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然了,我可以用我的人格擔保!」

盜賊頭目說著向著其他人擠眼睛,大家一致地附和。

「難道是我誤會了?」

「小兄弟你肯定誤會了,我們這些人哪像是盜賊啊,我們可都是本分人。」

盜賊見有轉機,頓時喜上眉梢,心道:這個少年就算再厲害,到底還是年輕啊!!

然而,他還沒有來得及高興,一隻手掌按在了他的頭上。

綜隨機穿越記 原來是盜賊啊,你們是『黑手盜賊團』,一個很小的盜賊團,利用每年的試練,倒是賺了不少啊!」

通過「搜魂之法」,東方修哲已經了解了想要的信息。

想要騙他,除非擁有篡改記憶的能力。。

眾人大驚失色,心中詫異:這個少年怎麼會知道的?

東方修哲再次施展辣手,將這些人消滅了,得到財富若干。

值得慶幸的是:他從這幫盜賊身上,找到了一張關於這個「落曰谷」的地圖。(未完待續。) 夕陽已經開始西下,東方修哲卻是依舊端坐在一塊平滑的石頭上,仔細地觀看著手中這張剛得到不久的地圖。

這張地圖,十分詳細地描繪出了整個「落曰谷」的地貌,並且連同「落曰谷」的附近,都有詳細的介紹。

整個「落曰谷」的面積,比東方修哲想象中要大很多,穿越「落曰谷」便是一片茂密的森林。

根據地圖上的標識,那片茂密的森林名為「落曰森林」。

天空之上,晚霞連綿千里。

鳳王鷹扇動著翅膀,在天空中盤旋著,有些無聊的它,此刻正俯瞰著下面的「落曰谷」。

深吸一口氣,東方修哲將手中的地圖收好,整個人從石頭上站了起來。

他已經將整張地圖,詳細地記在了腦子裡。

「小鳳,該上路了!」

喊了一句,東方修哲整個人輕輕一躍,竟然快步向著谷內深處衝去。

「小主,等等我!」


鳳王鷹趕忙衝下來,再次落回到了東方修哲的肩膀處。

東方修哲前行的速度很快,猶如一道殘影,揚起了一條長長的灰塵。

當東方修哲再次停下來時,已經來到了一處地勢險要,山石聳立的地方。

「按照那位老人的介紹,醉香花、八籠草、麥子丹幾種料草,多生長在這樣的地勢下,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根據老人的描述認出這幾種料草來。」

心中如此想著,東方修哲便是在四周尋找起來。

為了提高效率,他甚至將陰陽眼用了出來。

「咦,小鳳你快看,石縫上的那柱淡綠色的植物,如果我沒有認錯的話,很有可能它就是『八籠草』。」

東方修哲有些欣喜地叫道,沒有想到才剛到這裡,便有了收穫。

「八籠草」,葉子共八片,長如絲帶,彎曲成弧形,無柄,邊緣處有淡黃色鋸齒。


盯著手中這株「八籠草」,東方修哲將之湊到鼻子邊聞了聞,一股淡淡的清香味,撲鼻而入,更加讓他決定,自己找對了。

超神術士

這裡四周的山石縫上,還長有好些「八籠草」,而且,越是生長在陡峭的崖壁,生長得越茂盛。

只不過片刻的工夫,東方修哲便已經採集了數百株「八籠草」,據那位老人介紹,「八籠草」不但可以調配成芳香的調料粉,更是可以將之當成茶葉沖泡。

有了好的開端之後,東方修哲接下來又順利地找到了「醉香花」和「麥子丹」,這讓他非常有成就感。

「自己只需再找到『千層草葉子』、『百心花的蕊』、『納蘭紫葉』、『乳香根』,調配第一種調料粉的材料便準備齊了。」

心中這樣想著,東方修哲便準備前往下一個地段。

而就在這時,一聲獸吼突兀地響起。

向著聲音望去,便是見到,一隻巨大的鐵角犀出現在眼前。

「吼~~」

這隻鐵角犀,足有兩米高,長長的尖角,在夕陽的照射下,散發著讓人心寒的光芒。

鐵角犀,黃階七星魔獸,它的最大攻擊武器,便是頭頂處的那隻尖角。

它的這隻尖角,硬如鋼鐵,倒是一種不錯的煉器材料。

此時的鐵角犀,前蹄不住地踏著地面,兩隻鼻孔噴著白氣,似是在警告著闖入者,這是是它的領地。

「讓我來,讓我來!」

看到這隻鐵角犀那充滿敵意的眼神,鳳王鷹立即嚷嚷了起來。

它都不記得自己有多久沒有打小野獸了。

東方修哲眼睛打量著對面的鐵角犀,正欲說什麼,突然,一道破空聲劃破了空氣。

「嗖!」

一支利箭,射向了對面的鐵角犀。

鐵角犀的皮毛非常堅硬,可是,這隻利箭,卻是直接射進了它的身體。

「吼~」

身上傳來的疼痛,更加激怒了這隻鐵角犀,它誤認為這一箭是東方修哲射的,紅著一雙眼睛,直接衝撞過來。

這個時候的東方修哲,竟然扭頭向著一側望去。

「嗖!」

又是一支利箭射出,緊接著,幾個人影跳了出來。

「我來擋住它的沖勢!」


「我負責攻它四肢!」

「我來迷惑它!」

這幾個跳出來的人影,沒有一絲猶豫,竟然迎著憤怒的鐵角犀沖了過去。

為首的是一位體形有些微胖的少年,手中拿著一個巨盾,直接與鐵角犀的尖角頂在了一起。

「碰!」

隨著一聲悶響,這位微胖的少年雖然腳下不住地向後滑,可是,卻成功地擋住了鐵角犀的攻勢。

同一時刻,另外一位身形高挑的少年,雙手各拿著一把短兵器,以旋風般的身法,向著鐵角犀的四肢一陣猛砍。

「噗噗噗~」

鐵角犀的四肢,被砍出傷口,鮮血直流。

「吼~」

鐵角犀更加憤怒了,它本是一隻土系黃階七星魔獸,在身體受傷之後,它立即發動了自己的拿手魔法來——大地之刺。

「小心,這隻畜生要使用魔法了。」

隨著一個聲音的響起,一個瘦弱的少年,竟然一個凌空翻身,跳到了鐵角犀的背上,手中的一把細長劍,對著鐵角犀的背部狠狠刺下。

鐵角犀最硬的地方,除了它的犄角外,便就是它的背部了。

瘦弱少年施展全部鬥氣的一擊,竟只是在鐵角犀的後背上,刺進去一寸有餘。

「吼!」

鐵角犀吃痛,身體開始一陣猛烈擺去,試圖將背上之人甩下去。

可是,瘦弱的少年,拼力攥著劍柄,整個身體就像是粘在上面一般。

就在這個時候,一陣魔法波動突然出現,然後就見,鐵角犀的四肢出現了一層寒冰。

這是冰系魔法,一定程度上限制住了鐵角犀的行動,不過,還不足以封住鐵角犀。

隨著鐵角犀的一陣反抗,冰層開始碎裂。

這個魔法自然不是東方修哲發的。

此時的東方修哲,正扭頭看向施放魔法的人,在一塊山石的旁邊,一位少女手中拿著一根精緻的魔法杖,正聚精會神地盯著場中的戰鬥。

在這位魔法少年的旁邊,還站著另外一名少年,手中拿著一張銀白色的花紋弓,正將一支利箭搭在弓弦上。

「嗖!」

又是一箭射出。

可以明顯看到,她所發的射矢上面,有著一層鬥氣加持,正是這層鬥氣加持,才使得利箭破開了鐵角犀的防禦。

「大家加把勁,這隻畜生快不行了!」

手拿盾牌的微胖少年,再次大吼一聲,整個人飛身而起。

竟是掄起手中的盾牌,向著鐵角犀的頭部一陣猛拍!

鐵角犀失血過多,再加上寡不敵眾,漸漸的,它的反抗越來越弱了。

終於,又過去了片刻,這五人成功解決掉了這隻鐵角犀。

從戰鬥開始到結束, 踏骨秘笈

從這五人身上的統一校服來看,東方修哲猜出,他們是來此地歷練的學生。

「喂,你這個人哪個學院的,知不知道剛剛多危險,如果沒有我射出的那一箭,你可能已經喪生在鐵角犀的尖角之下了。」

那位手拿弓箭的少女走了過來,對著東方修哲說道。

原本她以為,這個被自己救下的少年一定會出言感激,可是,少年只是好奇地打量著她,一句話也沒有說。

「喂,你不會是被嚇傻了吧?」


弓箭少女也好奇地打量起東方修哲來,她發現,眼前的這個少年並沒有穿校服,無法判斷是來自哪個學院的。

「喂,小丫頭片子,你怎麼說話呢,區區一隻鐵角犀而已,瞧把你得意的,我都替你臉紅。」

東方修哲還沒有說什麼,鳳王鷹不幹了。

它可不允許有人侮辱它的小主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