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你來了我當面告訴你。」

蘇錦溪沒發現自己對簡昀已經沒有了當初的那種熱烈的感覺。

「明天我就要開始上班了,等下班后我們再見面吧。」

「好,我等你,你好好休息。」

「嗯。」

蘇錦溪掛了電話,要是以前的話她早就開心死了,簡昀主動約她,今天的她只覺得很疲憊。

不知道這種疲憊是來自身體還是心理。

在家躺了一天,蘇錦溪一言不發,第二天早早就起床梳洗乾淨換上了職業裝。

唐茗都驚訝了,「你今天要去上班?」

「不是你說的我周一就可以正式去上班了嗎?」蘇錦溪反問道。

「是我說的,但你又受了傷,我覺得你還是在家休養好了再去也不遲。」

「我已經休養好了,你看我像是有事的樣子嗎?」蘇錦溪的復原能力一向很好。

唐茗見她堅持也沒有拒絕,「總之你量力而為,不用太勉強了。」

「一點都不勉強,茗哥哥,我傷也好的差不多了,今天開始我就回我家裡去住,東西我已經收拾好了。」

「你要走?」唐茗一聽說她要走心情瞬間變得很低落。

「嗯,這些天多些你的照顧,我身體已經好了,時間不早了,我去搭公交。」蘇錦溪說著就急急忙忙往外走去。

唐茗一把抓住她的手,「不要走。」

在蘇錦溪懷疑的眼神中他鬆開了手解釋道:「我的意思是我們反正都是去同一個地方,我送你。」

「還是不要了,要是被公司的人看到了還不知道會說什麼閑話,我去坐公交。」

「你以為這裡會有公交專線?」

蘇錦溪倒是忘記了,這是別墅區,哪個住別墅的會坐公交車?

「那……又要麻煩茗哥哥了。」

唐茗只想要和她多呆一點時間,在車上唐茗再三要求蘇錦溪繼續住在自己的別墅。

哪怕兩人無名無實,唐茗也想要多看看她,看著她就會心情愉悅。

蘇錦溪害怕白小雨誤會的更深,還是拒絕了唐茗的好意,堅持下班后就要離開。

在快到公司的時候蘇錦溪提前下了車,一個人默默走到公司。

辦理好了入職手續,因為是唐茗欽點的人,她才來就得到了很多關注。

對於新工作蘇錦溪哪裡都滿意,就是有一點。

當初面試她的那個面試官竟然是她的主管,當時兩人就發生了不愉快,蘇錦溪看到他那張臉就覺得他不會對自己太客氣。

果然才和大家認識了以後,張主管就丟給了她一堆的資料。

「新來的,你去複印這堆文件,一會兒我要用。」

蘇錦溪第一天入職也只得照辦,「是,主管。」

然而她不知道的是真正的折磨現在才開始。

蘇錦溪抱著厚厚一摞資料去列印,雖然和她想象中的工作有些不同,不過這才第一天嘛,從最基礎的開始做也很正常。

當她列印好了抱到主管辦公室,「主管,你要的資料我已經列印好了。」

張主管只是看了一眼就全部扔到地上,「讓你列印三份你聽不到?年紀輕輕的做事這麼浮躁。」

蘇錦溪眉頭一皺,「張主管,你明明只說了列印一份。」

「你耳朵怎麼長的?說的三份就是三份,重新去列印。」

蘇錦溪張了張唇最後還是什麼話都沒有說,「好,我馬上去列印。」

「等著,將地上的垃圾撿起來再去。」

蘇錦溪忍著委屈彎腰去撿地上的紙,看來這位張主管就是公報私仇了。

要不是唐茗正好來了,這份工作早就被那位主管給搞砸。

蘇家現在的情況不好,自己很需要這份工作,收拾好了地上的紙起身離開。

張主管看著她的倩影眸光中掠過一道陰冷,賤人,我一定要你哭著來求我。

蘇錦溪一個上午就在複印機旁邊,一個資料被張主管諸多挑剔。

「小蘇,你是不是和我們主管有什麼過節?我怎麼覺得他在刻意針對你呢?」

辦公室的小王主動靠近蘇錦溪道。

蘇錦溪哪裡好意思說是因為自己在面試的時候拒絕了他的騷擾,她只得搖搖頭,「我也不知道。」

「小蘇,這張主管最記仇了,你初來乍到不知道,對漂亮姑娘他一直都毛手毛腳的,你長得這麼漂亮一定要小心點。」

這一點蘇錦溪一早就領教過了,「我知道了。」

「總是這麼下去也沒有辦法,他回想辦法折磨你的,我看你還是給他送點什麼東西,他這個人最貪財了,說不定會網開一面不折磨你。」

蘇錦溪雖然很厭惡這樣的方式,但小王說得沒錯,自己要繼續在這裡混下去還得看他的臉色。

「謝謝你告訴我這些,我下班後會去買點東西送給他的。」

「以後有任何事情都可以找我,我就在你旁邊。」

「嗯。」

好不容易熬到下班時間,唐茗本來是想送蘇錦溪回家,被蘇錦溪給拒絕。

唐茗掛了電話,她有約了,約她的人是誰?

他沒有發現自己對蘇錦溪的關心早就超出了原來他設定的範圍。

白小雨的電話進來,從那件事以後每次他再看到白小雨三個字都有一點煩躁。

「喂。」

「茗,我們都好久沒在一起吃飯了,那件事是我做的不對,我知道錯了,你就原諒我吧。」

蘇錦溪慢慢好起來,唐茗的氣也消了,只不過對白小雨慢慢的沒有了以前的那種感覺。

「晚上一起吃飯吧。」

「好的茗,那我去定位子,就在雨晴餐廳吃飯吧。」

「隨便你。」

在什麼地方吃飯唐茗已經覺得不重要了,開著車就去接白小雨。白小雨知道上次的事情把唐茗逼急了,這幾天尤其乖巧,一點都沒有打擾唐茗。 一行人去了夜場,南宮墨更是頭都沒有回,「唐總,就麻煩你送她回去了。」

「自然。」唐茗微笑道。

顧錦則是一字一句咬牙切齒道:「導演玩得開心!」

先前她怎麼沒有發現南宮墨這麼喜歡玩?

以前在美國的時候他倒是約過自己幾次,不過都被自己給拒絕了。

那時候要學的東西那麼多,她哪有時間玩?

況且每天都是腰酸背痛,有空她就恨不得窩在沙發或者床上休息。

南宮墨約了幾回她沒去,自然而然就不再約了。

其他人紛紛走向商務車,簡昀則是走到了顧錦身邊,遞過一件女士外套披在了顧錦的身上。

也許是怕顧錦誤會,他隨口解釋:「這是我讓助理買的。」

夜裡雖然溫度有點低,但她也不會很長時間暴露在室外。

簡昀的關心讓她措不及防,尤其是當著另外兩個女人面前,那兩人眼睛嫉妒得通紅一片。

顧錦壓下心中的複雜,禮貌道謝:「謝謝。」

簡昀則是揚唇一笑:「小艾,明天見。」

明天就要進組了,顧錦這才想起,面對簡昀曖昧的態度,她突然有些後悔接這部電影。

雖然她確實是為了換一個身份高調回來,成為明星是最快的辦法。

她預料到了所有後果,唯獨沒有預料到簡昀會是男一。

「明天見。」

唐茗的臉色黯了黯,「我們走吧。」

顧錦也不想和簡昀有過多的接觸,簡昀的變化太大,現在的簡昀讓她一點都捉摸不透。

簡昀目送著顧錦和唐茗離開,唐茗紳士給她拉開車門,然後自己才坐了進去。

直到顧錦離開,簡昀才邁步朝著商務車走去。

顧錦已經是一頭冷汗,才和簡昀分開,現在又和唐茗同在一輛車。

他就坐在離自己身邊不到二十公分的地方,雖然以前也和唐茗同坐過一輛車,那時候都沒有這樣的局促感。

唐茗的變化不算大,但也有些讓人琢磨不透的意味。

就像是鋒芒暗藏,表面溫柔體貼,一旦出手,便會露出他最鋒利的爪牙。

「艾琳娜小姐之前沒有演過戲,為什麼突然想要當演員了?」唐茗溫雅開口。

顧錦絲毫不在意他會問這個問題,平靜的回答:「南宮沒想過當導演,主修的也並非藝術,最後他也當了導演。」

她的回答很妙,順利將自己身上的問題引到了南宮的身上。

「似乎你和南宮的關係不錯?」

「若非有交情,你覺得我一個新人能夠成為他電影的女主?」

顧錦不但不隱瞞,反而會故意加深兩人的關係。

連戲都沒有演過的人能夠成為女一號,這可不是一般般的交情能給的。

唐茗事先就已經刻意試探過那兩人的關係,南宮墨雖然對顧錦多加照拂,但並無男女之情。

這是他能夠確定的,如果他真的喜歡顧錦,又怎麼可能放任自己送她?

可兩人不是男女之情又會是什麼關係呢?友情?男女之間會有純潔的友情?

從顧錦這裡更是探不出半點口風,兩人的關係猶如霧裡看花,越看越模糊。

一路上兩人閑聊,就像是朋友一般的敘舊,顧錦半點不敢放鬆警惕。

唐茗那看似拉家常的話其實裡面暗藏玄機,一直都在試探顧錦的過去。

很快就到了別墅區,顧錦這才如釋重負。

「唐總,我到了。」

「時間還早,艾琳娜小姐不請我喝杯茶?」唐茗仍舊是溫然的看著她。

一般這個點男人提出要上樓喝茶都是內含深意,顧錦何嘗不了解他的套路。

別說是唐茗,就連司厲霆曾經都說過這樣的話。

偏偏唐茗那如沐春風的笑容讓人感覺不到絲毫唐突,反而你往那個方面想才是對他的一種褻瀆。

「唐總,晚上喝茶容易失眠。」

「無妨,我和你一見如故,晚點睡也沒關係。」

顧錦一個頭兩個大,「唐總,改天吧,今天我有些累了。」

「也好,那我就不打擾你休息了,在離開之前我有個問題想問。」

顧錦疑惑的看他,這人該不是想要問自己是不是蘇錦溪吧?

「唐總請說。」

顧錦身穿黑裙,外面披著一件長款外套,一雙黑色的高跟鞋襯的她優雅無比。

一陣風吹過,她鬢角的碎發以及裙擺隨風起舞。

唐茗靠在車邊,一手插兜,溫柔的注視著她,怎麼看這都是極為賞心悅目的一個畫面。

優雅的薄唇輕啟:「艾琳娜小姐,請問我可以追你嗎?」

顧錦瞪大了眼睛,唐茗問的竟然是這個問題。

「據我所知,唐總應該已經結婚了才是,抱歉,我對婚外戀並不感興趣。」

回國之前顧錦就讓人調查了蘇夢等人,她一直都知道唐茗和蘇夢並未領證。

蘇夢假孕嫁入唐家,后被拆穿之後用苦肉計留在唐茗。

且不問唐茗對她是何態度,至少外面的人都知道唐茗和蘇夢結婚了。

顧錦便以此回絕唐茗,唐茗的臉上並無尷尬之色。

他倒是反問道:「這麼說來,不是婚外戀艾琳娜小姐就有興趣了?」

顧錦覺得自己還是被他繞了進去,她揚唇一笑:「唐總說笑了,我暫時沒有戀愛的打算,我先上去了,謝謝唐總送我回來。」

她的拒絕是唐茗意料之中的事情,唐茗的聲音傳來:「談不談是你的自由,追不追則是我的自由了,晚安。」

顧錦的腳步一頓卻沒有回頭,她徑直回了家。

進屋之後她全身癱軟在沙發上,本以為改名換姓回來會大快人心,誰知道又惹上了一堆麻煩。

顧錦窩在沙發里給司厲霆打了一通電話,「三叔……」

「怎麼了蘇蘇?」司厲霆接起電話就聽到了顧錦的聲音有些沉悶。

「沒事,就是想你了。」顧錦此刻就想回到司厲霆的懷抱。

不管什麼時候司厲霆的懷抱都是顧錦的避風港,在她最疲憊的時候想要依靠。

顧錦聽到電話里傳來司厲霆用英語對人說抱歉的話,很快背景聲音就變得安靜了很多。

他肯定是在談合作的事情,想著之前他才熬了個通宵,顧錦未免覺得自己太過於任性。

「蘇蘇,發生什麼事了?」司厲霆略帶急迫的聲音在耳邊響起。

「就是突然想聽聽你的聲音而已,三叔應該在忙吧,那我就不打擾你了。」

「什麼事都沒有你的事忙。」司厲霆看了一下腕錶,算了一下顧錦這邊應該是入睡的事情了。

「現在聽到我已經心滿意足了。」顧錦說著就要掛電話。

電話那頭卻傳來司厲霆溫柔磁性的聲音,「很久很久以前,在一個小鎮上……「

顧錦剛想問他說的什麼,轉眼才想起自己剛剛說想要聽他的聲音,所以他在給自己講故事?

司厲霆的聲音本就富有磁性,顧錦沒有打斷他,而是將電話開成了免提。

房間中響起司厲霆的聲音,顧錦本就累了,在他的聲音中緩緩睡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