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不了多久,您就會接到一個消息,消息上說,科斯家族被一群神秘人給滅族了,呵呵,這個消息夠震撼了吧。」秦銘說道,心中說道:「要是十幾個獸皇兩連個幾個造化之境的修士也對付不了的話,那我就給他們一人一巴掌,按時間來推算他們也應該回來了吧。」

「呵呵,要滅一個科斯家族不是不可能那恐怕要大陸九大世家的人出手才有可能,別的也就是五大帝國的皇室才敢說有能力能夠滅了科斯世家,但是要是別的勢力來的話,天龍帝國的皇室是不會不管的,所以說要想滅除了科斯家族簡直是不可能。」

「呵呵,就算是那個天龍的皇室打算擋,那他也要擋得住才行呀。」秦銘笑著說道,「信不信由你,反正這個消息也快要來了。」


格羅斯搖了搖頭,顯然是不相信秦銘說的話。這個葉寒則是看了秦銘一眼,問道:「就算這個消息是真的,你又是怎麼知道的呢?」

「額,這個嗎,這個是秘密,我現在還不能說。」秦銘說道。

「哼。不說算了,我還不想聽呢。」葉寒口中說道。

這個時候外面一個聲音傳來,「格羅斯,天龍帝國有重大消息傳來,快過來看看。」

「好,我這就來。」格羅斯說了一聲,外面的那個人就是克洛斯,因為魔武學院在每個帝國的城市都有自己的眼線,所以說有什麼大事情的話,那些探子就會用元氣信傳過來,比起一般的傳遞消息可是快了許多。

「院長既然有事情的話,我們就不打擾了,我們先走了。」秦銘說了一聲,葉寒也是跟著秦銘說了一聲。

「嗯。」格羅斯點了點頭。

秦銘跟著葉寒走了出來,「葉老師想不想知道,院長的那封信中寫的什麼呀?」秦銘笑著問道。

「寫的什麼?這個你知道?」葉寒問道。

「能夠猜個大概。」秦銘閉上了眼睛,口中說道:「那封信上寫的是:兩位院長,大陸上有出現了一個實力不弱的勢力,短短兩刻鐘的時間就滅亡了科斯家族,做事狠辣,方式兇殘,斬草除根,不留活口。科斯家族全族兩千五百一十七人全部死於非命,天龍帝國皇室也沒有敢插手,希望兩位院長小心行事,千萬不要招惹到不該招惹的人,免得我們魔武學院受到滅頂之災。應該就是這些。」

「呵呵,你以為你是神呀,什麼都能夠猜到。」葉寒笑了一聲。


「不相信的話,就算了,反正我看見的,額,那個我猜的就是這個,你愛信不信。」秦銘說道。

「額,你看見的?」葉寒驚了一下。「嗯。就是我看見的,你相不相信?」秦銘說道。

「不信。」葉寒口中說道。

「呵呵,你不信那不就結了,對了,你還答應我一件事情呢,你可別忘了。」秦銘說道。

「什麼呀,別忘了,你還沒有能夠贏我呢。」葉寒反駁的說道。

「要是我想要贏你的話恐怕我早就贏了,還用等到現在呀。」秦銘口中說道。

「我不信。」葉寒的嘴上雖然不相信,但是心裡卻是已經相信了,憑著秦銘那詭異的黑火和身法,葉寒對付他還真沒有什麼信心。


「你不相信?」秦銘說道,「不相信就算了,以後就會知道的。」

這個葉寒聽到秦銘說的頭一句,還以為秦銘要在跟著自己比試一下呢,沒有想到秦銘竟然沒有說這句話,這葉寒也樂得自在了。

「唉,人家對你練狠手都不下,你竟然拿強大的功法打我,唉,想想都覺得心痛呀。」秦銘嘆息著說道。

「那還能怪誰,還不是你自己太傻了,我又沒有說不讓你還手。」 「那個我還不是怕把你給打傷了嗎,要是把你打傷了,我還要背你去治療,摸你下都有這麼大的反應,要是背你的話,那我還能活得了嗎?」秦銘笑著說道。

「死色狼。」葉寒的口中啐了一口。


秦銘則是笑了一聲,並沒有說什麼話。

那個格羅斯打開了元氣信看了一眼,心中驚了一下,信中所寫的內容竟然跟秦銘剛才說的一樣。

「那個秦銘真的說對了。」格羅斯口中驚了一聲。

「什麼,你說什麼?」克洛斯疑惑的問了一聲。

「哦,事情是這樣的,剛才葉寒老師···。」格羅斯把這件事情給克洛斯說了一遍,「沒有想到這個少年得到的消息比我們還要早,難道他在各大帝國也有眼線嗎?」

「不會的,按照你剛才說的話,他應該沒有什麼時間看信呀,這件事情才發生了不到三個時辰,那個秦銘一直都在學院裡面跟學生在一起,沒有離開過,難道是他早就知道?」克洛斯口中說道。

格羅斯搖了搖頭,口中說道:「這個倒是不可能,我想這個秦銘應該和那些神秘人有什麼關係。」

「你是說那些人受這個秦銘的指派?」這個克洛斯口中驚了一下。

「這倒是不至於,他的實力也就是一個造化之境的修士,是沒有什麼資格指派他們的。不過也可能是他們中的一個人。」格羅斯說道,分析的倒是很有道理,不過可惜的是他還是分析錯了。

「可能是這個科斯家族得罪了什麼勢力,所以他們才會派秦銘殺了科斯的孫子,然後與此同時進行的屠殺也就開始了,雙管齊下,這個科斯家族連喘息的機會都沒有。」克洛斯說道。


「嗯,也只有這個原因,聽說連造化四重天的高手在他們的手上都走不了一招,實力真是可怕呀。」格羅斯感嘆了一句。

「那可不是,你沒有看到天龍帝國的皇室也是嚇得沒有敢出手嗎,呵呵,我們要打好跟秦銘的關係,這樣的話我們魔武學院以後要是有了什麼危險的話,這個秦銘可能還會拉我們一把。」克洛斯說道。

「你說的對。」格羅斯點了點頭。

話說秦銘跟著葉寒走了一段時間之後,秦銘就去了外面,問了葉寒一句:「葉老師,有沒有興趣一起吃個飯呀?」

「沒有。」這個葉寒口中說了一聲,連告別的話都沒有說,就轉身走了。

秦銘看著葉寒的背影,心中疑惑的說了一聲,「嘶,她的背影好象一個人,難道···,這裡面一定有事情。」

秦銘嘆了一口氣就走了出去,這次秦銘倒是沒有帶著亞齊,自己走在街道上面,看看熱鬧什麼的,倒是過的也很輕鬆自在,但是往往閑暇的時間會有麻煩事發生。

秦銘在經過一個酒樓的時候一個碟子就迎面向著秦銘飛了過來,但是那個碟子在到秦銘面前三尺的地方就「嘭」的一聲碎裂了。雖然秦銘沒有受傷,但是秦銘還是站下向著裡面看了一眼。

看到的卻是幾個人在打鬥,裡面的人秦銘還認識,就是特德他們那幾個人。

「憑特德他們的實力應該能夠輕鬆應付。」秦銘心中說道,就沒有打算出手相助。

果然沒有一會兒,特德他們就已經解決了那幾個人,知道這個地方是不能再待下去了,就飛快的向著外面跑去。

秦銘則是緊緊地跟在他們的身後,看到他們的行動秦銘在心裡點了點頭說道:「還不錯。」

看到他們幾個人跑進了一個小院子里,秦銘笑著走了進去。

看到有外人走了進來,他們幾個人問了一聲:「你是什麼人?」然後都亮出了兵器。

等到他們看清楚了秦銘的相貌的時候就想到了這個人原來就是自己那天在迷情酒樓碰到的人。

「那天這個小子對自己無禮這個事情,還沒有解決呢,這次來找死正好。」那三個人心中說道,就打算對著秦銘進攻,特德攔住了他們。

「我沒有惡意的。」秦銘笑著說道。

「那你是誰?為什麼要跟著我們?」這三個人中的一個人說道。

「我跟著你們不過是想問一問惡狼現在的勢力有多大了,僅此而已。」秦銘說道。

「敢直呼我們團長的名諱,真是找死。」那三個人中的一個人口中怒聲說道,向著秦銘就劈出了一劍,這個特德這一次也沒有擋,因為他也想證實一下秦銘是不是自己團長口中說的人。

深藍色的元氣在劍上爆閃,對於這一劍這個出手的人志在必得,但是他卻是選錯了對象。秦銘看了那個人一眼,那個人口中就突出了一口鮮血,「蹬蹬噔」的後退了幾步才穩下身形,心中驚了一聲:「好強悍的實力呀。」

這個時候特德也證實了秦銘應該就是惡狼嘴裡說的那個少爺。「都住手!」特德沖著打算上去報仇的另外兩個人口中喝到。

另外兩個人不甘的放下了手中的長劍,向著那個受傷的人跑了過去,把他扶了起來,「你沒有什麼事情吧?」

「沒有,我沒有什麼事情。」先前的那個人說道。

看到自己的同伴沒有什麼事情,特德對著秦銘說道:「多謝前輩手下留情。」

秦銘點了點頭,「我們借一步說話吧。」秦銘說完了之後就向前走了幾步,到了一個小巷子裡面。

「你知道我是誰吧?」秦銘問了一聲。

「知道,您應該就是少爺了。」特德說道。

「呵呵。」秦銘笑了一聲,「惡狼怎麼樣了?」

「團長他現在很好,還是分的挂念少爺,給我說什麼時候要是見到了少爺,讓他有時間回來做做。」特德說道,至於惡狼說沒有說那就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有時間的話,我會回去看看的,現在惡狼的勢力怎麼樣了?」秦銘問道。

「現在已經有十個天級傭兵團,數十個玄級傭兵團臣服我們了,我這次來就是為了收服在賽亞公國的天級傭兵團,龍鳴傭兵團,這一次我們是來看看他們的實力和人數的。」

「哦,怎麼樣有信心嗎?」秦銘問了一聲。

「嗯,當然有信心了,我這次可是帶了兩個天級傭兵團呢,對付一個應該是綽綽有餘,不過他們的的團長可是一個造化之境的高手級別的強者,我還真有些怕我們這些人對付不了他們。」特德說道。

「這樣啊,好了,別犯愁了,這一次我幫幫你們。」秦銘拍了拍特德的肩膀說道。

「要是有您幫忙的話那就太好了。」特德驚喜的說道。

「我是不會出手的,但是呢,我會派人去的,實力嘛,反正是不會比造化之境的高手差。」秦銘說道。

「那就太好了,謝謝少爺。」特德說道。

「好了,別這麼客氣,其實你們都是在為我做事,我不會虧待你們,也不會讓你們這些人多受一點傷害的。」秦銘說道。

聽了秦銘的話,特德還是很感動的,激動的說不出話來。

「你們剛才是怎麼回事?怎麼跟別人打起來了?」秦銘問了一聲。

「唉,說來慚愧呀,我們剛才正在打探著龍鳴傭兵團的消息,沒有想到竟然有龍鳴傭兵團的人在裡面,也怪我當時沒有注意,所以就被他們發現了。」

「哦。原來是這樣呀,怪不得,那你們現在已經被發現了,這裡就不能再多呆了,你們還是趕緊回去準備吧。」秦銘對著特德說道,「我這一段時間都在魔武學院,要是有什麼解決不了的事情,就去那裡找我。」

「嗯。」特德說道。秦銘拍了拍這個特德的肩膀就走了。

這個特德也從小巷子裡面走了出來,「團長,你沒有什麼事情吧?」一個人走過來關切的問道。

「放心吧,我沒有什麼事情。」特德說道。

「團長,這個人是什麼人,您知道嗎?怎麼這麼年輕就有這麼高強的勢力呀?」剛才受傷的那個問道。

「我也不知道這個人是誰,但是他卻是認識我們的惡狼團長,看樣子他們之間的關係還不錯,你們以後要小心一些,別去招惹他,免得你們到時候連怎麼死的都不知道。」特德說道。

「多謝團長提醒,我們知道了。」這三個人感激的說道,他們知道惡狼團長與什麼人來往根本就不會跟他們說,這個特德竟然會告訴他們,免得他們再得罪什麼人,他們的心中還是很感激的。 「好了,我們這就出城,等到明天我們就對這個龍鳴傭兵團下帖,讓他們投降效忠我們,不然的話就讓他們龍鳴傭兵團在大陸上除名。」特德口中說道。

「可是那個龍鳴傭兵團的團長龍鳴可是一個造化之境的高手,我們雖然是有兩個傭兵團,但是不太可能能夠贏得了他呀。」一個人說道。

另外的兩個人也是隨聲附和著說道:「團長,他說的對,我們的實力確實是不如他呀,我們看還是讓群狼傭兵團的人來上一個吧,那樣的話,我們就有了必勝的把握了。」

群狼傭兵團的團員每一個人最少都已經到了造化之境的實力對付一個造化之境的高手,那還不是小菜一碟,這個特德也是知道的,但是現在的群狼傭兵團遠在南邊的小城市裡面,要是去尋找的話很是麻煩,在趕回來的話,恐怕這個龍鳴傭兵團就已經沒有什麼蹤影了,那特德他們這幾個人做的努力就白費了。

先前特德還真是沒有什麼把握,他本來打算的是由自己和幾個天陽之境的高手先把這個龍鳴擋住,讓他無暇顧及他手下的人,這樣的話,特德的手下就有一些把握了,現在有秦銘在這裡,特德的信心就更大了,因為特德從惡狼的口中隱約知道這個秦銘可是比他還要厲害許多倍的高手。

特德雖然不知道惡狼的真正的實力,但是秒殺一個造化之境的高手那是綽綽有餘的,秦銘那就更厲害了。

「我們不能總是依靠群狼傭兵團,我們也要自己做一些事情,省的團長說我們沒用,至於那個龍鳴嗎你們就不用擔心了,到時候就會有人對付他的。」特德口中說道。

「是,團長。」這個三個人口中說道,心中說道:「難道是剛才的那個年輕人?」雖然心中想到了但是他們並沒有說出口,他們也是多年的傭兵了,什麼話該說,什麼話不該說,什麼時候應該裝傻,什麼時候應該不裝傻,他們也是知道的。

特德他們進屋收拾完了東西之後就急忙向著城外走去。召集隱藏在暗處的三千多名傭兵,計劃著明天的事情,他的目的是收服並不是剿滅,所以沒有必要的時候就不能夠動武,免得雙方有了什麼仇怨。到時候也不好化解。

話說秦銘從特德這裡走了之後,走在大街上,嘴上露出了一絲微笑,沒有再去喧鬧的地方,而是轉身向著魔武學院的後山走去。

走過了剛才的練武場,秦銘又向著上面走去,在一片空地面前,秦銘站住了腳步,口中笑著說道:「你從我出魔武學院就已經跟著我了,現在也到該出來的時候了吧,跟了這麼久你不累,我還真覺得有些累呢。」秦銘的身後並沒有什麼人,難道是秦銘在自言自語。

「你的隱身術真的是很精道,我想要不是你碰見的是我的話,就算是一個造化之境的高手也是看不出來的,還不現身嗎?」秦銘問了一聲,「難道非要讓我把你揪出來嗎?」秦銘的身後還是沒有人回答。

秦銘點了點頭,「好。」秦銘伸手從地上撿起了一根樹枝,折為了四節,然後隨手一揮,這四節樹枝就插在了秦銘身後一丈偏右一點的位置。

「在不現身的話,就別怪我手下無情了,下一次我可能就不是插地上了,下一次我就插,你的喉嚨。」秦銘淡淡說道。隨手又折成了四節。

這個時候一陣掌聲從秦銘的身後響起,「啪。啪。啪。」

秦銘回頭看了一眼,一個身影慢慢的在自己背後顯現了出來,秦銘看著出現在自己眼前的這個人,毫無疑問出現在秦銘眼前的這個人是一個美麗的婦人,不同於楊雪凝她們的美,她們的美是清純恬靜,眼前的這個女人也很美而且是透著嫵媚,一眸一笑之間都帶著無盡的風情,可以說這個女人是所有男人的夢中情人,也就只能說是情人,因為沒有男人會認為自己能夠駕馭得了這個女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