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了!都什麼時候了,你們還在這裡窩裡斗,十幾萬神族戰士叛變,連魔法師首領都叛變了,現在你們兩個也在這裡內鬥,難不成真的我神族要完了!」

碧離小姐趕忙對兩人吼道!這才讓兩個人安靜了下來,還好這次有碧離在不然這兩個人可能早打起來了,當然或許神殿的主持也已經算到了這一步了,畢竟怎麼說呢!可能知道被囚禁了長達十年之久的喬安娜心裡或多或少都會有怨言,而溫格思又是神族最得寵的戰士和魔法師年輕的元帥,在加上打了敗仗,面對這無比不公平的待遇,喬安娜自然是會嘲諷的,而溫格思又是一個急性子,怎麼可能面對喬安娜的嘲諷,所以兩人干架是遲早的,因此表面上是說派碧離公主跟隨遠征軍過來學習一下怎麼打仗,其實就是以防這兩個人打起來。

「不是我想窩裡斗,公主殿下你也不是沒看見,這個喬安娜處處與我作對,自認為自己無比強是的,彷彿神族沒有了他就不能贏是的」

溫格思當然氣不過立馬在碧離公主的面前討要說法道!

「呵呵!那你覺得你能贏,你怎麼打了敗仗損失了神族50萬的大軍灰頭土臉的跑回來求救呢!如果是我的話我可能都沒臉回來了,還有神殿還真是偏袒你呢!犯了這麼大的錯誤,按理說早就應該軍法處置了,結果非但沒有處罰你,反而還讓你繼續當元帥來打仗還真是笑話呢!果然家裡有關係的就是不一樣呢!」

「呵呵!我不行打了敗仗,那你呢!只會操控屍體的玩意兒,你看看你的這些屍體都被人給凍住了,你就這點本事兒,凍住了就沒法了,而且我們還被對面的人潑大糞,我還以為你多強大呢!」

溫格思也直接對喬安娜嘲笑了起來。

「我還是那句話我強不強我自己知道,用不著你指指點點,我現在是中場休息,讓我的死靈大軍也好好休息一下,畢竟面對這麼有趣的對手我還想多玩玩,哪像你一個大老爺門兒,躲在兩個女人中間不敢出去,我的死靈之所以凍著還是你那個妹妹做的,怎麼難道不是嗎?」

「砰」

說著碧離公主直接把手裡的酒杯給摔在了地上,弄得稀碎吼道!

「我說你們兩個還有沒有把我這個神殿公主放在眼裡,這都什麼時候了,還在吵,那行!你們兩要打是吧!那你們打啊!我看你們兩到底誰把誰打死!」

面對碧離的狂怒,這兩個人都不怎麼說話了。

良久之後喬安娜才開口道!

「放心吧!公主等到時候冰凍融化,我還會發起下一次進攻,我們有耗的時間,我們的死靈是不用吃飯的,他們的炮彈無論如何在怎麼打也消滅不完,到時候把他們團團給圍住,餓都要餓死他們!」

「那我希望你能夠說到做到,並且我也希望你儘快結束掉這場戰鬥,我已經厭倦了在這種環境了!」

說著碧離還不由得抬頭看了看結界上的大糞。

而此刻天都城內,歌賽從房間裡面走了出來,看著眾人都在外面等著笑了笑道!

「是消耗太大了,要好好休息一段時間,畢竟她一連釋放了兩次她的終極大招,而且是一個人完成沒有別的魔法師配合,這種對於她來說也是相當危險的搞不好還會丟了自己性命呢!」

「那嵐月現在不行了,我們接下來該怎麼辦呢!你看這個太陽這麼大,那些冷凍的死靈正在快速解凍,這可如何是好啊!」

夜歌公主有些心急如焚的說道!

「就是啊! 魔帝奶爸 要是換做是其他人的話,這個時候可是團滅對手的機會啊!但是現在反而還不能殺這些死靈,殺了他們反而還會再次復活這真是讓人頭疼啊!」

晚霞公主也在一旁附和道!

「沒事兒!嵐月已經很棒了,為我們人族做出了巨大的貢獻,這場屬於人族的戰鬥,還得靠我們自己來打!不過這次對面實在防禦的太過嚴實了,而且他們的防禦結界又那麼小,小就意味著更加的堅硬,所有的魔法師全部都用在了防禦上,靠死靈法師一個人輸出,這簡直真的就是無敵的存在啊!得想個辦法把那個死靈法師給幹掉」

姜辰在一旁絞盡腦汁的思考著。

「那那個死靈法師要怎麼擊殺呢!對了用你的暗影神弓行不行?能不能打穿結界」

「打是能打穿,但是只能打穿一層,我粗略的估計了一下對面至少有7,8層結界,打穿了一層,還有第二層,等打穿了第二層的時候,第一層結界又已經修復好了,如果只有兩層的話我還可以嘗試瞬間發射擊殺,但是7,8層我都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那怎麼辦啊!留給我們的時間不多了!」

夜歌公主看著城下面已經化得差不多的死靈急得都快哭了似的說道!

而正說著第一個死靈已經開始活動了起來,然後第二個也微微行動了起來,接著第三個上百上萬個都慢慢解凍開來。

「完了!這下徹底完了!」

眾人的心再一次提到了嗓子眼兒

「行了!休息得差不多了吧!我的死靈戰士們,現在急需拿出你們的殺意,朝著天都城衝鋒,投石車找准敵人前面外圍炮火的位置,給我瘋狂攻擊!」

說著喬安娜這次沒有和姜辰他們廢話,等著死靈一解凍就立馬開始布置戰術開始朝著前面衝鋒,而投石車也找准了藏在外面伸出來的炮台,飛過來的巨大的石頭,直接把伸出來的炮台給挨個兒炸亂。 怎麼辦現在我們的炮台都不敢攻擊了,一旦漏出火光就會出現無數的巨石從天而降。

「管不了那麼多了,所有外圍的火炮輪翻進攻,能阻止多少阻止多少」

姜辰現在也沒有別的辦法了,等他們衝到了近點這些炮火可能就沒有多大意義了,與其沒有意義還不如損壞了算了好歹可以擊打一些敵人。

「調控遠程轟炸機,殲擊機速度前來支援」

姜辰立馬下達命令道!

沒一會兒外圍的炮火也損失得差不多,而沖的近的已經已經到達了天都城護城河便,這些死靈根本不怕死直接朝著天都城衝來。

「點火」

姜辰一聲令下很快護城河裡面倒滿的汽油便燃氣了熊熊大火,攔截住了死靈的去路。

「嘿嘿!有點兒意思!所有人衝鋒,用你們的屍體去把護城河給我填上,鋪平一條屍骨路出來」

聽著喬安娜的這個命令,無數的死靈戰士和騎兵開始朝著燃燒著熊熊大火的護城河裡面衝鋒,他們沒有畏懼沒有痛覺只管一股嘍的往前沖,很快如同潮水般的朝著護城河跳了下去。

剛開始他們跳下去沒有什麼影響,護城河的火依舊燃燒得很旺,但是慢慢的火小了,緊接著火已經沒有了,只見護城河真的短短一分鐘不到直接被屍體給填滿了,看到這一切所有人族的將領都不由得吞了一口唾沫,這是一支多麼可怕的隊伍,雖然只是死靈但是比活人的任何一支軍隊都要厲害,因為他們對命令完全的服從沒有任何猶豫,這換做任何一支隊伍誰敢做出這麼偉大的事情出來。

而就在這個時候,只聽空中傳出了音浪般的聲音,只見一群殲擊機直接俯衝下來,朝著潮水般的死靈拋射出了汽油燃燒炸彈,目前只有這個炸彈對他們攻擊有效果,其他的毒氣彈什麼的對他們根本沒有什麼用。

這場面完全就成了真正的喪屍大圍城,不過這群死靈可比喪屍厲害多了,畢竟喪屍不會飛不會拿武器,沒有人指揮只是看見一個人便不顧一切的衝上去,而這群人不光可以使用武器還擁有魔法,此刻一群群喪屍開始不停的撞擊結界,而後方的投石車也在不斷的拋射巨大的石頭不停的撞擊著結界,而且根本不管前方的死靈哪怕拋射出的巨石打在結界上滾落下來,壓死一群死靈也沒有人過問,因為他們根本就不是生命,他們只是可以無限復活的戰鬥機器。

「怎麼樣!能不能抗住兄弟姐們?」

姜辰此刻心都捏緊了,看向了那些奮力念著防禦魔法咒語的魔法師們詢問道!

「還好雖然人多,但是對於這些威力不大的物理攻擊我們還是能夠招架得住的!」

「那就好!辛苦了弟兄們,結界一旦破了,這些死靈衝進來,裡面的人都是活不了的!」

「立馬通知浮雲之巔我們埋設的炮火,鎖定天都城外圍的方向,對我們進行火力支援,空中支援繼續連續轟炸!」

姜辰趕忙再次發起了命令道!當得知了有死靈大軍以後,姜辰起先是準備把浮雲之巔的炮火也都搬到天都城來的,但是想著搬過來太多也沒有用,反而留在浮雲之巔遠程支援還有用些,而浮雲之巔打過來的則是威力巨大的遠程導彈,讓他們算好距離開始進行遠程攻擊轟炸。

這導彈的速度就是快,短短几分鐘不到,就有從天而降的導彈從天空中落下來,落在地上頓時炸飛一片片死靈,有些死靈感覺直接是被導彈爆炸威力巨大的衝擊破給沖碎得,這番導彈攻擊直接擊殺了差不多上百萬的死靈減少了不少的壓力。

「這些東西是從哪裡打過來的!」

看著這從天而降威力巨大的爆炸,讓碧離公主不由得皺起了眉頭來,畢竟第一次看見人類有這麼強大的武器還是刷新了她的三觀,還好這些武器攻擊的是死靈,要是換做神族人,或者諸神之都的話,這些導彈的威力不知道會把諸神之都給摧毀得多慘。

「我早就跟你說過了,現在的人族武器強大到超過了我們的認知,其實到時候我們也可以留下一群人族的精英人才,讓他們把這些現代化的武器製造傳授給我們,那這樣的話我們不光有魔法,還有這麼厲害的現代武器,那我們神族可是如虎添翼的存在了,基本上沒有人能夠干預我們為敵了,而且我也認真的分析了我們魔法和他們現代武器的優缺點,」

「先從生產來說,肯定是他們的造價要大一些,想這麼一顆導彈光是製造都要上百人,然後也需要很多東西來發射,費用人力可能和我們魔法比不上,但是他們的優勢很顯而易見那就是可以遠程打擊,還可以遠程精確打擊,不用叨念魔法咒語啥的,不過他們現代武器的防禦不行,他們沒有存防禦的東西,不像我們魔法有結界。」

「呵呵!強大有多強大,他們能夠無限使用嗎?達不到無限使用任何人都不要想說強大,我偉大的死靈戰士們,全部都站起來吧!你的主人需要你們,繼續拿出你們的武器跟我勇猛的戰鬥!」

經過了幾輪的炮火攻擊,損失了上百萬的死靈頓時又全部從地底下爬了起來,開始圍著整個天都結界開始瘋狂的攻擊。

「不行!不行!這樣下去我們就算把炮彈打光了都殺不完的!」

「就是!必須想辦法解決掉那個該死的死靈魔法師!」

夜歌公主和晚霞公主看著打了這麼久死靈戰士還是和之前一樣多不由得心都碎了,這到底要怎麼打才行。

而姜辰也在一旁不由得沉默不語,然後突然開口喊道劉三胖。

「軍師你現在有什麼好的辦法,就是不擊殺掉他們,但是可以控制住,這樣下去他們永無止境我們肯定會完的!」

「其實我一直就在想用什麼辦法控制住他們,之前我想的是用強力膠,就跟那個粘鼠板一樣的原理,粘住他們讓他們無法動彈,但是現在我們根本沒有那麼多原料,而且要粘住這麼巨大的人,也需要無數的膠」

「那還有別的辦法沒有!」 「不需要!」說著,趙以諾徑直離開。

女人決絕的背影,讓還停留在原地的凌辰,一陣心寒。不知道為什麼,趙以諾越是這樣,凌辰就越有想要征服她的意願。

趙以諾,總有一天,你會選擇和我在一起!男人在心裡暗暗發著誓。

「回來了?」林夫人一邊打著招呼一邊忙著。

「嗯,回來了。」趙以諾有氣無力的回答。

「怎麼了?心情不好?」林夫人繼續問道。

「沒有啊,就是有點累。」說著,趙以諾勉強的笑了笑,走進房間。

可是林夫人卻不這麼認為,她總覺得面前的這個女人有心事,但是又不願意告訴自己。

「以諾,你沒事吧?這麼多天了,你怎麼一直都是魂不守舍的,好像還有點提心弔膽,你是不是做了什麼事情了?」林夫人試探性的問道。

一下子,趙以諾精神抖擻起來。

「夫人,你說什麼呢?我還能做什麼?每天就是做個飯,在花園裡幫幫忙唄。」她立即回答。

「對了,那個凌辰之前來過,他說要你回超市上班。」林夫人淡淡的說道。

「我知道了。」輕輕推開門,她直接走向大床,躺了下來,枕著自己的胳膊,消化著自己的情緒。

她該如何想顧忘和林夫人坦白自己和凌辰之間的事情?難道要一直這樣繼續隱瞞下去么?如果凌辰不說,自己也不說隱瞞下去,好像也並不是什麼壞事。趙以諾翻了個身子,看著外邊的天空,有些迷茫。

人生啊,怎麼會有這麼多意外!怎麼自己就這麼倒霉,偏偏和自己不愛的男人發生了不該發生的事情。頓時,她的心裡有些悲涼。

「媽媽!」外邊,亮亮一邊打著招呼一邊敲著門。

床上的女人被嚇了一跳,立即坐了起來,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情緒,緩緩下了床,去開門。

「怎麼了,亮亮?」她趕忙問道。

「媽媽,明天你要去學校一趟。」孩子眨巴著一雙大眼睛,輕聲對趙以諾說道。

家長會?還是親自互動?趙以諾好奇的看著面前的孩子,期待著他的下一句。

「明天我們學校要開家長會。」孩子繼續解釋著。

「好,我知道了。」趙以諾蹲下,輕輕親吻了一下他的額頭,回答。

第二天趙以諾很早便起了床,一直在餐廳里等待著亮亮的出來。

「快,來吃早餐。」趙以諾招呼著正在揉著眼睛走出房間的亮亮,說道。

「媽媽,你怎麼起這麼早?學校下午才會召開家長會。」孩子不自覺的打了個哈欠,低聲說道。

「沒事,來,吃早餐。」趙以諾哄著孩子。

「你要去開家長會?」孩子走後,林夫人在沙發上,低聲問道。

「對啊。」趙以諾回答。

看著面前的女人,林夫人還想說點什麼,但還是沒有說出口。

生活總是充滿著些許意外,人們永遠都不會知道下一秒會發生什麼,就像現在的趙以諾,自然也不會知道下午的家長會上,她會遇到誰一樣。

「夫人,你看我穿這件衣服好不好看?」趙以諾緊張的問道林夫人。

在出門之前,她突然接到亮亮班主任的電話,她要作為家長代表,上台發言。

「行了,趕緊走吧,別磨嘰了,你穿什麼都好看。」林夫人不耐煩的回答。

「不行,你趕緊看看我,到底好不好看,我不能給孩子丟臉啊!」趙以諾著急地嘀咕著。

一個孩子而已,有什麼可丟臉的!林夫人抬起頭,嚴肅的看著面前女人忙碌的模樣,嘆了口氣。

「怎麼樣?」趙以諾在林夫人面前轉了幾圈,問道。

「好看好看,快去吧,你要是再磨蹭,就真的遲到了!」

好傢夥,這句話一出來,不到一分鐘的時間,趙以諾直接消失在林夫人的視線中。

學校里,很熱鬧,大人孩子們圍成一圈,一副很是溫馨和諧的畫面。

「媽媽,我這次考的很好哦,你看,我進步了好幾個名次呢!」

「媽媽,這是我們班主任給我們的獎勵!」

「兒子真棒,你永遠是媽媽心中最優秀的寶貝。」

旁邊,幾位母親和孩子不停地聊著,笑著,很是讓人羨慕。

亮亮呢?去哪裡了?趙以諾踮著腳尖,試圖找到自己的兒子。

「奇怪,這孩子到底去哪裡了?」她一邊尋找著一邊嘀咕著。

「師姐!」突然,背後,一個男人大聲喊道。

歐陽楚?趙以諾立馬轉過身子,看著不遠處的男人,有些發獃

「媽媽!」旁邊,亮亮向她揮著手,大聲喊道。

「好久不見。」趙以諾不好意思的打了聲招呼。

「沒想到,今天是你來給亮亮開家長會。」歐陽楚撓了撓後腦勺,說道。

在這個女人面前,他永遠都不會有什麼領導架子,更不會展現自己作為總裁的一副冷酷無情形象。

「顧忘最近比較忙,所以我就來了。」趙以諾回答。

一聽到顧忘的名字,歐陽楚面前的擠出一絲笑容,眼睛里卻有一絲無奈。

「最近還好么?」男人問道。

「挺好的,不過你今天來這裡了?」女人問道。

烽火英雄 「這個學校,已經被我收購了。」

趙以諾知道,這是一個私人學校,所以被眼前的這個男人收購,自然也不是什麼令人驚訝的事情。

「聽說你要作為家長代表,上台發言?」歐陽楚問道。

「是的。」兩個人有一句沒一句的聊著,場面有些尷尬。

「叔叔,我媽有點緊張,我先帶她過去了,她得熟悉一下致辭。」亮亮突然說道。

誰緊張了?趙以諾睜大了眼睛,看著旁邊的亮亮,有些懷疑。

「我哪裡有……」

「叔叔再見!」說著,孩子直接拉著她走了。

「你這孩子,胡說什麼呢?誰說我緊張了?」趙以諾輕輕敲了敲孩子的額頭,輕聲說道。

「是,你不緊張,歐陽叔叔也不緊張,就是各自有點尷尬。」 傾盡天下之亂世繁華 亮亮直接回答。

瞬間,趙以諾沉默了。

原來,亮亮也能感覺的出來他們兩個人之間的異樣。 「那就只有鎮定劑了!」

「什麼鎮定劑!」

「就是那種用來讓動物鎮定的鎮定劑,好比現代世界的那些動物學家只要拿罐子打一針鎮定劑在大象身上,大象都會被麻痹過去也和我們動手術用得那個全麻一樣」

「可是對面是死靈啊!這有效果嗎?」

「我也不知道具體有沒有效果可以先試一試?如果有效果的話我在大力生產,我為了這次戰鬥準備了大量的麻醉藥品,就是怕到時候會有很多人受傷。」

「那行!你現在給我一支鎮定劑,我去做做實驗!」

「什麼?做實驗現在結界外面都是死靈,你只要一打開他們就會蜂擁而進來!」

夜歌公主趕忙開口道!

「但是你如果不做這個實驗的話,這個結界堅持不了多久終究會破的,就算不破他們耗都要把我們耗死,我們這裡的食物可供給不了我們多久,而且魔法石也供給不了多久,來人給我開一條口子,在來一群獸人族的小夥子到時候堵住缺口,」

姜辰立馬開口道!

「不行!憑什麼又是你,你可是國王啊!這麼危險的事情任何人做都可以,為什麼非得是你這個國王呢!」

夜歌公主擔心著姜辰說什麼也不願意讓他去冒這個風險。

「不行!別人我不放心,要是到時候控制不當,讓這群死靈全部蜂擁而至的沖了進來,那麻煩可就大了!」

姜辰語氣堅定的說道!

「行了!其實不用那麼麻煩,這個缺口我們想開多大就可以開多大,你們讓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