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王,你剛才說過,不強迫我的。」愛羅莎怒道。

「我沒強迫你啊,你可以選擇不要啊!」

「你……」愛羅莎氣得轉身就走。

「你想清楚,如果沒有我的相助,你再過五十年,都不一定能突破到半步元嬰,真別提飛升,這一界的資源就那麼多,沒人相助,肯定難啊難……」葉雄一邊說,一邊翻著手中的魂簡。

愛羅莎好幾次想轉身就走,但是一想到自己修鍊了幾十年才進一階,而且非常困難。而葉雄那些女人,根本就不用奮鬥,瞌瞌葯就輕易進階了,這之間的差距,讓她心裡非常不公平。

「我只不過是一個化身,就算讓你親也不是真親,連這點委屈都受不了,你還怎麼在仙魔界裡面混啊!」

「仙魔界可是什麼事情都會發生的,到時候別說這點委屈,哪怕是再大的委屈,你也得受。」

愛羅莎漲紅著臉,大步離開,沒有回頭。

看著她的背影,葉雄心裡嘆了口氣。

這個女人真夠高傲的,這樣都逼不了她。

不就是親自己的化身一下嗎?

他本來想把她叫回來,但是自己話都說出去了,如果反悔,那豈不是說自己輸了。

就在他以為沒戲的時候,愛羅莎突然轉身,大步走到他面前,扶住他的肩膀,就要往他臉上親去。

千均一發之際,葉雄突然轉身,退了出去,不讓她親。

「想親我,至少也得等你去仙界。」葉雄咧嘴一笑,拍拍她肩膀:「好好修鍊,我在仙魔界等著你。」

他將手中的魂簡拋了出去,落到她手中。

「江南王,你這個混蛋。」愛羅莎哪怕脾氣再好,也忍不住大怒。

今天,她在他面前,算是徹底沒面子了。

居然被他這樣耍,這比她親,還要受傷。

葉雄哈哈大笑,化身半空一陣飄浮,瞬間就不見蹤影。

愛羅莎依然在那裡大罵,完全沒有了南帝的形象。

……

回到芥子空間,葉雄心裡說不出的高興,那種感覺比啪啪還爽。

今天他算是徹底出了口氣,一想到愛羅東莎那生氣的模樣,他就說不出的高興。

好期待愛羅莎飛升之後,跟她的再次相聚。

葉雄不可能把她帶進芥子空間,其她的女人肯定不願意,但是飛升之後就不一樣了。

接下來幾天,葉雄一直都呆在芥子空間裡面,陪幾個女人。

今天陪慕容如音,明天陪安樂兒,後天陪楊心怡。

其它的女人,看到他這種行徑,全都沒眼看他,暫時離開了芥子空間,出去住幾天。

老婆你敢逃 她們實在沒眼看一個大種馬,輪著跟女人在自己面前晃來晃去。

這一樣一來,芥子空間裡面就只剩下四個女人了,朱雀無法離開,只能呆在裡面。

十天之後,呆夠了的葉雄,這才依依不捨地從白色石板,跟朱雀回到仙界的手鐲空間。

剛回到手鐲空間,幽冥就出現在他面前,急道:「怎麼去了那麼久,他們找你找是很急。」

「下面發生了點事情,擔誤了點時間。」葉雄找了個借口,然後正色道:「是不是出什麼事情了?」

「仙王前幾天來訊,他們決定聯合去殺百里風雲,除去魔仙王最後一個幫手,我怕他們會上當。」幽冥說道。

「你是說,魔仙王會伏擊他們?」葉雄震驚地問。

「魔仙王不是笨蛋,知道百里風雲是他最後的幫手,怎麼可能再讓他死,很有可能他們會呆在一起。」幽冥說出自己的猜測:「我跟仙王說了,但是他說自己有很大的把握,魔仙王根本就不在百里風雲身邊。」

現在正道之中,幾乎所有的行動,都繞開了魔仙王,畢竟魔仙王才是最大的boss,哪怕所有的人聯合地,都未必是他的對手,所以把對付他放到了最後。

「他們出發了嗎?」葉雄問。

「昨天已經出發了。」

「百里風雲在哪裡?」

「聽說在滄瀾帝國的老家之中。」

「咱們快點走吧!」

葉雄正準備從手鐲空間裡面出去,突然發現空間裡面似乎少了一個人。

白雪不在。

「白姑娘呢?」

聽說百里風雲有危險,她就急著要出去,怎麼攔都攔不住。

葉雄了解白雪的性格,雖然她一直都說以後不管父親的死活,但是畢竟血濃於水,眼見自己的父親有危險,她還是忍不住前去。 hello,面癱小姐 她肯定希望能在最後的關頭說服自己的父親。

「事不宜遲,咱們快走吧!」

葉雄安排分身趕路,以最快的速度,朝滄瀾帝國而去。

……

滄瀾帝國,皇城,百里家,半空。

天高雲淡,半空中飄浮著幾片白雲,是一個難得的好天氣。

在其中一片白雲之中,隱隱出現兩道人影,其中一名一身白衣,頭上戴著一個五顏六色的花環;另一名身穿金色龍袍,氣勢如虹。

兩人正是百花仙域跟大秦帝國的領主,仙王百里圖跟大秦皇秦煌。

「百里圖,你確定魔仙王不在滄瀾帝國?」 飛刀戰神在都市 秦煌問。

「我已經打探清楚,千真萬確,他去了屍界。」百里圖回道。

「屍界?」秦煌震驚地看著她。

「魔樓跟魔淵相繼死之後,魔仙王感覺到壓力,準備去屍界借兵對付仙界。」百里圖解釋。 /手機閱讀.「以魔仙王的孤傲,他會恥於去借兵?」秦煌有些懷疑,然後又問:「百里圖,你對魔仙王的行蹤那麼了解,到底是什麼原因?」

這陣子正道之中,每次有行動,他們都能完美地避開魔仙王,百里圖的功勞不小。

每次百里圖都能在最關鍵的時候知道魔仙王的下落,所以大家才能完美地,一次次避開魔仙王,秦煌一直都非常好奇怪。

百里圖解釋道:「咱們是老朋友,不妨告訴你,我策反了魔仙王身邊一名隨從,這人對魔仙王非常熟悉,跟隨了他上千年了。」

「跟隨了上千年,被你策反了?」秦煌有些不敢相信。

理論上,能在魔仙王身邊追隨這麼久,肯定是非常忠心的,怎麼會這麼輕易被人策反呢?

「我也是無意之間遇到她的,其實咱們之間認識了上萬年,以前,我一直都以為她不在了,沒想到上次見到,才知道她跟了魔仙王。」百里圖嘆了口氣,說道:「其實,她早就受夠了魔仙王的霸道,只是沒有能力擺脫而已,魔仙王對於自己的手下,是絕對不會放手的,想離開只有死路一條。」

「身在黑暗,心向光明,難為她了。」秦煌稱讚,不是一般人敢出賣魔仙王的。

「我們從小一起長大,雖然說不上青梅竹馬,但也算是知根知底的人,我原本對她還抱著懷疑態度,畢竟幾千年時間沒見,但是經過幾次之後,她提供的消息都非常準確,我就相信她了。」

「你覺得她信得過,那她肯定沒問題了。」對於用人方面,他對百里圖還是有信心的。

兩人的目光,落到下面的皇城之中,身上開始升騰起殺氣。

只要魔仙王不在,百里風雲如果在下面,那他今天就在劫難逃。

「據說百里風雲幾千年都沒有出手,現在實力到了什麼程度,也沒有人知道,咱們還是小心一點為好。」百里圖說道。

「這樣吧,咱們還是錯開來,我去邀戰,試探一下他的實力,萬一我打不過他,咱們只有聯手了。」

他用了萬一兩個字,顯然對自己的實力,還是很有信心的。

他是大秦帝國的王,大秦帝國的名氣跟實力遠在滄瀾帝國之上,百里風雲只不過是滄瀾帝國一個護國神將,他就不相信他的實力還能在自己之上。

「如此甚好,那我就先在一邊觀戰,以防不時之需。」百里圖說完,身影一晃,消失在原地。

秦煌這才化身一道流光,落到百里家的上空,身上散發著一鼓十分恐怖的威壓,蔓延出去。

「百里風雲,出來見我。」聲音不大,但是那穿透力,那怕是躲在地下室的老鼠,都嚇得四處亂竄。

嘩啦啦,下面的房子裡面,飛出的無數的修士,有魔修,也有百里家的修士,遠遠把秦煌圍住。

「大秦皇,他是大秦皇。」人群之中,有人驚叫起來。

周圍的人,本來還想過來,但是一聽這名字,全都嚇破了膽子,沒有人再敢過來,甚至離開得更遠。

來人可是仙魔界之中,屈指可數的幾名化神修士之一,這種程度的絕世強者,哪怕伸伸手指,也能將他們殺死,他們哪裡還有半點戰心。

「別逼我出手,滾!」秦煌朝周圍的修士大吼。

那些修士就像嚇破膽子一樣,嘩啦啦,瞬間就逃得無影無蹤,整個半空,瞬間看不到一個人。

「百里風雲,我知道你在下面,你難道要躲起來當縮頭烏龜嗎?」秦煌再次大聲喊道。

半晌,下面才射出一道光流,落到半空之上。

一身白袍,一頭及腰的柔順白髮,仙風道骨,飄飄然如出塵脫俗的神仙一般。

無論何時何地,百里風雲都保持著一副岸然的模樣。

「秦煌,你終於還是來了。」百里風雲淡淡地說道。

「聽你語氣,似乎早就知道我會來?」秦煌一邊說,一邊打量著周圍,看看有沒有伏擊。

雖然百里圖說魔仙王不在這裡,但是他還是心裡沒譜,處處提防。

「其他人呢,一道出來吧,別藏頭露尾了。」百里風雲道。

「對付你,還需要其他人嗎?」秦煌冷哼一聲,傲慢回應著。

「沒有其他人,你有這麼大的膽子過來?」百里風雲冷哼,一點都不相信的樣子。

「信不信由你,我也不想跟你廢話了,現在有兩條路讓你走。第一條,遠離魔仙王,發誓從此不再幫他;第二,我殺了你。」

「同樣的話,我已經從江南王嘴裡聽過,勸說我的除了他,還有我的女兒。連他們都說不服我,你算是什麼東西?」百里風雲冷哼。

腹黑老公的俏皮嬌妻 秦煌臉色頓時寒了,一字一字問:「這麼說,你是準備戰了。」

「久聞大秦皇名聲,今天我正好領教一下!」

兩人語氣咄咄逼人,絲毫的都沒有妥協的意思。

秦煌盯著百里風雲,確定他是無法被說服之後,這才從身上拿出一所金劍。

這把金劍,劍鞘上一面刻著一條金龍,另一面,刻著三個金光閃閃的大字:秦皇劍。

秦皇劍,只要是熟悉秦煌的人,沒有一個不知道。

這是他的成名武器,據說是神器之下,最強大的武器。

當初他斬殺那條惡龍之後,用它的內丹煉製出逆天的丹藥破階丹,然後把龍的魂,封印在這秦皇劍之中,最終鑄成了這一把十分可怕的劍。

這把劍戾性非常強,一般的修士不但用不了,用了之後,還有可能被惡龍魂反噬,也只有像秦皇這種境界的高手,才能完全控制住。

惡龍的龍魂,被封印在劍之上,一旦啟動,那滔滔的戾性就轉化成十分恐怖的攻擊力。

這些年,不知道有多少的強者,死在這秦皇劍之下。

「這就是傳聞之中的秦皇劍嗎,不錯!」百里風雲看了秦煌手中的金劍一眼,點了點頭。

「百里風雲,據說你已經幾千年沒有出過手,沒有人知道你的真正實力,也沒有人知道你用什麼兵器,今天你就讓本皇見識一下吧!」秦煌淡淡地說道。

「老夫已經不用兵器很久了。」

秦煌從身上掏出一個小小的石錘,握在手心之中。

看到那個其貌小小的石錘,秦煌突然感覺到一種十分危險的感覺,腦海中閃電般想起四個字:毀滅之錘。觀看首發zui新章節請到堂客行—手機地址: /手機閱讀.傳聞,宇宙之中有十大神器。

原本這些神器都是在第三宇宙之中的,但是也有一部份,落在第二層宇宙。

已知的在第二層宇宙的神器,就是魔仙王手中的黑暗之心,魔仙王就是因為擁有了神器,實力暴漲,幾乎成了宇宙之中,無敵的存在。

還有就是葉雄手中的五行神劍,就是因為這五行神劍的存在,葉雄才能斬殺魔淵,成為現在整個仙界,最強大的人物之一。

十大神器,分別是第排行第一的是天命輪,掌握著命運法則。

餘下的九大神器,不分先後,分別是掌握時間法則的天道羅盤,掌握空間法則的黑白石,掌握黑暗法則的黑暗之心,掌握光明法則的光明神矛,掌握毀滅法則的毀滅之錘,掌握輪迴法則的轉生咒,掌握吞噬法則的天缽,掌握五行法則的五行神劍跟掌握夢幻法則的夢幻星鏈。

這十大神器,是修士一生,畢生都在追求的東西。

十大神器之中,除了排行第一掌握著眾生命運的天命輪,典籍沒有任何的記錄之外,其餘的九大神器,或多或少,都有一些的記載。

百里風雲現在手中握著的小石錘,很像傳說之中的毀滅之錘。

如果他手中的真是傳說之中的毀滅之錘,那他只有死路一條,因為他是絕對打不過手握神器的百里風雲的。

但是轉念一想,他就覺得不可能,如果百里風雲手中的果真是神器,他就不會這麼低調了。

「你猜得沒錯,我手中的確定只是個複製品。」百里風雲風雲揮著手中小小的鐵鎚,說道。「我身上除了這個小小的複製神器之外,沒有武器能防得住你的秦皇劍。」

「廢話少說,出手吧!」秦煌道。

田園蜜寵:山裡漢子追妻忙 百里風雲身影衝天而起,身體直上幾十萬米,衝出星球,落身於宇宙之中。

化神修士之間的大戰,毀天滅地,如果在下面大戰,別說整個皇城,那怕是整顆星球都有可能被毀滅。

秦煌緊跟在後,落到他對面,隔著幾十公里,遙遙相對。

兩人相視著,全都沒有說話。

下一刻,兩人同時出手。

百里風雲一錘揮出。

錘尖颳起一鼓狂暴的空間風暴,直徑幾十公里的風暴,帶著毀滅性的氣息,瞬間將秦煌的身體籠罩。在風暴之中,隱隱能看到無數的雷紋閃電,各種各樣的能量肆虐,暴風,風刃,閃電,無處不在。處於風暴閃電當中的一顆碩石,瞬間就被毀滅成塵埃,那可怕的毀滅之力,讓任何處於風暴能量中心的東西,全都被毀滅。

不愧是毀滅之錘,這毀滅性,是秦煌見過武器之中,最為狂暴的。

這還只是複製器,如果是真的神器毀滅之錘,力量該恐怖到何種地步。

秦煌手中金劍光芒大盛,繞身一劃,一個光罩將自己的身體護住。

身體有了一層防護之中,秦煌這才雙手緊握秦皇劍,一劍斬出。

只見一道無法形容,無法描術,強大之極的劍芒,斬斷風暴,帶走閃電,以斬斷星河的威勢,生生在風暴中間斬出一條大道,朝百里風雲殺去。

如果說百里風雲這一錘,是層層黑霧,將整個世界籠罩,那麼秦煌這一劍,就是破開黑霧的太陽。

「不愧是秦皇劍。」百里風雲目光中全都讚賞之色。

下一刻,他又一一錘砸出。

這一錘跟前面的攻擊不同,只有很窄的攻擊面積,迎向那劍芒。

一隻鎚頭虛影,以摧枯拉朽的力量,瞬間就破掉秦皇劍的劍芒。

這力量,完全在秦煌的劍芒之上。

秦煌眉頭皺了起來,眉宇之間隱隱約約有一絲擔憂。

進入化神期的修士,已經能感覺到天地法則之力,不單單利用吸收的元氣增加修為,更重要的是領悟跟運用法則。學會的法則越多,力量越強大,攻擊力也就越強大。

秦皇進入化神期之後,一直都在頓悟法則,但是領悟有限,至今只領悟了簡單的光明法則。

而百里風雲,因為手中的毀滅之錘帶著毀滅法則,所以他在領悟毀滅法則之上,比一般人強,此刻跟毀滅之錘聯合,實力表面上看,已經在他之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