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你這是雙標。」冷言好笑。

「嗯?是嗎?所以,你在怪我剛剛親你?」慕雪挑眉。

「沒有,我很喜歡。」冷言很自然地回答。

「那就對了。」

冷言:……

為啥聊著聊著,他感覺自己被套路了?老婆智商太高,貌似也不是太好,怎麼辦?

慕雪不理會一臉懵逼的冷言,在陳江拉開車門后,直接鑽進了車裏,老婆都上車了,冷言站在原地也沒用,他只得從另一側上了車。

上車后,慕雪很自覺地升起擋板,而後看向冷言,一臉認真道:「現在可以了。」

「什麼?」冷言沒反應過來。

「可以親我了。」

冷言:……

坐在前面開車的陳江:……

慕雪看冷言愣愣地沒有動,而後挑眉:「你這是要我主動?」

冷言:……

實在是忍無可忍,他扣住她的後腦勺,狠狠地吻了上去。

……

帝都,歐陽家

「家主,聽說大老爺一家五口去了A市,說是參加冷家那小六的婚禮。」

歐陽燁的心腹,就是眼角有顆痣的那個男子——阿權,此刻正在歐陽燁的書房,低聲彙報著歐陽鈺一家的行蹤。

阿權是當年帶着人去A市殺歐陽宸夫婦的人,但凡是跟A市有關的事情,他都會特別關注,唯恐自己曾經做下的事情敗露,給家主和自己帶來滅頂之災。

歐陽燁倒是不像他那麼惶恐,他現在穩抓歐陽家的大權,在這個家裏,他最大,可以說,他在歐陽家,已經到了隻手遮天的地步,而且,他壓根不會認為,歐陽鈺那幫人能找到歐陽宸,因為,歐陽宸已經死了十幾年了。

早些年,歐陽燁的父母讓人拐走歐陽宸后,就一直在暗中誤導他大伯一家,讓他們往相反的方向去找,以至於,他們找了幾十年,都沒有找到歐陽宸。

他覺得,父母還是太仁慈了,想要一個人永遠回不來,最好的辦法,還是讓那人永遠埋在地底下,因為,只要人活着,總有一天會被找到的,他終究是不能安心。「公瑾?」孫權看到周瑜,頓時眼睛亮了,心中也安定了幾分。

這情形就如同幾年前兄長去世,剛剛繼承江東基業的他無人信服,也就是周瑜像今天這般力挽狂瀾,帶頭向他稱主公,由此他才坐穩了江東之主的位置。

只可惜他坐穩了之後,反而對周瑜多有猜忌,甚至引入本土豪族勢力來打壓周瑜以及身後的

《三國從救曹操長子開始》第三百零三章虎步關右 姜塵來到這裏之後,在一座名為珍寶閣的店鋪前,停下了腳步。

這名字倒沒什麼特殊的地方,通俗明了,是個販賣奇珍異寶的店鋪。但店門前的牌匾上,刻有一圈形似太陽的花紋。

這是大日神紋,姜家的標誌。顯然,這個店鋪是姜家開的。剛好,姜塵手裏有一批貨要處理,與其便宜別家,還不如便宜自己家。

心中一動,姜塵走進了珍寶閣,夏子誠見此,連忙跟了上去。

閣內的侍女也是有眼色之人,她們雖不認識姜塵,但卻認識夏子誠,這可是夏朝的王子,身份尊貴,需要他親自作陪的人,來頭一定很大。

是故,他二人一進來,眼尖的侍女就連忙走上前來迎接,順便的,也以秘法通知了此地的管事。

「公子,你想要什麼寶物,我們珍寶閣,仙丹、靈果、功法、神通、法寶等等,應有盡有。」一個青裳侍女走過來,盈盈笑道。

姜塵也沒廢話,直接說道:「不,我不是來賣東西的,是來買東西的。我手裏有一批法寶丹藥需要處理,你們珍寶閣收嗎?」

那青裳女子雖然詫異,但還是笑道:「收,我們珍寶閣開門做生意,只要是寶物,那就收。」

姜塵點了點頭,取出一個乾坤鐲,遞給那青裳女子,說道:「東西都在這裏了,你估個價吧。」

後天靈寶!

看着手中的乾坤鐲,那青裳女子心中就是一驚。

乾坤鐲,這是一件有名的儲物法器,裏面自成乾坤,非但能裝死物,更能容納活物,有收納乾坤之妙,故而以乾坤為名。

此寶的煉製方法不難,但煉製此寶所要的材料乾坤石,卻是需要一名大羅金仙,耗時千載,日夜不停的提煉天地之氣方能成形。

故而,乾坤鐲雖然不算稀有,但卻是高手標配。能持有乾坤鐲的,不是一方高手,就是大勢力的繼承人。

青裳女子不敢怠慢,連忙放出神念往乾坤鐲裏面看去,只見裏面空間極大,有數十萬里之廣,更是有山有水,好似一方真實的小天地。

再往下看,就見地面之上,堆滿了各種各樣的兵刃,個個靈光閃爍,一看就知道不是凡品。

青裳女子用心感受一番,發現這些兵器,竟然都是後天靈寶,足足有着上萬件之多。

心中一驚,她清醒了過來,恭敬的朝姜塵說道:「這位公子,你這生意太大,小女子做不了主,還請移步到偏殿,我通知掌柜的過來談。」

這上萬件後天靈寶,可是小蒼山脈內的妖魔,數萬年的積累,姜塵拿出來的雖然只是部分,但也不是一個侍女可以做主的。

點了點頭,姜塵跟着青裳女子前往了偏殿。

一路向上!

最後,二人來到了九樓。

青裳侍女掀開珠簾,朝姜塵道:「公子,掌柜的已經到了。」

說話間,一個鬍子花白、鶴髮童顏的老者,映入了姜塵的眼帘。

還是個熟人!

未等老者開口,姜塵已經先一步打招呼道:「許老,真是好久沒見了。」

看到姜塵,那老者連忙行禮道:「許升參見帝君!」

說着,這被姜塵稱之為許老的人就要行大禮參拜。見此,姜塵連忙上前,將他拉住:「許老折煞我了,我是你看着長大的,豈能受你大禮?」

許升,姜塵也不知道他的具體來歷,只知道,自他記事起,這位老人家就已經在姜家很久了。

姜塵年幼時,便是由他來負責起居,所以,姜塵一直稱他為許老。

扶起許老后,姜塵好奇的問道:「許老怎會出現在此地?」

被姜塵拉扯著,許老重新做到位置上,有些無奈的說道:「還不是因為拍賣會的事。此事,說是由夏朝負責的,可卻是姜家牽頭的。」

「如今出了這麼大簍子,姜家也不能置身事外,基本上,能出動的人手都出動了,要麼在城內維持秩序,要麼在虛空之中打造城池。」

這麼一說,姜塵就懂了。怪不得此次拍賣會能鬧出這麼大動靜,原來是由姜家牽頭的。同為帝裔,姜家的影響力,可不是夏家能媲美的。

突然,姜塵發現許老的眼神變了,看向自己的目光滿是期待,見狀,他連忙說道:「許老,你別看我,最近練功出了問題,不能動手,這事我幫不上忙的。」

聞言,許老有些失望,但還是說道:「既然如此,那便算了。我聽下面的人說,公子此來,是有批寶物要賣?」

談起了正事,那青裳侍女連忙上前,將乾坤鐲遞了許老:「許老,公子要賣的寶物都在這裏。」

說完,那青裳侍女便退到一旁,偷偷打量姜塵起來。此時,她如何不知道,這是真正的大人物,連閣中最神秘的許老,都對其尊敬不已。

看了一眼乾坤鐲,許老沉吟一會兒,說出一句差點讓姜塵吐血的話:「上萬件後天靈寶,用來抵公子欠家族的債,雖然還差點,但勉強也算是夠了。」

「既如此,這些寶物,老朽就收下了,公子欠家族的債,也算是抵消了。」

姜塵:……

他真的是無語了,他是來賣東西的,而不是來抵債的。他現在可是急着用錢,這些兵器,他有大用。

不過,許老都這樣說了,姜塵當然不好意思再把東西要回來,只能眼睜睜的看着許老把東西收起來。

但東西沒了,接下來還要怎麼掃貨?

人都是有急智的,着急間,姜塵念頭一動,心中就有了主意。就見他不動聲色的取出一張清單,遞給身邊的許老,說道:「許老,你看看,這些東西珍寶閣可有?」

清單上列的,正是姜塵煉寶所需要的材料,若論價值,肯定不比那上萬件後天靈寶差。

姜塵這是打算賒賬了。正所謂有借有還,再借不難。既然先前的賬已經平了,那他便能再借一次了。

許老拿起清單看了一會兒,皺眉道:「公子需要的東西有些多,珍寶閣怕是湊不齊。不過,眼下因為拍賣會的事,夏都來了不少勢力,花些時間,倒也能籌齊。」

點了點頭,姜塵喜道:「如此甚好,那此事就交給珍寶閣處理了。」

許老也沒反對,珍寶閣就是姜家的產業,為姜家子弟服務,本就是理所當然之事。

了卻了一樁心事,姜塵又想到了手上的龍延與三光神水,他打算拿到拍賣會上,看看能否賣出高價來。

念及至此,姜塵朝許老說道:「許老,姜家負責拍賣會的人是誰?我手上有件東西,打算趁機出手。」

許老心中一動,說道:「負責拍賣會事宜的,是錦繡仙子。正好,她手裏有件寶物對公子有用,我帶公子去見她,看看能否從她手裏換來那件寶物。」

說話之間,許老就領着姜塵出了珍寶閣,往坊市中心,一座更大的閣樓走去。

錦繡仙子是姜家一位大人物的弟子,故而,她雖不是姜家的族人,但也能享受到與姜家族人相同的待遇。

姜家在夏朝的產業,便全是由她來負責的。

錦繡仙子平日裏不在珍寶閣,而是在更大的萬寶樓,這是姜家在夏朝最大的產業,珍寶閣只是萬寶樓的一個小分店。她就在那裏,處理姜家的生意。

姜塵要見她,需得前往萬寶樓才行。

……

…………

說話之間,幾人就到了萬寶樓。

姜塵抬頭,入目所及的,就是一座十二層的高樓。

這座高樓,修建得十分典雅,也很大氣,居然是一種鏤空的奇木建築而成,散發出陣陣香氣。

這是唵香木,可以安心寧神,對於修鍊有極大好處。這麼大一塊唵香木,都能換來一件下品先天法寶了。用它來建造高樓,實在是奢侈。

「先天神木的氣息!這座樓里有先天神木的氣息。」還未靠近萬寶樓,姜塵從那飄來的氣息之中,感受到了先天神木的氣息。

聯繫到許老方才之言,姜塵瞬間就明白了,那錦繡仙子的手中,有着一塊先天神木。念及至此,他對此次萬寶樓之行更為期待了,腳步,不由加快了幾分。

「滾開!」

就在姜塵等人將要進入萬寶樓的時候,突然之間,背後一股大力轟擊而來。這股大力,先是隱藏在虛空之中,穿梭如龍,潛伏到了姜塵身邊,然後突然一下爆發。

這種操控虛空的手段,簡直是爐火純青,沒有大羅金仙的修為,絕對做不出來。

「哼!」

驟然遇襲,姜塵冷哼一聲,身軀動也不動,任由那攻擊襲來。

「嗷!」

也就是那道攻擊,即將靠近姜塵的瞬間,天地之間,驟然有龍吟之聲傳來。下一刻,姜塵身上,先天皇者之氣浩浩蕩蕩而出,直接就把這背後轟擊而來的大力打碎。

之後,更是順着這股大力湧來的方向,狠狠的反擊而去。

這時,姜塵也看到了,那出手偷襲他的人是一名壯漢,他似乎也沒想到,姜塵竟然會反擊,且來的這麼突然。

就看到,先天皇者之氣轟然而至,先是將那壯漢撞的高高飛起,然後又狠狠的砸在地上。

鮮血,從那壯漢的身上流出,轉瞬之間,就染紅了地面。顯然,這個大羅金仙級別的壯漢,已經受了重傷,躺在地上爬不起來。

笑話,姜塵的實力雖然封印了,發揮不出來萬一,但他的護體玄氣還在。

那可是他融合金烏之氣,祖龍之氣、鳳凰之氣,麒麟之氣,這四種至強神獸的氣息而成的先天皇者之氣。

此氣自修成之後,便生生不息,環繞在姜塵身周,守護着他的安危。尤其是姜塵修成天皇法身之後,此氣更是融合了一縷天皇之氣,威力更盛三分。

ps:卡文了!

特難受,過渡章節是真難寫,而且還吃力不討好。不過,也差不多寫完了,接下來又可以爽了。

7017k 齊軒朗說道:「要不然我姐也不至於和他分手。」

他無奈的攤了攤手,接着道:「你們也要設身處地的為我姐想一想,這麼一個人躺在你的旁邊,換了誰不得嚇破膽子?」

「先不說別的,要是半夜醒來,被殺了,那可怎麼辦?」

徐建一皺了皺眉頭,他實在受不了,因為這味道不止是嗆鼻子,更加辣眼睛。

做完這些防護措施之後,他還轉頭驚訝看了看我,一副想說什麼,卻又沒好意思問的表情。

「怎麼了?」還是我率先開口道。

他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劉兄弟,我感覺你好像一點沒受影響。」

「什麼影響?」沒太明白徐建一的意思。

他來回的指了指周圍,「這味道有多難聞,您沒有察覺到嗎?」

「這個啊……」

還不等老子說完,一旁的齊軒朗嘲笑道:「以為所有人都跟你一樣,忍耐力那麼差?」

齊軒朗怎麼回事我不太清楚,但就對於自己而言,完全是由於在那本推背經書上有寫着關於屏氣凝神的修鍊方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