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是稀客!難得,難得!平常我怎麼約都把你叫不出來,今天是什麼風,居然把我們的大美人周老師給吹來了?」

面對楊東陰陽怪氣的冷嘲熱諷,周敏頓時有些生氣,當即柳眉倒豎道:

「我的學生參加事關他能否順利畢業的最後一次補考,我關注一下,不行嗎?」

「呵呵,也不是不行。」

「只是,作為常青藤聯盟的精英,斯坦福的高材生,我奉勸你一句,還是少跟這群垃圾混在一起的好!呆久了,搞不好連你都會變成『學渣』!」

「特別是這個林凡廢物,我簡直看不出來,他有哪一點好……」

本來周敏還懶得理楊東這個混蛋,可一聽他言必稱「精英」,一口一句「垃圾」,「廢物」「學渣」地侮辱這班雖然有些淘氣頑皮,但依然不輕言放棄,懷揣夢想的大男孩,當即火冒三丈!

「你閉嘴!」

「是,他們比起你,可能是笨拙了一點,平凡了一點,家境普通了一點。」

「但那又如何?身為老師,以傳道授業解惑為己任,不真是以幫助這群淘氣但有不失可愛的大男孩實現他們的夢想嗎?」

「沒錯,我們是走得比你慢,在你眼中,是實打實的學渣!」

「但你知不知道,即便是口口聲聲自詡精英的你,在我們這些人看來,也不過就是個不折不扣的人渣!」 空氣中瀰漫着烤肉的與烈酒的味道,刺耳尖銳的重金屬音樂從路邊的酒吧一條街里傳了出來。

道路兩旁擺着很多賣吃食的小攤,攤位前的招牌上明晃晃的寫着一排觸目驚心的大字:

碳烤大蔥鴨

紅燒鯉魚王

麻辣比比鳥

油燜鐵殼蛹

活寶可夢現殺!保證食材新鮮,物美價廉!

不止這一家,放眼望去,整條街都在賣用精靈肉做成的食物。

陳越皺了皺眉頭,身形穿梭在人群中,看着那些享用着不知道用什麼材料做成的烤肉的人們,他只覺內心有些不適。

這種不適感在看到一個留着絡腮鬍的粗獷大漢手起刀落砍下一隻瘋狂掙扎的大蔥鴨脖子時,放到了最大。

食客們的歡聲笑語從攤位上傳了過來,他們舔著油膩的嘴唇,討論著不知道從哪裏聽來的低俗笑話。

陳越看不下去了,直接抬腳離開了這條街,在路邊找到了一家旅店住了下來。

旅店的老闆是個身材矮小,一頭白髮,滿臉皺紋的老人,她看起來牙齒已經掉光了,見到有人來,掀起眼皮子,用渾濁的目光看向陳越,面色麻木的說道:

「一晚上一百五十聯盟幣。」

聯盟幣……

陳越有些意外。

關都聯盟都覆滅這麼多年了,這個世界的貨幣體系竟然沒有改變。

是火箭隊太懶了嗎?

好在上個副本打boss爆出了好幾份新年紅包。

陳越看了一眼背包,四份888聯盟幣紅包,一共3552聯盟幣,足夠他在這裏住一段時間了。

付了錢,陳越拿上電子房卡,在老人的帶領下,找到了自己的房間。

走廊上昏暗寂靜的,跟演鬼片似的,尤其是走在前面佝僂著身子的老人。

讓陳越一度懷疑她會突然轉過身,化身厲鬼把自己吃掉。

這個世界實在是太不正常了。

將人帶到地方后,老人便轉身離開了。

陳越抬頭看了一眼門牌上的404號碼,然後用房卡打開門,抬腳走了進去。

這間旅館的環境並不怎麼好,房間內瀰漫着一股劣質的香水味,聞起來十分刺鼻。

一進門,陳越就將自己的衣服脫掉,赤luo著身子把衣服放進浴室的架子上。

他人在垃圾桶里躺了好長一段時間,又淋了一路的雨,身上的味道早就沒法聞了。

陳越洗了個澡,用肥皂將那股不好聞的味道衝散,然後披上浴巾,將臟衣服丟進了旅店自帶的智能洗衣機內。

忙完這一切后,他將自己的三隻精靈從精靈球中放了出來,一邊給它們準備食物一邊思索著自己目前的處境。

說實話,進入這個懲罰副本陳越並不慌。

當初在將外來者的身份暗示給希羅娜時,他就預料到了會有這麼一天。

與其說是被無限空間檢測到的,倒不如說他是故意的。

陳越坐在桌子前,梳理著自己到目前為止獲得的線索:

聯盟覆滅、火箭隊控制了超夢並統治了關都地區、超夢殺死了渡。

那麼問題來了,七十年前關都地區到底發生了什麼?超夢又為什麼會聽從坂木的話?

關都地區已經變成這個樣子了,那麼其他的地區呢?

就在這時,門外突然傳來了一陣敲門聲。

陳越迅速轉頭,然後就看見一張小卡片從門縫下塞了進來。

他沉默了一下,上前將那張卡片撿了起來。

只見上面寫道:

寂寞嗎?需要特殊服務嗎?無論是清純蘿莉、成熟少婦,亦或渾身肌肉的熾焰咆哮虎、身材性感的沙奈朵,只有你想不到,沒有我們做不到!

心動嗎?本會所提供上門服務,全套特價只需998,還等什麼?立即撥打電話訂購吧!

陳越:……

在親眼看到現殺可達鴨這一幕與聽到聯盟覆滅的消息后。

陳越已經能夠很好的做到放平心態面對這種衝擊了。

吃完了晚飯的快龍與謎擬q湊了過來,陳越下意識的將手中印着肌肉咆哮虎的卡片丟進了垃圾桶。

「嗚?」

快龍、謎擬q、路卡利歐三隻精靈站成一排,一臉無辜的看着自己的訓練家。

陳越面色不變:「吃完了就回精靈球里睡覺吧,時間不早了。」

路卡利歐無所謂,它十分聽話的自己回到了精靈球中;謎擬q跳到陳越懷中,親昵的蹭了蹭他的臉,然後跟在路卡利歐後面返回了精靈球。

剩下的一隻快龍目光期待的看了一眼窗外。

「嗚~」

陳越搖頭:「不可以,外面很危險,你現在不能一個人出去行動。」

「嗚…」

快龍一臉委屈,但面對着陳越認真嚴肅的表情,最終還是屈服了,跟在謎擬q身後回到了精靈球里。

隨着一眾精靈的消失,房間內再度變得空曠了起來。

陳越打開背包,目光投向最下層的那個沙奈朵頭像標誌。

兩秒后,沙奈朵的身影在空氣中浮現而出,由數據凝聚成實體。

它臉上的表情冷冰冰的,用詢問的目光看着陳越,那眼神就好像在說:有事嗎?

陳越:……

沒人說話。

一人一機器精靈相顧無言,安靜的氣息在空氣中蔓延。

好吧,看來這是冷艷女王版的沙奈朵了。

半晌,陳越忍不住開口問道:「你知道現在是什麼情況嗎?你為什麼也會跟過來?」

「規則。」

與那個精通十八般廚藝,上的了廳堂下得了廚房的溫柔賢惠人格不同,這個沙奈朵的聲音聽起來也是冷冰冰的,就像是不想和他說話一樣。

陳越有些頭疼:「能說的更詳細一些嗎?」

沙奈朵沉默了一下,然後緩緩開口道:

「因為主人你在上一個【變身入替】副本中觸犯了規則利用特殊手段將無限空間與玩家身份的消息暗示給了副本人物希羅娜。」

「副本結算時,無限空間會檢測與玩家接觸過的所有副本人物的大腦,」

陳越聽明白了:「然後呢?」

沙奈朵看了他一眼,繼續說道:

「我們家政服務機械人隸屬於玩家的個人財產,從某種角度上來說,我也是主人你的精靈之一。」

「懲罰副本和普通副本不同,它沒有精靈攜帶數量的限制,一旦玩家進入懲罰副本,那麼他之前所收服到的精靈,都會跟着進來。」

「用主人你之前所生活的世界裏的一句話來說,那就是一榮俱榮,一損俱損。」

沙奈朵冷靜的聲音回蕩房間內,用最平靜的語氣,講述著最殘酷的話。

7017k 而蘇雅看著蘇母離開了,連忙讓服裝師拿了一件搭配的外套過來,蓋住了她露在外面的香肩。

這禮服她實在是穿不習慣。

今天的蘇雅格外的漂亮,一頭長發被微微捲起,頭上夾了一個鑽石皇冠。

蘇父經過這幾個月也知道自己女兒偏愛黑色。

所以定做的禮服也是黑色的。

只不過上面貼滿了一圈圈的鑽石,看起來格外閃亮。

時間一到。

蘇雅準備下去了。

司儀也準備到位。

「歡迎大家來參加蘇氏千金的生日宴會以及認親宴。」

緊接著蘇慶海上場。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