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哥,那小子是什麼來頭?怎麼把他帶來了?」老三不解的問道。

蕭熊並未隱瞞,「那小子也是異能者,他的實力比我強。」

「那熊哥的意思是?把他留在身邊?」

蕭熊搖頭:「怎麼可能?他比我實力強,想殺我們輕而易舉,把他留在身邊,不是往自己身邊安了一個炸彈嗎?」

「把他帶在身邊,是因為沒有他,我根本走不出來。」

老三有些疑惑,「那熊哥的意思是?」

「殺了他,但不用着急,這小子還有點利用價值,等他處理掉軍火庫那邊的喪屍之後,等我們拿到槍械,就立刻乾死他。我們現在想殺他,也只有通過槍械,所以不用着急。」

「原來如此,那熊哥殺了他之後,能不能把那個妞兒留下?好久沒玩過這麼正的妞兒了。」老三眼中閃過一抹淫笑。

「給你玩!不過在計劃沒成功之前,你最好收斂點,別讓那小子有所察覺!」蕭熊囑咐道。

「放心吧熊哥,我辦事你放心。」

……

賭場內,蘇昊吃了點東西,體力漸漸的恢復著。

大概半個小時后,蕭熊和老三進來了。

「兄弟,我那些兄弟很多都聯繫不多,能聯繫到的,也都是自身難保,根本過不來,所以就只能靠他們幾個去軍火庫了。」蕭熊看向蘇昊說道。

蘇昊點點頭,「那我們現在就出發吧!」

「出發!」

蕭熊也沒有猶豫,爽快的應了一聲。

為了安全起見,蘇昊讓橙子跟他一起,他實在不願把橙子一個人放在賭場里。

而且蘇昊對於蕭熊以及蕭熊的這幫兄弟並不是完全的相信,畢竟這些傢伙都是亡命之徒,心思必定和普通人不一樣。

這一趟沒有背着背包,蘇昊手裏拿着兩把羊角錘,交給了橙子兩把扳手。

扳手用來對付普通喪屍,問題不是很大。

一切準備就緒,一行人離開了棋牌室,朝着不遠處的軍火庫走去。 「兩百三十塊極品元石。」荒筌開口了。

最後一顆補魂丹,他荒家不容許錯過,不然將是終生遺憾。

「兩百六十塊極品元石!」碧猊也急忙報價。

碧猊心中殺機滔天,他好恨此次準備不充足,若是早知事態會發展至此,他一定會搬空家底。

「兩百八十塊極品元石。」荒筌臉色也難看無比。

他荒家同樣也準備得不是太充足,現在搜遍他荒家來此地所有人的身上,最多也就是不到三百塊極品元石,所以對於此次是否真的能夠買下這枚補魂丹,他荒家,真的沒有把握。

碧猊獰笑:「三百!我出三百塊極品元石。」

他在大笑:「荒筌,別以為我不知你的底細,你身上所擁有的極品元石,不足三百,我看你,如何與我爭!」

他碧家此次帶來的,拋開已經用去的元石,也僅僅剩下三百極品元石了,但那又怎樣,就這三百塊極品元石,他也能壓著荒家,將補魂丹奪到手中。

荒筌臉色猛然陰沉,這碧猊,竟然知曉他荒家的底細?

有姦細!

「碧家、當我荒家可欺?竟在我荒家安插釘子,你是想死嗎?我荒家需要一個解釋。」荒筌大怒、暴怒、狂怒!

竟然被人安插了一顆釘子在他沒這一行人中,是誰?

「彼此彼此而已,解釋?那麼……猊易呢?我碧家是否也需向你荒家討要一個說法?」碧猊獰笑。

荒筌臉色一變,猊易,是他安插在碧家的釘子,竟然被發覺了?

「他呢?」荒筌開口,這猊易很強,是一個好手,不知為他做了多少大事。

「死了。」碧猊回答得及乾脆。

荒筌臉色越發的冰冷:「好!很好!」

林凡搖頭笑了笑,他覺得真的是自己多慮了,類似這等聯盟,自己還真以為能長久,他苦笑,想著,就算是沒有自己在其中摻和,也許都不會太長久。

碧猊獰笑:「就是很好!」

他鄙夷荒筌:「現在,我出價三百塊極品元石,到你出價。」

他就是吃定了荒筌暫時拿不出比這三百塊極品元石更高的價,所以才會在第一輪競拍中,直接放棄。

嚴格上來說,第一輪的競拍,他當了一個托,盡量將價錢拖高,就為了能夠用三百極品元石,買下這最後一枚補魂丹。

荒筌臉色難看到極致!

三百塊極品元石,他荒家會拿不出來?

只不過是沒有調集好而已,他身上的極品元石,其實上,也有兩百九十塊,但就是差這十塊極品元石,卻偏偏難住了他!

名副其實的一分錢難倒英雄漢!

好憋屈!

「哈……哈哈……荒筌,快快出價,本尊已經等不了,想要將補魂丹裝入符戒中了。」碧猊在大笑。

眼神嘲弄而鄙夷的盯著荒筌看。

他少了一顆鑄骨丸,那又怎樣?

若是這補魂丹,荒家沒有,那麼,他碧家就會比荒家強不止一籌。

荒筌想要仰天咆哮,碧猊的眼神他忍不住,受不了,就像是一個君王在用錢財壓制一個乞丐!

最主要,失去補魂丹之後造成的後果,他荒家承受不起。

「很不忿?但沒辦法,你荒家拿不出錢了,不配與本尊競拍了,退下吧,那聖師出品的補魂丹,我碧家笑納。」碧猊大笑。

太開懷,打擊荒家,且得到補魂丹,能夠讓他兄長痊癒,甚至更進一步,太好。

荒筌臉色難看,他眼神掃視四周,隨後,定格在獨孤家的那個青年身上,眼裡閃過一絲亮光。

他開口:「道友,可否助我一臂之力?」

獨孤家的青年眼神閃過一絲嘲弄:「為何?」

碧猊臉色一變!

荒筌,這是在想借元石?

荒筌獰笑:「一還二可否?」

獨孤家的青年冷笑:「我獨孤家不缺元石。」

碧猊臉色一緩:「獨孤道友,請冷眼旁觀。」

獨孤家的青年呵呵一笑:「看心情。」

碧猊臉色猛然緊張起來。

荒筌獰笑著看向碧猊,隨後視線重新凝聚在獨孤家的青年身上,道:「獨孤道友,在鑄骨丸一事上,貴我兩家,已經得罪他碧家,你認可否?」

獨孤家的青年眉頭微皺。

「而碧家購買此丹藥是為何?不外就是為了補全他兄長受損的神魂,且,此補魂丹出自聖師之手,也許能夠藉助這枚丹藥,更進一步,到了那時,一個跨入祖級的強者對歸我兩家抱有敵意的話,那種感覺,怕是……」

獨孤家的青年臉色微變:「再給你三百極品元石,可夠?」

不用想了,他一定要相助荒家奪下這枚丹藥,不然一個祖級強者惦記他獨孤家,只搞破壞的話,這天下沒有誰能承受得住。

相比較起來,他獨孤家與荒家沒有直接的矛盾,兩相比較,他當然要相助荒家。

「夠!不用三百極品元石,一百就夠!」荒筌大笑。

「碧猊,三百零一塊極品元石,快快出價,本尊已經等不了,想要將補魂丹裝入符戒中了!「

荒筌眉開眼笑,出惡氣了!

剛剛碧猊用十塊極品元石壓制他,讓他差點沒憋屈死,現在,他用一塊極品元石回擊!

碧猊眼神陰翳的看向獨孤家的青年:「獨孤家的道友,真的要這麼逼迫我碧家嗎?後果,你可清楚?」

青年翻了翻眼皮:「失去了你碧家老祖,你大哥半廢,我實在想不出你碧家還有什麼手段,可以給我所謂的……後果。」

荒筌更是獰笑:「在多語一句,我荒家與碧家聯合,先滅了你碧家,又有何不可?」

碧猊心中殺機猛然爆發,但最後又被他狠狠壓制!

他知曉,今日,他碧家輸了!

不只是今日,日後,他碧家都將永遠處於劣勢,會被這兩家狠狠打壓,現在思索的,已經不是怎麼去報復,而是怎麼固守現如今碧家的權勢!

他失魂落魄,想到還在床上期待他待會神丹的兄長,還有日後碧家將面臨的局面,他就覺得心灰意冷。

林凡心念電轉,這、好像是一個極好的機會啊,若是利用得法,怕是可以將這碧家拉入他的陣營啊……AQ 吳東走到寧致遠身邊,微微躬身,聽到寧致遠介紹自己笑容更盛。

「老師,我現在可不僅僅是普通戰將了。」吳東看了一眼旁邊的葉一鳴,有些好奇。

「這位小兄弟也是軍方的人?」吳東問道,打量著葉一鳴。

「一個目中無人的狂妄之徒,自以為自己有些軍方背景便連我都不放在眼裡。」寧致遠話語夾雜著怒氣,不悅道。

「居然敢連老師也不放在眼裡?」吳東眉毛一挑,又看向葉一鳴。

話落,拿出一枚勳章,勳章上三顆金星十分奪目。

「前不久我已經成為三星戰將。」吳東話語充滿傲氣,不過他也的確有驕傲的資本,三星戰將,在軍中也已經是位高權重了。

「三星戰將,無論如何,你都應該叫我一聲長官吧?」

一旁寧致遠的笑容更盛了,他也有些驚訝,沒想到自己這學生居然都已經成了三星戰將。

葉一鳴淡淡一笑,這吳東倒還挺能裝比啊,三星戰將,是不錯了,不過也僅此而已。

「我退伍了。」葉一鳴淡淡道。

「退伍了?」

「那你以前哪個軍的?」吳東挑眉問道。

不過在他看來,葉一鳴這年紀最多也就是大頭兵一個,他還不放在眼裡。

「御林軍。」

葉一鳴回應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