想著對付青幫的其他堂口呢?」葉星辰問出了自己心中的疑惑,雖然暫時相信了雷婷婷的建議,但他可不會傻乎乎的就因為這一句話和雷門合作。

「一支獨大?呵呵,不知道葉先生對青幫有多少了解?」雷婷婷自嘲的笑了笑,玩味的眼神望向了葉星辰。

「這個……還請雷小姐詳細道來!」葉星辰眉頭一皺,對於青幫,雖然做出了很多了調查,但也最多了解個大概,對於真正的核心卻是一點也不了解。

「青幫的來源想必你已經知道,我也就不詳細說明了,當初只是一個普通的漕運幫派,可發展了好幾百年的時間,如今的勢力已經擴展到世界的每一個角落,就算是大陸,青幫真正隱藏的勢力也不弱於任何一個幫派,這一點你們或許不會想到!」說到這裡的時候,葉星辰的臉上露出了驚訝的神色,原本他以為解放戰爭后,青幫的勢力應該退出了大陸才對,可現在聽來卻完全不是這麼一回事。

「青幫表面上有三十六個堂口,是以三十六天罡星命名,掌管各行各業,每一個堂主都有著決定萬人生死的實力,這j就是青幫明面上的實力……」

「明面上?」葉星辰聽到這三個字的時候心中再次一驚,難道暗地裡青幫還有很強大的勢力么?

「當然,你星曜會表面上有四象堂,暗地裡有四星堂口,還有戰神堂這些不為外人知道的堂口,難道青幫就沒有么?」雷婷婷沒說一句話,葉星辰心中的驚訝就多一分,特別是她說出戰神堂之後,葉星辰的心裡已經再也難以平靜,這可不是不為外人所知的實力,這絕對是出了幾個堂主以外,星曜會的最高機密,可就是這個最高的機密,竟然也被她所知,青幫的勢力真的龐大到這樣的地步?

「你不用驚訝,要是青幫連這點也不知道的話,早被其他的幫派給滅掉了!」看出了葉星辰眼中的驚訝,雷婷婷勸解道,接著繼續說道:「除了那三十六個堂口之外,青幫暗中還有著暗日堂,暗月堂,暗星堂,三個特別的堂口,每一個堂口實力都有著其他十個堂口的實力,這才是青幫的真正實力所在,這三個堂口中的任何一個堂主,都足以挑起世界大戰!」

當雷婷婷說到這裡的時候,葉星辰整個人已經驚訝的合不攏嘴,青幫的三十六個堂口實力已經恐怖的無法想象,任何一個堂口都有著與星曜會一戰的實力,可現在還有這三個秘密的堂口,每一個堂口都有著其他十個以上堂口的實力,要是這三個堂口中的任何一個堂口襲擊星曜會,星曜會能夠抵抗嗎?而且這只是青幫的一個堂口而已,整個青幫加起來,那實力到底有多強?

忽然間,葉星辰原本自信的心靈低到了低谷,一直以來,他都認為星曜會足夠的強大,可和青幫比起來,卻連給別人塞牙縫的可能都沒有,自己a還揚言要幹掉青幫,自己真的能夠么?或許還沒有開戰,整個星曜會就已經被青幫所滅亡了吧?

「呵呵,其實你不用這種表情,青幫之所以強大,是強大在他的歷史,他的時間上,幾百年的時間,幾十代人的努力,要是還做不出這樣的成就,那也白搭了,如果給你這麼多時間,可能星曜會早已經一統世界了!」看出了葉星辰那顆被打碎的自信心,雷婷婷微笑著勸解道。

經過雷婷婷如此一說,葉星辰那顆破碎的自信心這才慢慢的飛了回來,再慢慢的拼湊在一起,是啊,青幫運營了數百年的時間,星曜會從建立到現在還不到兩年的時間,就已經做出了這樣成就,自己還有什麼可自卑的呢?如果給自己百年,不,十年的時間,或許就能夠趕上青幫了吧?

「雷小姐說了這麼多,可我還是不明白為何雷門要對抗青幫呢?」葉星辰回頭望向了雷婷婷,心中卻已經明了,雷婷婷說了這麼多秘聞,也算是取得自己的信任吧?

「原因很簡單,日月星三個暗堂之中,沒有我雷門之人,而我雷門這些年來為青幫做出了那麼多的貢獻,卻一直遭受著元老會乃至其他堂主的打壓,這種氣,我們受夠了!」雷婷婷說道這裡的時候,臉上卻是一臉的殺氣,哪裡還有剛才的仙氣凜然……

「這麼說來,青幫的其他幫派是怕你雷門一家做大?」葉星辰眉頭一挑,隱隱明白了什麼。

「可以這麼說……」雷婷婷點了點頭,雷門一向以戰力聞名,又掌管著三個堂口,這還是在打壓的情況下掌握的,要是不打壓的話,估計三分之一堂主已經被雷家的人佔據。

「那你們為何找我?要知道,我星曜會在靜海市還算強大,可和青幫比起來卻是什麼都不是……」葉星辰點了點頭,卻是問出了自己心中最後的疑惑。

「我剛才已經說過了,只要有你在,星曜會就不是一個小幫派,而是一顆璀璨的星辰,正慢慢的升騰……」說到這裡的時候,雷婷婷的眼中透露著炙熱的光芒……

「呵呵,看來你們還真是看的起來在下,不過如果合作,我們該怎麼才能互相信任?」葉星辰微微一笑,他雖然不喜歡拍馬屁,但聽到別人這麼說自己,心裡還是美滋滋的,而他知道青幫的實力之後,也是深刻的明白,想要徹底的擊敗青幫靠著星曜會的能力根本不可能,至少短時間內絕對難以辦到,找雷門合作無非是最好的方式,可是他卻也無法完全的信任雷門,他可不想最後被雷門拿去當槍頭使,畢竟,以星曜會現在的實力,卻是連雷門也難以抗衡。

「聯姻……」對於葉星辰的話,雷婷婷只是說出了這兩個字。

「聯姻?」葉星辰一愣,一時之間還沒有回過神來。

「不錯,聯姻,由我下嫁於你……」雷婷婷一語驚人。

「厄……」葉星辰一時無語,目瞪口呆的看著笑盈盈的雷婷婷,她不會又是在開玩笑吧?

不得不說,雷婷婷長著一張好臉蛋,比起慕容蓉等人來也絕對不遑多讓,特別是那雙l漆黑的眼眸,彷彿夜空的星星一般明媚,而她的巧鼻,小嘴,以及那盤在腦後的烏絲,更是勾勒出了一副絕美的仕女圖,再加上那玲瓏剔透的身段,葉星辰心裡敢發誓,任何男人都難以拒絕這樣的美女。

自己又能拒絕么?不說雷婷婷的美貌,就說她身後所代表的勢力,那可是整個雷門,也只有和雷門合作,才能夠以最快的速度成長,要擊敗青幫,沒有雷門的幫助,就算是給自己十年的時間,也未必有那個實力。

可以說,將她娶回家是最好的選擇,也是能夠讓兩方信任的最好辦法。

美女,權力,金錢,這三種東西都是男人畢生追求的對象,當這三樣東西同時從天上掉下來的時候,又有誰會拒絕呢?

然而,葉星辰卻不敢答應,只因他的身邊已經有了眾多相愛的女人,他已經不再是當初那個什麼都沒有的少年,他所做的一切不僅是為了自己,也為了她們,所以,哪怕他心動,哪怕他神思,但他也要好好的徵求徵求慕容蓉等人的意見。

「為何是我?而不是i其他人?」片刻之後,葉星辰如此問道。

「兩點原因,一是我們合作的對象是你,而是我喜歡的也是你!」雷婷婷毫不隱瞞的說著,臉上從始至終都帶著淡淡的笑容,她的那雙美眸更是流連反轉,射出道道迷人的光芒。

對於如此直白的話,葉星辰再一次選擇了沉默,喜歡的也是我?這姑且不論,但合作的對象是我,這的確是事實,霹靂堂雷門也算是一個歷史悠久的幫派,他們絕對不會允許自己的門人嫁給一個沒有實權的人物,這是一筆交易,雷門自然要選擇最大的利益,而嫁給葉星辰,無非才能夠取得最大的利益,畢竟他才是整個星曜會的心。

「除了這兩點,就沒有其他的原因么?」看到雷婷婷那似笑非笑的笑容,葉星辰忽然覺得她還有什麼地方瞞著自己。

「其實還有一個原因,你想聽么?」雷婷婷微笑著看著葉星辰,淡淡說道。

「恩!你說吧!」葉星辰點了點頭,眉頭微微上揚,他發現他越來越看不懂眼前的這個女子。

「暗星堂堂主黃天宇的早年遊歷大陸的時候曾經愛上了一個女人,而且還和那女人生了一子,取名叫黃星……」雷婷婷說到這裡的時候,葉星辰那顆剛剛平靜的心再一次盪起了驚天巨浪,驚訝的目光再一次投向了眼前的女子。

「黃星後來生有一女,叫黃奕菲,她和你的關係到底有多親密,你應該比我還清楚吧?」雷婷婷沒有理會葉星辰那驚訝的眼神,繼續笑盈盈的說道,似乎看到葉星辰驚訝的神色她很快樂一般。

葉星辰不得不驚訝,黃奕菲竟然是青幫實力最為強大的暗星堂堂主的孫女?這可絕對是驚爆世界的超級大新聞,怪不得她會被送去台北,怪不得她的父母叫自己不用擔心,弄了半天,她竟然是黃天宇的親生孫女。

想到這麼久以來,她都沒有提過自己的祖父,葉星辰又有些恍然大悟,再想到她體內的那顆不安分的心,似乎天生就是一個黑道大姐大,這一切仔細想起來,竟然也合情合理。

黃奕菲是黃天宇的親生孫女,而黃奕菲和自己的感情眾所周知,那麼這樣一來,雷門找上自己,也再也沒有懷疑,他們看中的不僅僅是自己的潛力,還看重了自己的那一層關係。

雷婷婷剛才已經說的很明白,暗星堂的實力起碼是其他堂口的十倍以上,雷門想要做大,如果沒有日月星其中一個堂口的支持,那簡直就是痴人說夢,而他們正是知道了自己與黃奕菲的關係,這才想通過這層關係取得黃天宇的支持。

好深的心機,好高明的計謀,好一個雷門!

葉星辰的心裡暗暗驚嘆,臉上卻只見恢復了平靜的神色,抬起頭再次看向了雷婷婷:「既然你們都知道我與黃奕菲的關係,那麼再提出聯姻,就不怕黃天宇發怒嗎?」在葉星辰想來,沒有一個爺爺會希望自己的孫女和其他的女人共享一個男人,就像當初的李振南一樣。

「發怒?呵呵,在他們老一輩人的心中,衡量一個成功男人標準就是他的身邊有多少出色的女人,要不你以為四大將軍之一的李振南會那麼輕易的將自己的孫女託付給你?」雷婷婷卻是輕笑了幾聲,對於自己即將嫁入葉家,似乎充滿了興奮。

葉星辰一次默然,仔細想想,似乎的確就是這個樣子,一夫一妻不過是近年來才提出的話題,在老一輩人的心目中,哪一個成功的男人不是左擁右抱呢?就連共黨政府下的李振南都這樣認為,又何況是國民政府下的黃天宇呢?只是,他真的應該答應么? 鐵塔現在服用了神水,還是按照原來的訓練方式,李天一直說給鐵塔弄一本秘籍,但一直都沒有找到機會,現在在地球上,秘籍可以說是十分珍貴的,可不是什麼樣的人都能夠弄到的。

李天雖然早就有這個想法,但一直沒有找到合適的,如果自己編寫的話,浪費的時間實在是太多了,而且僅僅是一個入門的功法,沒有必要花費那麼大的代價,看來還是得從其他地方想辦法呀,跟自己認識的一些武林世家也不少了,再加上國家安全局那邊,弄點兒東西去換,應該是沒問題的。

旁邊的孫瑞一邊吃一邊說,說的李天都忘記了叫他來的初衷了,平常孫瑞經常會跟劉潔走的很近,因為孫瑞是李天的司機,劉潔是李天的秘書,兩個人有很多地方需要交流,孫瑞年紀又比劉潔大很多,就好像是劉潔的大哥哥一樣,所以兩個人關係還不錯,如果要打聽劉潔的事情,找孫瑞絕對是正確的。

「你先等會兒再說話,先留給我一個說話的機會,剛才我看劉潔的眼眶好像是紅了,你平時的時候跟她的關係不錯,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情?」李天趕緊打斷了這個傢伙,這傢伙在工作的時候就跟個悶葫蘆一樣,沒事兒的時候嘴巴就這麼能說,沒去當說書的真是瞎了這張嘴了。

聽到李天說這個事情,孫瑞臉上的笑容就下去了,剛才的時候孫瑞去打飯,正好碰到了劉潔,在旁邊看到劉潔跟男朋友見面,兩個人就吵起來了,孫瑞還過去勸說了幾句,所以對於整個事情都是十分明白的,說到底,這件事情的始作俑者還是李天,如果沒有李天的話,人家兩口子是不會吵架的,人家兩個人是大學同學,雙方之間的感情可是十分深厚的。

「你可別瞎說呀,這件事情怎麼能跟我有關係呢?我平時又沒有跟這個丫頭私下在一塊,平常咱們在一塊兒的時候,大家都在的,我是個什麼品性,難道你還不知道嗎?我會對人家毛毛手腳占人家的便宜嗎?這也太小看我的人品了吧?」李天聽說這個事情跟自己有關係,立馬就坐不住了,如果自己真的得到了好處,那背上這樣一個罵名還是可以的,可自己什麼好處都沒得到,無緣無故的背上這樣一個罵名,那算怎麼回事兒呀?

「老闆你先坐下,平時遇到大事兒不是很正經的嘛,怎麼這個事情就跟炸了鍋一樣,我也沒說你把人家怎麼樣呀,別人不知道怎麼回事兒,我當然知道了,只要是出去,咱們三個都在一個車裡。」孫瑞趕緊的把李天拉下來了,然後過去把門給關上,這種花邊新聞是整個公司最願意聽的,只要是走路出去一點風聲,原本沒有事情也得給你說出事情來,這些辦公室里的傳聲筒都厲害著呢,最會的事情就是編故事。

只要是有了一個最初的版本,那你就看著吧,下面的版本會一個比一個厲害,最終連你自己都會糊塗了,這樣的事情以前可是出現過的,所以孫瑞才會那麼小心,李天這邊是老闆,而且又沒有結婚,當然是不會在乎這樣的事情了,但劉潔那邊可不行了,人家都因為這個事情跟男朋友打架了,如果要是繼續的傳播下去,兩個人都有可能鬧分手,人家可是都快結婚了。

「其實這個事情是那個男孩子誤會了,剛才你是不是要給劉潔的房子打折扣了,可能小姑娘覺得一下子能節省好幾萬塊錢,心裡藏不住事兒,立刻就給男朋友打電話了,男朋友想的又比較多,覺得你們兩個中間肯定有事兒,如果沒事兒的話,怎麼能一下子省好幾萬塊錢呢?你還要送一套傢具,裡外里人家等十來萬,知道的是你不在乎這筆錢,不知道的總會覺得你倆有事兒,所以男朋友就跑過來了,在咱們樓下吵起來了,那男孩子的意思就是不買咱們公司的樓盤了,而且讓劉潔不在咱們這裡工作了。」孫瑞知道的就是這些,所以竹筒倒豆子的都給李天說了。

「這男人怎麼這麼小心眼兒呢?如果我要跟他媳婦兒有事兒的話,這早就會有事兒了,還用等到現在嗎?」李天這傢伙無奈的說道,其實李天想要過去解釋一下,但這種事情是沒有辦法解釋的,總是越描越亂的嘛。

孫瑞是不說話了,那個嘴巴繼續的往嘴裡塞東西,你當然是不覺得會出事兒了,你小子年紀輕輕的,長得又帥,也就是老百姓經常說的年少多金,人家如此漂亮的一個媳婦兒在這裡給你當秘書,動不動的就要給人家一套便宜房子,折扣打得那麼厲害不說,還要送給人家一套傢具,換成任何人心裡都要嘀咕一陣子的,不是說人家小心眼兒,這個社會就是這種風氣,老闆要是跟女秘書沒什麼事情的話,恐怕說出去都不好意思見人。

就在兩個人在屋裡說話的時候,門突然打開了,進來的就是劉潔,眼圈還是紅紅的,一般這個時候如果李天不叫的話,劉潔肯定不會進來的,李天看到劉潔的手裡拿著一封信,立馬明白是怎麼回事兒了,看來事業還是敵不過愛情的,劉潔既然要選擇辭職的話,那李天也沒有不讓人家辭職的道理,咱們這裡又不是黑店,來去自由,這是很正常的,只不過李天有些可惜了,這個秘書很對自己的口味,讓自己省了不少事情,原本是一片好心,讓秘書的家裡也能省點錢,誰知道引起了人家的家庭戰爭。

其實劉潔也很猶豫的,剛才出去想了半天,不過又想到跟男朋友這麼多年的感情,劉潔還是覺得應該以家庭為重,事業這邊就算是再怎麼好,也不能夠陪伴自己一輩子的,有一個美好的家庭才是一輩子的夢想,所以劉潔打出了自己的辭職信。 葉星辰又望了望美艷絕嬈的雷婷婷,u眼中卻是露出了愁苦之色,心中更是暗暗想道,或許任何一個男人喚作自己現在的立場,可能已經一口答應了下來吧?畢竟如此美色,又有誰不動心?哎,他媽的我什麼時候變成了一個好男人了呢?見到這等美女竟然也要好好的考慮一番?操,難道老子是孔聖人轉世不成?想到這裡,想到這裡,葉星辰嘴角竟然浮現出一絲得意的笑容,哪裡還有剛才的愁苦之色。

「呵呵,葉先生笑什麼?」注意到葉星辰嘴角的笑容,雷婷婷微微笑道。

「呵呵,忽然有一個這麼漂亮的女人送上門來,我能不笑么?其實我心裡都迫不及待的想要洞房了呢?」葉星辰邪邪的笑了起來,這一段時間以來的壓抑太久r,讓他的神經一直處於緊繃狀態,這次聽了這麼好的消息,一直壓抑在頭頂的烏雲也總算退去,「我看葉先生似乎是苦笑呢?」雷婷婷看到葉星辰這麼說,卻是輕笑一聲,不得不說,葉星辰和其他的男人真的有太多不同的地方。

「呵呵,苦笑也好,真笑也罷,要是雷小姐覺得還有所懷疑,我們不如先洞房再說吧?」葉星辰哈哈一笑,那一直壓抑在體內的痞子氣再一次爆發出來。

「洞房?葉先生還真是會拿婷婷開玩笑!」雷婷婷聽到葉星辰這麼一說,卻是玉臉通紅,她雖然身為雷損之女,也算是雷門年輕一代的佼佼者,但卻從未歷經人事,一想到做那事,那小女兒之態頓時浮現出來。

望著雷婷婷那明艷的眼眸以及那紅潤的臉頰,葉星辰一時之間竟然看的有些呆了,如果說慕容蓉是來自神界的女神,讓人高貴不可捉摸,那雷婷婷無疑是來自仙界的仙女,飄逸,脫俗,遠離紅塵,這是兩種完全既然不同的美麗。

「厄,我們還是來說說合作的事宜吧!」幸好這個時候,李琳從一旁走了過來,看到葉星辰那呆樣,放下茶杯的動作稍微重了一點,將陷入驚呆之中的葉星辰驚醒過來。

一個小小的玩笑讓葉星辰和雷婷婷之間的距離拉近了不少,兩人湊到了一起,一邊商討合作的事情,一邊品著那幽香的花茶。

半個小時過後,雷婷婷笑盈盈的離開了葉星辰房間,而葉星辰也笑盈盈的起身相送,兩人臉上掛著的神情那叫一個親人啊,簡直就像認識多年的老情人一般,一個甜蜜的吻別,葉星辰送走了雷婷婷,一張臉卻是瞬間垮了下來。

一步下小心多了一個老婆,他媽的該怎麼和慕容蓉她們解釋?操,到現在自己還沒有和慕容蓉她們中的任何一個訂婚呢,現在竟然要和雷門的女人先行訂婚,這會不會太唐突了一點?

葉星辰翻了個白眼,卻是把這些煩心的事情拋到腦後,看了看已經換上一件藍色T恤,下身是一條誘人超短褲的李琳,嘴角再一次浮現出邪邪的笑容。

「走吧,現在紅蓮她們還沒有回來,陪主人上街逛逛!」來到了金三角這個天堂一般的地方,葉星辰可不想把大把的時間都花在酒店之中。

「嗯!」李琳恭敬答道,卻是走上前挽著葉星辰的手臂,走出了清邁大酒店。

清邁,泰國北部的府。全國最大的行政區。面積2.3萬平方公里。乃太過北部第一大城,加上又是毒品的最大出產地,繁榮程度絲毫不亞於那些國際化大都市。

葉星辰與李琳一起走出了清邁大酒店,行走在清邁的大街上,就見到各種風格的建築完美和諧的結合在一起,現代化的大樓,太過古來的民族建築,以及那些古迹等等相互糾纏在一起,彷彿一條歷史的河流,為世人講述著她的過去。

路上的行人穿著也是各種各樣,有的穿著動人性感的弔帶衫,有的穿著美麗異常的泰國民族服飾,特別是那些美艷絕倫的少女,身上只披著一件薄薄的輕紗,身上掛滿了各種金銀首飾,看上去婀娜多姿,看得葉星辰眼花繚亂,這他媽真的一個好地方啊。

就在這個時候,一名身高至少有一米七五的絕艷女從街道的對面走了過來,「她」身穿穿著一件淡藍色的紗織衣裳,裡面什麼都沒有穿,那一對爆乳隱隱乍現,上面的亮點粉紅更是引得路人口水直流,就算是葉星辰也為之瞠目,見過大膽的女人,沒有見過這麼大膽的,大街之上,穿得如此稀少,當真別有一番風味啊,而且她笑吟吟的朝自己走來,難道是看上自己了?

操,最近自己當真是走桃花運了不成?或者愛神丘比特光臨?不但有雷婷婷這樣的絕色美人投懷送抱,連走在街上都有如此艷麗的美女上前勾搭,這不是桃花泛濫那是什麼?

為了吸引美女的注意,葉星辰故意往前踏出一步,和李琳保持著一定的距離,怎麼說她都是自己的女奴,可不能因為她的原因而失去這唾手可得的艷遇不是?

「這位美麗的小姐,你是來找過的么?」葉星辰擺出了一個自以為很迷人的笑容,朝那名絕艷的女子說道。

誰料到那名絕艷的女子卻是冷哼了一聲,徑直的走過葉星辰,來到了李琳的身前,很有紳士風度的朝李琳行了一禮,以極其粗狂的聲音說道:「美麗的小姐,不知道能不能與您交一個朋友?」

我操,人妖?當聽到那女子聲音的時候,一個古怪的字眼猛然竄進葉星辰的腦海,想到自己剛才的所作所為,身上立馬湧起了一陣雞皮疙瘩,腸胃更是一陣翻騰,也不顧形象的在大街上嘔吐起來,直吐得那個天昏地暗,地動山搖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