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泳裝扣子搭訕,是第一次。」葉雄回。

櫻子抿著嘴,笑道:「如果咱們還有機會見面,我就把電話號碼給你。」

「一言為定。」

櫻子離開,朝更衣室走到。

看著她的背影,葉雄嘴角露出一絲若有若無的冷笑。

沒多久,安家姐妹就出來了,兩人已經換好了衣服。

「主人,我好餓,咱們快去吃東西吧!」安樂兒摸著肚子。

游泳之後會特別餓,凡是喜歡游泳的人都知道。

「那咱們去吃海鮮吧!」

三人去了最大一家海鮮店,點了滿滿一桌子菜,然後開懷暢飲起來。

「要不,咱們喝點酒吧?」安樂兒提議。

「正有此意,你們慢慢吃,我去看看,有什麼好點的紅酒。」

安吉兒站了起來,朝前台那裡走去。

經過一名女子身邊的時候,突然那女子塞給她一張紙條。

安吉兒打開一看,很快就將紙條燒毀,然後走到酒架上,指著最上面那瓶紅酒,說道:「把那瓶紅酒給我拿來下來。」

酒櫃小姐將那瓶酒拿下來,遞給她。

安吉兒拿著酒,回到座位上,說道:「這是這裡最好的酒,咱們將就一下吧!」

「這酒不錯了,可以喝。」安吉兒看了一眼,這才說道。

葉雄抬起頭,淡淡地看了那瓶酒一眼,道:「這種酒,質地比較差,我喝不慣。」

他站了起來,朝停車場那邊走去。

「反正菜還沒上,你們先等一下,我車裡有好酒。」

葉雄就從車子里拿了兩瓶紅酒回來,走到半路的時候,突然發現旁邊的酒店大廳裡面,有一個熟悉的人影在吃飯,正是先前在更衣室門口見到的那個皮膚白皙的美女。

他大步走進酒店,來到那美女面前,直接在她面前坐下來。

「咱們又見面了,真是有緣份啊!」葉雄露出一個迷人的笑容。

「你故意跟蹤我吧?」櫻子抬眉看著他。

「我絕對沒有跟蹤你,真是偶遇。」葉雄掏出手機,說道:「美女,剛才你可是說過,如果咱們還有機會撞上,就把手機號碼給我。」

「我有這麼說過嗎,怎麼我一點都不記得了?」櫻子淡淡地回道。

「就當我聽錯了,不知道能不能給我留個電話號嗎?」

「今天問我要電話號碼的,一共有二十個,我全都拒絕了,為什麼偏偏要告訴你,給我一個理由。」櫻兒傲慢地說道。

葉雄走到她背後,嘴巴貼在她耳邊,小聲地說道:「理由很簡單,在床上的時候,是我防衛最弱的時候,如果你想殺我,這是個最好的機會,不然的話,哪怕再過一萬年,你也不會有機會殺我。」

櫻子臉色大變,刷地站起來,正準備出手。

突然,一鼓強大的壓威壓下,她彷彿置身於數十倍重力室一樣,不但動彈不得,連吸呼都困雄起來。

葉雄的臉貼貼在她的臉上,笑道:「殺你,對於我來說易如反掌,但是我不喜歡辣手摧花,告訴你背後那個人,讓她馬上滾得遠遠的,不然的話,我會讓她死得很雄看。」

他用力臭了下她發跡間的香氣,說了句好香,這才轉身,懶洋洋地離開。

櫻子背上全是汗,額頭上也滲出密密麻麻的汗珠。

剛才那短短的瞬間,她還以為自己要死了呢。

她早就聽說過江南王的大名,也知道他是很厲害的人,但是萬萬沒有想到,他居然厲害到這種地位。剛才那強大的威壓,連她都喘不過來。好在他說不喜歡殺美女,不然自己早就死了。

正在她發獃的時候,一道人影走了進來,是名四五十歲的婦人,正是鬼夫人。

「剛才他跟你說了什麼?」鬼夫人急問。

「稟夫人,江南王什麼都知道了。」櫻子回道。

「什麼?」

鬼夫人嚇了一跳,急道:「他是怎麼知道的?」

「我也不知道他是怎麼識破的,他知道我的存在,也知道你的存在,估計也知道安吉兒的身份了。」想起那個男人的恐怖,櫻子驚魂未定,急道:「夫人,咱們現在怎麼辦?」

鬼夫人非常不甘心,問:「櫻子,你覺得他的實力怎麼樣?」

「他沒有動手,我就動彈不得,至於到什麼境界,我也不知道。」櫻子回道。

「據打探回來的消息,江南王現在已經是鍊氣巔峰,境界跟我一樣,現在聽你一說,應該傳言沒錯了。」

櫻子頓時嬌呼起來,這麼年輕的鍊氣期巔峰修士,她還是第一次聽到過。 鍊氣巔峰,是這個世界上最強的修真境界,對方只不過是一個二十六七歲的男人,實力居然恐怖到這種地步,甚至還在她的主人鬼夫人之上,這讓她感覺到無比的震驚。

臉上,還殘留著他剛才貼在上面的餘溫。

這個男人如此的厲害,又如此的溫柔,當他的女人,一定很幸福。

這個想法剛在腦海里想起,櫻子就嚇了一跳。

要是被夫人知道她有這個念頭,非殺了她不可。

鬼夫人是一個曾經被感情傷過的老女人,對男人有著無比的憎恨,她的門下沒有一個男人。

組織之內,就有一條規定,就是絕對不能跟男人談戀愛,不然的話,下場會非常慘。

不知道有多少同門姐妹,最因為外面有男人,最後被折磨得生不如死。

所以,女修組織所有的女人,都變得非常冷血,特別對男人,有著天生的排斥。

剛才,櫻子還是第一次被男人如此靠近,所以她的心至今還沒回過神來。

「夫人,您需要我怎麼做?」櫻子低頭問。

「既然江南王已經知道咱們的存在,那咱們就只能跟他攤牌。」鬼夫人目光落櫻子身上,看了她那不俗的容貌,突然問:「櫻子,你跟我多久了?」

「櫻子自小被父母拋棄,是夫人一手將櫻子養大,夫人就是櫻子的再生父母。」

「那如果我讓你辦事,哪怕讓你付出自己的生命,你願意嗎?」鬼夫人繼續問。

櫻子身體一顫,片刻之後回道:「為夫人辦事,櫻子萬死不辭。」

「很好,不枉我養育你一場。」鬼夫人從身上掏出一個小瓶,遞了過去:「這是陰陽奪命丹,我看那江南王雖然厲害,但卻是個十足的下流胚子,以你的美貌****他,他肯定會上當的。」

櫻子頓時臉色蒼白,變得十分難看。

作為女修組織的人,對於這陰陽奪命丹,她再熟悉不過。

這是女修組織中最厲害的毒藥,鬼夫人不知道利用這丹藥,害死了多少成名的修士。

服力丹藥之後的女人,如果在一天之內跟男人發生關係,丹藥就會成劇毒,到時候兩人都會喪命。

很多女修就是因為這樣,跟對手同歸於盡。

櫻子作為鬼夫人的貼身侍女,一直受鬼夫人的寵愛,以為自己可以擺脫這種命運,她萬萬沒有想到,最終還是擺脫不了。

幾乎一瞬間,她的心涼透了。

螻蟻尚且偷生,何況是人?

「怎麼了,不願意?」鬼夫人見她猶豫,頓時臉色就冷了下來。

「夫人對小櫻恩重如山,櫻子絕對不會忘記。」櫻子把毒丹收了起來。

「不枉我對你的一番養育之恩,去吧!」鬼夫人得意地說道。

另一邊,葉雄提著兩瓶紅酒,回到安家姐妹旁邊。

我和暴君互飆演技 「主人,原來你車裡還備著美酒啊?」安樂兒非常意外。

「我知道你們喜歡喝紅酒,所以特別帶了幾瓶。」

葉雄將紅酒打開,先掠片刻,一行三人開始吃了起來。

游泳過後,三人都比較累,特別是安樂兒,狼吞虎咽,根本就不顧形象。

安吉兒反而斯文得多,不是她不餓,而是她根本就吃不下去。

葉雄不動聲色地觀察著安吉兒,他想看看,她到底為什麼要害自己,是出於自己身上的仇恨,還是因為被威脅?

如果是被威脅,他可以放她一馬,救她脫離苦海;如果是因為她自己的原因想殺自己,那就留她不得了。

「安吉兒,把這瓶紅酒拿去冰一下,喝起來更加有味道。」葉雄吩咐。

機會來了。

安吉兒拿著紅酒離開,半路上,她不動聲色地用針管將毒液注入紅酒之內。

放到冰箱冰一下,再回來。

過了幾十分鐘,她再去把紅酒取出來。

她根本就不知道,所做的一切,絲毫不漏地被葉雄的靈識察覺。

可憐的女人,顯然她在對方眼裡,已經完全變成棄子。

不然的話,對方早就通知她,說自己洞察一切了。

「主人,我給你倒酒。」安吉兒幫葉雄倒了一杯紅酒。

「吉兒,幫樂兒倒一杯。」葉雄吩咐。

安吉兒猶豫了一下,也幫安樂兒倒了一杯。

安樂兒舉杯正準備飲,突然一隻手憑空奪過她的酒杯,放到桌面上。

「主人,為什麼不讓我喝?」安樂兒奇怪地問。

「問你姐吧!」葉雄嘆了口氣。

安吉兒真是太天真了,她怎麼說也是在道上混了這麼多年,居然還相信對方的鬼話。

對方肯定會說,這酒里的毒是有解藥的,哪怕喝了,服下解藥就行了。

像她這種可有可無的人,對方會給她解藥嗎?

「安吉兒,這是怎麼回事?」安樂兒奇怪地問。

安吉兒的臉瞬間就變得很難看,目光之中露出震驚之色。

「主人,原來你早就知道了。」她弱弱地回道。

「從第一眼見到你的時候,我就知道你跟以前不一樣了;今天早上,夢姬給我打電話,也說了你的事情。你以前從來不屑跟我一起去哪裡,現在居然主動跟我們來海灘游泳,你身上的破綻太多了!」

安吉兒臉色慘白,她沒想到,自己早就暴露了。

「主人,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安吉兒怎麼了?」安樂兒激動地問。

葉雄沒有回答她,目光炯炯地望著安吉兒:「是不是有人威脅你?」

到了這一刻,安吉兒也不再隱瞞,當下點了點頭。

「我這兩三年並非陷入一處秘境,而是被一個女修組織抓住,當了三年侍女。」

安吉兒當下將自己這兩三年發生的事情說了出來,包括自己身上的毒。

「鬼夫人在每名手下身上都中了毒,兩個月必須服一次解藥,不然只有死路一條;這種毒是她秘制的,除了她之外,沒有任何人有解藥。」安吉兒和盤託了出來,之後才說道:「主人,我不想害你,但是鬼夫人說,如果我不答應,連樂兒也會遭受毒手,我無奈之下,只能這樣做。」

「鬼夫人現在是什麼境界?」葉雄問。

「據說已經鍊氣巔峰,她一連參加了四界的升仙大會,最後都以微弱的劣勢輸了,所以這一屆,她志在必得。組織之內,已經有很多弟子被派出去,用各種方法,將升仙大會有資格競選的修士除掉。」

「有資格參加升仙大會的,都是這個世界頂尖的存在,她以為靠幾個女人就能對付,真是笑話。」葉雄冷哼。

「主人,你一定要救救安吉兒。」安樂兒急道。

「吃飯,一會咱們找她們談判。」葉雄冷冷道。

吃完飯之後,葉雄掏出手機,打開一個軟體。

「咱們走吧!」

付錢之後,安家姐妹跟在他後面。

(本章完) 葉雄並沒有回酒店,而是向另外一個方向走去。

「主人,咱們這是去哪?」安樂兒奇怪地問。

「等一下你們就知道了。」葉雄回道。

帶著兩女,走進一間酒店,上了八樓,在一個房間面前停了下來,

葉雄用力地敲著房間門。

等了幾分鐘,房門這才打開,一個美麗的人影出色。

櫻子看著突然出現的葉雄,目光之中露出震驚之色,對方是怎麼找到她的?

「美女,咱們又見面了。」葉雄淡淡地笑道。

這個男人的笑容,有種特別的魔力,表面上讓櫻子的心頓時鬆了不少。

不過,她卻更加緊張,這個男人,絕對是她見過,最妖孽的男人。

看到櫻子,安吉兒本能地後退兩步。

當初她侍候的就是這個女修,櫻子讓她吃了不少的苦頭。

「你怎麼找到這裡的?」櫻子震驚地問。

葉雄突然上前,輕輕地摟著她的腰。

櫻子嚇了一跳,急道:「你想幹什麼?」

「這腰不錯。」

葉雄從她背後的衣服上,掏出一顆米粒般大小的追蹤器。

櫻子大驚,她萬萬沒有想到,對方居然在她身上留下了追蹤器。

最讓她害怕的是,鬼夫人居然也沒發現。

就在她發愣的時候,葉雄已經推門進去,坐到沙發上,翹起二郎腿。

「把你的主人叫來,就說我江南王請她一談。」

「我的主人不在這裡。」櫻子回道。

「別裝了,我知道她在這裡,快點讓她出來,別浪費大家時間。」葉雄聲音冷了下來,聲音串有著不容拒絕的態度。

櫻子猶豫了一下,掏出手機,撥了出去。

「不用打了,我在這裡。」

房間外面,一聲冷傲的聲音傳來。

鬼夫人穿著黑袍,從外面走了進來。

安家姐妹站在葉雄後面,安樂兒分明感覺到,自己的手被死死抓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