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親,我沒有……」

盛啟敏聽著盛老爺子的話,頓時雙膝一軟,「砰」的一聲就跪在了地上,急聲道:「父親,我只是,只是……」

他心思急轉,想著理由。

「我只是怕錦煊年紀小,被人蠱惑做了錯事,更何況盛家家大業大,多少人覬覦,錦煊自小在中州長大,身邊無人教導,又剛回府中不久,他還什麼都不懂。」

「您猛的一下讓他接手這麼多事情,萬一出了什麼亂子可怎麼是好?」

盛啟敏剛開始只是為了找個理由,可是越說越覺得自己有道理,抬頭看著盛老爺子認真道:「父親,我知道您心疼錦煊,可他畢竟還小,府中有我們這些叔伯在,您何不讓他再多自在幾年?」

盛老爺子被自家二兒子的蠢像給弄的氣怒在心,沉聲道:「讓他自在幾年,好把府中的事情交給你去做,再讓你來當了這盛家的家主可好?」

盛啟敏下意識的想要說一個「好」字,可想起眼下情況,生生的憋了回去。

可是盛老爺子年老成精,怎麼會看不出來他的想法,頓時被他氣笑了,他猛的起身一巴掌就甩在盛啟敏臉上,怒聲道:「你這個逆子,你真當以為我老眼昏花看不清楚你的心思?」

「想要當盛家家主,你以為這盛家的家主這麼好做嗎,就你這種好大喜功,只重眼前之利的人,我要是真的把盛家交到你手中,你遲早會將盛家糟蹋了個乾淨,到時候我怎麼去見盛家的列祖列宗?!」

「我告訴你,想要當盛家家主,你做夢!」

「滾出去!」

盛啟敏瞪大了眼:「父親……」

「滾!!」 「對了,那個女的你知道是誰嗎?」沈曉曼又問。

顧念搖頭:「不知道,不認識。」

「別八卦了,你以為顧念跟你一樣八卦啊。」傅永言說道,他曾跟顧念一起在蘭園保護過楚昭陽,多少感覺的出來,顧念跟楚昭陽之間有點兒什麼。

八卦女王 沈曉曼神經大條,不知道。但傅永言也不能看著顧念一直這麼尷尬償。

「趕緊吃飯吧,多吃點兒,吃完了還要回去準備。」

這一餐飯,顧念都吃的心不在焉。

***

眾人吃完飯後,便往盛悅走,要立刻開始準備。

走到盛悅門口的時候,卻發現竟有一堆記者圍在門口。

眾人互相看了一眼,都繃緊了神經,不知道這些記者過來是跟什麼事情有關,最好不要跟今晚的發布晚宴有關。

就在這時候,顧念看到楚昭陽和江向雪出來了。

記者們見到他們兩人,全都涌了上去,哪怕是盛悅的保安也都沒辦法把他們完全擋住。

那些記者就像瘋了一樣的往前沖,擠開保安。

話筒,錄音筆,全都一個勁兒的往楚昭陽和江向雪的方向捅。

保安不得不又分出一批人來保護他們倆。

「楚先生,你跟江小姐是在約會嗎?」

「有傳言楚江兩家有意聯姻,兩位是否也有此意,所以才會約會互相了解?」

楚昭陽冷淡的歪頭看了眼江向雪,心知肚明,今天這些記者全都是她通知的。

楚昭陽心中冷笑,她願意出這風頭,就讓她出。

他還正怕她不愛出這風頭。

「不好意思,請給我們一些空間。」江向雪開口,落落大方。

聽到她這不置可否的曖.昧回答,記者們都瘋狂了,一個個都綠著眼睛往這兒擠。

「今晚是楚天的新品發布晚宴,歷年來江誠集團都會收到邀請函參加,不知道今晚江小姐會不會以楚先生女友的身份參加呢?」

江向雪適時的紅了一下臉,笑容羞澀,宛如初初與人陷入戀愛中的小女人一般。

「今晚確實是會有一件事情宣布。」說著,江向雪轉頭,羞澀又滿含情意的看了楚昭陽一眼。

「難道是楚江兩家要聯姻的消息嗎?」

一念成癮:傅少的心尖寵妻 「這裡容我賣個關子,等晚上大家來了就知道。」江向雪柔柔的笑道。

有記者笑著說:「總不會是發布新品這件事吧?這事兒我們大家早知道了。」

眾人哈哈大笑,便有記者問楚昭陽:「楚先生,可否告訴我們,是不是除了新品發布之外,還有事情宣布?」

楚昭陽頓了會兒,掩飾住眼底的嘲諷,點頭道:「是。」

眾記者都驚訝的看向了楚昭陽,一個個爭先恐後的求證。

顯然誰也沒想到,楚昭陽竟真的會親口承認。

雖然楚昭陽並沒有明確地說明是什麼事情,但因為先前他們問的都是有關於楚江兩家聯姻的事情。

所以當楚昭陽如此回答的時候,眾人下意識的就自動把這個回答套用在了聯姻那個問題上了,竟誰也沒想過別的可能,也沒覺得有何不妥。

就連江向雪也是這麼想的,聽到楚昭陽的回答,臉上明顯露出了驚喜的表情,整張臉都特別有光彩,完全是戀愛中的小女人的模樣。

此時,何昊然開著楚昭陽的那輛添越過來,停在了路邊。

保安忙護在楚昭陽和江向雪的身旁,將記者往兩邊隔開,護著兩人往黑色添越的方向去。

何昊然下車,給楚昭陽開門,下意識的往兩旁的方向看,結果這一看,差點兒沒嚇破膽。

他整個人都僵在了那裡,臉都白了。

就見顧念站在記者群的不遠處,身旁還跟著她的同事。

她渾身僵硬的站在那裡,臉色慘白,正直直的看過來,似是不敢相信剛才所看到的,聽到的一切。

顧念只覺得周遭什麼聲音都聽不見了,大腦一片空白,彷彿心跳也跟著停止。

眼看著楚昭陽和江向雪走在一起,那麼親近的姿態。

她不想相信,哪怕是親眼所見,也不願意相信,楚昭陽會是那種玩.弄感情的騙子。

一邊跟她在一起,一邊卻又偷偷地跟江家聯姻。

他不是這樣的。

她不想相信,可是這顆心,為什麼又那麼疼呢?

明明不相信,可為什麼會絞痛的那麼厲害呢?

如果是假的,如果不相信,她不該有這種感覺,不是嗎?

顧念感覺大腦一片模糊,視線也漸漸地像是被暈了水一樣,看不清晰。

待楚昭陽走近,何昊然低聲提醒:「總裁。」

楚昭陽不明所以的看他,何昊然硬著頭皮說:「是顧念,在那邊。」

何昊然偷偷地用眼神暗示,楚昭陽身體一僵,即使心知這時候應該裝作不知道,但還是不受控制的轉頭看了過去。

他不知道顧念能不能懂他的目光,但看到顧念蒼白的臉,滿臉的不敢置信,就已經疼得無法呼吸了。

楚昭陽面色沉沉的,無法控制的喘著粗氣,雙拳在腿側握的越來越緊。

「咦,那不是顧念,顧小姐嗎?」楚昭陽的身側,突然響起江向雪的聲音。

江向雪掩不住臉上得意又幸災樂禍的笑,說道:「既然見到了,那不如上去打聲招呼好了。」

說著,便要走過去。

何昊然立即轉過來攔住了她的去路,江向雪生氣的看他,何昊然微微一笑,說道:「江小姐,這兒還有許多記者在。」

江向雪一僵,忙放鬆了表情,便聽何昊然說:「現在不太方便,江小姐還是先上車吧。」

江向雪不悅的瞪著何昊然,何昊然依然笑得輕鬆,一點兒不放在心上。

江向雪冷笑一聲,扯了一邊的嘴角:「行,咱們以後慢慢走著瞧。」

說完,便突然挽住了楚昭陽的胳膊,還不忘丟給顧念一個挑釁又得意的眼神,抬頭對楚昭陽甜甜的笑:「楚大哥,咱們走吧。」

楚昭陽雙唇微抿,抬手毫不客氣的就把江向雪的手扯了下去,自己先上了車。

江向雪表情變了變,才跟著坐進後座。

***

「顧念?顧念?」沈曉曼在一旁叫道。

顧念剛剛回神,反應還不是很快,有些迷茫的看過去。

沈曉曼擔憂的問:「顧念,你沒事吧?剛才你看到楚昭陽和那位江小姐,怎麼會——」

沈曉曼看看其他人,把顧念扯到了一旁,擔憂的小聲問:「你是不是喜歡楚昭陽啊?」

想想,顧念跟楚恬是好朋友,平時自然少不了與楚昭陽見面的機會。

楚昭陽除了性格之外,其他各方面都很有魅力,而且這種性格其實也很吸引女孩子,顧念會喜歡上他也正常。

顧念茫然的看著沈曉曼,要她說謊,她做不到。

她不想連對楚昭陽的心意都說謊否認掉,可現在……似乎,並不能說。

沈曉曼嘆了口氣,原來她是很看好。

但現在楚昭陽明顯跟江向雪在一起,跟江向雪比,顧念並沒有什麼優勢。

如果還鼓勵她,這不是把顧念往火坑裡推嗎?

「不然我幫你跟老大請假,你回家休息一下吧。」沈曉曼說道。

顧念想也不想的搖頭:「不用。」

「你這樣的狀態,晚上能行嗎?」沈曉曼問道。

聽剛才的意思,晚上可能是要正是宣布楚昭陽跟江向雪的事情了。

「我可以的,這是我的工作,我不會讓私人感情影響到工作的。」顧念說道。

見她堅決,沈曉曼便點頭道:「那好吧,但是如果不行,就跟我說啊。」

顧念點點頭,幾人一起進了盛悅,跟保安部門聯繫后,便拿著服務生的制服去房間換。

—題外話—今天三更1w字~ 盛老爺子怒喝出聲,「來人,把他給我扔出去!!」

外面站著的人都聽出盛老爺子的怒火,連忙紛紛入內。

在盛家盛老爺子就是權威,而他所說的話就是「聖旨」,那幾個僕人紛紛上前去拉盛啟敏,半推半拽的讓他出去。

「父親,我真是沒那個意思,我只是怕您信錯了人……」

「閉嘴!!」

盛老爺子怒聲道:「我守了盛家大半輩子,吃的鹽比你吃的米還多,信沒信錯人我有眼睛會看!陳管家,傳令下去,往後不準盛啟敏踏進長房地界半步,從今日起,二房不得插手公中之事。」

「盛啟敏,剛才的話你要是再敢提半個字,你們二房便從盛家分出去,從此往後自己過去吧!」

盛啟敏臉色大變,惹了盛老爺子怒火時,他雖然害怕,卻依舊沒覺得有什麼大不了的,他想著今日說話太過衝動了,等回頭好生跟老爺子認個錯,讓他消了氣就是。

可他怎麼也沒想到,盛老爺子會說出這種話來,他臉上猛的就白了下來,對著氣怒的盛老爺子不敢再說任何話,等被陳管家推著出了房門之後,他一眼就看到站在門前不遠的姜錦炎。

盛啟敏臉色鐵青:「你怎麼在這裡。」

姜錦炎淡聲道:「我來看祖父,只是沒想到二叔也在這裡。」

盛啟敏臉上還留著碩大的巴掌印,額頭上的血跡更是糊了眼睛,讓他顯得格外狼狽,明明姜錦炎什麼都沒說,可是他卻覺得他那副冷淡模樣分明是在嘲諷他。

他頓時寒聲道:「你來了多久了?」

姜錦炎沒說話,而旁邊之前被餘弦攔住的二房的下人則是連忙上前顫聲道:「二爺,小公子已經來了盞茶的時間了。」

盛啟敏頓時便知道,他剛才的話怕是被他這個侄兒全部聽去了,他頓時指著他怒聲道:「盛錦煊,你果然是在外養大的孽種,竟然聽人牆角!」

姜錦炎似笑非笑的看著他:「那也總好過二叔背後暗箭傷人。」

「你!」

姜錦炎沒等盛啟敏繼續說話,就直接說道:「二叔與其在這裡與我爭執,倒不如回去好生準備準備。」

「往日二叔管著公中賬目,我父親走後這些年,想必二叔在公中挪用了不少東西吧,此次祖父收權,二叔恐怕得想想,要怎麼才能將您管著的那些地方所出的窟窿補回去才是。」

「您已經惹惱了祖父,若是再叫祖父察覺你這些年所做,怕是二房就要真的遭您連累,被逐出盛家了,那到時候就真的可憐了。」

盛啟敏聽著姜錦炎的話,瞬間臉色大變。

他猛的壓低了聲音怒聲道:「你……你別胡說八道!!」

姜錦炎笑了笑:「是不是胡說八道,二叔應該最清楚吧,我只是好心給你提個醒,如果二叔不領情,那就當我是胡說八道吧。」

「我還要進去見祖父,就不與二叔多聊了。」

他說完之後,朝著盛啟敏點點頭,就直接朝著房中走過去,院子里的僕人連忙上前替他撩開帘子。 楚昭陽從坐進車裡,手機就一直在響,全是記者打來的。

掛斷一個,緊接著便又響了起來。

楚昭陽不勝其煩,便乾脆把手機給關了攖。

可楚昭陽的電話打不通,那些記者便又往何昊然的手機上打償。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