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我死!」

血飲劍盪出五朵精美的劍花,每一朵劍花的花蕊,都散發出絕強的吸力,將一頭劫蜂,硬生生吸入,然後絞碎成漫天汁液!

僅僅是一個照面,許陽就將擁有最強爆發力的五頭劫蜂給擊殺!

此時再對付天空中的雷鳥,或者地上的巨犀,就沒有了任何難度,完全不用顧忌,身後有可能遭遇來自劫蜂的襲殺。

接下來的戰鬥沒有了懸念,不管是雷鳥還是巨犀,連許陽的衣角都摸不到。實在是太快了!風魔遁法的化風境界使出,當真有神鬼莫測之極速。

唰唰唰!

雷鳥翎羽飄飛,巨犀屍橫就地。第十六波敵人。被許陽以碾壓之勢,全部擊殺。

高天之上的十大宗主,一個個眼神亮了起來。

「不愧是風極玄君,而且明悟了一絲風之真意,能夠將自身化入風中,」盤龍院主說道,「這個年輕人的速度,在玄王之下,恐怕很難找到與之匹敵者。」

「以本座看,即便是真正的領域高手。也難以限制住他的速度。」天策府主聲音鏗鏘,「他的化風遁術,已經小有所成,一般的領域。無法困住自由之風。」

「真是個了不起的青年人。帝宗之主。不知這個人,你們帝宗能否割愛?」崑崙仙宗之主的聲音,從寶船之上。遙遙傳出,「我願以一件上品寶器交換。」

一件上品寶器,換一個外門普通弟子,無論怎麼看,都是帝宗賺大了。不過,在場的宗主都是人精,誰不知道許陽的潛力?只要不中途夭折,未來數十年內,必定成長為一代玄皇高手,而且還有更高的發展潛能,絕非一件上品寶器所能衡量。

不出所料,帝宗之主果真拒絕了,他宏大的身影微微震顫,呵呵笑道:「諸位宗主,繼續觀看吧。」

第十七波敵人,終於出現了。

十名玄君中期的玄者,出現在了許陽面前。

這十名玄者中,為首的兩名玄者身材高大壯碩,孔武有力。他們手中,握著兩面山嶽大盾,上面還鏤刻著各種凶獸圖案。這是兩個土極玄君。

後面的六名玄者,其中兩人身上,火力煊赫澎湃,另外兩人則是雷光閃爍,還有兩人身上,彌散著散碎的冰屑。這六名玄君,分屬火極、雷極、冰極,都是攻擊力強橫的代表。

最後的四名玄者,其中兩人身上熾白色光芒四射,是兩個光極玄君。還有兩人,一人撫琴,一人捧簫,靜靜站立。

這十個玄君,每一個都是強力玄君,擁有能夠跨越小境界作戰的實力。

就連許陽,面色也凝重起來。他看著這一隊十人,默默想著他們的攻擊方式。

彷彿得到了無聲的命令,十名玄君的氣息,轟然之間全部爆發,如十座洶湧的火山,凶威直衝雲霄!

前兩名土極玄君,大踏步向許陽奔跑而來,那股一往無前的氣勢,令人心生畏懼。

而在後面,六名玄君紛紛躍起飛出,各自在空中取出了武器,向許陽施展出了得意的玄術攻擊。

兩位火極玄君使用兩彎鋒銳輪刃,齊聲低喝中,脫手擲出。兩彎輪刃,裹挾熊熊烈焰,飛速漲大到了數丈大小,其中精純的火力已經變成熾白色,彷彿空氣都開始燃燒。

兩名雷極玄君,四隻手掌,猛然合擊,一頭閃爍雷光的長蛇,在無盡的雷雲中緩緩現身。那是羽蛇,生於天地裂隙中的雷極精靈。

成年的羽蛇,絕對是靈獸層次,堪比世尊!即便兩名雷極玄君,喚出的是羽蛇虛影,也有不低於普通妖獸的實力。要知道,這種可怖的生靈,是有可能進化成殛龍的存在,那可是真正的至尊之獸,非聖人莫敵。

兩名冰極玄君,各自伸出手來,一柄鋒銳的長劍,猛然探出!一道道冰寒氣息,瀰漫散逸,這兩人居然都修行劍術。

許陽眼睛一眯,他身軀再次化作一道青光,在場中飛掠,直接繞過了那兩個手持巨盾的土極玄君,向兩名雷極玄君沖了過去。這十大玄君之中,要數這兩個雷極玄君,對許陽的威脅最大。若是他們成功施展出羽蛇化身,就相當於多出了一個玄王戰力,非常棘手。

隊伍最末尾的兩名光極玄君,手指勾連,一道道印訣打出,頓時許陽面前,出現了重重幻影,原本的十名玄君,一變二二變四,激增了數倍,好幾十名玄君,一齊向許陽圍攻!

「光極玄力的迷幻特性,被發揮的淋漓盡致!」許陽一時間,居然無從分辨真偽。

不過,許陽身經百戰,當然不會被這麼容易難住。他微微閉眼,關閉了視覺,轉而以靈覺感應,探測敵人的攻勢!

「就在這裡!」許陽手臂一振,血飲劍發出一聲清脆的嗡鳴,將兩彎盤旋而來的火輪斬飛。論玄力,他比同樣是玄君中期的敵人,要強盛得多,硬碰硬之下,沒有任何同境界敵人,會是許陽的敵手。


「血海無疆,血飲劍罡!」許陽爆喝一聲,玄力灌注之下,血飲劍爆發出無窮無盡的血光,其中無數道血色劍罡,向著靈覺感知之中,那兩個火極玄君飆射而去。

突兀地,一縷簫音裊裊升起。(未完待續。。) 簫音過後,就是琴音和鳴,兩股音波,蘊含強盛的心神之力,向許陽合圍而來。

許陽的靈覺瞬間被擾亂,原本能輕易感知到敵人的攻擊,可是現在,憑藉他知機的境界,卻無法判斷出,對手從哪個方位,施展了攻擊,哪裡會有危險。

許陽的境界還是比較低,只有玄君中期。如果他再進一步,達到玄君後期,領先這些敵人一個小境界的話,對方想要混淆他的靈覺感應,就不會這麼簡單了。

許陽終於明白了,這十名玄君中期的強者,各司其職,已經形成了一個攻守兼備的穩固團體,玄王以下,簡直就是無敵的存在。

兩名土極玄君背負重盾,負責防禦,冰極、火極、雷極六名玄君負責攻擊,光極玄君混淆敵人視線,琴簫玄君干擾敵人靈覺。在這種精妙的配合下,除非擁有玄王領域,以力破巧,否則很難翻盤。

「結束了,」星辰院主有些幸災樂禍地說道,「第十七波敵人,竟然是一個配合極為默契的團隊,許陽怕是一個人都無法殺死,連盤龍院的蒼海,都無法超越,只能並列第二名了。」

白蓮府主有些惋惜地說道:「可惜了,不管是葉白哉遇到的玄龜群,還是柳青陽遇到的黑衣劍客群,讓許陽碰到,都有把握度過。」

小天路試煉,沒有絕對的公平,就是抓住修玄者的弱項,無所不用其極地製造敵人,進行克制。

就在所有人,都以為許陽力量耗盡,即將結束闖關的時候。

轟然一聲,光幕中的青年。背後閃過一尊金色的佛陀虛影,整個人的氣息,強大了十倍!他長聲厲嘯,渾身青光大漲,將那些光極玄君製造的幻象一掃而空,琴簫玄君的靡靡之音。也被硬生生壓制下來!

「什麼,這是……秘法!極為強橫的提升實力秘法,簡直比得上各大宗門的鎮宗寶術!」天策府主眼眸中,有著深深的驚訝,從一個外門弟子的身上,看到這種可怕的秘法,他還是第一次遇到。

不僅是天策府主,其他宗主,也紛紛表示出疑惑。

「帝宗之主。這許陽,到底是什麼人?居然掌握了提升十倍力量的秘法,若是說沒有帝宗從中教學,本座第一個不信!」星辰院主壓制著怒氣,冷冷哼道。

「不錯,參與小天路試煉的,都是外門的普通弟子,教給他們鎮宗秘法。這怎麼可能?難道就為了贏得賭局?」崑崙仙宗的寶船之上,崑崙宗主的聲音緩緩響起。「帝宗之主的器量,何時變得如此狹小,令人不齒。」

「帝宗之主,我等需要一個解釋。」天策府主冷哼一聲,語音如金石交擊。

一時間,所有人的眼眸。都看向了帝宗之主。

「諸位同道,」帝宗之主不緊不慢地說道,「許陽並非中洲人氏,他,來自瀛洲。」

「來自瀛洲。是被帝宗接引過來的?」


「那麼……帝宗應該不會授予他鎮宗秘法。」

其餘九大宗主的神色稍微平靜了一些,太學院主悠然道:「那麼許陽的秘法,應該就是他在瀛洲的際遇了,屬於他本身實力的一部分,而且沒有帝宗的教授,並無不妥之處。」

帝宗之主淡淡說道:「諸位同道……退一步來說,教授外門弟子鎮宗秘法,本身並無違礙之處!」他看向崑崙仙宗的寶船方向,冷冷說道:「貴宗曾試圖教授柳青陽『六陽融雪秘術』,只不過後者沒有學會。想必崑崙宗主,不會不知情吧?」

崑崙仙宗的寶船內,傳出一聲低哼,不過也沒有否認。

「星辰院的『九星連珠』秘法,也教給了門下弟子楊振南,不過楊振南也沒有學通。」帝宗之主淡淡說道。

星辰院主想要開口否認,但由於了半晌,還是緘默了。

「其他各宗,本座便不一一列舉了。就算是外門弟子,只要能學會鎮宗寶術,那就是他們本身資質聰穎,超凡脫俗的體現,是他們實力的一部分,」帝宗之主淡淡道,「這個許陽,在本次小天路試煉之後,不論成績如何,本座都將收他為入門弟子,傳授鎮宗秘法。」

「不錯,指責他人的人,先要自己身正影直。」太學院主冷冷瞥了一眼星辰院主,語含譏嘲。

「阿彌陀佛!此子,與我佛有緣。」古禪院主高宣一聲佛號,許陽施展降三世明王加持,雖然只是一瞬之間,但已經被古禪院主看到了一絲端倪。忿怒明王心經,本身就是佛宗的心法。

不過,古禪院主的這番話,卻讓其他宗主理解出現了偏差。

「嘻嘻,大和尚還要和帝宗搶徒弟?」白蓮府主嬌笑說道,「倒也不錯,這麼俊俏迷人的小郎君,真是我見猶憐哪。」

「此人精擅劍術,應當入我劍府,必成一代劍豪!」劍府之主道。

看到其餘宗主,也有了開口的意思,帝宗之主連忙說道:「諸位同道,許陽已經是我帝宗弟子,你們這麼做,未免有些過了。」

其他宗主呵呵一笑,不再提此事,但所有宗主,都留了一個心眼。

他們再次看向光幕。

許陽玄力氣息煊赫澎湃,在他的玄力催逼之下,那兩位光極玄君,以及琴簫兩名玄君,都無法再以偏門手段,影響他的視線靈覺。

一劍橫空,一道長達百丈的血色劍罡暴涌而出,徑直劈向了兩名雷極玄君!

噔噔噔沉重的腳步踏地聲響起,兩個土極玄君,忠實地執行了守護同伴的戰術,飛身躍起!他們的身軀之中,都盪起濃重的金色光輝,雄渾厚重的土極玄力,滾滾不絕地湧入兩面巨大的盾牌之中。

兩面巨大的盾牌,瞬間變得像是兩塊高達百丈的威嚴城門,轟隆一聲緊緊閉合,意圖抵擋血色劍罡。

雷霆一般的炸響連續響起,血色劍罡重重劈落,與兩面厚盾的撞擊之處,一圈無形的空氣漣漪蕩漾開來,平地仿若颳起了颶風,呼嘯激蕩。(未完待續。。)

ps:推薦好友力作:大唐小地主!書荒的朋友可以去看看,架空歷史類,已肥堪宰。 兩名玄君中期的土極玄者,在許陽十倍狀態下,根本擋不住這一擊!他們身軀劇震,拿捏不住盾牌,雄壯的身軀,如一塊小石子一般被擊飛。

許陽的控劍之術,絲毫不弱於劍府弟子,他手中劍訣牽引之下,那一道山嶽般的血色劍罡,徑直分化為兩道,一左一右,劈向了後仰跌飛的兩個土極玄君。

兩顆頭顱衝天而起,一腔鮮血灑落碧空。

與此同時,那兩名雷極玄君,終於蓄勢結束,半空之中的羽蛇虛影,猛然張開銳目,兩道驚電從眼眸中射出,向許陽直接劈落。

許陽夷然不懼,他現在除了沒有領域,已經和一個正牌玄王初期強者,沒有什麼差別,無論是玄力,還是肉身。

面對這堪比玄王的羽蛇雷擊,許陽的應對是直接撲上前去,剛剛飽飲了鮮血的血飲劍,劃出一道驚心動魄的血色弧光,將兩道雷擊,直接斬開。

雷擊的力量被切斷,但其中附帶的麻痹效果,卻順著血飲劍,一路傳導到了許陽的體內,如此精純的雷力,在一瞬間就束縛住了許陽的行動。

兩名火極玄君、兩名冰極玄君,再度出手,奮力施展得意玄術,向許陽攻殺。

「給我破!」身軀之中,風極青光流轉周身,在風極真身的作用下,雷電的麻痹束縛之力瞬間被清空,他脫身而出,一劍橫斬,把一名火極玄君。連人帶輪刃,斬成四段。

天空之中,一片又一片血雨飄灑。


一個配合嚴密的團隊,在斬殺前面幾個人之後,後續的攻擊就會越來越容易,因為團隊的配合不再,會被各個擊破。

最後一名玄君強者,也倒在了許陽的血飲劍下。許陽飄然落地,微微吁了口氣,準備迎接下一波敵人的攻勢。

第十八波敵人。同樣是玄君中期的實力。而且根據第十七波許陽的表現,調整了實力配備。

第十八波敵人精通陣法之道,運轉合擊陣法,居然可以和降三世明王狀態下的許陽抗衡。

好在許陽本身就是陣法大師。他數次試探之後。找出了陣眼。然後將其一擊破之。殺掉了作為陣眼的那個玄君強者,再對付其他人,就如同砍瓜切菜一樣簡單。

第十九波敵人。是十頭堪比玄君後期的強橫凶獸,許陽纏鬥了片刻,將其一一斬殺。

第二十波……

第二十一波……

最後一個玄君後期的強者,倒在許陽的血飲劍下之後,接天峰頂,高天之上,也都是一片寂靜。

「這個年青人……比我劍府之中,從小精心培養的核心弟子,也絲毫不差。」劍府之主開口,聲音清越。

「不錯,可見其天資,即便放在中洲,也是第一等的。」太學院主說道。

「奇怪,他施展強化秘法之後,氣息似乎一直沒有衰減!」盤龍院主道,「難道說,他修習的秘法,在強化十倍實力之後,完全沒有消耗?這不可能。」

如果把玄者的玄力儲備比作水塘,那麼對戰的時候,就好比用一根水管抽水。什麼時候水塘里的水抽幹了,就意味著玄者玄力儲備告罄。

那些秘法,實際上是擴大、增粗這根抽水管,使得一定時間內,水塘能夠噴薄而出的「水」變得更多,以求快速壓倒敵人。

水塘里的水是有限的,這樣強行增粗水管,就會導致一點:玄力提前耗盡。

像許陽這種強化自身十倍實力的秘法,一般能維持一炷香的時間都不錯了。可許陽在施展之後,前後又擊殺了好幾撥敵人,完全不見氣息衰弱的樣子!這不由讓各大宗主心中疑惑不解。

他們不知道的是,許陽身軀之中,還有七十一塊憤怒符籙的存在。 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 ,就像是七十一根小水管,每時每刻,都在抽取外界的水源,向水塘之中注水!

現如今,許陽就算一直維持降三世明王狀態,持續三天三夜,也不會玄力告罄。七十一塊憤怒符籙,完美地補充了他消耗的玄力。

第二十二波敵人,終於來臨了。十頭玄君巔峰,頂尖凶獸,咆哮著沖向許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