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事,沒什麼……」

他已經伸手提了起來。

不容置否。

「真不重。」

夜路塵卻不肯妥協。

葉靈放了手,他就脫了下來,單肩背起。

「有點重吧?我給小欣復了點資料。」

學校附近複印便宜些,她便在這邊給她準備了。

夜路塵應著。

看著她要就著自己的步伐,想了想,就跟上了她的腳步。

並肩。

時不時為了讓路人,而會微微的碰到一起。

和她坐公車的時候,因為周末人多,她把位置讓給了老人家,他就把她圈在座位後面,不讓任何的人或物碰觸到她。

一路無言,但夜路塵卻時不時偷偷的擦掉手心的汗。

天氣熱,他的心更熱。

她就像被自己圈在懷裡,他甚至可以聞到她發間的味道。

希望以後都不會有座位,然後就可以……

還是不了,她坐著比較好,不要累著她,看她換腳站的樣子,會心疼。

有人下了車,夜路塵讓她坐了下去。

她就要求把背包抱著。

看著她的目光,他總是不忍拂她。

還是圈圍著她。

像她屬於自己一樣。

他喜歡這種感覺。

路程有點短,他想再坐久一點,但到站了就得下車。

離家還有一段路程。

「你每次都是走回去嗎?」早知道他就來接她了。可是每次她回來,自己都還在上課……

「沒事,走一走挺好的。」

「嗯。」特別是兩個人一起慢慢的走在回家的路上。

如果是兩個人一起的家就更好了。

他有些不敢看她,怕自己會泄露心裡的想法。

葉靈總是要等著後面的男生,畢竟兩個認識的人,總是這樣一前一後的走,像個陌生人一樣,雖然陌生人的距離更遠些。

但是,她覺得他們已經超越了陌生人的距離吧?

「阿塵……」葉靈本想問清楚,可是看到人的身影后,突然又有些遲疑了。

自己只不過是幫他補習了一下,然後提那樣的要求,有點過分吧?

而且,面前的男孩,在上了大學后,應該會有不同的改變,自己此時說的話尚早,說不定還適得其反,有些事,還是出於真心比較好。

想到這,她把湧上來的話咽了回去。

「怎麼了?」她明明有話想說。

「嗯,覺得軍訓完,阿塵像個男子漢了。」多鼓勵一下,看沁姨應該也是很少對他說這樣話的人。

夜路塵的臉一熱,然後心裡突然像打鼓一樣,不受控的亂了一會。

「是…是嗎?」

「那個畫畫的課程教到哪裡了?」葉靈隨意找話聊著。

「我最近……」

「沒事,軍訓是特例,大概一輩子就一次,等完了,再接著上好了。我信你是不會故意偷懶的人。」

她的笑容,像九月的晨光,讓他看得著迷。 下面不少學生面面相覷,不知道為什麼好好的一節武術課居然變成了聲討渣男的課。

不過很多人明顯也變得興奮起來,特別是女生,女生都是八卦之心燃燒到爆棚的生物,一個個頓時開始激烈討論起來。

本來她們是不熟悉秦毅這號人的,也不知道學校什麼時候發生過渣男欺騙女生禍害女生的事情,可是看到這些男生若有其事的在那聲討,她們也覺得這事鐵定是真的,學校確實發生了這麼件事,只不過是在自己不知道的時候發生的,當下不少女生也加入了聲討渣男秦毅的隊列之中。

一時之間群情激奮。

人群之中,陳舒倩眉頭微微皺著,說實話她並不相信秦毅是這種人,她跟秦毅雖然變成了如今這種關係,可是秦毅的人品,她很清楚。

她明白她這個名義上的未婚夫之所以這麼做,只是為了對付秦毅,不折手斷的對付他!

面對高明宇的手段,陳舒倩是真的一點都不覺得秦毅能夠翻盤,能夠平安無事,她心中很擔心,非常擔心,想著想著眉頭都狠狠揪在了一起。

「哎~最後最不願意看到的事情,還是發生了嗎?那我這麼做還有什麼意義?」

「夢雪姐,他們說秦毅是人渣哎~」鄭小小眨巴著大大的眼睛,四處張望,似乎在尋找秦毅的身影。

「所以?你還喜歡他嗎?」吳夢雪似笑非笑的問道。

「我……」鄭小小臉色瞬間又紅了。

看到鄭小小這種狀態,吳夢雪哪裡還不知道她什麼想法?

「喜歡就喜歡,到現在還扭扭捏捏,那種混蛋也就你能看得上了。」

「不過你倒是不用顧忌其他,這個姓高的什麼德行你也知道,他嘴裡十句話九句假,鬼知道秦毅怎麼得罪他了。」吳夢雪嘆了口氣說道。

除了她們之外,人群中還有一個人,聽到秦毅這個名字的時候咬牙切齒。

她坐在角落,但即便如此,她的關注度同樣恐怖。

她自然就是體育藝術系的第一校花凌寒冰。

凌寒冰依然記得秦毅打她屁股的場景,渾身氣的發抖。

她向來波瀾不驚,她覺得她一輩子的情緒似乎都用在了秦毅身上。

這個王八蛋,要是讓她逮住機會,必然要告訴他怎麼做人。

……

嘈雜的聲音充斥在整個武術館之中。

看到這些學生這種狀態,若離微微皺眉。

莫非這個姓高的說的事情是真的?

真有學生功夫高手在校園禍害女生?糟蹋祖國花朵?

如果真有這麼回事,若離不介意教訓教訓對方,畢竟她自己也是女生,知道這種男的多麼可惡。

「秦毅呢?麻煩站出來?現在這種事,你必須給大家一個交代。」若離再次說道。

「大哥怎麼辦? 你好,南先生 這個陰險小人,居然這麼污衊你!」王子夫滿臉焦急。

可是他們又沒有辦法,這裡男生中有超過一半都是高明宇的人,即便不是高明宇的人也不會因為這種小事跟高明宇作對,基本上都會聲援他。

這種情況下,白的都會被抹成黑的,他們根本沒辦法辯解。

秦毅遞給後者一個安心的笑容,旋即從蒲團上站起。

「我就是這位高同學口中的渣男,若離導師,不知道要怎麼懲罰我呢。」秦毅嘴角一咧,露出一個略帶調侃的笑容。

「秦毅,你還敢笑,我不知道誰給你的勇氣?」

「今天這裡近百人都能作證,你的種種事迹都會被揭露出來,你這種人渣必然會被嚴懲,逐出課堂,逐出校園,甚至得到法律嚴懲。」

高明宇義正言辭的說道。

頓時,下方再次響起熱烈的激昂的聲音。

可是當高明宇轉過頭去看向若離的時候,發現若離導師如遭雷擊,愣在當場,嘴巴張的能夠塞進去一個雞蛋。

「秦真……」若離猛然反應過來,幾乎就要脫口而出秦真人。

「若離導師是想說我秦毅真的很渣嗎?」秦毅笑著問道,他不希望在這種場合下,若離暴露了他的身份,而若離顯然也領會了他的意思。

「呵呵,你這種敗類,全系人都知道,裝什麼裝?今天若離導師就會為我們主持公道,嚴懲你這種敗類。」

高明宇冷笑一聲,隨即他湊近了若離,「若離導師,你……」

高明宇話還沒說完,忽然迎面而來一道劇烈的勁風,隨著「啪」的一聲,他凌空翻轉了三圈才落在地上。

這一巴掌把全系人都給打蒙了。

把高明宇也給打蒙了。

王子夫張了張嘴。

「這是什麼劇情反轉?」

陳舒倩、凌寒冰、鄭小小、吳夢雪,沒有一個人能夠理解。

為什麼這個若離導師會轉過來給高明宇一巴掌?按照劇本她不是要狠狠教訓秦毅一頓嗎?

只有秦毅,嘴角噙著吟吟笑意。

今天這個導師若是別人,秦毅還真需要展露一番手腳,可這個人是若離的話……他壓根動都不需要動一下。

若離怎麼著也算他半個徒弟。

而且兩人還有過約定,秦毅的任何要求,只要在原則範圍內,她都必須答應。

有了這種關係,秦毅還需要擔心什麼?

而更氣的則是若離她本人。

這個狗日的混蛋,要她對付秦天師秦真人?

她可以理解為這是借刀殺人嗎?龍堂兩大長老練手再加上一個鬼真人都不是對方一合之敵,她憑什麼跟他做對手?

再說了,秦毅對她的恩惠堪比天高。

當時那種情況下秦毅完全可以吃了她,畢竟是她主動獻身,秦毅沒有任何心理負擔,可秦毅卻生生拒絕了。

這種人你告訴她是渣男?若離如何能夠相信?

所以幾乎是一瞬間,若離便知道這個高明宇撒謊!只是想借她之手來對付秦毅。

光是這一點,若離就不能忍!

本來若是有人對秦毅有敵意她就不舒服,更不要說還想讓她對付她的恩人,她的半個師傅!

高明宇同樣滿臉的不可置信,他強行掙扎著半坐了起來,面色異常難看,不解的盯著若離。

「若離導師,你這是什麼意思?」

「我什麼意思你自己不清楚么?究竟誰是敗類,我覺得你應該心中有數吧?」若離淡淡說道,壓抑心中憤怒。

「若離導師!我哥可是高家的人,你這麼做真的好嗎?考慮過後果嗎?」台下,高明浩冷著臉說道。

別看若離是導師,可真要較真起來,他高家兄弟絲毫不怕。

今天便是教導主任站在這裡,他都敢說這種話,因為教導主任也不敢得罪他們,他們高家的背景已經恐怖到了這種地步。

校長都會賣他們七分薄面,這也是他們橫行無忌的資本。

「你在威脅我?」若離笑了,她修長的大腿一腳踢到高明宇身上,後者在地上滾了幾圈,幾乎要滾出中間的授課台範圍,差點落到地面。

後者慘叫一聲,渾身疼痛。

「你讓你老子過來,看看他在我面前說這種話我敢不敢一巴掌讓他滾蛋。」若離冷哼一聲。

連吳震功請他們出手的時候都會恭恭敬敬,更不要說高家了。

秦毅沒有出現之前,她師傅就是金衡市第一高手,誰會去招惹?

「你!」高明浩死死咬著牙,這個女人太可惡了,完全軟硬不吃,現在在課堂上,鬧大了他們肯定討不到好處。

高明宇再次掙扎著站了起來,他眼中不易察覺的閃過一抹陰冷之色。

寵婚之甜妻萬萬歲 「若離導師,我不明白,你居然包庇一個敗類而反過來打我這個揭發者,你這種導師當真叫人寒心。」高明宇此刻還在利用大理,站在道德制高點去抨擊對方。

「對!你包庇敗類,不配當我們導師!」

「若離導師,你跟這個秦毅到底什麼關係?為何要維護他? 八卦女,咱倆沒完! 這不公平!」

頓時群情激奮起來,無數目光盯著若離,想要一個交代。

若離也不生氣,反而是饒有興緻的盯著這些叫囂的人。

「你們真想知道?」 葉靈每次回家,唐紫欣都看著她嘆氣。

「姐,路塵哥是怎麼受得了你的?」 嬌蠻女鬥冷酷男 那一疊疊的資料,雖然是好心,也不至於都給她吧?

「要鞏固知識,當然得學得全和有系統,這些只是練習,你要是進度快,明年給任何人都輕鬆,你的資質本來就不差…」

「那是當然!」

「所以好好學,說不定能當只學霸~」

葉靈臉上都是笑意。

「學霸啊~」

唐紫欣咬筆頭。

「姐,那不是會搶你風頭?當初你……」

「能搶儘管搶,我人都走了,還能怎麼著不成?」

「咦~」

「不完成,周末哪都別去。」

「……我乖得不能再乖了。周末有出去過嗎?」自從發生過年前的事,到現在還給她陰影啊。

葉靈抬起頭,放慢整理的速度。

「他們真的沒有找過你麻煩?」

葉靈一直沒聽她提起過,現在過去了這麼長時間,有機會她都會問上一問,但是唐紫欣真的除了上學就哪都不去了,之前在學校也有跟夜路塵上下學,如今只有她自己一個人,說不擔心還是有些的。

「姐,事情都過去那麼久了,人家早忘了,你還提它幹嗎?」

葉靈想說話,唐紫欣又截了她:「放心啦,你不是希望我當學霸嗎?我就乖乖的學習,將來考個比你牛的成績,看誰還敢小看我~」

「那有事你記得說,要是遇到自己處理不了的事情要馬上找我,實在不行就110,知道嗎?」

「知道了,啰嗦~」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