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兄呢?」青城公主又是看著身後的嬤嬤。

「吉時已到,秦王殿下大概是在主持蹴鞠大賽。」

顧晚娘倒是離開青城公主之後,長舒了一口氣,然後又是將自己裹面的面紗,給帶在了自己的臉上。

顧晚娘身後的人有好幾個侍衛,還有秦王的副將,顧晚娘站定,「晚娘可是可以勞煩楊將軍一事?」

「是末將力所能及之事,顧姑娘但說無妨。」

顧晚娘瞧著楊隋的臉,但是楊隋的眼神始終不曾抬起來。

「晚娘今日與青城公主相遇一事,將軍可否是當做不曾瞧見?」

()

先定個小目標,比如1秒記住:書客居 方才明明是顧晚娘被青城欺負了,若是告訴了秦王,因為秦王的緣故,青城可定會有所收斂,居然是讓這些人都是裝作不曾瞧見了。

即便是楊隋心中有疑惑,也是不多言,直接便是應了。

「末將方才不曾見到姑娘見到了青城公主。」

倒是上道的不錯了。

顧晚娘提步又是走了起來,遇見青城公主只是巧合,前世的時候顧晚娘也不曾見到聽聞青城來了蹴鞠大賽。但是顧晚娘卻是故意激怒青城公主的,只有青城公主怒氣愈發大了起來,青城公主才會不計手段的刁難顧晚娘。

顧晚娘要的便是便是青城公主明晃晃的刁難,前世顧晚娘只想是避開青城公主,最後卻不料這禍是避不開的,不僅是不曾避開,最後是連命都是搭上了。

今生顧晚娘不在顧府招惹了青城公主,是怕了牽連了顧府,但是在這般蹴鞠大賽,可不僅僅是一些嘴緊的勛貴夫人了。

顧璟頗有些不滿,便是已經是候場了也是心不在焉,他不曾見到顧晚娘,本是與顧晚娘約點好了的,顧晚娘卻不曾與世子夫人一道來。顧璟與世子夫人與自家妹妹問起來顧晚娘的時候,她們都是全然不理會。

「你可是被怕了你輸了,便是心不在焉了。」

宋堯臣不知道什麼時候站到了顧璟的身後,若不是宋嬈求來求去,宋堯臣才不會與與顧璟說這句廢話了。

太傅請了秦王的旨,差使的人拿出來抽籤的簽字,但是那取簽子的人,卻是遲遲不曾回來。

台下已經竊竊私語了起來,太傅又是重新派遣了人去,卻只被告知,那放簽子的竹筒已經是不見了。

太傅吃驚,卻也只能和秦王知會了這件事情,讓了秦王吩咐該如何處理此事。

顧晚娘來到那蹴鞠之地的時候,那些圍觀的百姓見著遲遲不曾開始,便是都是議論了起來。而場內坐著得勛貴之家,也是擋著日頭,瞧著了秦王的位置。

果然是如前世一樣,不知道是有意還是無意,總之是丟了那存放著竹筒簽子,無法再分組了下去。

顧晚娘在嘈雜聲中入場,倒是不曾惹起來許多的注意,也不知道是誰人大聲叫喊了一句,「是誰家的仙子。」便是招惹了不少的目光。

自然這目光中,有站在高台之上的秦王。

秦王似乎對於這眼前的顧晚娘打扮的模樣頗為的滿意,只是可惜了顧晚娘帶著面紗,不曾知道到底是誰。

秦王瞧著前方的顧晚娘,對著身側的太傅直接便是道:「便是讓他們自己二人組在一起便是。」

「如此若是二強聯手,豈不是……」

二強聯手?

誰人都是知道,這長安城中蹴鞠最厲害的勛貴公子,不是顧璟便是宋堯臣。

秦王看著那都是看向顧晚娘方向的二人,「不會,他們只會不和,不會聯手。」

得了秦王的命令,太傅便是著此吩咐了。

顧晚娘不曾留戀誰的目光,只是對上了顧璟,讓了顧璟放心,自己總不至於是爽了顧璟的約。

這是自己的三妹妹?

極品淘妻限量版 顧璟與宋堯臣都是忘記了自己在賽場之上,宋堯臣瞧著顧晚娘熟悉的眉眼,半響才道:「那是你的三妹妹?」

「許是吧。」顧璟都是不敢肯定了,他只覺得三妹妹近來,自從不想著見了程諭之後,是變了許多。

「你三妹妹何時這麼漂亮了?」

顧璟聽著宋堯臣這話倒是不樂意了,「我妹妹,自然是最漂亮的,比誰都是最美的。」

宋堯臣看著顧晚娘不曾落在自己身上的目光,這白色暗紋的雲裳不是何人都敢是穿在身上了,尤其是這般時日,若是穿得不好,自然是糟蹋了衣裳。

這衣裳本來便是素凈,只有氣質極為出挑才能將這原本素凈的衣裳,變成那纖塵不染的裝扮。

顧晚娘穿得著衣裳,自然是一個人的許可,宋堯臣回頭看著秦王,又是看著由衷替顧晚娘開心的自家妹妹。顧府如今也是個水深火熱的地,這顧璟不管事,宋堯臣怎會放心了宋嬈嫁給了顧璟?

顧晚娘只感覺到有一份目光過於的炙熱,仿若是有些醋意,也有些比得之意。

本能的瞧過去那目光,顧晚娘對上了在選手之中,隱匿在最無人注意處的程諭。

程諭怎麼會來這蹴鞠大賽,還是穿著著這蹴鞠選手的騎馬裝,顧晚娘鮮少見程諭穿得如此幹練。在顧晚娘的記憶之中,程諭總是穿著著素色的儒衫,仿若是那青竹,屹立而有個性,總是那最為出挑的一個書生。

今日書生卻是著了戎裝了!

顧晚娘對上程諭的眼之後,自然是瞧見了程諭眼中的複雜,程諭慣來不喜歡顧晚娘穿得繁瑣。一是因為程諭本不是這般習慣之人,二許是知道顧晚娘穿得漂亮了,便是盯著的人也是多了。

像今日這般,程諭心間難受,就像是自己的東西,被刨出來給大家瞧了。 庶女容華:這個王爺我家的 魔法的學術時代 且還是出自別人之手。

見著程諭這般,顧晚娘倒是也好奇,若是秦王有意,程諭是否會二手將自己送到秦王的面前?

顧晚娘不動聲色的,站在了各大勛貴之家的坐席身後,並不曾座位在那顧府的位置。一是免是被好事之人,知道了顧晚娘姓甚名誰;二是因為這宋嬈也是站在這後頭,不曾落了前的席位。

今日宋嬈應景,穿得是女子的騎馬裝,幹練出挑,與顧晚娘一道倒是形成了截然不同的美景。

時而總有落在顧晚娘身上的目光,猜測著不曾露臉的佳人,到底是如何的容貌。

程諭是落選了的,不曾有人願意與程諭組隊,程諭雖是學問出眾,但是今日卻是蹴鞠的賽場。

顧璟與宋堯臣時一貫的好人緣,更是攀附著二人的人不少,宋堯臣隨即選了個看起來不錯的,顧璟卻是出乎人所料的與程諭一道了。

港片武俠大世界 顧璟似乎是早就有把握,直接便是選了出場的順序。

但是顧晚娘卻不明白,程諭一貫不擅長這蹴鞠武義的,怎麼就上了這蹴鞠的賽場。難道是因為顧璟的緣故?還是為了得秦王喜歡?

只是以自己的不利,對上別人的大利,這可不是程諭的作風,程諭最會的便是揚長避短才是。

()

先定個小目標,比如1秒記住:書客居 先生擲了那蹴鞠的球在場上,這蹴鞠大賽也算是開始了。

眾人打量顧晚娘的目光逐漸被那賽場之上的人吸引了過去,趁著注意的人兒少了,宋嬈挪動了步子靠近了顧晚娘。

「顧妹妹今日這般漂亮,我都是不敢與顧妹妹說話了。」

顧晚娘:「宋姐姐玩笑了,晚娘不過是今日穿得不大應景罷了。」

佳妻若夢 「倒也不全是不應景,三妹妹這錦瑟流彩白雲裳,雖然是織布繡花的時候繁雜,但是畢竟不是件幾層珠莎的裙衫,瞧著束著腰身,穿在顧妹妹的身上,倒是最美的了。」

顧晚娘看著自己宋嬈似乎是識的自己身上這衣裳,「宋姐姐知道這衣裳?」

宋嬈搖頭,「倒是也不全識的,只是瞧著這般款式,像是傳聞中前朝金綉娘的綉法?」

顧晚娘早就是料到這衣裳自然是不一般,但是出乎顧晚娘的意料了,竟然是金綉娘的綉法,這其中的珍貴自然是不一般。

「金娘子的綉品大都是千金難買,後人也多模仿,許是金娘子的追隨者,照著金娘子的綉法繡的……」

宋嬈搖頭,雖然是她不曾著女裝,那手也是拿不起來繡花針,但是卻對於這金娘子,還有著奇巧的綉品及其的好奇。

「金娘子的綉法大都是獨創的,旁人連是陣腳從何落腳都是找不到,且金娘子不曾有弟子,恐是不會是後人偽造的。」

顧晚娘自然的便是心一提,附身瞧著自己的裙擺,可是不希望便自己弄髒了這般一件千金難賣的綉品。

宋嬈不曾詢問顧晚娘從如何得來了這麼一件真品,還是穿在了身上。

「這坊間關於這錦瑟流彩白雲裳,還是有一個傳說,是金娘子為一個北地貴女繡的。因得那女子舞得一手好劍舞,而她的求娶的郎君,為了謀佳人一笑,便是請了金娘子綉了這衣裳,想送與那北地貴女,謀得一知己。」

難怪了這衣裳雖然是有暗裡的雲紋,且有著幾層紋飾,但是穿起來卻一點都不繁瑣,還格外的飄逸。尤其是著了這腰帶之後,更是勾勒得腰身,既有女子的明媚,又纖塵脫俗。

更甚至有些女子的騎馬裝?

其實若不是那日秦王在國子監瞧見了,顧晚娘自己改了的衣裳,今日也不會特地讓宮裡的嬤嬤,給顧晚娘帶了這錦瑟流彩白雲裳的新衣,還是束上了腰帶。

「後來呢?」

顧晚娘將這衣裳穿在身上,自然是好奇起來這衣裳的往事。

如果是結二姓之好是最好不過了,即是這般懂得那北地貴女的郎君,必定也是一番真心實意。

「後來這衣裳方才是完工,還不曾送到北地貴女手裡,便有前朝昏君的奸臣強娶民女,那貴女不願,便是拿劍自刎了。」

竟然不曾是一個好結局,顧晚娘聽得心間一怔,「倒是可惜了,佳人還不曾著新衣。」

「若是著著這新衣自刎了,倒是可惜了這般好衣裳。」

宋嬈又是笑道:「顧妹妹,雖不知道到前朝的佳人是何模樣,但是這衣裳著在妹妹的身上,正好是美不勝收。」

「晚娘淺俗,配不上這北地佳人的新衣。」

宋嬈說完了故事,側著身子瞧著顧晚娘,然後便是豁然一笑。

「顧妹妹可是當真是個心善的,我不過是顧妹妹說了個故事而已,誰人知道這衣裳便是當年那件?且那件衣裳有傳聞丟失了,還有傳聞是被當做了佳人的隨葬品,必是不會是妹妹身上這件了。」

當真不會是了?

顧晚娘瞧著宋嬈的笑容明媚,將信將疑,不再說話。

「小心!」

不知道是哪裡傳來的騷亂聲,驚了不少的人兒,外圍的百姓都是立起腳尖看著朝內的人,而場內的勛貴們,瞧著那突然是受驚入場的馬,驚慌的四處亂跑了起來。

顧晚娘瞧著那有些熟悉的馬匹,是今日那摔了顧晚娘的馬匹,那馬匹的背上還有傷。

明明是御林軍遣人去抓了,為何還會衝進國子監?

立在顧晚娘不遠處的楊隋也是吃了一驚,立馬便是帶著人便是場內擒馬,秦王自然也是識的這馬,站在高台之上,不曾慌亂,但是那臉色一黑遣了人去詢問那馬為何會出現在這裡。

那馬入場了,驚動了不少的人,大都數的勛貴夫人都是帶著丫鬟婆子的,自然是被人護著避開了。

如此一來,顧晚娘與宋嬈倒是在了那馬的正前方,與其說是正前方,還不如說是那馬匹是沖著顧晚娘來的。

但是那馬不曾撞倒顧晚娘,青城拿著一條的馬鞭子一鞭子便是對著那馬抽去,但是那鞭子離得顧晚娘更近些,鞭子不是沖著那受驚的馬來的,而是沖著顧晚娘,沖著顧晚娘身上的衣裳來的。

「哪裡來的畜生,敢在本公主的面前張揚。」

「青城公主!」

「快來人護駕,免是讓這畜生驚了公主。」便是青城身邊的丫鬟也是不曾想到,青城居然有這麼大的膽子,拿著鞭子便是沖著那瘋了馬走去。

青城右手握著那鞭子,瞧著顧晚娘,便是重重的便是甩了下去……誰人都是來不及阻止青城的動作。

「三妹妹!」

「宋嬈!」

宋堯與顧璟是一道想衝過來的,但是顧璟被世子夫人遣的婆子桎梏住了,只有宋堯臣跑了過來,但是到底宋堯臣離得顧晚娘等人有些遠了,便是邁著再大的步子,也不及青城一鞭子迅速。

顧晚娘到底還是小巧了青城,今生的青城不論年歲,她還是那個想要了顧晚娘的命的青城公主。

宋嬈第一反應便是將愣著的顧晚娘推開,顧晚娘反手便是拉住宋嬈推自己的手,二人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顧晚娘看著自己跟前的宋嬈緊縮眉頭,她那摔在地上的腳踝,正巧便在青城的腳踝之下。

青城似乎似有惋惜,居高臨下的看著顧晚娘,「真是糟糕,我本是想要呵斥了這受驚的瘋馬,免是讓這瘋馬傷了人,怎的,卻是傷到人了。」

「我可真是好心做了壞事。」

青城還是那個青城,便是差點要了人的性命,也是沒有半點的後悔歉意。

在她的眼中,人命比雜草更是不值。

()

先定個小目標,比如1秒記住:書客居 青城回頭看著身後已經被制住的瘋馬,看著那死死勒住馬繩的楊隋。

「都是怪你,怎麼將這馬在我跟前便是制住了,若不是沒了這瘋馬,我也是不會傷了人,可當真是可惜了。」

「是楊隋做事欠妥,還請公主殿下責罰。」

楊隋面無表情的與青城求饒,仿若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

顧晚娘的面巾在慌亂中掉了,顧晚娘的面容落在眾人的眼中,但是沒有半點的膽怯。

顧晚娘倔強的站起來身子,對上青城的臉與眼,然後扶起來宋嬈,「你可是能站起來,有傷著腳?」

宋嬈搖頭,雖然是被顧晚娘攙扶著,但是故作堅強裝作自己的腳不曾受傷。

但是方才是腳踝著力,便是刺骨的疼痛。

「許是不行,我的腳踝腫了。」

「你便是把力氣全部托在我身上,倚著我站起來便是。」

宋嬈點頭,靠著顧晚娘站了起來,與青城對峙著。

宋嬈從來都不是個好欺負的人,與青城的這梁子,自然是結了。

宋堯臣終於是趕到了顧晚娘的面前,從顧晚娘的手裡搶走了宋嬈,顧晚娘不得不鬆了扶住宋嬈的手。

明明是自己與青城的事端,卻是傷到了宋嬈,顧晚娘自然是抱歉。

見著顧晚娘那般打扮起來格外絕色的臉,仿若在這樣的人臉上瞧到了歉意,便是不能再多怪罪於她了一般。

宋堯臣偏生不信這個邪,「顧晚娘,當真是誰與你牽扯上關係,誰就沒有什麼好結果。」

顧晚娘便是想到宋堯臣會怪罪自己,也會對自己滿是惡意,畢竟是自己拖累了宋嬈。但是宋堯臣那般指摘自己的眼中,像極了前世顧璟死後,世子妃對自己的指責。

顧晚娘的臉色蒼白,想起來前世死在眼前的人們,想起來了那些被自己連累了人們。

難道真的,誰與自己有了關係,便是沒什麼好下場?

那瘋了的馬根本便是制不住,撅起來前蹄又是想讓踢人。馬眼是紅透了的,口中還有有些白色的泡沫。

這明顯便時被餵食了瘋草,故意放出來踢人的。

早些時候那被秦王故意驚了的馬,只不過是因為意外的受驚,所以便是不受控制起來。

現在這馬,卻顯然已經不是當初那般吃驚那麼簡單了。

那馬又是掙扎了起來,便是四五個侍衛與楊隋一道拉著那馬,那馬也是快制不住了,又是要衝出了桎梏。

顧晚娘只見眼前的楊隋抽出來自己的配劍,一劍便是插在了那瘋馬的脖間。動作乾淨利落,沒有半點的猶豫。

噴濺出來的血路過那楊隋的臉和胸膛,頓時便是血流如注,在顧晚娘的面前四濺開來。

那些血濺在了周圍所有人的身上,但是顧晚娘那白色的衣裳卻不曾染上了紅血,

顧晚娘只聽到有東西轟然倒地的身影,身前的程諭不曾保住顧晚娘,只是站在顧晚娘的跟前,不曾讓那血傷了顧晚娘的衣裳。

只是那裙擺處,還是染上了。

「程……」

青城想是呵斥住那程諭,程諭居然還是在護著這死命的丫頭。

只是青城卻是張揚不去來了,那瘋馬倒地,雖然瞧起來殘酷,但是大家都是安靜了下來,想是已經安全了。

秦王瞪了一眼的青城,若不是這是自己一母同胞的胞妹,倒在這裡的便不是這馬這般簡單了。

青城倒地還是怕了自家的哥哥,不敢再張揚放肆,但是那眼還是死死的盯著顧晚娘,在程諭與顧晚娘之間來回。

青城想讓顧晚娘死,只有顧晚娘死了,才不會在自己跟前放肆,也不會讓程諭受了傷……

程諭的後背濕乎乎的,那替顧晚娘擋住的血液,四濺在自己後背。滿是那血液粘在後背,讓程諭不敢作任何動彈。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