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瞧你那點出息。」艾克斜瞥一眼。

「當然啦,我還得繼續活下去。」

呼呼——

一陣陣怪風吹起,帶來紫色的霧氣。

艾克在接觸到霧氣的一剎那不由抽搐起來,但很快體內的惡獄君主發威了。

「已經有雷霧了,看來距離不遠了。」身為巨獸後裔,這種級別的雷霧自然傷害不到圖巴了。

咻咻——

稀薄的雷霧中,一道紫色的小團瞬間滑落,猶如天空落下的流星。

「那是什麼?」艾克向著墜落地點走去。

「艾克小子,小心點,這裡可是巨獸世界!」圖巴見艾克頭也不回,也是無奈道。

穿越重重雷霧,艾克終於在地上發現了一隻奄奄一息的小傢伙。

他形狀若鼠,渾身紫色,卻沒有毛髮覆蓋,胖嘟嘟的十分可愛,那一條尾巴足有兩個身子那麼長,閃爍著微弱的雷光。

「哦,成型的雷妖?這個地方怕是快要封閉了。」圖巴道。

雷妖,十分罕見的元素生物,生長於雷元素稠密之地。

巴圖剛才跟他介紹了巨獸死亡后形成墓葬的過程。

當雷霧濃郁遮蔽人眼,地方形成類似魔法陣的時候,這一處巨獸隕落之地也將徹底封閉,流入時光長河中。

「那些傢伙來了。」檢查了一番雷妖的傷口後圖巴判斷道。

艾克慢慢捧起小傢伙,輕輕撫摸著。

「你要救它嗎?」

「恩。」艾克動用體內的雷元素注入雷妖的體內,小傢伙頓時恢復了活力,慢慢的從艾克的掌心站起來。

「也算是他運氣,要是晚幾分鐘他就會消散於雷霧之中了。」圖巴詫異的看了艾克一眼。「看不出來,你挺有愛心的。」

「有緣分吧。」艾克逗弄著雷妖道。

「吱吱!」或許是艾克救了它緣故,又或許艾克體內灌輸的雷元素,讓小傢伙對他很是親昵。

「咱們得快一點起身了,要是等到空間被封閉了,我們都得死在這裡。」

「恩。」

······

雷霧不斷從中央滲出,若是仔細一瞧,便能發現一具龐大身軀。

這身軀的主人模樣如同狼犬,一根碩大的尾部猶如一座連綿的山脈,靜靜流淌著雷電。

這種生物出現在神話中,流傳下來的記載也是隻言片語。

赤煉羽裳 而他的名頭在巨獸主宰的時代確實如雷貫耳————吞雷!

如今他隕落了,靜靜的橫躺在此處,顯得頗為寂寥。

「該來的都得來。」吞雷那顆山嶽般大小的腦袋上有一抹身影端坐。

這是一個男子,生有鬍渣恍若流浪漢的男子。

可他背後卻有一對收起的羽翼,純紫化彩,充斥著狂暴的力量。

「古魯索多,你想要找到傳承者嗎?」男子開口道。

「奧德里奇,我註定將隕落,但還希望傳承下我吞雷一族的力量。魔族蠢蠢欲動,蟲族也聚集在空間壁壘處,稍有不慎,又是一場浩劫。」男子一旁浮現出一道靈體,模樣正是陷入沉睡的吞雷。

「雷雲都如此之多青年才俊,你不放心嗎?」奧德里奇轉頭問道。

「他們並不合適。」古魯索多搖搖頭,「我在等待著一個人。」

「人?人族嗎?」奧德里奇心頭的疑惑更加重了。

「聽說布洛加哥的事情了嗎?」古魯索多忽然轉變了話題。

「布洛加哥?毀滅奧義!」奧德里奇脫口而出。

「奧德里奇,記得把他收入雷雲都中。」

「可是,你怎麼知道他會來?這裡可是你們巨獸一族世世代代的墓葬之地啊?」奧德里奇簡直是一頭霧水。

「一切都早已註定。」古魯索多大笑著,靈體徐徐消散,「至少在我死之前還要再見他一面。」

「是嗎?」奧德里奇微笑起來。(未完待續。) ?奧術感知。

越是深入內部,雷霧的程度便越是濃厚。安全起見,艾克甩出了一個奧術感知。

步入三境強化的奧術感知穿透了層層雷霧封鎖,將大片區域的信息反饋到艾克的腦海中。

「前面有一頭生物,狀若蛇蟒。」艾克帶有詢問的目光投向圖巴。

「雷雲蟒,應該是這傢伙了。」圖巴嘀咕著。

「為什麼感覺你還是有是瞞著我。」

「沒,就上一次和它打了一架,身上估計還留著他的氣味,所以被鎖定了吧。」圖巴渾不在意,「這一次我要他好看!」

「好看?」艾克噗嗤一笑,「這裡雷元素如此濃密,擺明了是人家的主場,他的實力起碼上浮三層,你呢?」

「這不還有你嗎?」圖巴厚著臉皮道。

艾克一陣無語,還有他?他只是一個大法師而已,能起到怎麼作用?

「你放心,我們會成功的。」圖巴面不改色,心底暗笑著。

「但願如此吧。」艾克深感上了賊船,可現在也沒有回頭路了。

滋滋!

雷電摩擦的聲音如同鼓震。

「它來了!」艾克低聲道。

「來得剛好。」圖巴慵懶道。

冰冷小說系列之風玫瑰 「大敵當前!」艾克真搞不懂這貨到底在想什麼。

呼——

雷霧中,高大的蛇影立起,一對猩紅如同巨鼓的眸子點出寒光。

「來了!」艾克正想吟唱魔法,卻被圖巴直接打斷。

「人帶來了?」雷雲蟒開口道。

「不辱使命,只是不知道古魯索多前輩什麼時候把我祖先的戰技交還給我?」圖巴笑嘻嘻道。

「你們碧眸金猿一族都是這個德性!等著消息吧!」雷雲蟒晃動著龐大的身子,一股無法對抗的力量升騰起來,艾克便來到了其腦袋上。

「圖巴你個混蛋!你騙我!!」艾克怒吼的聲音飄蕩在雷霧深處,逐漸消散。

「切,小子,我給你的可是天大的好處,到時候不要太感謝我哦。」伸了伸懶腰,碧眸金猿就地倒下,只是一會的功夫便陷入睡夢中,鼾聲震天。

另一邊的艾克直到現在才知道圖巴是有多坑,從一開始他就被騙了!

不過從這傢伙的行動來看也不會害了自己,要不然在路上的時候他便可以動手了。

坐在雷雲蟒上,過了一刻的時間,雷霧消失了,這一片空間有大量的雷元素散散聚聚。

當艾克抬起頭的時候便被震在了原地,那是怎樣龐大的身軀,如同山嶽連脈,匍匐在那裡即使毫無動作也散發出震懾天地的氣勢。

「吞雷。」艾克吐出兩個字。

在神話中,吞雷可是雷神薇桑娜的坐騎,標準的神獸。

不過誰也不知道眾神創世時代是否真的存在,但吞雷的強大眾所周知。

啪!

雷雲蟒輕輕低下腦袋,將艾克放在地面之上,行禮過後,悄然消失於雷霧之中。

「你好。」

嗖!

巨獸身軀微微放光,光芒在艾克的面前化為一道縮小無數倍的身影。

艾克說不出話來,在他眼前的不正是吞雷嗎?

不過從吞雷只能以靈體形式存在來看,他距離真正的隕落也不遠了。

「能夠在有生之年再看見一位身負毀滅奧義的傳承者可真是太不容易了。」吞雷淡淡道。

唰!

艾克真理世界中雷獄印震動,就這樣莫名的破開壁壘,浮現在現實當中。

雷獄印上,雷池之中,毀滅奧義一絲絲剝離,它桀驁不馴的叫囂著。

「恩——可憐的小傢伙,還是太弱小了一些。」古魯索多調笑一句。

「前輩···」艾克根本找不到話頭,他也不知曉眼前的巨獸到底存著什麼意思。

「人類,你無需害怕什麼,對於你來說,擁有毀滅奧義是一種幸運也是一種不幸。」古魯索多緩緩道,「我的存在也有自己的意義。」

「其他的事情你無需過問,現在擺在你面前的有兩個選擇。」

「第一,我將這一身精華凝結的雷池水交給你,讓你慢慢蘊養毀滅奧義。第二,我用這股力量送你去一個地方,在這個地方充滿了未知,或許你可以得到一切,或許你也會失去一切,包括生命,但你可以找到一個答案。」

「什··什麼?」艾克聽的是沒頭沒腦,心中倒是有一個聲音讓他選擇第一個,畢竟那可是傳說中雷系本源所誕生的東西。

「古魯索多,你這樣說,那個小子肯定選第一個了。」古魯索多的靈體內突兀出現了一個聲音。

「是嗎?奧德里奇。」

「廢話,是個聰明傢伙都知道該怎麼選擇,除非這小子的腦袋被驢踢了。」

「我選第二個!」艾克下一秒的話語啪啪啪打在了奧德里奇的臉上。

婚不由己:強勢總裁離遠點 「這小子腦袋真被驢踢了?」

「你明白這個選擇的意義所在嗎?你真的不後悔?」古魯索多問道。

「不後悔!」艾克強壓下心中的蠱惑堅決道。

或許第一個選擇真的可以讓他變得更為強大,但現在他更希望找到那一個答案,畢竟現在發生的事情過於詭異了。

「很好!」古魯索多笑了起來。

啪!啪!啪!

快要形成的墓葬之地毀滅了,吞雷的身軀幾乎在一瞬間被撕扯成碎片,連帶那破碎的空間,齊齊遁入時光長河中。

一股龐大的力量猶如太陽升起,照亮了這個投影世界,追本溯源。

滋啦!

在艾克的面前出現了一個巨大的黑洞,充滿著神秘氣息。

「進去,你會找到想要的東西。」

不知為何,艾克感覺吞雷的聲音蒼老起來,有氣無力。不過這些細節並不妨礙他去尋找答案,毫不猶豫的,他走入了黑洞之中。

就在他前腳消失的剎那,奧德里奇的身影後腳浮現。

「你瘋了嗎?竟然敢打開時光長河,將那小子送到千萬年前去!」奧德里奇咆哮道。

「我可沒有瘋,老朋友。」古魯索多的靈體再一次出現,可現在他猶如風中燈火,若隱若現,隨時都有可能消散。

「古魯索多,你違背了規則的禁令,到最後連靈魂都會被吞噬的!」奧德里奇握緊拳頭,他不想自己的老朋友落到如此凄慘下場。

「這是我的使命,沒有辦法逃脫的。」

「狗屁的使命!你真是個瘋子!」奧德里奇手指著古魯索多道。

「你是把他送到雷池那裡了吧?要是你沒有撐下去,那個小子會永遠迷失在時光中!到時候害的可不只是你一個!」

「他已經是預備先知名單上的人了,假若學者協會來雷雲都要人,你要我怎麼辦?」

「這是雷雲都和你的事。」古魯索多大笑著。

「臨死了,還要再坑我們一把嗎?」奧德里奇自暴自棄道,「完了,算是徹底完了。」

「你怎麼知道他不會再那之前出來?」

「我說你怎麼搞出兩個選擇,你是想讓他進雷池中感悟毀滅奧義吧?」

「沒錯,那樣得到的好處遠比直接用雷池水蘊養要好太多。」

「你這是在害他!他能承受住雷池的沖刷嗎?」

「我相信他既然能夠領悟毀滅奧義,那自然也可以承受下來。」

「相信?相信有什麼用?」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