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竟然有這種事情?」張一博有點兒難以置通道。

後面的學生會的成員,立刻附和道:「可不是嘛!那人仗著自己室友是軍人出身,在學校里張揚跋扈!

我們不過是說了他幾句,他就帶人把我們打成這樣了。」

「是誰這麼囂張,敢在江大鬧事!」張一博臉陰沉的差點都滴下水來了。

「那人叫鹿一凡,校長您應該也認識,就是那個考了全國狀元的鹿一凡。他現在就在後面,馬上就跟著幾個室友過來了。」鄭林委屈巴巴的說道。

「鹿一凡?你說,今天和你們打架的是鹿一凡?」張一博臉色猛然沉了下來,問道。

見張一博的臉色徒然變得極為難看,鄭林不禁心裡大喜。

如果校長肯為他出面,區區一個新生何足畏懼?

記住手機版網址:m. 「是啊,沒想到那個高考狀元竟然會有如此暴力的一面,真是令人指!張叔叔您看看我的臉,都被他用吉他砸成什麼樣子了!」鄭林急忙道。

為了套近乎,鄭林對張一博的稱呼也從校長變成了叔叔。

鹿一凡是什麼人?

堂堂雲家家主雲水寒的師父,醫藥世家關家家主關月山都要敬稱一聲大師的牛逼人物。

這種大人物,又豈會跟你們這些小屁學生搶風頭,爭女友?

張一博算是看出來了,肯定是鄭林被人家鹿大師搶了風頭,氣不過,這才來自己這兒告狀誣陷人家鹿一凡的。

退一萬步來說,就算鄭林說的是真的,那又怎樣?

鹿大師可是治好自己的神醫,自己怎麼可能會為了你區區一個鄭林,去得罪他老人家?

此刻,張一博真是恨不得一腳把這不開眼的大少爺給踹天上去。

還敢來自己這兒告狀!

人家鹿大師沒動用關係把你們整死都已經是你們幸運了!

「事情不能只聽你們的一面之詞,你們是不是被鹿一凡打的,得拿出證據來。要是拿不出來證據來,你們就是誣告!誹謗自己的校友!」張一博最終還是強壓住自己內心的不滿,沉聲道。

「什麼?!」所有人本來都期待著張一博火山爆,為鄭林出頭,沒想到到頭來卻反倒指責起鄭林等人誣告,不禁讓他們全都傻了眼。

「人確實是我打的。」

這時,門被推開了,鹿一凡懶洋洋的漫步進來。

張一博見到鹿一凡,張口就要喊「鹿大師」,卻被鹿一凡一個眼神給制止住了。

「校長,您也聽到了,他自己都承認打人了!」鄭林不禁大喜過望。

見過傻的,還真沒見過這麼傻的!

居然自己承認打人!

這不是自己找死嘛!

「開除他!」

「扭送公安機關!」

「這已經是嚴重的暴力事件了!」

「囂張您可不能輕饒了這小子!」

學生會那群人又開始叫囂了。

畢竟被鹿一凡打的哭爹喊娘,這場子要不找回來,以後還怎麼混?

「你們放屁!明明是你們自己先動手的!」跟著來的肥牛被這群無恥的傢伙給氣的全身的肥肉直顫。

太無恥了!人居然可以不要臉到這種地步!

鹿一凡擺了擺手,示意肥牛稍安勿躁,拿出手機播放了一段視頻。

視頻里將鄭林是如何挑釁,又如何動手打人的事情拍攝的一清二楚。

這讓鄭林等人看的瞠目結舌。

這特么什麼時候拍的?

怎麼還拍的這麼清晰?

但是鄭林還是不知悔改的叫囂道:「是我先動手的又怎樣?你毆打學生會的成員就是大罪!就應該被學校開除!

張叔叔,你說是吧?」

張一博此刻的忍耐已經到了極限,輕輕吸了一口氣,然後道:「鄭林,跟鹿一凡同學道歉,如果你還想在江大上學的話。」

「什麼?張叔叔你要我跟鹿一凡道歉?我沒聽錯吧?!」鄭林忍不住驚詫道。

「不道歉的話,就退學吧。你們先動手打人,還搶人家的女朋友,行為令人指!全部人,必須跟鹿一凡同學道歉,否則就滾出江大!」張一博憤怒道。

校長如此憤怒,學生會的人瞬間慫了。

他們可不像鄭林家,有權有勢。

一個個只能跟喪家之犬一般,走到鹿一凡面前低頭認錯。

「認錯是這種態度嗎?大聲點,抬頭說『凡哥我錯了』!」鹿一凡淡淡道。

「凡哥我錯了!」

「凡哥我錯了!」

「凡哥我錯了!」

一個個學生會的成員全都屈辱的抬起頭,大聲對著鹿一凡道歉道。

只有鄭林咬牙切齒道:「他算什麼東西?有什麼資格讓我向他道歉?」

「放肆!」鄭林話剛落,張一博雙目怒視著鄭林,好像要衝上去揍他一般。

那態度,就好像自己的長輩被侮辱了一樣!

看的眾人震驚不已!

這鹿一凡究竟和張一博是何關係,怎麼能讓他如此維護?

「張叔叔,你!」鄭林難以置信的望著張一博道。

「鄭林,我給你提個醒,我不過是看在你爸贊助過江大一塊地皮的面子上才讓你來江大的。

否則憑你的那點兒分數,憑什麼來江大上學?

現在我再給你最後一次機會,向鹿一凡同學道歉,要麼就給老子退學滾蛋!」張一博說出這句話時,鄭林整個人都如被雷電擊中,徹底呆住了!

到現在他終於看清了狀況。

人家校長自始至終都站在鹿一凡那邊,根本沒有要為自己說話的意思。

要是自己要被退學,那事情可就玩大了!

可要自己向鹿一凡道歉,還當著這麼多學生會的人面前道歉,那真是無比屈辱的一件事!

思來想去之後,鄭林只能無奈走到鹿一凡面前,一臉不爽的正要道歉。

卻聽鹿一凡先開口,緩緩吐出五個字道:「跪下,唱征服。」

「什麼!」鄭林難以置通道。

「我說,跪下,唱征服!否則,就滾蛋退學,你有意見嗎?」鹿一凡囂張至極道。

「張叔叔他!」鄭林一臉憤恨的扭頭望向張一博,可人家張一博卻把頭扭向了一邊,根本不管他。

「老子不唱!去你麻痹的!」鄭林叫罵道。

這麼做,他可真一點面子都沒有了!

「不唱?可以啊,肥牛,小龍,打到他唱為止!」

言罷,鹿一凡緩緩走到張一博的老闆椅前,一屁股坐了下去,翹起了二郎腿,極為囂張的看著眾人。

肥牛、李輝和周龍見張一博都站在自己這邊,那還怕個鳥啊!

猙獰的笑著,揮動著拳頭砸在了鄭林身上。

哀嚎聲從校長辦公室傳了出去,看的這群學生會成員那叫一個驚心動魄!

太可怕了!

這傢伙簡直是惡魔!

沒過三分鐘,鄭林就被打的慫的不行了。

爬到鹿一凡面前,流著淚,唱起了征服。

鹿一凡一腳踹到鄭林臉上冷冷道:「唱的真特么難聽!就這樣還想跟老子搶女人?你也配?」

這時,張一博開口問道:「一凡同學,你還有什麼要求嗎?」

這畢恭畢敬的態度,簡直像是晚輩在向長輩請安一樣!

看的眾人又是一陣瞠目結舌,震驚不已!

先給自己定個小目標:比如收藏筆趣閣:.手機版網址:m. 鹿一凡坐在張一博身邊,冷冷的掃了一眼學生會的眾人,還有被打的慫成狗的鄭林,而後淡淡道:「我覺得吧,以這群渣子的素質是沒有資格再當學生會成員的。←三江閣,

而且他們今天還動手打了人,就從學生會開除,然後記大過一次,權當警告吧!」

張一博點了點頭道:「說的不錯,這種嚴重的錯誤,理應受到處罰,就按一凡同學說的辦吧。」

聞言,所有人面如死灰!

江大學生會的好處有太多了!

畢業之後找工作,人家企業看到你是學生會成員都會優先考慮你。

而江大記大過是會跟著你的檔案一輩子的!

以後考公務員、事業單位、找工作都會受到影響。

此刻所有學生會的成員都憤恨的看著跪在地上的鄭林,恨不得他立刻去死。

你得罪人家幹嘛?

你特么家裡有錢有勢,我們沒有啊!

現在好了,人家鹿一凡一句話,自己學生會成員的身份沒了,還被記大過一次!

以後公務員、事業編都沒得考了!

他們現在哭都沒地兒哭去!

「好了,你們可以滾了。歡迎隨時來找我挑戰,只要你們打的贏我。」鹿一凡笑了笑道。

那笑容在眾人眼中是如此冷酷。

一群人雄赳赳氣昂昂的來,卻垂頭喪氣的拖著半死不活的鄭林走了。

這些人一走,肥牛三人集體爆出了驚天的歡呼聲。

「卧槽!凡哥,你特么簡直帥呆了!以前只在電影里看見過這種情節,沒想到你居然在現實中做到了!」

「跪下,唱征服!嘖嘖嘖,我要是能有這麼霸氣的一天就好了!」

「凡哥,我水土不服,你服你!以後你就是我親哥了!」

三人一頓馬屁狂拍,饒是鹿一凡不喜歡拍馬屁,但是心裡也美滋滋的。

不過一轉身,三人看到張校長還在這兒,馬上停止了喧鬧。

鹿一凡見三人面帶疑色,知道他們在想什麼,馬上站起來介紹道:「哥幾個,來認識一下,這是我一個親戚,以後你們見了面就叫張叔就行了。

只要你們在學校里別做壞事,其他什麼事情張叔都能幫忙。」

張一博知道鹿一凡有心低調,便點了點頭道:「一凡這孩子還得麻煩你們幾個多照顧一下。」

肥牛聞言恍然大悟道:「怪不得,原來是校長是自家人啊!」

李輝也眉開眼笑道:「哈哈,太好了,以後咱在學校也有關係了!」

周龍也道:「以後有校長叔叔罩著我們,我看誰還敢惹我們!」

張一博卻心中暗道:「真正牛逼的是你門面前這位,有他在還用得著我罩嗎?」

「那什麼,哥幾個你們先回去吧。我跟張叔有點兒話說。」鹿一凡道。

肥牛三人點了點頭,小心翼翼的關上門走了。

三人走後,張一博的態度立刻變得恭恭敬敬,對著鹿一凡喊了一聲:「鹿大師。」

要是三人看到這一幕,非得嚇死不可!

江大的校長啊!

這可是堂堂局級幹部!

而現在他居然對著一個學生恭敬而謙卑的叫一聲「大師」!

鹿一凡笑了笑道:「張校長,這次多謝你幫忙了。」

張一博擺了擺手道:「您這是說的什麼話?本來就是他們不對,我不過是秉公執法罷了。」

「嗯。對了,最近,您那方面的生活還可以吧?」鹿一凡想起了自己給他喝過龍血,順便問了一下治療效果。

「哎喲,您不說我都忘了!多虧了大師您的幫助,我媳婦現在已經懷孕了! 金枝夙孽 我的病不光好了,而且感覺身體比以前強壯了十倍!您真是神醫啊!」張一博感嘆的說道。

龍血果然效果非同凡響!

鹿一凡暗暗點頭,然後又在紙上寫了一個方子交給張一博:「這是安胎保胎的方子,你讓你媳婦每天都按這個房子喝上一副葯,保證她整個懷孕期間身體健康,胎兒也比其她人生下的更加聰明、結實。」

張一博聞言,不禁大喜的收下了藥方,點頭哈腰的感謝道:「哎喲……鹿大師,我這真不知道該怎麼感謝您了!我替賤內和未出世的孩子多謝您了!」

「校長不必客氣。哦,對了,只要您夫人每天喝這幅葯,哪怕是懷胎十月也是可以正常行房,不必害怕驚動胎兒的。」鹿一凡又道。

聽到這句話,張一博震驚的無以加復!

懷胎十月也能正常行房?

這簡直駭人聽聞!

誰都知道那個時候孕婦是最脆弱的時候,一點刺激都可能讓胎兒受到傷害,或者早產、流產。

誰家老公敢那個時候還干那事啊!

可是鹿一凡的方子不但能保護胎兒和孕婦,還能讓自己正常行房,這怎麼能不讓人震驚!

尤其是張一博才剛剛治好了病,男女之事才剛嘗到甜頭,要正讓他憋那麼久,真可能把他給憋壞了。

在張一博千恩萬謝之後,鹿一凡擺了擺手離開了。

回到宿舍,肥牛三人又是一陣溜須拍馬,然後肥牛道:「凡哥,今天晚上我請客,請哥幾個去保利會所吃飯、唱k!」

眾人一聽保利會所馬上眼睛變得賊拉亮。

「肥牛這是要出大血了啊!嘿嘿,凡哥,我可聽說了,保利那裡的ktv公主正點的很!個個都波大腰細嘴還甜!

今天沾您的光,咱們也去見識一下。」周龍一臉猥瑣的說道。

雖說鹿一凡美女見過不少,但卻是實打實的處,骨子裡還是很純潔的,所以聞言問道:「什麼是k公主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