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石,咱們有空可以聊聊。」

伊蓮恩眉頭微挑,轉身離開。

「這局勝利者,玫瑰傭兵團!!!」

主持人高昂的聲音在全場響起,引起了極大的轟動。

「瑪德,原來光明魔法師也能這麼強!」

「是啊,光明系一直是輔助系,沒想到居然還有這種戰鬥方式,用防禦魔法盾牌砸人?這特么真是天才般的想法!」

「可你們想過沒有為何他的防禦魔法可以隨意操控位置?魔法施展出去不都是固定位置的嗎?」

「好像是喔,這怎麼解釋啊?」

「不知道。」

觀眾們半知半解,心中興奮的同時也是濃濃的疑惑。

「白石哥哥,你真厲害!」

阿娜絲塔小跑過來,抓住了易林的手臂,露出崇拜的表情。

易林笑了下,沒有回答,使用防禦魔法進行攻擊,這是他剛才突發奇想想到的,當時只是抱著實驗的心思,沒想到居然成功了,而且效果還不錯。 只是,喬爸爸和媽媽有一點不能接受。

那便是兩個寶貝女兒都在房間里,這不說明是3人在玩么?

若羅陽只跟其中一個寶貝女兒親密無間,喬爸爸和喬媽媽覺得沒問題。

現今是兩個寶貝女兒都成了羅陽的……

唉,做爸媽的可不願意讓羅陽占這麼大的便宜。

但房間里的咯吱聲還那麼的響亮,只好等3人出來再談了。

原先羅陽只想搶回手機跟譚勝美講幾句。

此時譚勝美掛機了,羅陽也就不急著要手機了。

跟喬在水互動了一番,二人的身體都有些熱了。

喬在水的秀髮也微微凌亂了,露齒無聲笑著,右臂依然外伸著不肯還手機給羅陽。

其實來喬家還沒有半個小時,黃唇魚也還沒送到縣城。

譚勝差只是提前打了電話過來。

「牛仔,你死了。我將這事告訴桂花。」喬在水冷笑道。

我的絕美前妻 「大喬姐,小喬姐,你們誤會了。」羅陽鄭重道。

他可不敢將假扮譚勝美老公的秘密說出來。

億萬妻約,總裁慢點追! 見雙喬均不屑地笑了笑,羅陽又接著道:「她是找我去幫朋友看病,就是婦科病。」

見羅陽說的那麼正經,雙喬也拿不準了。

當時譚勝美打電話來,意思只是讓羅陽快些趕過去,並沒有說要做什麼。

若真是給人看病,倒是耽擱了羅陽做事。

「真的?」喬在水問。

「當然是真的。」

羅陽輕啄了一下喬在水的紅唇,見喬悠思尷尬,便也啄了她的唇。

姐妹倆又是一頓小粉拳招呼羅陽。

打完,她們才幽怨地盯著他。

「小喬姐,把手機給我。」羅陽又啄了啄她的唇。

喬在水便還手機給羅陽,也趁機站了起來,整理凌亂的秀髮。

在雙喬面前不便打電話,羅陽本來要直接去找譚勝美,但黃唇魚又還在路上,只能再等等。

「我到車上去拿點東西。」羅陽說道。

「打電話吧?」喬在水一針見血道。

隨即羅陽要上去吻她,她笑著跑出了房間。

妹妹不在房間,喬悠思也跟了出去。

羅陽下了樓打電話,剛出門,洪佳欣也跟了來。

等洪羅二人出去了,喬爸爸和喬媽媽便有機會跟兩個寶貝女兒好好談一談。

見兩個如花的女兒的臉蛋都紅暈輕漾,喬媽媽更要跟她們聊聊。

「你倆都喜歡上他了?」喬媽媽開門見山道。

雙喬一聽,均怔了怔。

媽媽為什麼會這樣問,那是毫無徵兆的。

「媽,怎麼了?」喬在水反問。

先前羅陽又不在客廳里,只有洪佳欣。

難道媽媽由洪佳欣嘴裡得知羅陽喜歡……

「你們回答我的問題。」喬媽媽平靜道。

這種事,喬爸爸插不上嘴。

喬在水訕笑道:「媽,我們跟牛仔沒什麼的。」

沒什麼?

在房間里弄的雙人床都咯吱咯吱響個不停,還說沒什麼?

這不分明是在說謊?

在喬媽媽看來,兩個女兒不敢說喜歡羅陽,自然是因兩人都愛上了他,若說出來,怕家裡人反對。

於是乾脆否認,這樣很乾凈。

「我知道他對你們很重要。但你們都喜歡他,那你們是準備都嫁給他?」

喬媽媽進一步問道。

其實雙喬對羅陽的感情,就連她們都說不清楚。

若說沒有一愛意,她們都不會相信。

若說已完全愛上羅陽,她們覺得又還沒到那一步。

現今媽媽挑明來講這個問題,她們很尷尬。

「媽,沒有的事。別說了。」

喬在水臉更紅了。

喬悠思的也一樣。

平時在爸媽面前,妹妹的膽子更大,喬悠思便由妹妹跟爸媽交涉。

「你們瞞著我們有什麼用?難道你們和他只是玩玩,不想結婚?」喬媽媽嚴肅道。

羅陽雖來過喬家二次,但喬爸爸和喬媽媽只知道羅陽是醫生。

「媽,都說沒有了。」喬在水轉身回房了。

當喬悠思也想回房時,喬媽媽拉住了她的手。

兩個女兒中,大女兒比較聽話。

「你說,是你喜歡上了他,還是她?」喬媽媽又問。

「媽,真的沒有。我們跟他是朋友。」喬悠思羞答答的。

大兒女這樣說,喬爸爸和喬媽媽將信將疑。

當問及房間的雙人床為什麼會那樣響時,喬悠思的解釋很有意思。

她說道:「爸,媽,我們在床上練習跳舞。」

她不好意思說姐妹倆都坐在羅陽的大腿上,便那樣說了。

「跳舞?」

喬媽媽笑了,只是笑的很冷。

她已想說「當我是白痴」這話了。

就算是不想插嘴的喬爸爸都忍不住笑了。

他覺得大女兒找這種借口,也太不會說謊了。

「那你們是經常在床上跳舞了?」

喬媽媽扶了扶眼鏡。

「沒有。就這一次。」喬悠思搖頭。

起先她沒有明白媽媽的揶揄意思,後面想到了,脖子都紅了。

見大女兒滿臉嬌羞的,作為過來人的喬媽媽更相信自己的猜測了。

「你們經常在床上跳舞,那不好吧?」

喬媽媽勸道。

「媽,剛才我們確實不是在跳舞,我們跟他……」

本想如實相告,可是喬悠思又說不出口。

公主無虞 若說姐妹倆各自騎坐在羅陽的一條大腿上,那也不好。

普通朋友,怎麼會那麼親密?

既然關係非同一般,那就可從間接說明她們都喜歡羅陽。

這不是跟媽媽說的觀點一樣?

是以,喬悠思支吾了一會子,又接著道:「我們只是跟他在房間里聊天。」

借口一個接一個,喬媽媽更不相信大女兒的話了。

「我也是為你們好。羅陽這個人挺不錯的。我們對他很滿意。只是,你倆都喜歡他,這就不太好。你和妹妹好好談談,儘早解決這事,別拖下去。越拖到後面,你們會越痛苦的。」

喬媽媽以過來人的口吻指點道。

被媽媽追問了一番,喬悠思早已羞窘萬分了。

得了機會,便連忙溜進房間去找妹妹。

喬在水雖進了房間,但一樣可以聽清姐姐跟爸媽的談話。

先時聽見姐姐說和羅陽在床上跳舞,她都笑了。

後來聽到媽媽提出,二人只能一個喜歡羅陽,喬在水陷入了思索。

跟羅陽相處一段日子了,喬在水也拿不準自己對他是什麼感情。

貼心萌寶荒唐爹 但她很清楚,只要跟羅陽在一起的日子,她會感到很輕鬆,很愉快。

若一天不見羅陽,心裡就難受。

那種失落的感覺如潮湧來,要等見了羅陽,便會消散。 今天的比賽一共有十場,剩下的八場易林並沒有看,而是直接走了,連招呼都沒和雪萊打,這也使得那些大勢力的人都撲了一個空。

「什麼?人走了?」

魔法師協會的人瞪大了眼睛。

「往哪裡走的,快和我說!」

傭兵工會的人語氣急迫。

「不知道啊,他沒和我說就走了。」

雪萊無奈道,「而且他並不是我們團里的正式成員,只是一個臨時工而已。」

眾人:「……」

「反正我不管,下次比賽他如果來了,記得讓他留下來,我是光明教廷的人,如果辦成了這件事,好處少不了你們。」

邁克爾說道,他也算是禮賢下士了,對於易林,他真的是求賢若渴,至少上等級的元素親和力再加上超凡等級的精神力,這簡直就是未來一個大主教的雛形啊!

如果培養好了,那麼即便自己不靠父親,也能在教廷里站住腳跟!

「額,好。」

見邁克爾貴氣逼人,雪萊也不敢大意,聲音中帶上了恭敬,其他人也連忙點頭,她們何曾見過這麼多的大人物。

那專屬於上位者的氣勢就和高山蒼穹一般,讓她們心神震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