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爹,不能回去,我實在受不了了!」張大壯苦著臉說。

「還不是你娶的好媳婦!」張鐵柱看了王寡婦一眼,甩手走了!

張氏姐妹畢竟是兩個女孩子沒有什麼經驗,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王寡婦張了張嘴,心裡著急,嘴上說不出話來,兩眼一翻就暈了過去…

我對外面發生的事情不感興趣,回到房子,打開電視,可是電視里說什麼我卻聽不進去。

我在想鳳沉希的目的,一開始我是覺得他給王寡婦他們下蠱是為了替我報仇,可是剛剛我看出了別的東西。

難道他在試我到底能不能解蠱?

我心裡亂,外面卻又傳來一陣叫喚聲,是張春燕姐妹在喊媽。

我一愣,難道王寡婦死了?

後來聲音沒了,我以為他們走了,沒想到卻有人開始砸門了。

我沒管,反正門也不是我的,蠱蟲也不是我下的,愛砸門砸去。

我回到房間,磕著瓜子看電視,希望從電視里可以看到商璟煜的消息,只可惜沒有,申城的娛樂版倒是有陸尋的消息,說他在哪拍戲受傷了,要靜養。

還有楚言的,是楚衛國出殯的事,這件事之所以單獨拿出來說是因為楚家的股票不跌,反而漲了。

可關於商璟煜的新聞一點都沒有,就連我逃婚的事也沒有漏出一點消息來。

就在這時,鳳沉希打開了大門、 第370章張家村的人去哪了

張春燕看到鳳沉希也顧不上臉紅了。

「凌安在哪裡?」

鳳沉希指了指正屋。

張春燕跑進來看見我在嗑瓜子看電視,頓時就更氣了。

我看了她一眼。

「你居然在這裡嗑瓜子,你知不知道,我媽她…」張春燕哭了。

我一愣:「王寡婦死了?」

張春燕氣的想打我,不過考慮到底還用得著我,到底還是忍住了。

我看著她恨不得打死我,卻又不得不隱忍的樣子就覺得心情大好。

「怎麼了?我說的不對?」我輕飄飄的問。

想起他們挖我爸墳的樣子再看看現在的張春燕我就覺得解氣。

「我媽吐血暈過去了!」張春燕說。

「哦!」我應了一聲:「那是不是該叫個車去醫院啊?你想借車外面找鳳…胡曦月去,我沒車!」

「你…」

張春燕長長的吸了口氣,再吐出來,這才忍著怒氣說:「我媽中了蠱蟲!」

「我說了不是我下的,有完沒完了?」我不耐煩的說。

「凌安,你別太過分,要是我媽有個三長兩短的,我不會放過你!」

張春燕咬牙切齒的說。

我笑了笑:「即使你媽不死,你也不會放過我,我也不知道我是哪裡得罪你們了,惹得你們三天兩頭找我不痛快,你也看到了,我不痛快,誰也別想痛快!」

我說完看了張春燕一眼:「門在那,慢走不送!」

「你可別後悔!」

張春燕氣鼓鼓的出了門,看到鳳沉希又是一陣的委屈。

「胡先生,你能不能讓凌安救救我媽…我們…我們也實在沒辦法了,凌安她太心狠了,她想讓我媽死!」張春燕本來就長的不好看,如今一哭更丑了。

鳳沉希覺得有點辣眼睛,眼睛里滿是厭惡。

「我會勸勸她!」

張春燕不死心的又哭了幾聲,鳳沉希有點煩了,不說話等著張春燕哭完,然後他指了指門,張春燕不甘心的出了門。

回到房間,我靠在沙發上吃花生,鳳沉希進來后,我抬了抬眼皮,看了他一眼。

「怎麼不去英雄救美?」我問。

鳳沉希笑了一下,坐在我對面也拿起花生吃了一口:「我又不是英雄!」

我冷笑,這隻狡猾的狐狸。

「你想要幹什麼?」我問。

「什麼?」鳳沉希裝傻。

「少裝蒜,我知道蠱蟲是你下的!」

鳳沉希吃著花生說:「是我下的,我那不是為了給你出氣!」

「是嗎!」

「是!」

我知道他不會多說了,可是我還是很在意這件事,鳳沉希這麼做絕對不是要捉弄我這麼簡單,我感覺他的目的還是在蠱蟲里,他要我解蠱,難道是要看看我還有沒有雲淺落那種能力。

我越想越覺得有這種可能。

故而我抬頭看了他一眼:「你不會是覺得我?還有雲淺落那種能力吧?」

鳳沉希笑了一下:「姐姐,你真的很聰明,我就是這麼想的!」

我站起身。

「幹什麼去!」鳳沉希問。

「讓你看看我有沒有雲淺落那種能力!」我就要出門,鳳沉希愣了一下,隨即跟了上來。

我打開門,張春燕一家子還在外面磨蹭,王寡婦已經醒了,不過臉色很難看。

看到我,她的目光怨毒。

我冷笑,要不是我也想知道我有沒有繼承雲淺落那種能力,我真是不介意看著王寡婦那個慘樣!

「賤…賤人!」

就在我走近的時候王寡婦嘴裡蹦出兩個字。我停下腳步,忽然心情就不好了!

轉身走到渣男張大壯身邊,張大壯沒有王寡婦那麼愚蠢,或者可以說,張大壯作為一個男人,不屑於罵我一個女人。

對,他不罵女人,他直接打我!

我很為難,轉頭看著鳳沉希:「怎麼辦,他們兩個我誰都不想救!」

鳳沉希眯了眯眼睛,陽光將他的那副邪笑照的越發真切!

「不想救就算了,免得髒了手!」鳳沉希說完對一旁牛經理和牛經理打帶來的人說:「把這些無關緊要的人給我扔遠一點!」

牛經理手下的都是工人,下手也沒個輕重。

張大壯還好,王寡婦因為之前吐血,身體還虛著。又被蠱蟲折磨的話都說不出,如今被人一摔,身體在地上滾了滾,王寡婦都快氣死了,正要破口大罵,一口腥甜瀰漫在嘴裡,王寡婦再也忍不住,吐了一口血,暈了過去…

等人走了,我和鳳沉希對視著,牛經理很識趣的帶著工人們都走了。

鳳沉希笑了一下,看著我,眼底儘是我看不出的情緒:「姐姐!」

我笑了一下:「我突然不想知道了,畢竟以後有的是機會,可是看王寡婦他們倒霉可是可遇不可求的,你說呢!」

「我覺得也是,既然姐姐不喜歡我就強求了!」鳳沉希說完就走了出去。

我回到房間,剛剛緊繃的情緒這才鬆弛下來,我臉色蒼白,手抖在抖。

剛剛接近王寡婦他們的時候,我分明能感受得到他們體內的蠱蟲,是兩隻白色的只有指甲蓋大小的蟲子,那是母蟲,控制著其他的小蟲。

我端起桌上的水杯一飲而盡,我很確定我能控制能感受到那些蠱蟲。

這麼說,我是雲淺落確認無疑了,而且還繼承了她的能力。

我不知道鳳沉希看出來沒有,心裡還是緊張忐忑著。

我也不知道他這麼試探我到底為了什麼。

就這麼忐忑的過了一上午,中午我吃過飯,鳳沉希都沒有回來,倒是小牛來了,告訴我他跟叔叔說過了,已經把自己調走了,還叫我自己保重。

我猶豫了一下。

「怎麼了?我有什麼能幫你的嗎?」小牛問。

我點點頭:「你出去之後能不能幫我打個電話!」

「可以,打給誰?」小牛問。

「是…」我猶豫了下,還是把商璟煜的電話給了他。



小牛走後,我心情不錯,只要他能打電話,商璟煜應該很快會找到我。

我不知道的是其實這個時候,商璟煜已經在來張家村的路上了,只不過中途他們出了一點事情耽擱了。

小鍾看著壞了的車,眉頭緊緊的皺在一起:「這個地方怎麼會有這麼多的釘子?」

商璟煜沒說話,答案顯而易見,一定是有人故意放的,就是阻礙他們前進。

「釘子的是不著急,讓我在意的是,張家村哪裡去了?」

景鈺從另一輛車上下來,看著遠處漫無邊際的荒野說。 第371章是你逼我的

小鍾也覺得頭皮發麻,明明這條路他記得很清楚,可是如今他們轉悠了大半天了,別說張家村了,連一個別的村子都沒看到,遠處的馬蹄山倒是看的真切,可好像永遠走不到頭一樣,無論怎麼走,就是到不了。

小鍾要是還沒想清楚是怎麼回事,那他就太傻了。

他看了看身邊這兩位高人,商璟煜不說話,景鈺倒是話多,可是沒一句在點子上。

「我們不是進了幻境了吧!」景鈺傻乎乎的問。

小鍾心想這說的都是廢話,誰不知道,這種情況不是幻境就是鬼打牆。

景鈺說完也沒覺得自己哪裡傻,他看了看四周,然後看了看商璟煜。

商璟煜也再觀察,可是這個幻境真是很奇怪,像是他們走進了另一個平行的世界一樣,這裡荒涼安靜,卻讓人無從下手。

這時候,商璟煜的手機忽然響了,三個男人嚇了一跳,商璟煜也愣了一下。

拿起手機,發現是個陌生號。

他猶豫了下,就是接了起來。

「喂!」

「是商先生嗎?」

「嗯!」

「凌安讓我告訴你她在張家村等著你!」

說完就掛了電話。

商璟煜看了看手機,想打回去,手機卻沒有信號了。

正要說話,一抬頭髮現一個腦袋已經探了過來,商璟煜不喜歡離男人這麼近,故而他退了退。

景鈺不自知,他歪著頭想了想說:「這個手機為什麼能打進來?」

商璟煜看著他問:「你想到什麼了?」

景鈺指了指天!



小牛掛了電話,把手機遞給一旁的鳳沉希。

鳳沉希面色平靜,看不出高興還是不高興,小牛也不敢說話。

隔了一會兒,鳳沉希忽然笑了,看了看手機,像是在對自己說又像是在跟小牛說。

「她還是念著這個人!」

小牛沒敢接話。

「你做的很好!」鳳沉希拍了拍小牛的肩膀:「這兩天你先去山上和工人們在一起就是了!」

「是!」

鳳沉希出門,手機在他手裡瞬間報廢,然後他隨手一拋,手機落地,發出一聲悶響。

「姐姐啊姐姐,你怎麼就不懂我的心呢!」

鳳沉希抬頭看了看天,今天的天格外藍,陽光刺眼。

鳳沉希忽然笑了:「既然你不懂我的心,那就別怪我了!」

吃過午飯,鳳沉希忽然來了,我生怕他發現我讓小牛打電話的事情,故而有點心虛。

鳳沉希倒是沒有什麼表示,他很愉快的吃了飯,然後問我:「姐姐,你說如果以後我讓你在凌鬼婆和商璟煜之間選一個能活的,你會選誰?」

「你什麼意思?」我一愣,忽然覺得有點不妙。

「就是隨便問問!」鳳沉希笑著說。

他的笑看的我一陣發冷,他這麼問絕對是有目的的。

「你想幹什麼?」

「姐姐,你的態度就不能好一點嗎?都到了這個時候,你還看不清楚形式嗎?」鳳沉希問。

我沒吭聲。

「我吃飽了,你快點吃,吃完我們好趕路!」鳳沉希說完站了起來。

「我們去哪?」

「當然是找凌鬼婆了,這不是你想的嗎?」鳳沉希笑了笑就出去了。

我出了一身冷汗,鳳沉希的話讓我趕到了不安,十分的不安。

吃過飯過,鳳沉希過果然來了,遞給我一個包:「裡面有吃的和水!」

我把包背在身上。心裡卻忐忑。

鳳沉希沒有帶別人,只帶了和他一起來的那個司機占哥,我們三個人出門,往馬蹄山深處去。

剛走了幾步,張春燕就出現了,目的只有一個讓我救王寡婦。

我知道王寡婦中的蠱,雖然難受但是不會立刻死,為了不讓她有閑心挖我爸爸的墳,我是不會解的。

「不解了我媽的蠱,你不許走!」張春燕很執著。

鳳沉希眯了眯眼睛,眼底多了幾分不耐煩,他沖占哥使了個眼色。

占哥走過來,擋在我面前,一把抓住了張春燕的胳膊,抬手就是一個巴掌,一巴掌扇下去張春燕直接倒地,掙扎了幾下,吐出一顆帶血的牙齒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