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稟聖使,聽說郡主已完全康復了,和芙蓉仙子等人相談正歡,不知道在密謀些什麼呢!」下人答道。

「胡說八道!我的七色針蛇劇毒無比,就算勉強救好了,怎麼可能一點事沒有?!」那紫目女子的笑容突然消失,臉上瞬間布滿煞氣。

這時只聽啊的一聲慘叫,那下人倒在地上,緊接著全身浮現出五顏六色的水泡,皮肉腐爛,然後化為一灘膿血。

本來紫目女子身邊就是最空曠的,其他下人看到這恐怖的一幕,更是如驚弓之鳥,躲得遠遠的,紫目女子身周十丈內空無一人。

這紫目女子一身驚天毒功,聽說七色針蛇便是她所下,這樣輕易毒死一個修士,連用的什麼手段都不知道,又喜怒無常,實在是太可怕了,太子的下人哪敢靠近。

「呂問霞,我的下人怎麼得罪你了,你竟要殺死他?」太子眉頭微皺,有些生氣的質問道,一個下人的性命也不算什麼,但此女當著太子的面殺人,就太不給面子了,讓太子心中很是不爽。

「他胡說八道,自然該死,郡主被我的七色針蛇咬了,不可能完全沒事,就算好了,以後也是半個廢人。」 黑暗之淚 呂問霞又恢復了嬉笑之色,彷彿地上的血跡未乾的屍體不存在一般。

大周鳳儀門來了兩位使者,主使鳳千凝,副使呂問霞。

鳳儀門的核心弟子都會改姓為鳳,以示對鳳儀門忠誠無私之意。

鳳千凝無論是地位還是修為都較呂問霞高,不過在這宮殿之中,恐怕所有人都更畏懼呂問霞。

「不管怎麼說,我那漂亮妹妹沒死,下一步怎麼作,還要請教兩位使者。」太子道。

「直接闖進郡主府,殺光所有人好了,我倒想會會那個敢擒我蛇兒的山南修士。」呂問霞面色冷厲。

「不可,如果這麼做,太子失了人心,日後登基也是名不正言不順,現在還不到這一步。」鳳千凝搖頭道。

聽了鳳千凝的話,太子微微點頭,姬明月在玄武國名望極高,無論修為還是執政能力都遠勝自己,如果不是靠著太子的名分,和姬明月爭位他是根本沒有勝算的,對於這個妹妹,他實在有幾分忌憚,也不願公然撕破臉。

「你不讓打,下毒也沒可能了,倒是拿個主意啊?」呂問霞道。

「太子,你能不能請皇帝下旨,捉拿姬明月?」鳳千凝想了想道,她對太子和皇帝的稱呼簡單,毫無尊敬的意思,太子也不以為異,要知道在大周,鳳儀門是遠勝玄武國的龐然大物,身為上宗使者,不將玄武國這等小國放在眼裡也是自然之事。

「不可能,父皇對妹妹很是疼愛,我說服不了他。」太子不假思索道。

「連影響皇帝的能力都沒有,你太沒用了。」呂問霞毫不客氣道。

「呂使者,你怎能和太子這麼說話?」就連一直擺出諂媚臉的強者也臉色脹紅,聽不下去了,指責呂問霞道。

太子臉色先是青白交加,隨即大笑兩聲,道:「老強,不用和她多說,你們鳳儀門才知道我沒用嗎?沒錯,我是沒用,不然之前,你們也不會扶植我那個精明能幹的妹妹了。」

「只是,我倒不明白了,你們為何捨棄妹妹,轉而扶植我呢?」

太子臉色疑惑不解,語氣也有些蕭索,看鳳儀門的人如此跋扈,就算自己最後登基,恐怕也沒有什麼樂趣可言。

不過他也沒有別的選擇,只能一條路走到黑了。

「因為她拒絕母系氏族改革。」鳳千凝淡淡道。

「就為了這?」太子面色一驚,萬萬想不到,竟然是這個原因。

所謂母系氏族改革,就是恢復上古的母第氏族社會,家族以女性為尊,比如孩子跟母姓,女性獨佔繼承權之類。

當初太子聽到鳳儀門提出這要求時,想也沒想,隨口就同意了。

在太子看來,為了皇位,這根本就不是事,而且此項改革最受影響的是那些平民百姓和下層的修士,中上層的修士是不會受到影響的,畢竟鳳儀門勢力雖大,也管不到每一個修士的家事,人家隨便找個深山開個洞府你管個屁。

「明月是不是腦子抽了,她不也是女人嗎?為什麼拒絕母系社會改革?」太子好奇不解道。

「姬明月想要學溪國,搞武舉,人人平等,按考試分配修鍊資源。」鳳千凝眼中也流露出幾分可惜。

「哈哈哈哈……」太子放聲大笑,「明月太天真了,什麼考試,誰考好考差還不是朝廷說了算,鳳儀門的母系改革,回到淳樸和平的上古社會,才是正確的道路。」

原本冷著臉的鳳千凝,聽了太子的話,雖然明知道不是真心話,但也露出微微的笑容。

進行母系社會改革,一直是鳳儀門上下的遠大目標,鳳千凝身為鳳儀門核心弟子,自然也以該目標為己任。

雖然鳳千凝對太子不很滿意,畢竟太子是一個男人,但換一個角度想,太子比郡主更聽話,鳳儀門就能更方便的控制玄武國,反而更好了。

至於太子的性別也很容易解決,從他的女兒中選擇一個出色的加入鳳儀門,待太子死後登位就行了。

「明月不解決,終究是個大患啊。」太子嘆了口氣,如此說道。

與凰爲謀 「我倒有個辦法,令她進宮,然後就任由我們揉捏了。」鳳千凝道。

「讓她進宮,怎麼可能呢,宮裡對她來說就是龍潭虎穴,只要稍有一點腦子,她就不會進宮的。」太子搖搖頭。

鳳千凝笑而不語,眼中浮現出自信的光芒。

太子納悶了,難道鳳千凝真有什麼妙計?

接下來鳳千凝的話,讓太子臉色大變,身子一顫,幾乎站不穩。

太可怕了,這個女人太可怕了!

(本章完) ?郡主府。

「陛下有旨,令郡主進宮覲見。」一位黃衣靈嬰境修士站在階下,躬身道。

「何公公,父皇是因為何事召見我?」姬明月道,她剛剛派人向父皇告了鳳儀門一狀,想不到這麼快就有回應了。

「陛下已知道了郡主殿下康復的事,要召見殿下問個清楚。」那何姓靈嬰修士面色平靜道。

「父皇還怎麼說?」姬明月道。

「陛下還說要為殿下主持公道,不管是誰下毒,絕不姑息。」何公公道。

「父皇真這麼說?」姬明月欣喜道,但心中也有些半信裝疑。

姬明月知道,父皇已多年不管事了,將玄武國的國事盡數託付給太子和郡主兩人,說起來造成如今近乎內亂的局面,皇帝也有部分責任。

皇帝雖然多年不理朝政,但在朝野之間仍有很大的影響力,如果父皇決心為姬明月做主,那姬明月還是有信心扳倒太子一方勢力的。

「陛下等著呢,殿下這就請吧。」何公公道。

「等一下。」郡主身後一人突然道,卻是芙蓉仙子。

「怎麼了?」姬明心不解道。

芙蓉仙子把姬明心拉到一旁,道:「郡主,此事恐怕有詐。」

姬明心也不是天真小女生了,聽了芙蓉仙子的話,心中也是一驚,道:「哪裡有詐?」

「皇上一心修鍊,已多年不理朝政了,怎麼可能突然這麼積極了,這不是有點古怪嗎?」芙蓉仙子道。

凌天在一旁聽著,也覺得有些道理,玄武皇如果要管早管了,怎麼會到現在才管。

「芙蓉道友想多了吧,郡主和太子爭位,皇帝不可能不知道,以前是局面還在可控制的範圍內,所以皇帝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現在事情鬧大了,皇帝想要解決也是很自然的事吧?」赤面尊者道,他雖然在大周發展,但也是玄武國出身,對國內的情況頗為熟悉。

「不過,皇上可是一直偏向姬明曦的,不然也不會立姬明曦為太子了,正因為如此,郡主才會加入鳳儀門,取得鳳儀門的支持的,要不是郡主與她們理念不同,姬明曦也沒有機會的。」芙蓉仙子道,顯然對郡主與鳳儀門分道揚鑣的事頗有微辭。

「以前的事,不用多說了。」郡主道。

「我看未必是皇上叫郡主去,而且就算是皇上叫郡主去了,也很危險,我們守在府里,還能藉助各種陣法抵禦,就算鳳儀門和太子一齊攻來,也是不懼的,要是出去被圍殺怎麼辦?」芙蓉仙子繼續道。

「芙蓉道友這話說差了,難道我們就永遠呆在郡主府?出都不敢出去,郡主還怎麼爭大位?」鬼屠哼了一聲道。

「鬼兄說的也有些道理。」赤面尊者道。

「我堅持意見,還請郡主三思。」芙蓉仙子道。

「父皇叫我去,難道我還能抗旨不成?」姬明月道。

「就說身體還沒有恢復,暫時去不了。」芙蓉仙子道。

boss太腹黑 「鬼前輩說的也有些道理,我們不能一直困守府內。」姬明月道。

「可現在太子勢大,不是我們出去的時機。」芙蓉仙子道。

「姑姑,你不用懷疑,何公公是父皇最心腹之人,只有父皇能支使他,肯定是父皇召見我不假。」

「父皇我還是了解的,他是愛我的,現在父皇要為我作主,正是我最好的翻盤機會,而且我們有鳳儀門下毒的鐵證,七色針蛇只有鳳儀門才有,我向父皇說清楚,請他下旨廢了太子或驅逐鳳儀門,大義就在我這一邊,玄武國在野的修士都會支持我!」姬明月沉吟道。

「我還是覺得,出去會很危險。」 再見,洛麗塔 芙蓉仙子看向赤面尊者,希望給自己爭取一些支持。

「郡主決定便是。」赤面尊者道。

「芙蓉仙子,你膽子也太小了,我們好歹也是大周來的,都掌握了法則之力,就算遇到鳳儀門,也未必怕了,在大周又不是沒有見過那些怪女人。」鬼屠哼了一聲道,他在三人之中,修為最高,他有足夠的底氣驕傲。

「凌道友是什麼意見呢?」芙蓉仙子看向凌天。

「我的看法,倒和芙蓉道友差不多……」凌天道。

芙蓉仙子聽到這裡,面露讚賞之色,還以為凌天支持自己,哪知道凌天話鋒一轉,繼續道:「不過,就算有危險,也沒有多大關係,只要不是化神境修士,在下都能解決。」

聽了凌天的話,芙蓉仙子赤面尊者鬼屠都是不以為然,就連姬明月也微微搖頭。

凌天這話說得太大了!

之前凌天與芙蓉仙子三人接觸,凌天雖然展示出了強悍的實力,但並沒有到超出靈嬰七重法則期的地步,充其量不過是靈力強一些罷了。

你一個靈嬰七重的修士,別說化神境了,對付靈嬰八重的修士都夠嗆,何德何能,敢放狂言化神境以下都能解決?

凌天微微而笑,他又何需在意別人的看法,一切讓結果證明便是。

郡主看向芙蓉仙子,芙蓉仙子嘆了口氣,道:「既然郡主執意如此,我們便一齊進宮,我儘力護郡主周全。」

芙蓉仙子語氣蕭索,顯然對進宮的結果並不看好。

「很好,府內靈嬰境以上的修士全部進宮,這裡不用管了!」姬明月道。

如果芙蓉仙子等高手離去,留下的修士也守不住郡主府的,反而會被各個擊破。

姬明月也是果訣之人,要麼不走,要走全走,連老巢也不要了。

在何公公的引領下,包括凌天在內的十多個靈嬰境修士擁著姬明月來到了皇宮外。

皇宮分為西宮和稍小一些的東宮,皇上住西宮,太子住東宮,兩宮互相獨立,以陣法隔開,只有兩條重重門禁的通道相連。

「二十年沒進宮了。」姬明月從司馬門進入西宮,看著兩側如鐵幕般的高牆,不禁嘆息。

「郡主,現在可不是感嘆的時候,我們快去見皇上,以免夜長夢多啊!」芙蓉仙子道。

「芙蓉,你太謹慎了,這裡是西宮,不是東宮,太子要敢在這裡動手,那是公然造反了。」赤面尊者撫須笑道。

「太子如果要動手,只會選在郡主府到皇宮的路上,現在我們進了皇宮,太子不會動手了。」鬼屠道。

芙蓉仙子聽了兩位同伴的話,也覺得自己似乎太謹慎了。

就在這時,異變突生。

(本章完) 郡主一行人剛進宮不久。

咿哈哈哈哈——

一串陰冷至極的笑聲響起。

隨著那古怪笑聲,突然兩邊高牆之上,一陣光芒亂閃,緊接著半空中浮現出許多修士的身影,粗略一數,竟有近三十名靈嬰修士之多,是郡主方面數量的一倍有餘。

「太子的人!」芙蓉仙子失聲叫道,她認出了其中不少熟悉的面孔。

「陰陽二老,太子呢?你們是要造反了?」姬明月雖然知道中計了,但臨陣不亂,沖敵人中兩位老者叫道。

太子的供奉中,以陰陽二老修為最強,只見人群中兩位禿頭老者,一人白衣,一人黑衣,釋放出法則期的氣息。

陰陽二老是太子的親信,修為比芙蓉仙子和赤面尊者還要強悍,也就鬼屠能與之相比。

沒有人知道陰陽二老的背景來歷,白衣老人是陽無壽,黑衣老人是陰無祿,兩人的名字也是詭異之極,應是取的假名。

如果不是二老力挺太子,不用等鳳儀門舍姬明月而去,太子早就撐不住了。

「鳳千凝!」芙蓉仙子又叫道。

只見陰陽二老身後出現了兩個女子,同樣釋放出靈嬰七重法則期的氣息,正是鳳千凝和呂問霞。

除了凌天之外,郡主一方的人都是心中一沉,如果只有太子的人,大家還有一戰之力,多了鳳儀門的人,那勝算恐怕也就三成了,這還是高估了的。

鬼屠身為郡主三位供奉中修為最高的修士,儘管離府時誇下海口,此時見到鳳儀門兩個修士釋放出來的強大的氣息,也不禁氣沮。

「太子正在武極殿等郡主,請吧!」陽無壽笑呵呵道。

「武極殿?那是父皇平時召見臣子的地方,你們把父皇怎麼了?」姬明月臉色青得嚇人。

芙蓉仙子等人也反應過來,太子的手下在西宮內肆意橫行,而皇上的人沒有任何反應,這本身就很奇怪。

那麼只有一種可能,就是皇上已被太子控制,甚至被太子殺死了。

而太子的人在西宮布下埋伏,就等著郡主入套呢。

「眼下宮內已成死地,大家掩護郡主衝出去,殺回郡主府!」芙蓉仙子向其他人傳音道。

「太子的人既然連皇宮都佔了,怎麼會忘了郡主府,此時恐怕郡主府已被佔據,其中的陣法也悉數被敵人掌握了。」鬼屠嘆道,有些後悔進宮的決定,如果不離開郡主府,也不至於受制於人。

「那就不回府,我們護郡主出京!」芙蓉仙子已失了方寸,被鬼屠一說,又改了主意。

「出京的話,就算保住一條性命,以後恐怕也成喪家之犬了!」赤面尊者嘆道。

不管皇帝是死是活,如果郡主逃出京城,那就基本失去了爭奪皇位的可能。

芙蓉仙子也臉色慘然,赤面尊者說的沒錯,便說道:「大家拚死一搏,也未必輸了!拿下太子!」

只是這一聲喊得有氣無力,芙蓉仙子也知道,對方有鳳儀門這個強援,己方是被動迎戰,贏面小的可憐。

芙蓉仙子不禁看向凌天,在她看來,凌天的實力比鬼屠還要強上一些,如果沒有凌天,之前她也不敢和郡主出府。

眼下己方的全部寄託,就放在凌天身上了,如果凌天能大發神威,拖住鳳儀門的兩個修士,芙蓉仙子等人對付陰陽二老,還有一兩分贏面。

赤面尊者和鬼屠也不約而同的將目光投向了凌天。

武成郡主也滿懷希望的看著凌天,回想凌天在溪國之時,簡直是神威凜凜,無所不能,也許凌天能再創奇迹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