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試什麼,隨你們定吧!」秦穆然如今已經是將軍了,自然要有將軍的氣概,大手一揮,說道。

「好!那我們就比賽軍人日常訓練的吧!」

周小波並沒有因為秦穆然是將軍而懼怕,剛才秦穆然的一番話也是讓他熱血沸騰!

「行!」

秦穆然點了點頭,沒有什麼意見。

「那就麻煩秦將軍跟我們先比試拆槍,組槍再射擊,用時最少,靶數最高者獲勝,如何?」

周小波自然也有著他兵王的傲氣,他一直覺得,自己總有一天能夠進入到炎黃特種部隊之中,當即說道。

「田司令,你覺得如何?」

秦穆然看著身旁的田建國問道。

「我自然是沒有什麼意見的!」

田建國笑了笑說道。

「那就安排人準備場地吧!」

秦穆然說道。

「好!」

當即,田建國便是安排下去,沒多久,隊伍便是迅速地清出了訓練場來。

二十多個兵王齊齊一列排開,而秦穆然則是身著將軍裝,站在最中央的位置。

秦穆然看了看面前的傢伙,再看了看遠處的靶子,心裡已經記住了他們的位置,然後道:「這樣吧,我也不欺負你們!我蒙著眼睛跟你們比試!」

說著,秦穆然便是從一旁拿出一條黑布,果斷地蒙住了雙眼。

眾人看到這一幕,都有些驚詫!

超級兵王這麼囂張的嗎? 君子一諾 難道他們就真的不堪一擊了?蒙著眼睛拆槍組槍然後還要射擊?真假的?你以為你天秀啊!

不過秦穆然這麼說了,其他的人也沒有什麼意見,要是連蒙著眼睛的秦穆然都比不過的話,他們就真的是太菜了!

田建軍也沒有想到秦穆然會突然來了這麼一招,頓時也是愣住了。

「秦將軍,你真的要這樣?你確定你能打的到靶子嗎?」

田建軍好奇地問道。

「一會兒你不就知道了嗎?」

秦穆然嘴角微微上揚,笑道。

「好吧!」

田建軍見秦穆然如此說道,也不再多說,而是等待著接下來的比試。

他的心中同樣好奇,這位久負盛名的超級兵王,到底有什麼樣的本事!

是驢子是馬,一溜就知道了! 李肅既然不肯收錢,那別人是再高興不過,天底下還有這樣的好事,那個男人此時是非常高興,而李肅心裏是想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竟然自己遇到了,那就得幫一下忙。

“那既然這樣,大師你立刻幫我看一下,該如何根治”,那個男人對李肅的態度變得好了很多,而李肅也是真心想要幫他,於是,李肅說:“要想完全驅除,可能還得到你家裏去看一下。”

聽到李肅這麼說,那個男人也不囉嗦了,立刻說:“那大師,我們趕緊到我家去看一下吧。”

接着,那個男人立刻打了個的,帶着李肅去他家,在車上,李肅想反正小雯的那個事情,現在還有一段時間,目前這裏有一個現成需要救的人,那麼先救下他也不遲。

“大師,到了”,很快到了那個男人的家,李肅和那個男人一起下了車。

“好重的陰氣,這房子裏必定有鬼,並且還是怨氣很重的鬼”,來到這個男人家的門前,李肅已經看出了不對勁。

“奇怪,真是奇怪,怎麼現在還有怨氣這麼重的鬼,難道”,李肅的這些話都是在心裏面說的,當然,現在李肅也學會一點了,有些話,不能夠當面講出來。

“大師啊,你看我這房子有問題嗎”,那個男人彷彿問了一句廢話,這麼重的陰氣,能沒有問題嗎。

“有,不過,有我在,你放心,現在是白天,它不在這裏,等到晚上的時候,我想它應該會回來,到時候,我們就趁晚上消滅它”,李肅覺得有些事不必要隱瞞,這說的也都是事實。

“大師啊,你說的它,是指誰啊”,那個男人已經開始害怕了,但還是想要問個明白。

“不妨告訴你,你這房子有鬼,並且還是很厲害的鬼”,李肅說完之後,那個男人頓時冷了一大截。

“那,那,那大師,我應該怎麼做,現在我都聽你的”,那個男人越來越相信李肅了,不過也還好,李肅也不是什麼壞人,並且還真的是道法高人。

“嗯,白天應該沒有什麼事,主要是到了晚上,可能你最好不要待在這房子裏,不然”,李肅的話還沒有說完,那個男人就立刻說:“好,好,一切聽大師安排。”

“嗯,其實也沒什麼安排,就是怕你在,會無辜受到傷害,到時候,我會給你使用一次隱身咒,你也可以在外面看,只要你不怕就行”,李肅基本上把話說明白了,看不看,就是那個男人的事了。

“好,好,大師你放心,我絕對會小心的躲到一邊”,其實,鬼也沒什麼好看的,又不是美女鬼不然還可以看一下。

時間如流水,天已經開始黑了,李肅在這個男人家裏看了一下午電視,當然,那個男人也陪着李肅一起看了一下午。

“大哥,時間已經不早了,你趕緊躲一下,最好離開這個房子”,看着外面的天色已經越來越晚了,李肅好心的提醒一下那個男人。

“好好,那我先走了,大師你自己小心”,那個男人說完,便立刻走了出去。

“好的,如果驅除乾淨了之後,我會馬上出來,到時候,你再進去吧”,最後吩咐幾句,李肅便不再說話了。

那個男人走了之後,李肅還是繼續留在房間裏看電視,彷彿自己接下來不是要驅鬼,而是準備睡覺一樣。

牆壁上的鐘,一直在一秒一秒的走動,李肅仍然在看着電視,時間已經是晚上七點鐘了。

外面的天色差不多已經全黑了,估計最多再等十多分鐘,鬼就要來了。

李肅一直在繼續看着電視,水都沒有去喝一杯,彷彿他也是在等,因爲留給他的時間也不多了,最多到小雯案發當天的那個時候,李肅就要離開這個時間段。

終於出現了,李肅在房間裏看着電視,外面突然一陣風吹了進來,甚至連李肅都覺得這股風有點陰有點冷。

“來了,終於來了,等了你一下午了,如果你要是聽勸的話,我也不會把你打得魂飛魄散,但如果你不聽勸,那麼就不要怪我了,本來這陽間就不是你應該待的地方”

李肅對着空氣一直說着,但其實,真的是空氣嗎。

接着,一股黑氣出現在李肅的面前,李肅現在也不想立刻消滅掉這隻鬼,能超度的話,那最好還是把它超度了。

葉少的火爆嬌妻 “哪裏來的臭道士,本王在這裏修煉,關你什麼事,我也不想和你交手,你如果肯就此離去的話,我也不會追究這件事”,這是隻什麼鬼,好像還有點修爲了,能夠看出李肅是學道之人。

“跟你說好話,你還不愛聽了是嗎,那好,有本事你來殺了我”,李肅本來想好好超度一下這隻鬼算了,可沒想到,這隻鬼還和自己談起了條件,要自己走,還加以威脅。

那這還得了,每個人都會有心情不好的時候,就連李肅也是一樣。

吃了那個珠子之後,李肅的道法更是進了一步,說得那個一點,有些小鬼甚至都無法靠近李肅了,百鬼不侵。

這隻鬼自稱本王,很有可能,這真的是一隻鬼王,鬼王級別的鬼,陰氣都差不多能聚成實體了,也是非常的了得。

果然,在聽到李肅那樣的話語之後,這隻鬼王也發怒了。

隨即,那團黑氣化作了一條長蛇的形狀向李肅衝去,幾乎已經完全是實體化了。

“天地無極,乾坤劍法,助我斬妖除魔,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看到那團黑氣向着自己衝來,李肅也不含糊,立刻咬破手指,然後口裏念着咒語。

請別叫我蕭太太 李肅用咬破的那隻手,一直畫着圈的頂住那團黑氣的前進。

“左屬陰,右屬陽,陰陽合併,天下無敵,助我斬妖除魔,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去”,李肅隨後又用血在手心上畫了一個太極八卦陰陽魚,畫完之後,立刻對着那團黑氣打去。

但沒想到,那團黑氣竟然還能躲掉李肅的這一掌,隨即,那團黑氣變得敏捷起來,它也不直接向着李肅衝去,而是一直在空中打轉,一旦看準時機,然後猛地一下向李肅衝去。 一切都已經準備就緒。

眾人依次站在桌子前面,桌子上面擺放著的是已經被拆散的自動步槍的零件。

周小波此時便是站立在秦穆然的身旁,他不時地用眼睛偷偷瞄著身旁的秦穆然,總感覺有種莫名的壓力。

「周小波!咱不能慫! 假裝愛過 都到這個份上了!雖然人家是將軍,是超級兵王,但是都已經蒙上眼睛了,你還怕個啥!不要慫,就是上!」

周小波暗自在心裡給自己打氣道。

「別緊張!放鬆。」

哪怕秦穆然閉著眼睛,都能夠明顯的感覺到身旁的周小波有些緊張,不由得嘴角微微上揚,感覺有些好笑。

「我……我才不緊張!」

周小波沒有想到秦穆然哪怕蒙上了眼睛也能夠感受到自己的緊張,立刻有些結結巴巴地回道。

「不緊張就好!」

秦穆然微微一笑,見他死犟,也不多說。

「各就各位!」

就在這個時候,一旁的指令員突然喊起口號來。

一剎那,所有的人都集中起了注意力,而遠在司令台上的諸位大佬們也是紛紛坐正,準備觀看這難得的比試。

「預備……開始!」

只聽得一聲槍響,頓時,精神緊繃的眾人便是齊齊開始動起手來。

秦穆然反應也是迅速,幾乎在槍聲響起的時候,他便是動了。

即便眼睛上面蒙著一塊黑布,依舊不能阻擋秦穆然的行動。

一手探出,迅速地憑藉著能夠看到東西的時候的記憶,快速地組裝了起來。

彈簧,零件上扣,一氣呵成,那速度堪稱一個眼花繚亂。

秦穆然不慌不忙地組裝著自動步槍,雖然他看起來有如閑庭散步,但是身在他旁邊的周小波卻是時不時地留意著秦穆然的動作。

這不看還不知道,一看簡直嚇的小心臟都要跳出來了!

尼瑪,這還是人嗎?這手速,得是單身多少年才能夠練出來的啊!

自己不過才稍微組裝了槍身,可是秦穆然呢,我勒個去,還有沒有天理啊!

這才多久,就已經將槍組裝好了!就差插入彈夾了!

要不要這麼快?跟開掛一樣!

而且對方還蒙著眼睛,這要是不蒙著眼睛的話,豈不是……想到這裡,周小波緊咬牙關,加快了手中的速度,甚至可以說,連吃奶的勁都快要使用出來了!

可是,現實依舊是殘酷的!

就在他剛剛插入彈夾的時候,秦穆然那邊已經鬆開了保險,拉開了栓!

「咔嚓!」

一道清脆的聲音傳來,緊接著,耳邊便是傳來了槍響。

「嘭!嘭!嘭!嘭!」

一陣急促的槍聲傳來,秦穆然便是已經結束了射擊,將槍有迅速地拆卸成了零件。

一輪下來,連三十秒都不到。

「我搞定了!」

秦穆然輕鬆地摘下眼罩,淡淡地說道。

他這一舉動,讓還在組裝槍的諸位兵王們,愣住了!

三十秒,這就結束了?

尼瑪,帶不帶這麼假的!

不過,周小波心態還是很好的,即便秦穆然結束了以後,他也僅僅是短暫地分神,然後迅速地便是集中了精力,打開保險,拉開栓,然後扣動扳機。

「嘭……嘭……嘭……」

同樣的是一陣急促的槍響,周小波也是順利地打完了所有的靶子,隨後以同樣快的速度,拆開了手中組裝的自動步槍。

後來,剩下的人也是陸陸續續完成了比賽。

「下面開始驗靶!」

指令員對著對講機說了一聲后,便是有專門的軍人開始查看剛才他們所打的靶子。

「一號七十環,二號八十環,三號七十五環………」

對講機里傳來了一個個的環數,彈夾里裝了十發子彈,總共一百環。

當報到秦穆然的環數的時候,對講機里卻是愣住了。

「喂,怎麼了?」

指令員連忙詢問情況。

「報告!秦將軍……」

「秦將軍怎麼了!」

「秦將軍脫靶了,只有……十環!」

對講機里傳來了尷尬的聲音。

「什麼?!脫靶了?!只有十環!這怎麼可能!」

指令員聽到以後也是震驚!

「哈哈!秦將軍,你脫靶了?哈哈!沒關係,你蒙著眼,看不到靶子,脫靶也正常,正常!不過你拆裝的速度太快了!已經贏了,贏了!」

田建軍聽到秦穆然脫靶算是最開心的了,當即安慰道。

「呵呵……」

秦穆然微微一笑,不做解釋。

「周小波,100環!」

這個時候,對講機里又傳來了周小波的環數,當聽到周小波全部都中的時候,田建軍臉上的笑容更加燦爛了!

「秦將軍,看來這一次你是要輸了啊!」

田建軍幸災樂禍地看著秦穆然,剛才他可是和馮雲宇私下裡打賭,兩條白皮特供中華呢!這一次,看來他的運氣不差,要從馮雲宇的手中將那兩條白皮中華給拿回來了!

特供的煙,總共就那幾條,自己都不夠抽的!

「是嗎?那你讓人把我的靶紙拿過來看一下不就好了嘛!」

秦穆然看著幸災樂禍的田建軍淡淡地說道。

「哦?難不成還有什麼嗎?秦將軍你放心,我的人可是最公正的,你要是不信,拿過來給諸位看看就是!」

田建軍的心情此時是極好的,當即便是讓人將秦穆然的靶紙拿到了司令台上,還讓觀戰的三位大佬級別的首長一起見證。

「你們看,秦將軍是不是脫靶了!」

田建軍將靶紙豎直拿起,放在眾人的面前道。

秦衛國看了看,確實靶紙上面只有一個子彈孔,沒有其他的,應該是脫靶。

徐建國雖然不太懂,但是也只發現靶紙上面只有一個孔,再想想秦穆然的蒙眼射槍,也沒多說什麼。

倒是龍天正出身行伍,對於這些有些了解。

他從田建軍的手中接過靶紙,仔細看了看,頓時便是瞪大了眼睛!

「臭小子,你這也太打臉了吧!」

龍天正看著正一臉壞笑的秦穆然,說道。

「首長,我就猜到你會看出來!」

秦穆然對著龍天正笑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