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站著不好,你還是先坐下來吧。」

我指了指旁邊的圓桌,那裡還有一張椅子,本來是留給我自己坐的,現在就讓給她好了。

「哦。」

封獸鵺也沒有推遲,起身走過去在椅子上坐了下來。

其實她一直有個疑問,為什麼釣魚的地方會有這種東西存在的?讓人覺得格格不入。

綁在釣魚線上的浮標動了幾下,猛地沉到水中去了。

「啊,來了。」

等了那麼久,總算有魚上鉤了啊!

一個打挺,我從地上跳了起來。

拔出魚竿,我開始收線了。

浮標再次露出水面,不過我手上感受到的力量卻越來越大了。

似乎還是一條大傢伙呢!

「要我幫忙嗎?」

像是受到了我的影響,封獸鵺也不知不覺變得興奮起來了。

「啊,不用了,這種事難不倒我的。」

我搖頭拒絕了她的好意。

「呱呱。」

讓我覺得好笑的是,靈烏路空竟然飛過去用它的雙爪抓住了釣竿的另一頭,雙翼使勁的扇動著,好像它也想要幫忙把魚從水中拉出來。

「看我的。」

右腳向前伸直,左腳微彎,我擺出了一個弓步的姿勢,然後雙手猛一發力。

「嘩啦。」

水花四濺,一道巨大的白影由水中穿出,飛到了半空上。

那是一條足足有兩米長的大魚,一身銀sè的鱗甲在陽光下正閃閃發光。

手用力一拉,大魚劃過一道曲線,飛落到湖岸上來了。

「呱?」

靈烏路空忽然發出了古怪的叫聲來,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它抓得太緊了,到現在都還掛在釣竿上,只不過身體變成頭上腳下了。

就好像一隻大型的蝙蝠。

用力的扇了幾下翅膀,還是沒辦法把身體調整回來,它乾脆放開了爪子,任由自己掉落到了地上去。

封獸鵺望著那條長長的大魚,這樣大的魚她也不是沒見過,在海里就有很多了,不過在內陸,都沒聽說過有那些魚類可以長到這麼大的。

被封印了幾百年,難道這個世界的變化已經那麼大了嗎?

發現那條魚還在活蹦亂跳的,靈烏路空就忍不住靠近了過去。只是這麼大的一條魚力氣也是非同小可,每回都可以蹦到一米高的地方去,地上那些拳頭大的石頭都被它撞飛了,其中一顆差點就打中了靈烏路空,嚇得它趕緊撒丫子跑了回來。

這可真是意外的收穫呢!沒想到以前一時興起撒下的魚苗,在短短的幾個月之內就長到這麼大了。

不愧是轉基因魚類。

屈指一彈,還在蹦來蹦去的大魚頓時不再動了。

只有那張還在一張一翕的嘴巴證明了它依然還活著。

見到對方不動了,靈烏路空又跑了過去,還用鳥喙在它身上啄了幾下。

「別玩了,要是你弄得一身魚腥味,我可是不會允許你再靠近我的哦!」

「呱。」

聽到我的話,靈烏路空一展雙翼,飛回來落回到我的肩膀上。


黑光一閃,在我手上就多出了一個四四方方,通體黑sè的扁形物體。我在上面的一個鍵按了一下,然後放到了耳邊。

「喂,你好,這裡是星黎殿。」

「光,我釣到了一條大傢伙,把工具都帶下來吧,今天我想吃烤魚。」

「知道了,master,我們立刻就去準備。」

從黑sè長形物體中,傳來了光興奮的的叫聲。

「對了,還要帶個遮陽傘下來,記得要拿大的那種。」


「明白,master還有什麼吩咐嗎?」

「嗯,沒有了,記得快一點。」

「那等下見。」

「嘟」的一聲,通訊終止了。

「這是什麼啊?」

封獸鵺跳過來望著我手裡的東西問道,剛剛她好像聽到從裡面傳出聲音來了。

難道有人被關在裡面嗎?

「沒什麼,只是一個簡單的通訊器。」

這是我用從香霖堂帶回來的手機改造成的,總共就只有兩個,除了我手上這個之外,另一個被音無千葉拿著。

「可以讓我看看嗎?」

「當然可以了。」

封獸鵺小心翼翼的將通訊器接了過去,拿在手中翻來覆去的看個不停,又放到耳邊聽了很久,可就是搞不明白剛才的聲音究竟是從哪裡發出來的。

「嘀。」

不知道是碰到哪裡了,那件東西突然發出了一聲怪響,嚇得封獸鵺手哆嗦了一下。


「喂,是哥哥嗎?」

這次從通訊器裡面傳出來的,是小丫頭的聲音。

「啊,又聽到聲音了。」

發現這回的說話聲跟上次是不一樣的,封獸鵺頓時愣愣的直眨眼。

「你是誰?哥哥呢?」

帶著疑惑,對方大聲質問道。

「那邊那個,不要在上課的時候玩那種奇怪的東西。」

一把沉穩的聲音插進來,再次讓封獸鵺吃了一驚。

「啊,對不起,老師。」

即使看不見對方,這時候也能感受得到她的慌亂,一陣怪響傳出,然後就再沒有聽到其他聲音了。

「這到底是?」

封獸鵺默默後腦勺,覺得有些糊塗了。


「Master,我們來啦!」

幾位少女突然間從天而降。

領頭的那位有著一雙黑黑的大眼睛,一身粉紅sè的女僕服,黑sè的頭髮用兩個同樣粉紅的頭飾紮成了包子,少女的全身都散發出一種朝氣蓬勃的氣息。另一位長相和她完全的一模一樣,只是穿的女僕服是天藍sè的,加上紮成馬尾的長發,感覺卻是沉默穩重的類型。

在她們的身後,還跟著三個分別穿著紅、白、藍三sè服裝的妖jīng女僕。

雖然距離有限,但是光和暗現在都可以在神根島附近走動了,相信隨著她們的實力逐漸增強,活動的範圍甚至可以遍及到整個幻想鄉吧!

望著跟我坐在一起的神秘少女,她們雖然有些疑惑,可也都沒問什麼。

「哇啊!好大的魚。」

光和三隻小妖jīng望著那條大魚,一驚一乍的對著它指指點點個不停。

暗卻是首先拿出了「空間膠囊」,把放在裡面的東西都拿了出來。在我們旁邊蓋好了遮陽傘,還將茶具都擺到了桌子上面去。

封獸鵺總算明白這張白sè圓桌為什麼會放在這裡了。

「請慢用。」

藍衣女僕倒了一杯剛剛沏好的茶放在了我和封獸鵺的面前。

「啊,謝謝。」

封獸鵺捧著茶,低頭偷偷的看著她們幾個。

「可以開始了嗎?」

「嗯,動作快一點。」

「明白。」

暗向我鞠了一躬,然後才走開了。

「你們幾個還傻站在那裡幹什麼?快點開始工作。」

「啊,這麼大的傢伙血也一定非常多的,殺魚的事還是交給暗你來做吧!」

「是啊是啊。」

光使勁的搖著頭說道,其他人也都紛紛表示贊同她的建議。

「那你們還不趕快去把其他東西都拿出來?」

「Roger。」

在其他人忙著將燒烤的工具拿出來的同時,暗走過去,一手就把那條長度超過她身高一半多的大魚提起來,然後拖向湖邊去了。

作為我的專屬女僕,光和暗在廚藝方面的實力是毋庸置疑的,幾乎都要超越我了。除了我釣到的那條魚之外,她們還另外的準備了一些肉類以及蔬果類,總之都是些封獸鵺很少見到甚至都沒見過的食物,讓她大大的開了一番眼界。

因為追隨著某位刻苦僧侶的原因,她還有其他人都很久沒接觸過肉這種東西了,這回總算可以補償回來了。

不過暴飲暴食的結果卻是差點把她的肚子撐壞了。

「嗚,果然跟聖說的一樣,貪心是不對的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